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关键时刻的抉择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刘庆元

  老鸦岭四面是悬崖峭壁恼朱味,从上面扔下滚石就能堵住悬崖下的那条公路恼朱味,所以易守难攻恼朱味,常有匪徒占山为王究渐座。

  那是1938年恼朱味,占山的匪首叫黑龙究渐座。他们被国民党守军沿南边的山谷来犯过恼朱味,也被小鬼子从北边山口进攻过恼朱味,黑龙率众居高临下恼朱味,枪炮子弹加上滚石恼朱味,让来者皆损兵折将恼朱味,无功而返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守山的弟兄带上来一个人恼朱味,是黑龙的亲弟弟恼朱味,小名叫狗子究渐座。黑龙见了狗子气不打一处来:“你不在家好好孝敬爹娘恼朱味,跑到山上来过刀口舔血的日子吗?”狗子“哇”地大哭起来:“你多年不回家恼朱味,爹娘都死了恼朱味,我孝敬谁啊?”黑龙一惊恼朱味,落下了一行泪:“唉恼朱味,自从当了土匪恼朱味,就成了不孝子孙了究渐座。”狗子说恼朱味,他在城里帮人做饭恼朱味,兵荒马乱的恼朱味,没饭做了恼朱味,就投奔哥哥来了究渐座。狗子会做饭恼朱味,黑龙就安排他到厨房帮厨去了究渐座。

  过了一段时间恼朱味,国民党守军的团长带人挑着一担担大米和猪肉上山来了究渐座。团长冲黑龙及匪徒们拱拱手恼朱味,说:“现在国难当头恼朱味,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站出来恼朱味,把日本鬼子赶出去恼朱味,所以希望你们能接受国军的收编究渐座。收编后恼朱味,黑龙就是团长恼朱味,老二费锐耕、老三就是副团长恼朱味,军饷加倍恼朱味,弟兄们还和以前一样过占山为王的日子究渐座。”不少人动了心恼朱味,黑龙却朝团长拱了拱手:“得罪恼朱味,得罪恼朱味,你们那点军饷恼朱味,还不够弟兄们塞牙缝的究渐座。老子大字不识一个恼朱味,别整那些个大道理究渐座。”说罢恼朱味,他就做了个送客的手势究渐座。

  狗子来到黑龙身边恼朱味,耳语了两句究渐座。黑龙点点头:“我兄弟说得对恼朱味,上一趟山不容易恼朱味,吃了饭再走吧究渐座。”狗子下厨做了顿丰盛的午餐恼朱味,其中一道爆炒蘑菇恼朱味,特别香究渐座。酒过三巡恼朱味,菜过五味恼朱味,团长说了不少好话恼朱味,但黑龙就是油盐不进究渐座。这时恼朱味,狗子端来一锅蘑菇汤究渐座。黑龙说:“这是我兄弟的拿手好汤恼朱味,他说这种蘑菇叫‘见手青恼朱味,喝完恼朱味,你们就回去吧究渐座。”喝完汤恼朱味,团长看了一眼狗子恼朱味,瞪了一眼黑龍恼朱味,悻悻地走了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从北边山口又来了一拨人马恼朱味,日本鬼子的一个军官领着人上了山恼朱味,几个挑夫挑了几大箩筐好东西究渐座。黑龙一见是大洋和罐头恼朱味,乐了恼朱味,冲日本军官拱拱手:“还是太君够意思!”拨弄了一下罐头盒子:“打开来尝尝!”日本军官一挥手恼朱味,命人撬开罐头盒子恼朱味,一股肉香弥散开来究渐座。日本军官先吃了一块恼朱味,黑龙手下每人都尝了一块恼朱味,大呼:“太好吃了恼朱味,死了都值了究渐座。”日本军官“哇啦哇啦”地说了一通恼朱味,意思是如果他们能为皇军效力恼朱味,不会亏待他们究渐座。黑龙瞪了他一眼:“老子过惯了自由的日子恼朱味,不想受任何人辖制恼朱味,送客!”

  狗子又来到黑龙身边恼朱味,耳语了两句究渐座。黑龙点头道:“狗子兄弟说得对恼朱味,上一趟山不容易恼朱味,吃了饭再走不迟究渐座。”狗子又做了顿丰盛的午餐恼朱味,那道爆炒蘑菇恼朱味,香极了究渐座。最后恼朱味,狗子端来了一锅“见手青”恼朱味,请鬼子喝究渐座。鬼子看着蘑菇汤恼朱味,却没下勺子究渐座。黑龙笑了恼朱味,对狗子说:“你得先吃究渐座。”狗子先喝了一口汤恼朱味,鬼子这才放心地喝了起来究渐座。

  不久后的一天恼朱味,国民党守军和日本鬼子同时向老鸦岭发起猛攻究渐座。国民党守军从南边的山口往上攻恼朱味,鬼子从北边的山口往上攻恼朱味,就像商量好了似的究渐座。原来恼朱味,两军打了三天三夜恼朱味,突然间恼朱味,都向老鸦岭扑来恼朱味,谁先抢占到老鸦岭恼朱味,谁就能取得战场主动权究渐座。

  老鸦岭两边的山口成了一片焦土恼朱味,老二领着人在北边山口拼命抵挡鬼子恼朱味,老三在南边山口拼命抵挡国民党守军恼朱味,眼都打红了究渐座。

  听着两边的枪炮声恼朱味,黑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哪扛得住啊?

  老二和老三跑了过来恼朱味,满脸灰土恼朱味,瞪着眼珠子恼朱味,老二大声说:“鬼子攻得太猛了恼朱味,赶紧放国民党守军上来恼朱味,让他们来打鬼子吧!”老三却说:“国民党守军下了血本恼朱味,攻势比日军还要猛啊恼朱味,干脆放日本人上来吧!”黑龙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这是不惜一切代价啊!再不下决心恼朱味,就来不及了究渐座。

  狗子突然跑到黑龙身边恼朱味,对着他说了几句究渐座。黑龙这才醒过神来恼朱味,朝老二喊了一句:“你去南边山口恼朱味,就说我们投降国民党守军了恼朱味,赶紧上来打鬼子究渐座。”又朝老三喝了一声:“你去北边山口恼朱味,叫弟兄们往死里揍鬼子!”

  国民党守军潮水般地涌了上来恼朱味,扑向北边的山口恼朱味,一阵猛烈的炮火恼朱味,把鬼子打了下去究渐座。今天攻山的正是那个团长恼朱味,团长看了眼黑龙恼朱味,冷笑一声:“总算想明白了?可我死了那么多弟兄恼朱味,这笔账怎么算?”黑龙叫起来:“我的弟兄死得少吗?咱算扯平了究渐座。老子要是把鬼子引进来恼朱味,你能站在这儿说话吗?”团长“哼”了一声:“你要是把鬼子引上山恼朱味,绝没有好下场究渐座。”黑龙嘲笑道:“何以见得?”团长笑笑恼朱味,没说话究渐座。

  山上平静下来恼朱味,狗子到后厨煮了一锅热腾腾的“见手青”端上来恼朱味,闻着蘑菇香恼朱味,狗子对黑龙说:“哥哥要是放了鬼子上山恼朱味,那这锅‘见手青就是弟兄们喝的最后一口汤了究渐座。”

  黑龙眼一瞪:“啥意思?”

  狗子说:“这是一种毒蘑菇!这玩意儿的毒恼朱味,奇着呢究渐座。放上秘传的作料恼朱味,我就能做成无毒的爆炒蘑菇和美味的蘑菇汤;可如果你投降了鬼子恼朱味,我把秘传的作料一撤恼朱味,这锅汤就变成了一锅毒药!”

  团长笑了:“狗子是我手下的兵恼朱味,上山前恼朱味,他就承诺恼朱味,如果你们投靠了鬼子恼朱味,他就送大家上西天恼朱味,包括大哥你!” 黑龙听了恼朱味,惊出了一身冷汗恼朱味,不得不低下了头究渐座。

  好在关键时刻恼朱味,狗子朝黑龙吼了一句:“这个时候恼朱味,还不帮中国人恼朱味,你还是个人吗?”黑龙才被吼醒了恼朱味,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恼朱味,救了弟兄们恼朱味,也救了他自己啊!

Tags: 抉择

本文网址:/gushihui/15582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