[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 

清代三朝重臣阮元家的祖德

来源: 作者:

阮元的祖父阮玉堂恼朱味,字履庭恼朱味,号琢庵恼朱味,武进士出身究渐座。以游击(略次于参将)的身份恼朱味,随总督张广泗征苗究渐座。民粮尽想投降,靠近营寨跪哭恼朱味,阮玉堂为此请总督准许苗民归降恼朱味,总督怕苗民诈降恼朱味,说:若是诈降恼朱味,你担当这个罪吗?因此不准允究渐座。

阮玉堂察觉苗民确实是诚心投降恼朱味,愿以死罪承担责任究渐座。第二日恼朱味,总督以朝降众发三炮恼朱味,不背约逃避恼朱味,才算真降为由恼朱味,对苗民发三炮恼朱味,打死数十人恼朱味,苗民惊恐而降究渐座。

后来又进剿横坡恼朱味,活捉男女老幼几千人究渐座。总督想要全部杀掉恼朱味,阮玉堂再三劝阻恼朱味,总督不肯听从恼朱味,不得已恼朱味,于是请求说:强壮能执兵器反抗的,可以杀,妇女及十六岁以下男子,务必免除一死究渐座。总督这才同意他的请求究渐座。于是出营分别男女年纪恼朱味,苗民环跪而哭恼朱味,声音响彻山谷恼朱味,把强壮者杀掉恼朱味,其它全部活了下来恼朱味,给以口粮究渐座。这是阮玉堂的所做的积德之事恼朱味,上天有好生之德,滥杀人是最不祥的事!而阮玉堂能够以忠勇尽责的心征战恼朱味,以仁爱不滥杀无辜的心处世恼朱味,故以保存几千无辜苗人性命的阴德恼朱味,感得上天赐福究渐座。

阮元的父亲阮承信恼朱味,字得中恼朱味,号湘圃究渐座。他一生没有为官恼朱味,也未参加考试究渐座。奉父命恼朱味,在扬州照顾祖母究渐座。三十岁后恼朱味,决意不求仕进恼朱味,补国子生恼朱味,闭户守贫恼朱味,熟读诗书恼朱味,娴习骑射究渐座。

有一次恼朱味,他在渡口拾到一个布袋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里面装的全是银子恼朱味,还有一份官家文书在里面究渐座。他心里想恼朱味,这件事上关国家急务恼朱味,下系丢银人的性命恼朱味,必须等着还给失主究渐座。在渡口等到傍晚恼朱味,果然来了一个人恼朱味,准备投水自杀究渐座。一问正是丢银子的人究渐座。那人哭着说:丢了钱害了我自己恼朱味,又连累了我的上级恼朱味,不如我先死了吧!阮湘圃连忙拿出布袋还给他恼朱味,不告诉自己的姓名究渐座。

阮湘圃湖北有个老朋友的女儿恼朱味,因家里穷要卖到妓院里去究渐座。讲定身价是二百两银子恼朱味,女孩正在家哭闹要自杀究渐座。正好被客游汉口的阮湘圃遇到究渐座。他立即倾其所有赈济其家恼朱味,并给那个姑娘办嫁妆恼朱味,让她嫁给了读书人究渐座。

阮湘圃为人性格慈悲好义恼朱味,壮年出外做了大盐商(估计是妻子江氏家)的伙计恼朱味,一年的薪俸有八百金恼朱味,但他常常救人急难恼朱味,资助孤贫恼朱味,出手数十金恼朱味,也毫不在意恼朱味,以至于家中贫困恼朱味,妻子缺衣少食究渐座。即使这样恼朱味,他也安然自若究渐座。

有一年恼朱味,宣城的街市不慎着火恼朱味,被烧毁的有数千家究渐座。穷苦人家无力租房恼朱味,男女老幼都露宿街头究渐座。忽然有一天下起了滂沱大雨恼朱味,难民们都站在泥水中恼朱味,互相恸哭究渐座。这情景恼朱味,恰巧被客游此地的阮湘圃目睹恼朱味,他非常伤感恼朱味,心里盘算恼朱味,这些赤贫百姓恼朱味,安置的费用不过百金恼朱味,花费并不太多究渐座。阮湘圃想伸手援助恼朱味,就找到当地的商家恼朱味,说明计划安置的办法恼朱味,商人们都嘲笑他人微言轻恼朱味,自不量力究渐座。阮湘圃愤慨地说:各位连乡亲的情谊都不顾恼朱味,我虽然不是本地人恼朱味,也一定独力做好这件事究渐座。他回去跪在堂前长号恼朱味,请求自己的雇主恼朱味,提前发给自己数十金薪俸恼朱味,雇主满足了他的要求究渐座。阮湘圃即刻招来工匠搭好了百十间的屋棚恼朱味,使得无家可归的贫民能够栖身避雨究渐座。当地人都感怀他的恩德究渐座。

到了年底恼朱味,雇主给他算薪俸恼朱味,他的薪俸全都预支光了究渐座。阮湘圃只好徒手回乡恼朱味,家中贫困得差点无法过年究渐座。幸好此时阮湘圃的儿子阮元在书院读书恼朱味,聪明博学恼朱味,闻名当地恼朱味,深得地方官的器重恼朱味,常有馈赠恼朱味,才勉强度过了难关究渐座。

儿子阮元后来做了浙江学正恼朱味,阮湘圃跟儿子去了那里生活究渐座。后来有一位本地的商人恼朱味,来拜访阮湘圃恼朱味,阮湘圃以礼相待究渐座。寒暄叙旧过后恼朱味,来人仿佛不经意拿出两张纸说:这两张契约价值千金恼朱味,就送给你老先生过寿究渐座。阮湘圃愤怒地说:我平生就是以不义之财为耻恼朱味,所以才一辈子贫穷恼朱味,你为何不吝千金恼朱味,无故酬谢我?这是对我的羞辱!如果你有什么事求我的儿子恼朱味,我的儿子受朝廷的恩惠恼朱味,清正廉洁恼朱味,还不能报答万分之一恼朱味,你能用这种手段来玷污他吗?你如果以礼相访恼朱味,我以礼相待;你如果以贿赂而来恼朱味,你今天恐怕出不了我的门槛究渐座。那个人只好低着头恼朱味,羞辱惭愧地匆匆告辞究渐座。

阮湘圃饱读诗书恼朱味,虽怀才不遇恼朱味,但他一生策划了五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依靠盐商重视教育的传统恼朱味,把阮元培养成经天纬地之才;第二件大事是依靠江春的势力恼朱味,把阮元一直推介到当朝王公大臣和乾隆皇帝的身边;第三件大事是请山东巡抚做媒恼朱味,把衍圣公的孙女孔璐华介绍给阮元做夫人;第四件大事是修建北湖阮氏宗祠费锐耕、阮氏宗谱和扬州家庙究渐座。种借势登高的智慧和手段恼朱味,不是常人所具备的;第五件大事是帮助阮鸿费锐耕、焦循费锐耕、阮常生费锐耕、阮亨费锐耕、阮先费锐耕、阮克费锐耕、阮充等成就了一番非同一般的事业究渐座。

阮湘圃的儿子阮元恼朱味,乾隆四十九年(1784)恼朱味,21岁的中秀才恼朱味,隶籍扬州府仪征县恼朱味,五十一年成举人恼朱味,五十四年中进士恼朱味,充庶吉士究渐座。次年散馆恼朱味,取中一等第一恼朱味,任翰林院编修究渐座。五十六年大考翰詹恼朱味,他又是一等第一恼朱味,很得乾隆帝的赏识恼朱味,任为少詹事费锐耕、南书房行走恼朱味,同年晋为正詹事究渐座。年轻的阮元以他的优异学识恼朱味,平步青云恼朱味,走上仕宦道路究渐座。

乾隆五十八年阮元出任山东学政恼朱味,六十年改为浙江学政恼朱味,任满回京恼朱味,先后官兵部费锐耕、礼部费锐耕、户部侍郎恼朱味,经筵讲官究渐座。嘉庆四年(1799)充会试副主考恼朱味,次年出任浙江巡抚恼朱味,一度丁父懮离职恼朱味,后复任恼朱味,嘉庆十四年恼朱味,因循隐罪夺职究渐座。这是阮元一生官场上惟一的一次失意究渐座。

回京后的阮元恼朱味,任编修费锐耕、国史馆总纂究渐座。嘉庆十七年出为漕运总督恼朱味,二十一年晋湖广总督恼朱味,次年改两广总督恼朱味,任至道光六年(1826)恼朱味,其间有时兼任粤抚费锐耕、粤海关监督究渐座。离两广改任云贵总督恼朱味,十五年调进京城恼朱味,任体仁阁大学士恼朱味,管兵部事究渐座。道光十八年恼朱味,阮元75岁恼朱味,以老病请准休致恼朱味,二十六年加太傅衔恼朱味,二十九年(1849)病逝恼朱味,享年86恼朱味,谥文达究渐座。

阮元为官清廉恼朱味,善察民情恼朱味,尽力为民解忧究渐座。湖广总督任上造闸筑堤恼朱味,兴办水利究渐座。阮元知识广博恼朱味,在经史费锐耕、小学费锐耕、天算费锐耕、舆地费锐耕、金石费锐耕、校勘等方面均有极高造诣究渐座。任浙江学政时恼朱味,修编《经籍纂诂》究渐座。阮元积极发展教育事业恼朱味,在浙江创办诂经精舍恼朱味,在广东创办学海堂恼朱味,培养了许多人才究渐座。前人赞阮元身经乾嘉文物鼎盛之时恼朱味,主持风会数十年恼朱味,海内学者奉为山斗究渐座。阮元为官善政的故事恼朱味,不可计数恼朱味,本文不做更多叙述恼朱味,读者可在网上搜集和阅读究渐座。

扬州阮氏家族数代人的不断积善恼朱味,使得家族后代快速兴旺繁荣究渐座。先后出了20多位典型人物

阮鸿(阮元的叔叔费锐耕、幕僚费锐耕、管家)费锐耕、

阮亨(阮承春的儿子费锐耕、过继给阮鸿为长子恼朱味,阮元的堂弟费锐耕、幕僚费锐耕、清代文学家)费锐耕、

阮克(阮鸿的二儿子费锐耕、阮元的幕僚)费锐耕、

阮先(阮鸿的三儿子恼朱味,阮元的幕僚)费锐耕、

阮充(阮鸿的四儿子恼朱味,阮元的幕僚)费锐耕、

阮常生(阮嗣琳生恼朱味,过继江夫人为子恼朱味,阮元的长子恼朱味,官至清河道费锐耕、直隶按察使)费锐耕、

阮福(阮元二儿子恼朱味,官至户部郎中费锐耕、甘肃平凉知府费锐耕、湖北宜昌费锐耕、德安知府恼朱味,钦加三品衔)费锐耕、

阮祜(阮元三儿子恼朱味,奉旨补授山西司郎中费锐耕、四川潼州知府)费锐耕、

阮孔厚(阮元四儿子诰授奉政大夫费锐耕、例晋朝议大夫费锐耕、福建按察使)费锐耕、

阮贵生(阮天宝的儿子恼朱味,仪征监生)费锐耕、

阮祓(阮充长子)费锐耕、

阮恩海(阮元的长孙恼朱味,直隶州知府)费锐耕、

阮恩洪(阮元的孙子)费锐耕、

阮恩浩(阮元的孙子)费锐耕、

阮恩山(阮元的孙子)

--源自《北东园笔记三编》费锐耕、《履园丛话》费锐耕、《夜雨秋灯录》费锐耕、《清稗类钞》费锐耕、《清史稿》等

Tags: 历史人物

本文网址:/lishi/rw/15734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