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名医出手

来源: 作者:

二贵是个专门做假证的贩子恼朱味,最近由于警方查得紧恼朱味,为避风头恼朱味,他偷偷溜到邻近一个小城恼朱味,躲进前不久刚在那里买下的一套房子里恼朱味,整天不敢露面究渐座。

时间一长恼朱味,二贵觉也睡不好恼朱味,饭也吃不香恼朱味,经常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恼朱味,浑身不对劲儿究渐座。他害怕自己会不会得了啥要命的病恼朱味,这天便硬着头皮到医院去看恼朱味,还特地挂了个专家号究渐座。

谁知进门头一眼看那专家恼朱味,他就觉着眼熟恼朱味,一打量恼朱味,乐了:“咦恼朱味,这不是刘喜吗?”

专家狐疑地看了二贵一眼恼朱味,眼睛一亮恼朱味,也认出来了:“二贵恼朱味,是你?你怎么来了?”

原来十年前恼朱味,二贵和刘喜一块儿从民办中医学校毕业恼朱味,因为手里文凭不硬恼朱味,找工作处处碰壁恼朱味,连乡卫生院都进不去恼朱味,两人于是就动起了歪脑筋恼朱味,千方百计想找人搞一张医科大学的******究渐座。后来好不容易找到关系了恼朱味,不料对方狮子大开口恼朱味,一张文凭要价三千元究渐座。刘喜狠狠心恼朱味,硬着头皮东拼西凑恼朱味,买下假证后立刻远走他乡求发展去了恼朱味,而二贵呢恼朱味,因为实在凑不齐这笔钱恼朱味,只好自认倒霉究渐座。

不过二贵脑子挺活络恼朱味,却从这里面看到了商机恼朱味,既然干这个行当大有赚头恼朱味,于是立刻自己琢磨着做起了假证生意究渐座。一晃十年过去了恼朱味,二贵虽说偶尔也听到过刘喜的消息恼朱味,说是果然在外面混了个医生当恼朱味,可因为一直热衷于自己的假证事业恼朱味,所以他很快就把刘喜给忘了恼朱味,没想今天竟然会在医院里碰上恼朱味,真是太出人意料了究渐座。

二贵很想问问刘喜这些年是怎么混过来的恼朱味,可是看看门外排着一长串候诊病人恼朱味,知道此刻不是说这种话的地方恼朱味,于是和刘喜寒暄几句后恼朱味,就说:“老兄恼朱味,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碰上你恼朱味,就拜托你给我找个医生看看吧恼朱味,我最近胸闷得很恼朱味,浑身不对劲儿恼朱味,不知什么道理?”

刘喜一听恼朱味,较着劲儿说:“你别门缝里瞧人恼朱味,让我去找什么医生恼朱味,我给你查查不就得了?”

二贵心说:别人不知道你底细恼朱味,我还不知道?读书时你成绩还没我好呢恼朱味,就你那两把刷子恼朱味,比我强不到哪里去究渐座。于是冲口道:“得了恼朱味,老兄恼朱味,你糊弄别人去吧恼朱味,别蒙我了究渐座。”

刘喜也不生气恼朱味,呵呵一笑恼朱味,说:“你说我蒙你?”他洋洋得意地指指身后墙壁上挂着的那些锦旗恼朱味,“你自己看看恼朱味,不是我吹恼朱味,这都是病家自个儿送来的究渐座。”

二贵抬头一看恼朱味,锦旗上全是“妙手回春”费锐耕、“华佗再世”费锐耕、“救死扶伤”之类的赞词究渐座。

二贵哪里信刘喜这套东西:你文凭都是假的恼朱味,弄几面假锦旗糊弄景儿恼朱味,还不是小菜一碟?

不过恼朱味,两人毕竟分开这么些年恼朱味,彼此有些生分恼朱味,二贵不好意思当面把这层纸捅破恼朱味,便缓缓口气说:“老兄恼朱味,你混到现在这个地步恼朱味,可比我强多了恼朱味,你就给我找个妥实点儿的医生吧恼朱味,我明天来听回话恼朱味,怎么样?今天就不耽误你时间了究渐座。”说罢恼朱味,站起来就要走究渐座。

“你急什么?”刘喜一把拉住二贵恼朱味,“老兄恼朱味,你别拿老眼光看人究渐座。”他炫耀地拨弄着自己“副主任医师”的胸牌恼朱味,朝二贵努努嘴恼朱味,“你看清楚恼朱味,这总不是假的吧?”

二贵一愣:莫非士别三日恼朱味,这小子真当刮目相看了?他不禁羡慕地问刘喜:“你后来又去重新深造过了?怎么运气这么好啊?”

谁知刘喜竟越发得意起来:“呵呵恼朱味,什么深造不深造的!”

“不深造?那不可能!”二贵拼命晃着脑袋恼朱味,“就算当初买的文凭有用恼朱味,可就你那几下手艺恼朱味,我看做乡下小医生还差不多恼朱味,要在像样一点的地方站住脚恼朱味,没真本事怎么行?算了算了恼朱味,我又不来抢你的饭碗恼朱味,你怕什么恼朱味,还不肯给我说实话?”

刘喜听罢二贵这番话恼朱味,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恼朱味,附着二贵的耳朵悄声说:“你还别不信恼朱味,我实话对你说恼朱味,像我这号人当医生恼朱味,越在像样一点的地方越容易当恼朱味,反倒是乡下那种医院恼朱味,没本事还真不好混呢!”刘喜一边说恼朱味,一边朝二贵眨眼睛究渐座。

可是二贵却越听越糊涂:这话怎么说?

刘喜拍拍他的肩说:“行了行了恼朱味,别发呆了恼朱味,我给你看看恼朱味,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究渐座。”

二贵一想也好恼朱味,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恼朱味,于是就重新坐下来恼朱味,一挽袖子恼朱味,把胳膊伸到刘喜面前恼朱味,哼着鼻子说:“那就请你这个名医出手吧!”

二贵是想让刘喜把脉恼朱味,没想刘喜却一把推开他胳膊恼朱味,说:“你干什么?现在讲究高科技了恼朱味,你以为还搞老一套啊?”他说着恼朱味,顺手从旁边搁架上抽出一张单子恼朱味,在上面“刷刷刷”龙飞凤舞地写了几行字恼朱味,打了几个勾:“你不是胸闷吗?先去做个心电图看看究渐座。”

二贵说:“我有时候还头晕究渐座。”

刘喜点点头:“那就再做个CT究渐座。还有什么症状?”

“肚子也疼究渐座。”

“做个腹部B超吧!喔恼朱味,为保险起见恼朱味,干脆再给你做个胃镜恼朱味,做个肠镜恼朱味,看看有没有问题……”刘喜头也不抬恼朱味,一张接一张熟练地给二贵开着单子恼朱味,“另外恼朱味,再做个血常规检查恼朱味,再验一下大小便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二贵就从刘喜手里接过厚厚一摞单子恼朱味,他胆战心惊地问:“这得花多少钱呀?”

“治病还怕花钱吗?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刘喜语重心长地开导二贵恼朱味,“检查完了恼朱味,你再到我这儿来开药究渐座。”

两人正说着话恼朱味,前面一个做完检查的病人手里捏着一叠单子恼朱味,推门进来找刘喜开药恼朱味,二贵忽然明白了:原来刘喜就是这么给人看病的啊!

二贵顿时心痒难耐恼朱味,站起来就往外走恼朱味,刘喜追着他问:“还没检查哩恼朱味,你干啥去?”

二贵头也不回恼朱味,兴冲冲地说:“我还搞什么假玩意儿啊恼朱味,整天担惊受怕的恼朱味,不如想办法改你这行算了!”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gushihui/1563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