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捡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王掌柜在琉璃街开了一间小小的古玩铺究渐座。

  清政府垮台后恼朱味,那些遗老遗少们没了生活来源恼朱味,常常把家里的一些东西拿来变卖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王掌柜刚收进一件康熙官窑的将军罐恼朱味,正乐着呢恼朱味,忽听门外传来小孙子的哭声究渐座。

  小孙子可是王掌柜的心头肉恼朱味,他赶紧丢下手里的东西赶出去看究渐座。

  只见小孙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跑过来恼朱味,拽着王掌柜的袖子说弹珠没了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小孙子跟街上的一群小孩玩弹珠游戏恼朱味,结果他手里的十几颗弹珠都被一个叫虎头的孩子给赢走了究渐座。

  那时候玻璃弹珠还是个紧俏玩意儿恼朱味,小孙子输光了心疼恼朱味,就跑到爷爷这里来告状了究渐座。

  正说着恼朱味,一群七八岁的半大小子簇拥着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从街那头跑了过来恼朱味,那男孩正是赢了小孙子的虎头究渐座。

  虎头得意洋洋地冲王掌柜的孙子道:“输了就哭鼻子恼朱味,真丢人!”

  孩子之间玩笑当不得真恼朱味,王掌柜也不动气恼朱味,反而笑着问他:“你就是虎头吧恼朱味,听说你的珠子很厉害恼朱味,能让我瞧瞧不?”

  “瞧就瞧究渐座。”虎头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弹珠恼朱味,他把其中一颗个头最大的珠子捏在指尖恼朱味,递到王掌柜鼻子下面究渐座。

  这珠子有鸽子蛋大小恼朱味,明黄色恼朱味,就像一颗剥了壳的板栗究渐座。

  王掌柜定睛一瞧恼朱味,原来珠子中心还打了孔恼朱味,王掌柜知道这很可能是某串散落的珠链上的其中一颗恼朱味,不过他暂时还吃不准这珠子到底是什么材质的究渐座。

  虎头见王掌柜看入神了恼朱味,怕被他给抢走了恼朱味,忙一把将珠子揣进口袋里:“这是我的东西恼朱味,你瞧了也是白瞧究渐座。”

  王掌柜怕到手的好东西给溜走了恼朱味,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袁大头恼朱味,笑呵呵地道:“你这珠子真是不错恼朱味,我跟你买吧恼朱味,一个大洋怎么样?”

  一般的孩子平时能有几个铜板的零花钱就不错了恼朱味,哪见过整块大洋的恼朱味,虎头一听恼朱味,哪有不答应的.

  正要用这颗珠子去换王掌柜手里那块白花花的大洋恼朱味,忽听一个男人骂道:“你这死孩子野到这里来了恼朱味,叫老子好找!”

  只见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子疾步走了过来恼朱味,看到虎头伸手就要打究渐座。

  原来虎头看街坊的孩子们都在玩弹珠恼朱味,家里又没钱买恼朱味,他见他娘念经时拿的一串佛珠上有几颗大珠子恼朱味,做弹珠似乎还挺合适的恼朱味,于是就偷偷把佛珠给剪了恼朱味,拿了这颗大珠子出来玩究渐座。

  他爹罗大虎发现了恼朱味,哪有不追出来打的!

  王掌柜心想来了大人恼朱味,怕是没那么容易捡漏了恼朱味,果然恼朱味,罗大虎拿起珠子拽着儿子就要走究渐座。

  王掌柜忙拉住他:“大兄弟恼朱味,不急着教训孩子恼朱味,你先把那颗珠子给我瞧瞧究渐座。”

  罗大虎愣了一下恼朱味,就把那珠子递给王掌柜究渐座。

  王掌柜接过珠子掂量了一下恼朱味,感觉沉甸甸的恼朱味,而且触手温润恼朱味,竟然是极为珍贵的和田黄玉究渐座。

  这样的东西怎么能放过究渐座。可要买的话才说了一半恼朱味,罗大虎一听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是被臭小子从佛珠上剪下来的恼朱味,不卖!”

  王掌柜一听恼朱味,乐了:“剪都剪了恼朱味,冒犯佛祖也都冒犯了恼朱味,要不这样恼朱味,我家里有上好的檀香木佛珠恼朱味,我拿那个跟你换究渐座。”

  罗大虎虽然是个粗汉子恼朱味,但脑子可精着呢恼朱味,他见王掌柜看上了一颗不起眼的珠子恼朱味,就拉着旁边摆摊的人打听这王掌柜是何许人也究渐座。

  旁边的人告诉他:“你是新搬来的吧恼朱味,怪不得不认识这位古玩铺的王掌柜究渐座。”

  一听古玩铺这三个字恼朱味,罗大虎似乎明白了什么恼朱味,伸出一根手指道:“要买也行恼朱味,这个价究渐座。”

  王掌柜心想自己本来就打算一个大洋买的恼朱味,就干脆地答应了:“好恼朱味,就一个大洋究渐座。”

  罗大虎咧开嘴嘿嘿一笑:“你当我是要饭的啊恼朱味,不是一个大洋恼朱味,而是一百个究渐座。”

  他其实也没想狮子大开口恼朱味,只不过见王掌柜答应得这么爽快恼朱味,就顺势上梯恼朱味,抬高价钱了究渐座。

  王掌柜瞪大了眼睛:“一颗珠子你跟我要一百个大洋?你不如去抢!”

  珠子再好也是个零碎恼朱味,一百个大洋确实太高了究渐座。

  罗大虎见王掌柜拂袖要走恼朱味,知道自己狮子大开口要多了恼朱味,害怕错过了这个赚钱的好时机恼朱味,忙道:“一百个大洋是两颗珠子的价!”

  原来佛珠上有两颗这样的珠子恼朱味,一颗被虎头拿来玩了恼朱味,还有一颗现在正在罗大虎口袋里揣着呢究渐座。

  王掌柜一听有两颗珠子恼朱味,果然停下了脚步恼朱味,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恼朱味,最后以九十块大洋买下了罗大虎的两颗珠子究渐座。

  王掌柜之所以肯花这么多钱买下两颗零碎珠子恼朱味,自有他的理由究渐座。

  和顺商行何老板的女儿下个月出嫁恼朱味,凤冠霞帔都准备好了恼朱味,就缺两颗镶嵌在绣花鞋上的大珠子恼朱味,何老板生意做得大恼朱味,有的是钱恼朱味,这两天正满世界在找合适的珍珠呢究渐座。

  王掌柜拿着珠子回到家里恼朱味,用绒布小心擦洗一番恼朱味,然后找了一个黄花梨木做的小锦盒恼朱味,将两颗珠子放了进去恼朱味,揣着盒子就来到了何老板的家里究渐座。

  何老板听王掌柜说这珠子是稀世之宝恼朱味,赶紧让夫人和小姐都来开开眼恼朱味,何小姐看到这两颗浑圆莹润的黄玉珠后果然爱不释手究渐座。

  王掌柜趁机推销:“一般人说起和田美玉恼朱味,首推羊脂白玉恼朱味,其实真正珍贵的是和田黄玉恼朱味,不但产量极少恼朱味,而且成材的不多恼朱味,乾隆后就再也没见过了恼朱味,这两颗珠子可说是世间仅有恼朱味,一千个大洋的价确实不低恼朱味,但一般的珍珠玉石太普通恼朱味,哪配得上何小姐啊!”

  何小姐听了一个劲地点头恼朱味,王掌柜的话简直说到她心头上了究渐座。

  何老板见女儿喜欢恼朱味,当下爽快地掏了钱究渐座。

  这一进一出恼朱味,王掌柜就赚了九倍究渐座。

  这财运来了恼朱味,真是挡都挡不住啊!

  几天后恼朱味,罗大虎居然找到店里来了究渐座。

  王掌柜担心对方知道自己卖珠子赚了大钱的事恼朱味,这会儿后悔卖低了找上门来闹恼朱味,赶紧客客气气地给罗大虎让座恼朱味,倒茶究渐座。

  罗大虎咕咚咕咚喝干了茶恼朱味,一抹嘴巴恼朱味,道:“王掌柜的恼朱味,上次那两颗珠子是好东西吧?”

  王掌柜也吃不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恼朱味,就打个哈哈恼朱味,算是回答了究渐座。

  只见罗大虎嘿嘿一笑恼朱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来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居然又是两颗黄玉珠究渐座。

  原来这四颗珠子都是父亲留下来的恼朱味,后来罗大虎跟弟弟分家恼朱味,一人得了两颗究渐座。

  罗大虎看自己的两颗珠子竟然卖了九十个大洋恼朱味,就想起弟弟手里还有两颗究渐座。

  弟弟五年前就回山东老家了恼朱味,罗大虎就借口回乡探亲恼朱味,来到了弟弟家里恼朱味,连哄带骗恼朱味,花了十个大洋把弟弟家的两颗珠子给弄到手了究渐座。

  王掌柜拿过珠子一看恼朱味,确实跟之前卖出去的两颗一般无二恼朱味,应该是同个挂件上的零碎恼朱味,反正是好东西恼朱味,收下就是究渐座。

  谁知罗大虎这次学精了恼朱味,伸出了五根手指:“王掌柜恼朱味,这次至少得卖五百个大洋恼朱味,否则恼朱味,我就去别的古玩铺问价恼朱味,好东西不怕人不识货究渐座。”

  王掌柜就怕他去别家店问价恼朱味,当初之所以能把珠子卖出一千个大洋的高价恼朱味,就是因为跟何老板吹嘘说这珠子世间仅有恼朱味,这会儿要是被人知道还有另外两颗恼朱味,何老板还不拿着珠子来退货!

  王掌柜灵机一动恼朱味,说五百个大洋也行恼朱味,但是得让罗大虎立个字据恼朱味,以后要是有第五第六颗珠子恼朱味,都必须以这个价钱卖给自己究渐座。

  他这是防着罗大虎钓鱼恼朱味,故意把整串珠子拆散了卖高价究渐座。

  罗大虎满口答应:“您放心恼朱味,这世上真没第五第六颗珠子了恼朱味,就算有恼朱味,也不在我们老罗家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拿上钱喜滋滋地走了究渐座。

  王掌柜收好珠子恼朱味,心想等过段时间恼朱味,何老板女儿婚事办妥了恼朱味,自己再找买家究渐座。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恼朱味,婚都结完了恼朱味,何老板要还为女儿的嫁妆说事恼朱味,就是笑话了究渐座。

  要说这黄玉珠确实是好东西恼朱味,这个头和玉质恼朱味,说不定是宫里流出来的恼朱味,王掌柜这样想着恼朱味,忽然被雷劈了似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恼朱味,他突然意识到这四颗珠子有多么不同凡响了!

  这可不是普通珠串上的零碎恼朱味,而是朝珠上的四颗珠头!

  朝珠的珠数有严格的规定恼朱味,不多不少正好108颗恼朱味,每隔27颗珠子夹入一颗“佛头”加以间隔究渐座。

  “佛头”共有4颗恼朱味,色泽和大小一致恼朱味,直径比朝珠大一倍左右恼朱味,将108颗朝珠四分恼朱味,寓意四季究渐座。

  朝珠的材质很多恼朱味,有珍珠费锐耕、翡翠费锐耕、玛瑙费锐耕、琥珀费锐耕、珊瑚费锐耕、象牙费锐耕、蜜蜡等恼朱味,而像这样品质的和田黄玉珠只有皇帝才能用究渐座。

  当时清廷档案很多都流落民间了恼朱味,王掌柜四处一查证恼朱味,发现这黄玉朝珠正是乾隆皇帝专门在祭祀天坛的时候佩戴的究渐座。

  弄明了这黄玉珠的来历后恼朱味,王掌柜后悔得直拍大腿恼朱味,还以为一千个大洋卖给何老板赚了大钱恼朱味,其实是自作聪明恼朱味,这四颗珠头可是乾隆爷的东西恼朱味,这身价少说也得上万啊!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恼朱味,王掌柜有乾隆皇帝朝珠珠头的事儿恼朱味,还是被传了出去究渐座。

  远在抚顺的肃亲王善耆听说后恼朱味,赶紧托在京城的老部下恼朱味,无论如何要把先祖的宝物给收回来究渐座。

  肃亲王是唯一一个拒绝在清帝退位诏书上签字的亲王恼朱味,论对大清朝的忠心恼朱味,谁也比不上他究渐座。

  老部下姓张恼朱味,受托后就来跟王掌柜商谈买珠子的事究渐座。

  王掌柜见机行事恼朱味,开口就要了一万大洋一颗的价究渐座。

  张老爷倒是答应得很爽快恼朱味,只是又加了一句:“肃亲王不是出不起钱恼朱味,但朝珠珠头一共有四颗恼朱味,少一颗买卖也成不了究渐座。”

  这下王掌柜犯难了恼朱味,两颗已经卖给何老板了恼朱味,何小姐的绣花鞋估计都已经完工了恼朱味,这可怎么收得回来?

  但他实在舍不得这四万大洋的生意恼朱味,道:“我也不怕得罪您了恼朱味,另外两颗珠子恼朱味,已经被我给卖了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就把卖给何小姐装饰绣花鞋的事情给说了一遍究渐座。

  张老爷摸着下巴上的胡须略一沉吟恼朱味,道:“要收回珠子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恼朱味,只是得向肃亲王要一样东西究渐座。”

  张老爷说的这件东西恼朱味,是肃亲王当步军统领时恼朱味,慈禧太后赏赐的一串以东珠做佛头的朝珠究渐座。

  东珠也被称为“北珠费锐耕、大珠”恼朱味,是从黑龙江流域的江河中出产的淡水珠蚌里取出的一种珍珠究渐座。

  晶莹透彻费锐耕、圆润巨大恼朱味,比一般珍珠更显王者尊贵究渐座。

  张老爷的意思是恼朱味,如果肃亲王舍得自己的两颗珠子恼朱味,就让王掌柜拿去跟何老板换回黄玉珠究渐座。

  张老爷把这事儿拍电报跟肃亲王说了恼朱味,得知先祖的圣物如今沦落到商家小姐绣花鞋上的饰物后恼朱味,肃亲王痛心疾首恼朱味,赶紧绞了自己的朝珠恼朱味,派人送到了京城究渐座。

  王掌柜捧着这两颗大东珠恼朱味,再一次来到何府究渐座。

  一进门就向何老爷道喜:“何老爷恼朱味,我得了一对更加珍贵的珠子恼朱味,赶紧给您送来恼朱味,有了这玩意儿恼朱味,包管可以让您家小姐的婚事名震京师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将两颗鸽子蛋大小的东珠给捧了出来恼朱味,“这两颗可是肃亲王朝珠上的佛头啊!”

  论珍贵东珠稍逊于和田黄玉恼朱味,不过何老板并不知情恼朱味,他对肃亲王的名头可是如雷贯耳究渐座。

  自己虽然有钱恼朱味,但撑死了是个暴发户恼朱味,如今却能将前朝亲王的东西用作女儿的嫁妆恼朱味,哪有不乐意的究渐座。

  不仅高高兴兴地把黄玉珠还给了王掌柜恼朱味,还多添了一千个大洋究渐座。

  四颗珠子终于集齐了恼朱味,但其中两颗是用肃亲王的珠子换的恼朱味,所以王掌柜最后算是卖了两颗黄玉珠恼朱味,得了两万大洋究渐座。

  虽然钱少了一半恼朱味,但也比当初多挣了许多究渐座。

  张老爷小心翼翼地收下黄玉珠恼朱味,说这东西太贵重了恼朱味,托付给别人不放心恼朱味,少不得自己跑一趟旅顺恼朱味,亲自将珠子给肃亲王送去恼朱味,说着就急急地走了究渐座。

  王掌柜以为这笔买卖就这样圆满结束了恼朱味,谁知才过了两天恼朱味,忽然有消息传来恼朱味,张老爷在半道上被民国政府的警察给截住了究渐座。

  四颗黄玉珠被没收充公了不说恼朱味,追根溯源恼朱味,警察又查到了王掌柜店里恼朱味,不由分说给他扣了一条收纳前朝旧物费锐耕、私通前朝重臣的罪名究渐座。

  警察的头头冷冷地道:“现在都是民国了恼朱味,你揣着清朝皇帝的珠子当宝贝恼朱味,是逆天而行!”

  王掌柜大喊冤枉恼朱味,说自己做的是古董生意恼朱味,店里的玩意儿怕都是前朝的旧物恼朱味,怎么就逆天而行了呢?

  而肃亲王只是一个普通买家恼朱味,除此之外恼朱味,自己跟他毫无瓜葛究渐座。

  警察头子嘿嘿一笑:“既然是买卖关系恼朱味,那你把四万个大洋的货款交出来就没事了究渐座。”

  敢情张老爷连一万大洋一颗的事儿都给吐出来了究渐座。

  王掌柜听出了这话背后的意思恼朱味,不就是想要钱嘛究渐座。

  可自己统共才得了两万大洋恼朱味,这会儿去哪里拿四万?

  警察头子见他不肯服软恼朱味,一挥手恼朱味,几个警察上来就把王掌柜拖了出去恼朱味,关进了牢房究渐座。

  几顿板子下来恼朱味,王掌柜哪里撑得住恼朱味,赶紧带信给家人恼朱味,出钱吧恼朱味,否则性命不保啦!

  出狱后恼朱味,王掌柜回家发现恼朱味,为了筹钱恼朱味,古玩铺也关门了恼朱味,老婆子又惊又怕病倒在床上恼朱味,不由大叹一声:“还以为捡了个漏恼朱味,谁知是引火上身!都怪那张老爷太不小心恼朱味,怎么就被警察给截住了呢!”

  正唉声叹气呢恼朱味,儿子从外面跑了回来恼朱味,喘着气叫道:“爹啊恼朱味,我刚听说警察厅的副厅长上任了恼朱味,你知道是谁吗恼朱味,就是那个张老爷!”

  王掌柜一愣神恼朱味,脑中念头急转恼朱味,忽然间什么都想通了——张老爷拿着黄玉珠根本就没去抚顺找肃亲王恼朱味,而是借花献佛恼朱味,将珠子献给了民国政府的官员恼朱味,捞了一顶副厅长的帽子究渐座。

  最可恨的是恼朱味,他还把自己给拉进了浑水恼朱味,那四万大洋就是他给新下属们的见面礼啊!

  可王掌柜有一点实在想不通恼朱味,黄玉珠虽然珍贵恼朱味,可民国政府的人要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呢?竟然不惜为此大费周章究渐座。

  又过了几个月恼朱味,王掌柜在街上摆了个小摊恼朱味,这会儿他再也不敢沾古玩的边了恼朱味,而是卖起了糖炒栗子究渐座。

  有几个读书人模样的男青年从摊前走过恼朱味,其中一个义愤填膺地说:“祀孔祭天恼朱味,袁世凯这个倒行逆施的家伙恼朱味,分明是想自己当皇帝呢!”

  说着把手中的报纸恨恨地丢到了地上究渐座。

  王掌柜好奇恼朱味,俯身拿起报纸一瞧恼朱味,只见上面写的是袁大总统率百官到天坛祭天的新闻恼朱味,上面还配了张大总统穿古衣冠的半身近照究渐座。

  王掌柜揉揉眼睛瞧得分明恼朱味,大总统头冠上镶嵌的恼朱味,不正是自己那四颗黄玉珠吗?

  乾隆皇帝祭天的朝珠恼朱味,这会子成了袁总统祭天的道具恼朱味,王掌柜心说:难怪人说袁世凯自己想当皇帝恼朱味,他才是真正的逆天而行啊!

Tags: 古玩

本文网址:/gushihui/15591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