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 

左丘明小时候的故事

来源: 作者:

左丘明恼朱味,中国古代伟大的史学家费锐耕、文学家费锐耕、思想家费锐耕、军事家究渐座。着有史书巨着《左氏春秋》和《国语》恼朱味,被誉为文宗史圣经臣史祖究渐座。传说中的左丘明辞官回家专心写史书恼朱味,为了便于收藏保存恼朱味,将写好的竹简史书搬到外面晾晒恼朱味,不料晚上遭暴风雨恼朱味,诱使山洪暴发恼朱味,左丘明带领全家舍命水中捞竹简恼朱味,保护史书不被遗失究渐座。因身体本来就虚弱恼朱味,视力不好恼朱味,加上急火攻心和雨水汗水的浸渍恼朱味,眼睛严重受损恼朱味,为完成丢失的竹简史稿恼朱味,只好请学生协助才完成千秋大业《春秋左氏传》和《国语》全部编撰究渐座。作者用清新的语言记录了这个民间传说恼朱味,丰富了伟大史学家的文字记录恼朱味,是对史学家最好的怀念和尊重究渐座。

左丘明打小就聪明伶俐恼朱味,勤奋好学恼朱味,加之受祖父辈文化底蕴的影响恼朱味,博学多才恼朱味,特别对天文费锐耕、地理费锐耕、文学费锐耕、历史等产生浓厚的兴趣恼朱味,成年后知识渊博恼朱味,才华出众恼朱味,受到鲁王赏识恼朱味,任左史官究渐座。在任期间尽职尽责恼朱味,德才兼备恼朱味,受众人尊敬究渐座。但身居官场恼朱味,需要应付的繁杂琐事多如牛毛恼朱味,各种规矩礼仪又极大地束缚了人的手脚恼朱味,因此恼朱味,虽然他做左史官二十多年恼朱味,所编写出的《春秋左氏传》篇章却很有限究渐座。眼看着自己年龄越来越大恼朱味,体力越来越弱恼朱味,还有大量的篇章未编撰出来恼朱味,他如坐针毡恼朱味,焦虑万分究渐座。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恼朱味,便以年老体衰恼朱味,不能胜任正常工作为由向鲁王辞去了官职究渐座。

马车奔驰如飞恼朱味,左丘明终于解脱了官场的羁绊恼朱味,回到了梦寐以求的故乡究渐座。一路上望着恬静优美的田园景色恼朱味,他的心里充满了喜悦恼朱味,这是他一生中最惬意的时光究渐座。清晨起来恼朱味,沿康王河河堤漫步恼朱味,吸一口带着淡淡田野风味的新鲜空气恼朱味,放眼远处绿波翻滚的庄稼和岸边随风摇摆的柳枝恼朱味,有一种久违了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恼朱味,面对这条清澈的母亲河恼朱味,他兴奋的且歌且舞:肥子河面水平铺恼朱味,两岸人家似画图究渐座。带着这样的喜悦心情编史写传恼朱味,真如猛虎下山恼朱味,蛟龙入水恼朱味,要多顺畅有多顺畅恼朱味,不出三个月恼朱味,就将《春秋左氏传》中剩余的部份全都编写好了恼朱味,这真让左丘明喜出望外究渐座。

这样的生活是他苦苦追索恼朱味,梦寐以求的恼朱味,今天在自己的故乡终于实现了恼朱味,他万分高兴恼朱味,有种心花怒放恼朱味,飘飘欲仙的感觉究渐座。为了把写好的竹简上的字尽快晾干恼朱味,便于收藏保存恼朱味,他趁着初夏时节朗朗晴空恼朱味,艳艳丽日恼朱味,将上千卷竹简全部搬到院子里晾晒究渐座。衡鱼这个村子恼朱味,土地肥沃恼朱味,交通便利恼朱味,历史文化丰厚恼朱味,按说应该是块风水宝地恼朱味,但大家可能不太清楚恼朱味,这里地势非常低洼恼朱味,遇到大暴雨恼朱味,就会造成北面陶山上的山洪暴发恼朱味,把衡鱼淹没在一片汪洋中究渐座。千百年来共造成多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真是无法统计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当地的老百姓编了个顺口溜:衡鱼洼恼朱味,衡鱼洼恼朱味,谁家的姑娘也不往这里嫁究渐座。

衡鱼的地势这么低恼朱味,那个时候又没有楼房恼朱味,全都是茅房和土坯房恼朱味,因此房间内非常潮湿恼朱味,看到外面太阳这么好恼朱味,左丘明就兴高采烈地与家里人一起把竹简搬到院子里晾晒究渐座。晚饭以后出外散步恼朱味,见月色明亮恼朱味,星光闪烁恼朱味,也就没把这些竹简往屋子里搬究渐座。为了防止意外恼朱味,临睡觉前他又特地到院子里瞄了一眼恼朱味,月光仍然皎洁恼朱味,星灿如旧恼朱味,这才放心地回屋里休息究渐座。谁成想天有不测风云恼朱味,半夜过后恼朱味,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幕恼朱味,沉闷的雷声如同开山的炸药震得大地抖动究渐座。左丘明在残梦中被惊醒恼朱味,隔着木头窗棂向外看了一眼恼朱味,狂风夹着暴雨咆啸着恼朱味,如天河块口般愤怒地倒向人间恼朱味,天与地连成一片水帘恼朱味,密集的分不清线条恼朱味,风雨怒吼中隐约听到四下里有人喊叫:洪水来了恼朱味,快跑啊恼朱味,晚了就没命了究渐座。

原来后半夜老天爷突然变了脸恼朱味,趁大家熟睡的时候悄悄地下起了大雨恼朱味,而且是从北面山上逐次南移过来的恼朱味,所以当这里的人们听到风雨声的时候恼朱味,陶山上的山洪已经冲下来恼朱味,那真是水借山势恼朱味,风助水神恼朱味,一泻千里恼朱味,势不可挡究渐座。汹涌澎湃的山水恼朱味,没过康王河河堤恼朱味,蜂拥而至恼朱味,浩浩荡荡恼朱味,无边无沿究渐座。左丘明吃了一惊恼朱味,暗叫一声:糟糕!立即翻身下床恼朱味,谁知道脚还未落地恼朱味,便踩入水中恼朱味,刹那间一股冷气从脚底传遍全身究渐座。

这一下惊得他魂飞天外恼朱味,冷汗立马就吓出来了究渐座。也顾得找鞋穿了恼朱味,赤着脚猛地打开屋门就冲进了院子里究渐座。屋子虽然低矮恼朱味,但毕竟是打了地基的恼朱味,所以屋里面的水只漫过了膝盖恼朱味,而此时院子里的水已达齐腰深恼朱味,水面上漂浮着树枝费锐耕、菜板费锐耕、小凳子费锐耕、小盆子之类的生活用品和遍及院子每个角落密密庥庥的竹简究渐座。看到这种阵势恼朱味,左丘明的夫人和孩子们都傻了眼恼朱味,站在屋门口呆望了一会儿恼朱味,马上回转身到屋子里去包好了粮食费锐耕、衣服费锐耕、常用炊具等生活必须品恼朱味,把门板拆下来恼朱味,将重一点的东西放上去恼朱味,推到院中恼朱味,准备立即开大门逃生究渐座。

左丘明此时的心思恼朱味,全部放在这些编撰好的史书上恼朱味,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恼朱味,电光下见儿子已走近影壁墙恼朱味,便高喊一声:先别开大门恼朱味,大家快帮我捞竹简究渐座。多亏了有坚实的院墙护着恼朱味,竹简才没被大水冲走恼朱味,如果一打开大门恼朱味,狂风暴雨顷刻间就会把这些书稿冲刮到外面浩如烟海的大水中去恼朱味,再想捞起来恼朱味,恐怕比登天还要难了究渐座。但尽管有院墙围着恼朱味,竹简暂时冲不走恼朱味,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恼朱味,在狂风的怒吼和雨幕的笼罩下恼朱味,没有电灯恼朱味,蜡烛灯笼根本无法点亮照明恼朱味,全家人只能借助刹那间明灭的闪电金光来捡拾竹卷恼朱味,满满当当啊恼朱味,何时才能捞完呢?更让人恼火的是洪水上涨得非常迅猛恼朱味,才一袋烟的功夫恼朱味,已从人的腰部升到了胸口恼朱味,再不撒离的话恼朱味,就很危险了究渐座。左丘明心急如焚恼朱味,努力睁大被风雨击痛的眼睛恼朱味,尽量快地捞拾着竹简恼朱味,在家人的配合之下恼朱味,将大部分的竹卷装进了麻袋里恼朱味,放到了门板上究渐座。水位继续升高恼朱味,个头矮一些的夫人和女儿已经喝了几口洪水恼朱味,再不走就要出人命了恼朱味,他才在孩子们的生拉硬拽下撒出了院子恼朱味,大家相互搀扶着恼朱味,向着有灯光的方向慢慢移动过去究渐座。

天亮了恼朱味,左丘明站在村东头的小土坡上恼朱味,眼巴巴地望着一卷卷散开的竹简被风浪冲击着向南面的汇河漂去恼朱味,他是又气又急又懊悔恼朱味,心里像刀绞一样难受恼朱味,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大意恼朱味,明明知道衡鱼这地方经常被水淹恼朱味,还把竹简留在院子里恼朱味,不收起来放到安全的地方恼朱味,深深的悔恨令他急火攻心恼朱味,老天爷的变化无常让他气血冲顶恼朱味,由于焦急而冒出的汗水模糊了他的眼睛恼朱味,他有些支持不住恼朱味,一个趔趄险些晕眩过去恼朱味,幸好被孩子们及时发现给扶住恼朱味,才未跌倒究渐座。年过半百的左丘明恼朱味,由于长年钻研学问恼朱味,身体早已非常虚弱恼朱味,特别是那双陷得很深的眼睛恼朱味,因昼夜读书着书恼朱味,损害严重恼朱味,视力已经很差了恼朱味,在这次突发的洪水灾害中恼朱味,又与暴风聚雨搏斗了大半宿恼朱味,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恼朱味,他病倒了究渐座。县官得到乡里的报告马上赶来把他接进县城进行治疗究渐座。七天以后恼朱味,洪水退去恼朱味,没有完全康复的左丘明在强烈的历史责任感驱使下恼朱味,回归故里恼朱味,勉强打起精神恼朱味,重新投入到传记的编撰中究渐座。

在整理抢救出的文稿时恼朱味,他感觉竹简上面的字闪闪烁烁恼朱味,晃晃悠悠恼朱味,像一群蚂蚁在地上乱跑恼朱味,他努力克制住情绪恼朱味,仔细辨识恼朱味,结果还是模模糊糊认不出字来究渐座。初遇这种变故恼朱味,他方寸大乱恼朱味,不知道如何是好究渐座。他发怒了恼朱味,抓起几卷竹简使劲摔到地上恼朱味,同时从内心深处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老天爷啊恼朱味,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成了瞎子恼朱味,还怎么写书啊!夫人见他眼睛全坏了恼朱味,劝告他说:急也没用恼朱味,不如带着残稿到县城的学馆附近去找间房子住下恼朱味,一来不再受山水的威胁恼朱味,二来可让学馆的学生们听你讲解恼朱味,然后帮你记录整理史稿恼朱味,尽早完成着作究渐座。

左丘明听了转忧为喜恼朱味,笑逐颜开恼朱味,于是差人报告了县官恼朱味,论官职恼朱味,左丘明比县官大多了恼朱味,接到乡里的报告恼朱味,不敢怠慢恼朱味,立即派车架将左丘明接到县城内靠近学馆的一套房子里恼朱味,在几个学生及子孙的帮助下恼朱味,继续史册的编纂工作恼朱味,直到把《春秋左氏传》和《国语》全部编撰完成恼朱味,他都没有离开那间房子究渐座。这套值得纪念的房屋恼朱味,被后人们尊为《左传精舍》恼朱味,距离家乡衡鱼村五十五华里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lishi/rw/15691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