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鸭头有毒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佚名

  大刘在镇上开了一家烤鸭店恼朱味,因为味道鲜美恼朱味,价钱公道恼朱味,所以生意十分兴隆究渐座。

  一天中午恼朱味,大刘刚忙完恼朱味,就见路边的大树后藏着一条大黑狗恼朱味,邋里邋遢恼朱味,怯怯地望着他恼朱味,看样子恼朱味,是一条流浪狗究渐座。大刘低头看了看案板恼朱味,上面还有一个鸭头恼朱味,便随手将鸭头甩了过去究渐座。大黑狗身手敏捷恼朱味,立马扑上来叼走了究渐座。

  打那天起恼朱味,大黑狗就时不时地来烤鸭店旁转悠究渐座。有时会跑到大刘身边转两圈恼朱味,还允许大刘摸它几下恼朱味,但很快恼朱味,又会逃之夭夭究渐座。慢慢地恼朱味,大刘也习惯每天看见它了恼朱味,总会为它留点吃的究渐座。不出半个月恼朱味,大黑狗就养得十分滋润了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大刘从早上一直等到傍晚恼朱味,大黑狗都没来究渐座。大刘有些失落恼朱味,独自念叨着:"咦恼朱味,这家伙今天上哪儿去了?"

  说话间恼朱味,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恼朱味,只听对方嬉皮笑脸地喊道:"兄弟恼朱味,你是不是在等我啊?"大刘抬头一看恼朱味,原来是二麻子究渐座。这家伙整天好吃懒做恼朱味,外加脸皮厚恼朱味,时不时地来烤鸭店讨吃的究渐座。大刘是个热心肠恼朱味,常常把卖剩下的鸭头送他下酒究渐座。

  二麻子盯着案板上的两个鸭头恼朱味,口水直流:"这……这是留给我的吧?兄弟真是个好人啊!"

  大刘点了点头恼朱味,无奈地说:"自己拿!"

  二麻子喜出望外恼朱味,一边去拿塑料袋恼朱味,一边恨恨地说:"我也知道恼朱味,不能总是白吃你的东西恼朱味,这不恼朱味,我也开始自力更生了究渐座。刚才恼朱味,我差点抓到一条大黑狗恼朱味,就是经常在你这边转悠的那条恼朱味,可能抹在鸭头上的药少了点恼朱味,没放倒这畜生恼朱味,等下回……"

  大刘一听恼朱味,惊道:"你说什么?大黑狗?"

  二麻子赶紧凑了上来恼朱味,眨了眨小眼睛恼朱味,说:"对呀!那是一条大黑狗恼朱味,起码能宰30斤肉!放心恼朱味,等下回我得手恼朱味,狗肉一定有你的份!"

  大刘跺了跺脚恼朱味,立马拦住了他恼朱味,说:"走吧恼朱味,今天没得吃!"

  二麻子刚拿了塑料袋恼朱味,正想去装鸭头恼朱味,不料半路被截恼朱味,顿时傻了眼:"别……别呀!"

  大刘抓起鸭头恼朱味,头也不回地进了店里究渐座。

  接下来的三天恼朱味,大黑狗都没有出现恼朱味,大刘有些失落恼朱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恼朱味,心里空荡荡的究渐座。到了第四天恼朱味,大刘惊喜地发现恼朱味,大黑狗又躲在之前那棵树后恼朱味,只不过恼朱味,目光又变得怯怯的恼朱味,仿佛回到第一次遇见的时候究渐座。

  大刘一阵窃喜恼朱味,抓起一个鸭头丢了出去恼朱味,不偏不倚恼朱味,刚好扔在大黑狗的跟前究渐座。大黑狗凑上前恼朱味,用鼻子嗅了嗅恼朱味,又抬頭看了看大刘恼朱味,然后恼朱味,竟然转身离开了究渐座。

  大刘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究渐座。他知道恼朱味,大黑狗不相信自己了恼朱味,之前恼朱味,二麻子用鸭头毒它恼朱味,而鸭头又是这店里的恼朱味,所以大黑狗以为恼朱味,自己和二麻子是一伙的恼朱味,也想伤害它恼朱味,这可怎么办呢?

  接下来的几天恼朱味,大黑狗依然还是远远地在大树旁转悠恼朱味,既不靠近烤鸭店恼朱味,也不吃鸭头恼朱味,眼中的表情很复杂恼朱味,有仇恨恼朱味,也有悲伤究渐座。大刘看着心急如焚恼朱味,他思来想去恼朱味,突然计上心头——俗话说得好恼朱味,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天傍晚恼朱味,天色渐暗恼朱味,街上行人寥寥恼朱味,大黑狗又出现在大树旁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二麻子来了恼朱味,哭丧着脸说:"兄弟啊恼朱味,你都好几天没给我留东西了恼朱味,没法下酒呀!行行好恼朱味,给点吧?"

  大刘冷冷地说:"你过来恼朱味,跟你商量一件事!"

  二麻子喜出望外地问:"啥事?"

  大刘指了指案板上的一个鸭头恼朱味,小声说:"待会儿恼朱味,我把这个鸭头扔出去恼朱味,你捡起来恼朱味,当场吃掉……"

  二麻子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那……多丢人啊?我不干!"

  大刘淡淡地说:"这会儿街上又没人恼朱味,你到底干不干?要是答应了恼朱味,以后恼朱味,我天天给你留鸭头恼朱味,自己看着办!"

  话音未落恼朱味,二麻子连连点头说:"行行行!快扔啊!"

  大刘看了看远处的大黑狗恼朱味,然后向外抛出了鸭头究渐座。二麻子健步如飞恼朱味,像蛤蟆一样蹦了上去恼朱味,捡起鸭头就啃恼朱味,一边啃恼朱味,一边直竖大拇指:"香恼朱味,实在是太香了……"

  大黑狗呆呆地望着二麻子恼朱味,又望了望大刘恼朱味,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究渐座。大刘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恼朱味,心中满怀期盼……

  第二天傍晚恼朱味,二麻子如约而至恼朱味,嬉皮笑脸地问:"兄弟恼朱味,你可要说话算话恼朱味,我的鸭头呢?"

  大刘指了指案板上的一个塑料袋恼朱味,说:"放心恼朱味,早就帮你准备好了!"

  二麻子一看恼朱味,立马喜笑颜开恼朱味,抓起袋子就走究渐座。走了几步恼朱味,二麻子突然回过头恼朱味,愣住了究渐座。原来恼朱味,那条大黑狗被拴在门口恼朱味,嘴里啃着一个又肥又大的鸭腿恼朱味,吃得正香呢究渐座。

  二麻子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说恼朱味,这畜生怎么在这儿?它的待遇比我还高啊?"

  大刘白了他一眼恼朱味,说:"从今天起恼朱味,大黑就是我的狗恼朱味,我可警告你恼朱味,别再打它的主意恼朱味,要不然……"

  二麻子看了看手里的袋子恼朱味,沮丧地说:"我明白恼朱味,要不然恼朱味,鸭头就没了究渐座。唉恼朱味,真是人狗不同命啊……"说完恼朱味,他转身走了究渐座。

  看着二麻子远去的背影恼朱味,大刘笑了恼朱味,自言自语道:"其实恼朱味,我还想感谢你呢!如果你不给大黑下药恼朱味,我还不知道恼朱味,大黑在我心里这么重要恼朱味,更下不了决心养它呢!"

Tags:

本文网址:/gushihui/1559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