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 

另类惩罚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庄程彬

  铁团长费锐耕、韩山虎排长和军医梅正兴是一个村出来的恼朱味,三人义结金兰恼朱味,一起投身抗日究渐座。
  眼下恼朱味,韩山虎摊上事儿了究渐座。他喝醉酒后抢了百姓王老实的西瓜恼朱味,王老实上前理论恼朱味,韩山虎竟动手打折了他的胳膊究渐座。这事引起了民愤恼朱味,县商会会长亲自出面恼朱味,说要是不严惩韩山虎恼朱味,就不犒军恼朱味,还要罢课费锐耕、罢市究渐座。师部派王参谋来到团里恼朱味,督察办理此案究渐座。
  该如何惩治韩山虎?铁团长犯了难究渐座。眼下恼朱味,日军对晋城虎视眈眈恼朱味,大战在即恼朱味,王参谋带来师部训令恼朱味,要"从严从快"处置此事;而县里的民众代表怎么也不松口恼朱味,口口声声要"枪决"罪犯……这个节骨眼上恼朱味,军医梅正兴出了个主意——召开公审大会究渐座。他毛遂自荐恼朱味,愿意担任公审大会的执法官究渐座。
  铁团长打量了梅正兴一阵恼朱味,心里思忖起来:近几年恼朱味,韩山虎和梅正兴因为一些小事闹了矛盾恼朱味,可谓冰火不同炉恼朱味,见面就往死里掐恼朱味,梅正兴主动提出担任执法官恼朱味,有什么用意?
  梅正兴似乎看出了铁团长的心思恼朱味,拍着胸脯说:"这几年我和三弟是不对付恼朱味,他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没正形恼朱味,但大事上我可不糊涂究渐座。大哥恼朱味,你要是信得过我恼朱味,就把这个难题交给我来办吧!"
  铁团长思忖片刻恼朱味,同意了究渐座。
  关在禁闭室里的韩山虎听到这个消息恼朱味,气得砸了饭碗恼朱味,拿起瓷片就要割腕自杀恼朱味,幸好被看守救了下来究渐座。铁团长赶来看他恼朱味,韩山虎喊叫着:"救我干吗?救了我恼朱味,好留到公审大会让‘没正形枪毙我呀恼朱味,咱丢不起那个人!"
  铁团长怒道:"生姜断不了辣气恼朱味,犯混你也不挑个时候!你没资格死恼朱味,我答应过你娘恼朱味,不能让你在我前头死了究渐座。"
  韩山虎听了恼朱味,低下头来究渐座。铁团长叹了口气恼朱味,说:"少安毋躁恼朱味,就看你二哥有没有本事让你置之死地而后生吧究渐座。"说罢开门而去究渐座。
  韩山虎晃了晃头恼朱味,喃喃道:"置之死地而后生恼朱味,就靠他?"
  几天后恼朱味,公审大会在团部的校场召开究渐座。高台上恼朱味,梅正兴佩戴着执法官绶带恼朱味,威风凛凛地喊道:"把吃瓜不给钱又打伤民众的韩山虎押上来!"
  士兵们心里都"咯噔"了一下:这个军医梅正兴和韩排长一见面就唇枪舌剑地往死里掐恼朱味,他当执法官恼朱味,韩排长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呀!
  韩山虎被五花大绑地押上台恼朱味,面朝台下站着究渐座。梅正兴清了清嗓子恼朱味,说:"各位乡亲父老费锐耕、本团的弟兄们恼朱味,今日公审韩山虎打伤百姓这一恶性事件恼朱味,为了体现公正公平恼朱味,在场的军民人等都可以表态怎样处置韩山虎究渐座。王老实恼朱味,抢了西瓜恼朱味,还打折你胳膊的是不是这个人?"
  王老实作为人证恼朱味,早已来到台上恼朱味,听到发问恼朱味,他点了点头究渐座。梅正兴又明知故问:"韩山虎恼朱味,这是不是事实?"
  韩山虎一扭头:"少整没用的恼朱味,你爱咋咋的!"
  "不是我想咋的恼朱味,是大伙说该咋的恼朱味,"梅正兴转身问台下恼朱味,"你们说恼朱味,这韩山虎该咋处理呀?"
  这一问恼朱味,场内立马分成两派炸锅了究渐座。民众们喊"杀", 士兵们喊"罚",两边各不相让究渐座。梅正兴挥挥手恼朱味,示意大家安静恼朱味,请双方代表上台陈词究渐座。
  民众代表先上台发言恼朱味,说:"晋城自古就是‘中原咽喉费锐耕、兵家必争之地恼朱味,这场守卫战是场恶仗恼朱味,必须军民同仇敌忾究渐座。一个不拿老百姓当人的兵痞恼朱味,和小鬼子有啥两样?军队若不清除这样的恶棍恼朱味,咱老百姓还能支持吗?"
  士兵的代表则说恼朱味,韩排长参军以来身经百战恼朱味,九死一生恼朱味,曾在死人堆里救回了铁团长恼朱味,还曾率一排人在日军的合围中硬是撕開了口子恼朱味,救出了全团究渐座。这一回他是酒后犯浑恼朱味,情有可原究渐座。
  梅正兴听罢两边发言恼朱味,挠挠头说:"不杀韩山虎恼朱味,会失去民心恼朱味,可若是未曾开战先杀了他恼朱味,不仅少了一员杀敌的虎将恼朱味,也寒了全团将士的心究渐座。今天恼朱味,本执法官愿拿肩上的军衔作保恼朱味,请相信我——如果我对韩山虎的惩罚不能令大家满意恼朱味,我自动免职恼朱味,并与韩山虎同罪!"
  台下渐渐安静下来恼朱味,大家都等着看梅正兴如何判罚究渐座。只见他一本正经地对韩山虎说道:"经弟兄们一再求情恼朱味,死罪可免恼朱味,但活罪难饶恼朱味,由我监督执法恼朱味,不知你意下如何?"
  韩山虎言不由衷道:"谢了究渐座。"接着问恼朱味,"不知用啥刑具?"
  梅正兴说:"那要问你因啥获罪了究渐座。"
  韩山虎答道:"不就是吃西瓜没给钱还打了人嘛!"
  梅正兴正色道:"那刑具就用西瓜恼朱味,带刑具!"
  话音刚落恼朱味,勤务兵就端上了五个大号的脸盆恼朱味,里面满满地装着已经去了皮的西瓜瓤究渐座。
  全场一下子沸腾了恼朱味,人们议论纷纷:"西瓜瓤也是刑具?""梅军医今天整的是啥景啊?""吃西瓜也算刑罚?那不是越罚违纪的人越多吗?"
  韩山虎看着西瓜恼朱味,也忍不住咧嘴笑起来究渐座。梅正兴指着那几盆瓜瓤恼朱味,说:"还有心思笑?吃着看恼朱味,老百姓满意了恼朱味,此罪可免恼朱味,否则恼朱味,还是极刑难逃究渐座。"见韩山虎迟疑着不动恼朱味,梅正兴催促道:"没人跟你扯闲篇恼朱味,就两炷香的工夫恼朱味,你可得抓紧吃完!"
  韩山虎一见唯有"吃"才能死里逃生恼朱味,两手并用恼朱味,抓起西瓜就往嘴里填恼朱味,血红的西瓜汁顺着下巴淌在衣襟上恼朱味,不一会儿就湿透了究渐座。
  民众们嘴上虽然没说啥恼朱味,心里却不以为然恼朱味,这样的惩罚恼朱味,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士兵们则不停地呼喊:"韩排长恼朱味,猛‘造哇!"有的人还打着节拍喊:"韩排长恼朱味,加油!韩排长恼朱味,加油!"喧闹声传出老远恼朱味,哪里还像公审大会啊恼朱味,简直就是一出闹剧究渐座。
  在民众们失望的目光中恼朱味,韩山虎吃西瓜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究渐座。他边吃边咧嘴费锐耕、梗脖恼朱味,后来西瓜汁顺着嘴角直往外淌究渐座。他忽然回过神了恼朱味,恼怒梅正兴下的这绊子太阴损恼朱味,暗想:砍头只当风吹帽恼朱味,丢命是小恼朱味,丢脸事大恼朱味,我就是死恼朱味,也得死出个爷们的样子来恼朱味,不能被人当猴耍了!于是他转过身来恼朱味,艰难地正了正军帽恼朱味,抻了抻被瓜涨得撅起来的衣襟恼朱味,对全场敬了个军礼恼朱味,说:"俺韩山虎无心犯了该死的罪恼朱味,现在认了究渐座。晋城的乡亲父老们恼朱味,兑现你们犒军的诺言吧!铁团的弟兄们恼朱味,替我多杀几个小鬼子恼朱味,千万别给咱山西汉子丢脸哪!"
  接着恼朱味,韩山虎竟破天荒地对梅正兴文明了起来:"梅军医恼朱味,谢了恼朱味,可是你的好心我只能当成驴肝肺了恼朱味,这瓜……"
  梅正兴一见这头犟驴要"宁死不吃",急忙截住他的话头恼朱味,向全场发问:"他吃不下去了恼朱味,诸位说该咋办哪?"
  多数民众觉得韩山虎腰不敢直费锐耕、腿不敢伸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怜了恼朱味,尤其是被他方才的话打动了恼朱味,可若是就这样拉倒恼朱味,又觉得太便宜他了恼朱味,一时竟不知该咋表态了究渐座。一直悬着心的士兵们看出了转机恼朱味,七嘴八舌地大喊:"高抬贵手!""留下英雄去杀敌!"有些民众被感染了恼朱味,也呼喊着求起情来恼朱味,但有人还是高喊:"坚决严惩!"梅正兴利用台下的吵闹声作掩护恼朱味,低声对韩山虎说:"我保证恼朱味,只要你吃恼朱味,就包你不死究渐座。"
  接着梅正兴走到台沿恼朱味,大声说道:"既然还是各持己见恼朱味,本执法官就再自作主张一次究渐座。"他指着韩山虎说:"再宽限他一炷香的工夫恼朱味,先活动活动恼朱味,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究渐座。"
  一炷香的工夫眨眼就到恼朱味,哨声一响恼朱味,韩山虎被迫继续吃瓜究渐座。此时他完全没了一开始时狼吞虎咽的气势恼朱味,活像在咽苦药恼朱味,每吃一口恼朱味,就痛苦地揉一下肚子究渐座。见韩山虎被西瓜撑得活像将要临产的孕妇恼朱味,百姓们这才领悟到梅正兴罚吃瓜的奇绝恼朱味,并不是没正形的耍"噱头".最后恼朱味,韩山虎倒着气说:"执法官恼朱味,现在……你趁愿了恼朱味,给个痛快吧恼朱味,这瓜……我是不能吃了究渐座。"
  台下立刻爆发出杂乱无章的喊声:"饶了韩排长吧!"梅正兴往下一看恼朱味,人人都面帶同情之色恼朱味,他松了口气恼朱味,火候终于到了究渐座。他故意对韩山虎摇头:"这可不是不给你生路啊!也罢恼朱味,那就成全你了究渐座。"接着提高了嗓音恼朱味,"拉出去恼朱味,行刑!"
  "长官恼朱味,枪下留人!"众人一看恼朱味,出来求情的竟然是挎着胳膊的苦主王老实究渐座。王老实来到铁团长跟前恼朱味,说:"团长恼朱味,他白吃西瓜又打人恼朱味,虽然可恶恼朱味,可罪不至死啊!他也被治得够惨了恼朱味,草民的气也出了恼朱味,再说了恼朱味,要是因为我损了一员虎将恼朱味,这罪过可就大了呀!"
  县商会会长见状也说:"铁团长恼朱味,贵军的军纪如何恼朱味,我等均已看见恼朱味,目前正是用人之际恼朱味,就留下他去杀鬼子吧!"
  会长话音刚落恼朱味,场内就爆发出"枪下留人"的呼声恼朱味,经久不息究渐座。铁团长的眼睛湿润了恼朱味,他拉着师部王参谋的手恼朱味,说:"您看……"
  王参谋高兴地说:"既从了严恼朱味,也从了快恼朱味,虽未杀一恼朱味,却也儆了百恼朱味,军民同心恼朱味,训令完成得很好究渐座。放人!"
  梅正兴敬了一个转圈礼恼朱味,高喊:"得令!"
  回转身来恼朱味,梅正兴忙让勤务兵帮着把韩山虎抬到桌子上恼朱味,在他的脐下费锐耕、腿弯等处的穴位上按揉起来究渐座。一开始恼朱味,韩山虎还杀猪似的喊疼恼朱味,后来竟受用得睡着了究渐座。一直盯着看的王老实忽然喊道:"执法官恼朱味,他尿了究渐座。"
  梅正兴听后直起身来恼朱味,擦了擦汗说:"尿了?好!没事儿了究渐座。"
  王参谋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问:"梅执法官恼朱味,闹了半天您还会按摩呀?真开眼了!"
  过后恼朱味,有人问梅正兴:"你们俩见面就掐得天昏地暗恼朱味,你干吗还出奇招来救他?"梅正兴笑道:"牙齿和舌头都有打架的时候恼朱味,患难相救方是军人本色恼朱味,再说了恼朱味,杀鬼子也少不了他呀!"
  十天后恼朱味,铁团长率部和其他友军一起雄赳赳地开赴前线究渐座。韩山虎置生死于度外恼朱味,率领敢死队员冒奇险炸掉了日军的指挥部恼朱味,打乱了敌人的部署恼朱味,赢得了晋中抗日的又一大捷恼朱味,受到师部的通令嘉奖……

Tags:

本文网址:/lishi/cq/13520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