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 

少妇香魂

来源:网络 作者:梁子

  袁欣梅十六岁那年暑假恼朱味,从金州师范学校回到桦树湾的袁家大院恼朱味,无意中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究渐座。
  吃过中午饭恼朱味,爷爷袁兆祥费锐耕、母亲袁云氏各自回房睡午觉去了恼朱味,丫环费锐耕、奶妈收拾完碗筷恼朱味,打扫完厨房费锐耕、餐厅恼朱味,也回各自的房间歇晌去了究渐座。
  袁欣梅没有睡中觉的习惯恼朱味,便拿了一本李清照的词集走出闺房恼朱味,穿过母亲的门口恼朱味,越过鱼池费锐耕、花园恼朱味,来到了后院的一片竹林边究渐座。竹林旁边有一个亭子恼朱味,亭中安放着清晚期名匠雕琢的石桌费锐耕、石凳恼朱味,大片的竹林遮住了热辣辣的阳光恼朱味,洒下一片竹荫究渐座。袁欣梅坐在石凳上究渐座。一股清风吹来恼朱味,带给她一缕凉爽恼朱味,她打开书认真读起来究渐座。
  太阳高悬着恼朱味,四周非常寂静恼朱味,院子后翠云山上的树林费锐耕、门前后院竹林里的蝉恼朱味,知了知了地叫着恼朱味,愈显午后的静谧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竹林里有响动传来恼朱味,接着传来俩人说话的声音究渐座。
  少玩会儿恼朱味,免得老爷费锐耕、少奶奶醒来找不见人做事究渐座。
  袁欣梅听出说话的是妈身边的丫环莲娣究渐座。
  再玩会儿嘛究渐座。莲娣姐恼朱味,你说少爷为啥不回家?他是不是在外面又娶了一房?我都来了半年恼朱味,还没见过他究渐座。厨房的使女茶花不解地问究渐座。
  这话你说在我这儿就行了恼朱味,别再问别人究渐座。莲娣小声警告究渐座。
  莲娣姐恼朱味,到底咋回事?
  你得发誓恼朱味,即使有人要你的命也不能说出去究渐座。莲娣的声音带了一丝战栗究渐座。
  我发誓!
  这是袁家大院天大的秘密……
  一 新婚之夜守空房? 如花美眷付流年
  民国八年仲春的一天恼朱味,八抬大轿将云彩霞抬进了袁家大院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暖风徐徐恼朱味,春和景明恼朱味,三十二只唢呐费锐耕、十六面锣鼓吹吹打打恼朱味,引得田里做活的费锐耕、道上赶路的恼朱味,还有村道上晒太阳的老头儿老太太们恼朱味,像看西洋景一样看着这支规模空前的娶亲队伍究渐座。这排场恼朱味,只有当年康熙爷下江南才有啊!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说究渐座。这年刚满十八岁的云彩霞在众人的艳羡目光中成了袁云氏究渐座。
  袁云氏是娇艳漂亮的究渐座。虽然她的个头并不高挑恼朱味,可天生有艳入骨髓的风韵柔情究渐座。一张小巧的鹅蛋脸恼朱味,白皙费锐耕、细腻的肌肤像绷紧的绸缎似的恼朱味,有种半透明的丝织感究渐座。平日里恼朱味,她的略微潮湿的细眉杏眼总是半眯着恼朱味,长长的眼睫毛便遮住了眼珠的顾盼有神恼朱味,充满谜一般的神秘究渐座。
  充满羞涩向往的袁云氏恼朱味,在洞房花烛夜并没有完成从姑娘到女人的根本转变究渐座。她的新郎袁子奇在被迫完成婚礼所有程序后恼朱味,在众亲友还未完全散去时恼朱味,就悄没声息地离家出走恼朱味,连夜回到省城究渐座。袁云氏在顶着盖头坐到天亮后恼朱味,对自己的命运有了清晰的感知恼朱味,才一夜工夫恼朱味,艳若春花的脸颊上便笼罩上一层若隐若现的阴影恼朱味,眉目间有一丝幽怨流动究渐座。
  袁云氏的娘家在当地方圆百里也是有名的大户人家恼朱味,祖德淳厚恼朱味,家风严谨恼朱味,业资殷实究渐座。在明洪武年间恼朱味,家里曾有人在翰林院做官究渐座。到清晚期时恼朱味,家道中落恼朱味,父亲云老爷在家坐堂行医恼朱味,悬壶济世究渐座。云老爷膝下无儿恼朱味,只有彩霞一女恼朱味,夫妇俩视若掌上明珠究渐座。云家族规是不允许女儿读书识字的恼朱味,女孩从小要接受的是"三从四德"费锐耕、"三纲五常"费锐耕、恪守妇道的教育恼朱味,平时只能由母亲教她们学会做各种女红究渐座。可开明的云老爷闲暇之余恼朱味,也会教女儿读书写字恼朱味,吟诗作词究渐座。袁云氏还常常会陪在云老爷身旁恼朱味,看他给人诊病恼朱味,时间长了恼朱味,竟了解许多医理知识究渐座。读书识字的云家女儿自然和别人家的不同恼朱味,能娶云家的女儿做媳妇恼朱味,也是袁家一件值得骄傲的事究渐座。
  早晨恼朱味,一夜未曾合眼的袁云氏收拾起满心的惶惑费锐耕、寂寞费锐耕、无奈费锐耕、忧伤等等她无法理清的情绪恼朱味,梳洗装扮后恼朱味,去问候爹早安究渐座。这是新媳妇过门后每天早晨的必修课究渐座。
  袁家大院是中国古典式的园林建筑恼朱味,由三进院落组成恼朱味,前客厅恼朱味,中楼房恼朱味,后花园究渐座。客厅是五间厅恼朱味,一律古典红木椅案恼朱味,中堂悬挂着范宽的山水画恼朱味,两边是吴昌硕的书法联:"道德持家荫子孙恼朱味,清廉行事济苍生".袁兆祥是住在中楼的二楼恼朱味,一楼是他的书房究渐座。自从他辞掉省教育厅副检查司长的职务后恼朱味,就一直过着隐居生活究渐座。儿子袁子奇和云彩霞的新房设在后院究渐座。后院也是两层楼房建筑恼朱味,一溜儿八间恼朱味,底下是他们的新房恼朱味,上边是历代家藏古董恼朱味,名家字画究渐座。袁云氏走到中院恼朱味,进了袁老爷的书房时恼朱味,袁兆祥坐在书桌前正在看书究渐座。他是个生活严谨的人恼朱味,不苟言笑恼朱味,有些地方也显出几分愚拙恼朱味,唯其书生气恼朱味,使他脱俗得明澄费锐耕、透亮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便有人说他缺乏城府究渐座。也可能正因如此恼朱味,他虽待下人很宽厚恼朱味,但袁家上上下下仍然对他充满敬畏究渐座。此时恼朱味,头发花白的李妈递上茶碗恼朱味,他揭开盖儿恼朱味,轻轻啜口茶水究渐座。李妈说恼朱味,老爷恼朱味,少奶奶来了究渐座。抬头一看恼朱味,儿媳袁云氏已站在面前恼朱味,叫声爹恼朱味,接过他手中的茶碗放在宽大书桌上究渐座。一夜未眠恼朱味,袁云氏的眼圈有些发青恼朱味,眼睛半眯着恼朱味,长长的睫毛将眼珠遮盖住究渐座。袁兆祥看不见她的眼睛恼朱味,但他清楚儿子连夜离家带给这个儿媳妇的是什么样的伤痛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lishi/gs/68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社会大贵人
2019-07-03 17:34:27
很完美的爱情故事恼朱味,打动人心恼朱味,令我着迷究渐座。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