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 

青楼红粉风流泪(2)

来源:传奇故事 作者:张景得

  求生存 三女青楼结同心
  经过半个月的调养恼朱味,鞭伤好了究渐座。不到三个月恼朱味,小妹的脸蛋白了恼朱味,胸脯也柔软地隆起了究渐座。每天早上洗漱完毕恼朱味,对着菱花镜梳头恼朱味,她常常停下手恼朱味,静静欣赏自己的模样究渐座。她惊奇地发现恼朱味,镜子里不再是刚来时那个又脏又瘦的小丫头恼朱味,而是一个水灵灵费锐耕、满面桃花的俊闺女了究渐座。清秀的瓜子脸恼朱味,光洁滋润的额头恼朱味,一对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恼朱味,好美呀!
  苏老鸨儿每天都用贪婪的眼神盯着她不断变化的小身子恼朱味,心里美滋滋的究渐座。
  “妈妈恼朱味,今儿做什么?”
  “扫扫地恼朱味,没事了究渐座。”
  就这?多么轻松的活呀恼朱味,比起在街头光着屁股拾破烂恼朱味,简直就是一个天上恼朱味,一个地下!小妹扫完了地恼朱味,便跑到前院恼朱味,坐在鱼池边上恼朱味,看姐姐们送客究渐座。
  她发现这里的姐姐们恼朱味,傍晚时就像一朵朵鲜花恼朱味,可一到早上恼朱味,一个个花花绿绿恼朱味,头发像堆乱柴恼朱味,眼睛眯缝着恼朱味,哈欠一个接一个恼朱味,没了粉子的脸皮像死人那么黄究渐座。送完客恼朱味,进屋倒头便睡究渐座。上午的春熙院恼朱味,像烧死人的殡仪馆一样沉寂究渐座。
  三个月到了恼朱味,康小妹决定离开春熙院恼朱味,可还没等她开口恼朱味,苏老鸨那双贼溜溜的眼睛早把她的心思看透了究渐座。
  “儿呀恼朱味,说实话恼朱味,妈妈这几月待你如何?”
  小妹连连点头:“好恼朱味,好恼朱味,妈妈待我胜过亲生的娘!”
  “这就好恼朱味,做人可得要有良心究渐座。今儿妈妈给你取个艺名恼朱味,就叫秋芝究渐座。”
  小妹愣了:“妈恼朱味,你不是说恼朱味,让我干几个月的活就放我走吗?”
  苏老鸨冷笑一声:“我以前是说过这话来着恼朱味,可这会儿不行了究渐座。”

妈……”
  “住口!从今往后不许再提‘走’这个字恼朱味,否则恼朱味,妈妈可要翻脸了!”
  “妈妈恼朱味,你不能说话不算数究渐座。求求你恼朱味,还是放我走吧!”
  “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苏老鸨儿推开小妹恼朱味,走到窗前恼朱味,冲对面小屋喊了一嗓子:“秋英恼朱味,秋英!”
  “哎恼朱味,来啦!”秋英揉着惺松的眼睛来到苏老鸨跟前究渐座。
  苏老鸨儿抬手命令道:“把衣服给我脱光啦!”秋英懵懂地眨眨眼恼朱味,急忙脱光了衣服究渐座。“趴下!”秋英像杂技团里被驯熟了的小狗恼朱味,乖乖地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小妹看见秋英细嫩的脊梁上恼朱味,有个深红色的圆疤恼朱味,那分明是炉口圈儿烙的究渐座。她仿佛看到那红透的铁炉圈烙在自己的背心上恼朱味,“嗤”地一声冒出一股青烟……人不由一下呆了究渐座。
  苏老鸨儿冷笑一声:“今儿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恼朱味,进了我这春熙院恼朱味,谁也别想便宜着出去究渐座。秋英背上这烙印恼朱味,就是想逃走留下的究渐座。你要是敢私自越过大院里那道影壁墙一步恼朱味,妈妈我可就救不了你!”
  小素珍呆呆地望着秋英背上那个烙印恼朱味,想起了院里姐妹们平时对她讲过的话:“进了这春熙院恼朱味,你就是插上翅膀也难飞出去呀!”怎么办?再去死吧!绝食恼朱味,摸电门恼朱味,上吊……桀骜不驯的小素珍恼朱味,如今已拼尽了锐气和倔劲儿究渐座。她只觉得全身酸软恼朱味,后悔当初吃了苏老鸨儿送去的那碗饭究渐座。
  “秋芝恼朱味,秋芝!”
  “唔……”她迷迷糊糊承认了自己的名字究渐座。
  “还是跟着妈妈当‘红姑娘’吧究渐座。”
  “我……跟着妈妈究渐座。”
  “这才是乖孩子究渐座。从明天开始恼朱味,你就去学艺恼朱味,我领你去拜一位师傅究渐座。”
  “谁?”
  “妈妈的红姑娘恼朱味,锦城一枝花——凤仙究渐座。”
  凤仙的房间在二楼恼朱味,典雅洁净究渐座。床上铺着龙戏凤的紫红床单恼朱味,方方正正的被褥恼朱味,罩着鹅黄色布罩究渐座。雪白的墙上恼朱味,挂着笙费锐耕、簧费锐耕、箫费锐耕、笛费锐耕、琵琶费锐耕、瑶琴究渐座。贴窗的楠木桌上恼朱味,有几盆文竹费锐耕、山影和文人用的笔墨纸砚究渐座。整个房间充满幽幽的花香费锐耕、墨香究渐座。
  凤仙久病初愈恼朱味,一头乌黑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肩头恼朱味,白嫩的椭圆脸上恼朱味,衬着美丽的鼻子恼朱味,樱桃般的小嘴恼朱味,特别是柳叶眉下那双撩人的丹凤眼恼朱味,内中潜藏着女儿家特有的聪颖与秀气究渐座。
  苏老鸨那双贼眼早看出了小妹对凤仙的羡慕恼朱味,忙道:“儿呀恼朱味,你看妓院多出息人才恼朱味,当窑姐儿可有好多学问哩究渐座。干窑姐这一行的恼朱味,要想红起来恼朱味,一半靠脸蛋儿恼朱味,一半靠技艺究渐座。凤仙恼朱味,今儿个我是领着秋芝来拜师跟你学艺的究渐座。来恼朱味,露一手端盘子的本事恼朱味,作为见面礼吧!”
  凤仙懒洋洋地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恼朱味,从抽屉里抓出一把瓜籽放在桌面上恼朱味,一双纤细的巧手恼朱味,捏起一个饱实的瓜籽儿恼朱味,变戏法似地扣在两个掌心里究渐座。只见凤仙左手掌举起恼朱味,“啪”地一拍右掌恼朱味,那瓜籽“奔儿”地一下跳起来恼朱味,在空中翻了个跟斗恼朱味,又乖乖落进她左手背的指缝里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凤仙腾出右手恼朱味,猛一磕左手腕子恼朱味,那瓜籽奇妙地蹦进凤仙的嘴里究渐座。凤仙一错银牙恼朱味,“嘎嘣”一声响恼朱味,嘴角吐出皮来恼朱味,紧接着小嘴儿一鼓恼朱味,“噗”地一股香风射出究渐座。说时迟恼朱味,那时快恼朱味,苏老鸨儿脑袋一伸恼朱味,大嘴一咧恼朱味,那雀舌似的瓜籽仁儿恼朱味,准确地射到苏老鸨嘴里去了究渐座。小素珍看得两眼发直恼朱味,半天才回过神来究渐座。
  苏老鸨儿品味了那粒瓜籽仁儿恼朱味,回头说:“秋芝恼朱味,这叫‘花样瓜籽’恼朱味,还不去拜过师傅究渐座。”小妹如梦初醒恼朱味,扑到凤仙面前恼朱味,深深一躬:“凤仙姐姐恼朱味,秋芝妹子有礼了!”凤仙不冷不热地一挥手:“起来吧究渐座。”
  康素珍自拜师学艺后恼朱味,便从苏老鸨儿身边搬到了窑姐儿楼究渐座。凤仙对她一直冷冰冰的恼朱味,除了学艺恼朱味,什么话也没有究渐座。有回小妹听说接客还有“花样烟”恼朱味,缠着凤仙要学恼朱味,不想凤仙把脸一拉恼朱味,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恼朱味,吓得她半天不敢吭声究渐座。
  每天夜幕降临恼朱味,春熙院便闹腾开了究渐座。影壁前后安着雪亮的大灯泡恼朱味,照得院里如同白昼究渐座。招摇的窑姐儿恼朱味,成群结伙地站在鱼池前恼朱味,争着往自己屋里拉客究渐座。稍顷恼朱味,营业楼上传出动听的音乐:《苏三起解》费锐耕、《拷打红娘》费锐耕、《四季歌》费锐耕、《光棍哭妻》费锐耕、《锯大缸》……咿咿呀呀恼朱味,此起彼伏究渐座。杯盏叮当恼朱味,骨牌哗哗恼朱味,伴着嫖客的怪笑恼朱味,老鸨子们的俏骂恼朱味,茶房老妈子的吆喝恼朱味,五花八门恼朱味,南腔北调恼朱味,混成一片恶浊纷乱的声潮究渐座。
  康小妹无事可干恼朱味,便溜到仙鹤姐姐的楼上恼朱味,听了几段京戏和口技恼朱味,就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恼朱味,一把搂过仙鹤恼朱味,让仙鹤姐姐给点花样烟究渐座。
  “花样烟?”小妹留心要看个究竟究渐座。
  只见仙鹤背着双手恼朱味,嘴角横叼起一根烟卷恼朱味,和男的脸对脸恼朱味,把那支烟又横着递到对方嘴里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划着火柴恼朱味,到客人左脸边去点烟……做完了恼朱味,白胡子老头开心地笑了起来恼朱味,仙鹤姐姐勉强苦笑了一下究渐座。看了这一幕恼朱味,小妹觉得寒碜恼朱味,这才明白凤仙姐姐不愿教的好意究渐座。
  而这时凤仙正在大殿的楼上伺候一位客人究渐座。那位客人是位姓冯的局长恼朱味,巴掌费锐耕、指头在她身上忙活不已恼朱味,一会儿捻她鲜艳粉红的乳粒儿恼朱味,一会儿又掐饱实白嫩的奶子恼朱味,最后巴掌游弋到两腿交汇处恼朱味,嘴里啧啧赞叹恼朱味,说他玩了一辈子的女人恼朱味,却从未见到有谁如此丘壑迷人!“宝贝恼朱味,我们来个“倒流河”吧!”康小妹正想看这“倒流河”又是什么花样儿恼朱味,却听屋内一阵桌椅碰撞恼朱味,杯盘落地的响声究渐座。康小妹慌忙退下来究渐座。只见凤仙醉醺醺地走出房门恼朱味,一步三晃来到走廊上恼朱味,破口大骂:“你们有钱恼朱味,有枪恼朱味,叫我们咋样就咋样恼朱味,想怎么耍弄就怎么耍弄?我是人恼朱味,我也是人啊……哈哈哈哈……”
  凤仙像个疯子般狂笑着恼朱味,披头散发来到楼梯口恼朱味,那位冯局长追出来恼朱味,饿狼似地去抱凤仙究渐座。凤仙一闪身恼朱味,脚下高跟鞋一歪恼朱味,“咕咚”一声恼朱味,玉山倾倒恼朱味,一个花花绿绿的身子恼朱味,从高高的楼梯上滚下来恼朱味,摔在楼下的地上恼朱味,喘着粗气不动了究渐座。呛人的酒气恼朱味,弥漫在清冷的空气里恼朱味,殷红的鲜血从她的嘴角淌出来恼朱味,浸入冰凉的砖地上究渐座。
  小妹一惊恼朱味,赶紧奔上前伏下身恼朱味,摇晃着凤仙的身子:“姐姐恼朱味,姐姐!你怎么了?快醒醒呀!”
  客人和窑姐儿们纷纷从房里跑出来看热闹究渐座。仙鹤奔到凤仙跟前:“凤仙恼朱味,凤仙!摔得不要紧吧?来恼朱味,小妹恼朱味,快将你凤仙姐姐扶到房里去究渐座。”
  小妹和仙鹤把凤仙架上楼恼朱味,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究渐座。凤仙痛苦地呻吟了一下究渐座。仙鹤紧紧搂着她的身子恼朱味,脸挨着她的脸恼朱味,泪眼婆娑地问:“痛不痛恼朱味,要不要喝水?”凤仙缓缓睁开发红的眼睛恼朱味,愣愣地看着仙鹤恼朱味,突然泪水滂沱恼朱味,嚎啕大哭起来恼朱味,骂嫖客恼朱味,骂苏老鸨:“……扛枪的恼朱味,你们是虎;苏茂容恼朱味,你是狼——‘蹲门雕’!你个挨千刀的不得好死恼朱味,我不怕你!是我们这些姐妹的血把你养肥了恼朱味,我的身上恼朱味,只有骨头里的骨髓没有叫你吸干……”
  仙鹤一听恼朱味,吓得忙捂凤仙的嘴:“姐姐恼朱味,可不敢恼朱味,叫妈妈听见了恼朱味,你就没命了!”
  这时恼朱味,楼下有人喊:“仙鹤陪客去!”仙鹤吓一跳恼朱味,忙应:“哎恼朱味,来了究渐座。”回头拉住小妹的手说:“秋芝妹妹恼朱味,你守她一宿吧究渐座。可别叫她闹出啥事来恼朱味,我屋里还有客究渐座。”
  当晚恼朱味,康小妹坐在独凳上静静地守护着醉卧梦乡的凤仙究渐座。她回味刚才凤仙的怒骂和哭诉恼朱味,猜想恼朱味,凤仙姐姐一定有着一段不平凡的苦难经历!
  突然恼朱味,凤仙在床上呻吟了一声恼朱味,猛然坐了起来要吐究渐座。去找痰盂恼朱味,已来不及了究渐座。眼看凤仙要吐在干净的粉花缎子被上恼朱味,小妹急忙抻开自己的袖口恼朱味,接到凤仙嘴上究渐座。“哇”地一声恼朱味,一摊难闻的酒食全吐进了小妹的袖子里……
  小妹清理了脏物恼朱味,连忙打开窗子透气究渐座。
  屋里一凉爽恼朱味,凤仙的神智清醒过来恼朱味,看到小妹在屋里光着脊梁晾衣服恼朱味,心里什么都明白了究渐座。她激动地喊:“秋芝妹子恼朱味,别凉着了恼朱味,快进被窝里暖和暖和!”小妹见凤仙恢复了正常恼朱味,高兴地扑过去钻进被子里究渐座。凤仙将她冰凉的小身子紧紧地抱在怀里究渐座。小妹一下觉得像儿时睡在母亲的怀抱似的恼朱味,一种久违的幸福和惬意漾满心头究渐座。
  “姐姐恼朱味,我来春熙院头些天恼朱味,咋没见过你呢?”

“唉……”凤仙叹口气恼朱味,用额头抵着小妹的小脸儿恼朱味,说恼朱味,“那段日子恼朱味,我恰好歇月经恼朱味,突然来了个国民党军官恼朱味,指名要我陪床究渐座。嫖客来头大恼朱味,妓院里惹不起恼朱味,我只得天天喝一碗生醋恼朱味,把月经憋回去恼朱味,勉强接了三宿客恼朱味,肚子便疼得起不了床了!”
  “啊恼朱味,这么受气呀?”
  “受气的事多呢!嫖客的要求经常出奇翻新究渐座。有的大商绅恼朱味,老态龙钟恼朱味,却腰缠万贯恼朱味,他们想玩窑姐儿却又没了那个力气恼朱味,就掏双份儿钱恼朱味,买个‘一马双跨’……”
  “啥叫‘一马双跨’呀?”
  “就是一个嫖客恼朱味,让两个窑姐儿陪着恼朱味,一个用手扶着抚弄恼朱味,替他‘充电’恼朱味,另一个……”
  听着听着恼朱味,小妹哭了:“我为什么是女孩儿呀?春熙院是女孩儿的地狱啊!”
  “妹妹!”凤仙含着泪说恼朱味,“别看姐姐涂脂抹粉恼朱味,对客人嬉笑传情恼朱味,那都是做戏恼朱味,其实心里面苦哇!”
  “姐姐!”小妹紧紧地抱住了凤仙究渐座。她突然想起什么恼朱味,伸出胳膊问恼朱味,“姐姐恼朱味,你告诉我恼朱味,他们在我胳膊上刺上这字是怎么回事?”
  凤仙看一眼恼朱味,说:“这不是你的名儿吗?苏秋芝究渐座。”
  “我的名儿?”
  “对呀恼朱味,你看恼朱味,姐姐的胳膊上恼朱味,也刺了字究渐座。姑娘当窑姐儿恼朱味,就要刺字的恼朱味,这相当于招牌恼朱味,一旦刺上字恼朱味,就属于老鸨儿的私有物品恼朱味,任你走遍天下也抹不掉的!”
  康小妹的脑袋“嗡”地一声大了究渐座。
  “姐姐恼朱味,难道我们只能给苏妈妈接客挣钱了吗?”
  “好妹妹恼朱味,逃是逃不出去了究渐座。真要逃出去恼朱味,也不一定有好下场恼朱味,咱们的胳膊上都被刺了字究渐座。如今这个社会恼朱味,对于咱们这种命苦的女人来讲恼朱味,哪儿都是地狱究渐座。妹子恼朱味,听姐姐的话恼朱味,要想以后少受苦恼朱味,就跟姐姐好好学艺恼朱味,有我和仙鹤姐姐照顾你恼朱味,你以后会成为红姑娘的究渐座。成了红姑娘恼朱味,不但吃穿好恼朱味,还会少挨鞭子究渐座。日后恼朱味,妹妹有福恼朱味,也许会碰上个如意郎君把你赎出去从良究渐座。那时恼朱味,你跟他相亲相爱恼朱味,远走高飞……”
  这一夜恼朱味,姐妹俩整整谈了一宿话究渐座。康小妹觉得自己像度过了大半个人生恼朱味,一下长大了许多究渐座。
  大清早恼朱味,苏老鸨儿带着秋英来看凤仙恼朱味,一进屋又是帮着扫房又是帮着晒被褥究渐座。小妹觉着奇怪恼朱味,苏老鸨走了恼朱味,她问凤仙:“姐姐恼朱味,怎么主子反倒给我们扫房呢?”
  凤仙冷笑一声:“她们这是搜查究渐座。只要窑姐儿晚上接过几回客恼朱味,苏妈妈准来扫房恼朱味,晒被褥究渐座。她是防备窑姐儿私藏了客人送的金银首饰究渐座。妹子恼朱味,旧戏里杜十娘私藏了个百宝箱恼朱味,在春熙院恼朱味,这是不可能的事呀!”
  小妹听了恼朱味,心里暗骂:恶老鸨恼朱味,做得真绝!
  打这以后恼朱味,两人关系更深了一层究渐座。
  一连几天恼朱味,凤仙经常一个人坐在桌旁对着一面菱花镜子痴痴地发呆恼朱味,小妹觉得好奇恼朱味,悄悄走上前问:“姐姐恼朱味,想谁呢?”
  凤仙被吓了一个激灵恼朱味,赶紧将菱花镜移开去:“死丫头恼朱味,不声不响恼朱味,吓姐一跳究渐座。姐谁也没想恼朱味,姐是在想……自己的过去……”
  一天夜里恼朱味,凤仙不在恼朱味,小妹偷着捧起那个镜子摆弄开了恼朱味,她从镜子背后的夹缝里找出了两张照片究渐座。一张是喜眉俊眼的俏姑娘恼朱味,一张是书卷气十足的英俊小伙究渐座。待凤仙回房恼朱味,小妹问那两个人是谁恼朱味,凤仙虎着脸嗔道:“死丫头恼朱味,快还给我!”
  “不究渐座。你先说恼朱味,那个姑娘是谁?”
  “哎恼朱味,好吧恼朱味,姐姐告诉你究渐座。那个姑娘是姐姐先前的妹妹恼朱味,她叫仙棠究渐座。”
  “那个恼朱味,英俊书生呢?”
  “他……是姐姐的梳头人恼朱味,叫吕梦才究渐座。快还我照片!”
  小妹不情愿地将照片还给她究渐座。凤仙狠捏了小妹一把究渐座。“死妮子究渐座。去恼朱味,把仙鹤姐姐也叫来恼朱味,她正歇月经恼朱味,我的过去恼朱味,是该给你们说说了究渐座。”
  “哎!”小妹兴冲冲地跑出了屋究渐座。凤仙捧着照片恼朱味,望着吕公子恼朱味,望着仙棠妹妹恼朱味,苦难的往事像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突然恼朱味,小妹“咚咚咚”地跑了回来恼朱味,满脸的惶色:“姐姐恼朱味,不好了恼朱味,仙鹤姐姐被打伤了恼朱味,快去看看吧!”
  凤仙一惊恼朱味,忙把照片装入衣袋恼朱味,匆匆跟着小妹赶到仙鹤房里究渐座。
  仙鹤两眼红红的恼朱味,躺在床上究渐座。凤仙撩开仙鹤的被角恼朱味,只见仙鹤身上一道道的鞭伤恼朱味,洇着血丝究渐座。凤仙心疼地问:“妹妹恼朱味,苏老鸨为什么下如此毒手?”
  “因为我私藏了银元究渐座。”
  “是为了那个赵玉成?”
  仙鹤点点头究渐座。小妹惊喜地问:“姐姐恼朱味,你也有心上人?他是干什么的?”
  仙鹤攥住小妹的手说:“他恼朱味,是个小商贩究渐座。他爱姐姐恼朱味,姐姐也爱他究渐座。为了让他能常来见我恼朱味,我便私藏了银元给他恼朱味,想不到暗中被人听了窗户根儿究渐座。唉……以后恼朱味,他恼朱味,他就难再来了!”说着仙鹤抽泣起来究渐座。
  “是谁听了窗户根儿?”小妹问究渐座。
  “秋英究渐座。”
  凤仙一听恼朱味,气得直骂:“小蹄子恼朱味,叛贼!”
  对窑姐儿的秘密监视恼朱味,本来是苏老鸨这只“蹲门雕”常干的事究渐座。自从她有了秋英后恼朱味,就将这任务派给了她究渐座。秋英也是窑姐儿恼朱味,同样受着非人的摧残恼朱味,可是她为了讨得老鸨子的欢心恼朱味,竟不惜出卖患难姐妹恼朱味,这让人怎能不伤心恼恨!
  “仙鹤恼朱味,这个苏老鸨儿是个极为奸诈歹毒的黑心女人!看来要在春熙院生存下去恼朱味,不受老鸨们的欺压恼朱味,咱们就得拧成一股绳究渐座。这样吧恼朱味,咱们也来个桃园三结义恼朱味,日后也好相依为命!”
  小妹拍手赞同:“太好啦究渐座。姐姐恼朱味,那咱们现在就结拜吧!”
  三个苦难的姑娘恼朱味,对着窗外的明月并排跪下究渐座。凤仙费锐耕、仙鹤费锐耕、小妹依次对明月盟誓:
  “我恼朱味,于秀英恼朱味,浙江绍兴人恼朱味,二十岁究渐座。”
  “我恼朱味,赵宝宝恼朱味,河南辉县百泉村人恼朱味,十九岁究渐座。”
  “我恼朱味,康素珍恼朱味,四川岳阳县鸳大乡人恼朱味,今年十四岁究渐座。”
  “我们三人今对明月盟誓恼朱味,结为生死姐妹恼朱味,日后水火相依恼朱味,不离不弃!”
  盟誓毕恼朱味,凤仙捧出两张照片恼朱味,哀叹一声:“假如仙棠妹妹还活着恼朱味,那该多好呀……”

Tags:

本文网址:/lishi/gs/6190_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