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 

相拥而死的双尸案

来源: 作者:

  双尸初现

  2007年8月8日恼朱味,松江省楚原市关公庙居民小区发生一起命案究渐座。遇害者是一对年轻男女恼朱味,均是被人用利器割断喉咙而死究渐座。最奇特的是两具死尸被刻意地摆成面对面拥抱的样子恼朱味,而且四只手臂紧紧纠缠究渐座。

  经确认恼朱味,二人为夫妻关系恼朱味,男的叫龚天生恼朱味,二十九岁恼朱味,省外贸公司业务员;女的叫王玲恼朱味,二十六岁恼朱味,师大附小语文老师恼朱味,两人去年年底结婚究渐座。

  案情分析会上恼朱味,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沈恕对调查结果并进行分析说:案发现场的门户未见到破损痕迹恼朱味,凶手是敲门后进入究渐座。死者夫妇中恼朱味,女方的社会关系单纯恼朱味,没有与人结仇或金钱来往究渐座。男方因常年出差在外恼朱味,社会关系比较复杂恼朱味,侦破的重点应从男方入手究渐座。

  我接着汇报尸体检验结果:尸体解剖结果显示恼朱味,二人的致命伤均在喉咙处恼朱味,伤口深约一寸恼朱味,极薄恼朱味,死者系被刮胡刀片一刀割断颈部主动脉恼朱味,失血过多而死究渐座。两名死者的颈部伤口的深度和部位完全一致恼朱味,可以肯定是一人作案究渐座。

  沈恕补充说:此案的凶手只有一人恼朱味,却能连杀两人而未遭到任何反抗恼朱味,一定是出手飞快恼朱味,一刀致命恼朱味,受害人来不及反应究渐座。此外恼朱味,两名受害人拥抱而死恼朱味,这里面一定有某种特定的寓意究渐座。能在刮胡刀上下工夫的恼朱味,肯定是盗行的人恼朱味,所以我们应该从盗行中刮胡刀玩的溜的下手究渐座。

  正说着话恼朱味,沈恕的手机响了恼朱味,城郊别墅又发生了双尸命案究渐座。

  命案再起

  死者是楚原市的娱乐业富商何骏和他的情妇究渐座。这个何骏不仅是几家夜总会的老板恼朱味,还是省工商联的副主席究渐座。两人的死法几乎和上起案件一模一样恼朱味,颈部动脉被一刀割断恼朱味,两具尸体面面相对恼朱味,手足相缠究渐座。死者的脸上都有惊惧的表情:凶手是不速之客究渐座。

  此时恼朱味,基层派出所传来一个好消息:刚刚抓捕了松江省火轮帮的大当家张荃恼朱味,此人专门登大轮(火车上流窜作案)恼朱味,刮胡刀玩得很溜究渐座。沈恕兴奋地讲道:送到我办公室来究渐座。

  沈恕连吓带捧恼朱味,几个回合就攻陷了张荃的心理防线究渐座。张荃交代:这年头恼朱味,没什么人练刮胡刀这功夫了究渐座。老一辈里恼朱味,能用刮胡刀杀人的恼朱味,整个松江省恼朱味,只有老鬼庆可以做到究渐座。

  沈恕颇感兴趣地说:老鬼庆是什么人?真名叫什么?

  张荃说:不知道真名恼朱味,只知道他喜欢独来独往恼朱味,像活鬼一样恼朱味,后来他就销声匿迹不知道去哪里了究渐座。

  与省厅和公安部的反扒专家联系过后恼朱味,证明了张荃所说的老鬼庆确有其人究渐座。

  局长横祸

  这个老鬼庆让沈恕看到了一丝破案的希望恼朱味,立刻下令全力寻找老鬼庆究渐座。

  这个时候恼朱味,一个在押犯人李德明称愿意提供老鬼庆的情况究渐座。

  李德明说:我曾经和他较量过一次究渐座。那是1983年恼朱味,我在天津到北京的火车上盯住一个国家粮库的业务员恼朱味,目测他身上的现金至少有五万恼朱味,用白布裹着究渐座。我得手后就随着人群在门头沟站下了车恼朱味,走出没两步恼朱味,一名列车员在背后招呼说恼朱味,同志恼朱味,你的东西掉了究渐座。我低头一看恼朱味,那个白布包平坦坦地躺在地上究渐座。拾起一看恼朱味,五万变成了五百究渐座。后来我在楚原市的街头遇见过那个人恼朱味,好像是1990年恼朱味,老鬼庆骑一辆自行车恼朱味,后座上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恼朱味,我看见他的时候恼朱味,他也刚好注意到我究渐座。虽然只是匆匆一眼恼朱味,但是我保证见到的是老鬼庆究渐座。

  沈恕说:老鬼庆长什么样子恼朱味,能不能画出来?

  李德明说:试一试究渐座。

  一天后恼朱味,画像出炉:此人身高一米七四左右恼朱味,偏瘦恼朱味,短发恼朱味,脸上略有皱纹

  凝视着画像恼朱味,沈恕正陷入沉思的时候恼朱味,一个电话打进他的手机:沈支队恼朱味,我是铁路分局的老陈恼朱味,你到车站来一下恼朱味,有大事发生究渐座。

  北京到楚原的特快列车进站后恼朱味,列车员清理软卧车厢时见床上还有一对男女相拥而睡恼朱味,走过去发现已死去多时究渐座。铁路公安分局的刑警队长陈双庆来到现场恼朱味,核实死者身份恼朱味,竟然是楚原市消防局局长王千里和他的新婚妻子李曼珊究渐座。两人新婚燕尔恼朱味,蜜月旅行归来恼朱味,未料到在火车上惨遭横祸究渐座。

  我来到火车上时恼朱味,发现两具尸体的死状与前两例完全一致恼朱味,验过伤恼朱味,颈部动脉被利器割断恼朱味,伤口细小恼朱味,出刀精准恼朱味,毫无疑义是同一个人作的案究渐座。

  曙光初现

  看到这个消防局长恼朱味,回想起这几起命案现场恼朱味,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恼朱味,便问沈恕:你还记得2005年夏天真爱夜总会的那场大火吗?那场大火从午夜烧到黎明恼朱味,造成了137人死亡究渐座。我到现场救援时恼朱味,到处是烧成了焦炭的人形究渐座。我当时都在救助那些伤员恼朱味,无意中瞥见一对尸体恼朱味,他们就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恼朱味,也正是因为这一眼恼朱味,这个情景才深藏在记忆里究渐座。

  沈恕一拍桌子:淑心恼朱味,这件案子如果破了恼朱味,你是第一功臣究渐座。然后两人一起找到了当年负责真爱夜总会火灾死亡人口登记工作的公安局政工处干事乔良究渐座。

  乔良心有余悸地说:沈支队恼朱味,你是没看到现场恼朱味,两个青春年少的恋人恼朱味,两个人抱得紧紧的恼朱味,皮肉都烧在一起了恼朱味,怎么分也分不开究渐座。那对恋人的脖子上各戴着一个连心锁恼朱味,据说是男方的家长给两个人戴上的恼朱味,最后就凭着这两把连心锁恼朱味,确定了他们的身份究渐座。

  马上调出那两个死者的资料究渐座。

  记录显示恼朱味,拥抱而死的恋人中恼朱味,男方名叫陶绪恼朱味,死前是松江大学自动控制系二年级本科生究渐座。他父亲陶国庆恼朱味,住在楚原市解放大路沙山小区究渐座。女方名叫方晴恼朱味,死前是松江大学外语系学生恼朱味,父母都是教师究渐座。

  沈恕让带着刑警支队二队长马经略驱车赶到沙山小区究渐座。

  沙山小区的居委会主任赵乃樱出面接待沈恕二人恼朱味,据她介绍说:陶国庆父子是这里十几年的老住户了究渐座。陶国庆独自带着孩子把孩子拉扯大恼朱味,他在家门口兑了一个小门市恼朱味,专门做针灸按摩究渐座。陶绪从小到大特别懂事恼朱味,成绩也特别好究渐座。父子两个都特别仁义恼朱味,小区里不管谁家有事恼朱味,父子俩能帮的一定帮把手究渐座。可惜陶绪刚上大学没多久恼朱味,就和女朋友在火灾里丧生了究渐座。陶国庆一下就不行了恼朱味,后来就关了针灸按摩的门市恼朱味,经常不回家究渐座。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没见到他恼朱味,不知道他到哪儿去了究渐座。

  沈恕把画像拿出来给她看恼朱味,问:陶国庆是不是这样子?

  赵乃樱说:是啊恼朱味,这就是陶国庆!

相拥而死的双尸案

  沈恕和马经略迅速回到刑警队汇报情况:陶国庆不在家恼朱味,他的儿子在火灾中被烧死恼朱味,又是以那种特别的姿势恼朱味,许多迹象表明恼朱味,他就是老鬼庆也是凶手究渐座。陶国庆在沉寂两年后突然出手恼朱味,而且在短时间内连续作案恼朱味,一定是早已经预谋好恼朱味,对受害人的行踪都仔细勘查过究渐座。

  马经略说:他的作案动机就是为了复仇究渐座。真爱夜总会是何骏的产业恼朱味,消防局的王千里执法不严恼朱味,在真爱夜总会没有消防设施的情况下对它一路绿灯恼朱味,陶国庆也有杀他的动机

  沈恕说:顺着你的思路想恼朱味,还有什么人和真爱夜总会有密切联系?

  马经略说:开夜总会恼朱味,工商局是第一道门槛恼朱味,咱们市在2005年严格控制夜总会的数量恼朱味,据说上半年全市只批了真爱夜总会恼朱味,这其中恼朱味,工商局是最关键的环节究渐座。

  沈恕点头说:我们马上去工商局恼朱味,查一查当年真爱夜总会是谁批准营业的究渐座。

  调查结果显示恼朱味,当年一力促成真爱夜总会在手续不完备的情形下开门营业的工商局主管官员正是现任工商局局长的楚明宇恼朱味,当年楚明宇还曾为真爱夜总会的审批手续鞍前马后地奔波恼朱味,以帮助何骏垄断楚原市的夜总会市场究渐座。

  神秘信件

  两人回到局里已是午夜12点恼朱味,沈恕看到桌子上有一封写给自己的信件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竟是陶国庆写的究渐座。

  信的大意说:

  我心爱的女人早产死了恼朱味,给我留下了一个儿子究渐座。我前半生孤苦飘零恼朱味,却有一个出色的儿子恼朱味,我这辈子已别无所求恼朱味,也退出了江湖究渐座。谁知道天降横祸恼朱味,陶绪被烧死的那天恼朱味,我的心也死了恼朱味,苟活的这两年恼朱味,就是为了替儿子报仇究渐座。

  龚天生该死究渐座。陶绪从没去过娱乐场所恼朱味,如果不是龚天生给他两张夜总会的票恼朱味,陶绪那晚就不会出现在那里究渐座。何骏该死恼朱味,因为真爱夜总会就是他的究渐座。王千里该死恼朱味,如果不是他恼朱味,没有消防措施的真爱夜总会就没有办法营业究渐座。楚明宇就是何骏的一条狗恼朱味,主人死了恼朱味,他活着也没啥意义了究渐座。

  这些恼朱味,都是我在这两年里调查出来的恼朱味,证据确凿恼朱味,没有冤枉任何一个人究渐座。我让他们死的时候恼朱味,和心爱的女人抱在一起恼朱味,让他们体会到陶绪临死时的心境究渐座。

  楚明宇到现在还没死恼朱味,因为我为他设计了最完美的结局恼朱味,就是和他的女人拥抱着被烧死恼朱味,我给你留下了解救楚明宇的时间究渐座。当然恼朱味,我不能为此便宜了楚明宇这个渣滓恼朱味,你们就是救出他恼朱味,他也是废人一个究渐座。

  不要试图找到我恼朱味,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陶国庆这个人了究渐座。我去另一个世界里和我的儿子相会恼朱味,我要告诉他说恼朱味,我给他报过仇了究渐座。

  楚明宇和他的情妇会不会变成两具焦尸恼朱味,全在于你恼朱味,明天上午九点就会见分晓究渐座。

  冷月孤魂

  凌晨三点钟恼朱味,刑警队召开了紧急会议究渐座。马经略说:通过这封信恼朱味,可以确定的是恼朱味,楚明宇和他的情妇已经被控制恼朱味,他给楚明宇宣判死刑的时间是今天上午9点恼朱味,也就是说恼朱味,在今天上午恼朱味,陶国庆会用一种特别的方法点着火恼朱味,将两名受害人烧死究渐座。淑心恼朱味,这些人里你的文化程度最高恼朱味,据你所知恼朱味,如果要定时自动点火恼朱味,有哪些办法?

  我说:办法有很多恼朱味,最容易想到的办法有两个恼朱味,一是采用定时引爆装置恼朱味,点燃类似汽油费锐耕、柴油之类的易燃物究渐座。第二个方法是在受害人身上涂满白磷恼朱味,等温度达到白磷的燃点恼朱味,就会发生燃烧究渐座。白磷的燃烧特点是燃点低恼朱味,但是燃烧后的温度高恼朱味,只要着火就没有解救的可能究渐座。另一个特点是在密集的人群里恼朱味,如果一个人身上由白磷点燃恼朱味,也不能伤害到其他人究渐座。陶国庆的目的是复仇恼朱味,我推断他会在众目睽睽下把两人烧死究渐座。

  沈恕问道:陶国庆在信里笃定地说宣判楚明宇死刑的时间是上午9点恼朱味,他怎么会这样确定呢?

  我说: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恼朱味,可能需要四个小时的日照才能达到四十度究渐座。但是这个地方必须是不通风又有日照的地方究渐座。

  沈恕点点头说:如果你是凶手恼朱味,怎样能够把白磷的自燃时间计算得非常准确究渐座。

  我说:这很简单恼朱味,比较容易吸收日照的材质恼朱味,比如铁皮费锐耕、玻璃恼朱味,都有一定的导热系数恼朱味,只要掌握到气温在几个小时内的准确变化恼朱味,就可以计算出达到四十度所需的时间究渐座。我们只需向气象台了解明天的气温变化即可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气象台传来了第二天的气候波动表究渐座。一刻钟后恼朱味,我向沈恕汇报我的计算结果:根据这份气候波动计算恼朱味,明天上午的气温在二十七度到三十二度之间恼朱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于9点引燃白磷完全可以达到恼朱味,计算结果更接近于玻璃建筑究渐座。

  沈恕说:上午9点是人们开始上班的时间恼朱味,陶国庆很可能有意在这个时间引燃恼朱味,让人看见楚明宇和他的情妇被活活烧死的惨状究渐座。

  目前我能想起来的楚原市的玻璃建筑恼朱味,有两家绿色餐厅:科技宫的玻璃大厦费锐耕、夏日嬉水乐园对了恼朱味,还有一个地方究渐座。

  沈恕眼睛一亮:什么地方?

  我说:中山公园的花房恼朱味,四壁包括顶棚都是玻璃恼朱味,阳光直射进来恼朱味,里面没有空调恼朱味,温度很高究渐座。而且那个地方在公园的深处恼朱味,上午9点以前一定不会有人进去究渐座。

  沈恕凝视我片刻恼朱味,说:神医恼朱味,真有你的恼朱味,咱们立刻去中山公园究渐座。

  花房里郁郁葱葱恼朱味,姹紫嫣红恼朱味,隔着玻璃恼朱味,隐约看见角落的长椅上有一对男女相拥而卧恼朱味,藏身在花丛后面究渐座。

  花房里非常燥热恼朱味,一进去就有一股热浪袭来究渐座。长椅上的男女紧紧搂在一起恼朱味,昏迷不醒究渐座。近8点的时候恼朱味,楚明宇和他的情妇子君被救出恼朱味,保住了性命究渐座。但陶国庆已经用大剂量的镇定药物注射进他们的脊髓恼朱味,摧毁了中枢神经系统恼朱味,两个人已经完全痴呆究渐座。

  一个星期后恼朱味,陶国庆的尸体在松江省向阳市西郊区的山坡上被发现究渐座。陶国庆穿戴整齐恼朱味,表情安详恼朱味,这个轰轰烈烈的贼王费锐耕、连环杀人犯恼朱味,了无声息地结束了他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究渐座。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lishi/cq/15628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