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黑帮老大晒太阳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残杯

  一费锐耕、老大不好当

  即使在繁华的街头恼朱味,也从不缺乏安静的去处究渐座。比如闹市一角这家小小的牛丸饭馆恼朱味,向来是我写稿子的圣地究渐座。老板为人还不错恼朱味,遇到像我这样吃一碗牛丸坐半天的人恼朱味,他也和和气气的恼朱味,有空还和我扯扯闲篇究渐座。

  “看你忙得吃饭也不安生恼朱味,写什么呢?”

  “剧本恼朱味,关于黑社会的究渐座。”我边打字边说究渐座。

  “黑社会?现在不时兴这个叫法了恼朱味,叫社团究渐座。”

  我点头恼朱味,不过没有改动的意思究渐座。这年头恼朱味,卖字也讲个眼球经济恼朱味,还是“黑社会”来得生猛究渐座。

  这时大约是下午4点恼朱味,店里的生意很清淡究渐座。老板喝了两口酒恼朱味,找上我闲聊恼朱味,见我爱理不理的恼朱味,他突然抛出猛料:“你有没有发现恼朱味,别处常有地痞流氓捣蛋恼朱味,而我这店里可从来没有?”

  我细细一想恼朱味,确实如此恼朱味,这店里平日安静得出奇恼朱味,连大声说话的都没有究渐座。老板摸一摸光头恼朱味,得意地说: “因为他们都不敢恼朱味,你看我像不像社团老大?”

  我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位老板:光头恼朱味,左脸有道灰太狼式的伤疤恼朱味,如果再戴上墨镜恼朱味,就可以上演《古惑仔》了究渐座。

  我写剧本正需要灵感呢恼朱味,就决定和他聊聊: “敢问老大怎么称呼?属于洪家哪一个字头?”这是我从电影里学来的究渐座。

  老板笑得直打颤:“你当现在是清朝啊?这么着吧恼朱味,我就给你讲讲当年的故事究渐座。十多年前恼朱味,在春节前的一天下午恼朱味,也就在这家店里恼朱味,我正想找人闲聊恼朱味,一个光头闯了进来……”以下就是老板讲的故事了:

  老板姓王恼朱味,人称阿庆究渐座。那天恼朱味,阿庆的店门被一个剃光头费锐耕、戴墨镜的青年推开了究渐座。光头不是来买牛丸的恼朱味,反而要卖给阿庆一堆东西恼朱味,“鞭炮要不?过年图个喜庆恼朱味,算你100块一挂好了究渐座。”

  阿庆知道这就是讹诈了恼朱味,这种鞭炮放市面上恼朱味,最多五块钱究渐座。他小心地说:“不巧了恼朱味,昨天刚刚买了鞭炮……”光头打断了他:“老板恼朱味,你要过年恼朱味,我的兄弟就不要过年了?你这店还想开不想开?至少五挂!”

  就这样恼朱味,阿庆被讹去了500块钱恼朱味,这钱他得卖7800颗牛丸才能赚回来究渐座。一气之下恼朱味,阿庆就去剃了个光头恼朱味,也弄来一副墨镜戴上恼朱味,希望再来“兄弟”时能含混过去究渐座。他当然知道这种想法很可笑恼朱味,其实也是想发泄一下情绪究渐座。

  过了两天恼朱味,上回卖鞭炮的光头又上门了恼朱味,这回拿的是财神究渐座。然而恼朱味,他一看到阿庆的样子就张大了嘴恼朱味,活像塞进去了一颗特大号牛丸恼朱味,然后就像见了鬼一样跑出去恼朱味,不见了究渐座。

  阿庆很意外恼朱味,也感到得意恼朱味,自己不过剃了个光头恼朱味,就省下500块钱!于是恼朱味,他多喝了几杯酒恼朱味,就在他晕晕乎乎的时候恼朱味,又进来一伙人究渐座。这些人客客气气地把阿庆请到了门外的一辆汽车上恼朱味,然后护卫四周究渐座。车里只有一个男人恼朱味,光头恼朱味,戴墨镜恼朱味,一身西装究渐座。阿庆怎么看怎么眼熟恼朱味,当他看到汽车后视镜里的自己时恼朱味,突然明白恼朱味,他和那男人竞非常相像恼朱味,唯一不同的恼朱味,是对方的左脸有道伤疤究渐座。

  那男人对阿庆说: “我是这条街的大哥恼朱味,你可以叫我大哥坚究渐座。从今天起恼朱味,你就是我的小弟究渐座。”阿庆一头雾水恼朱味,他可不想混黑社会恼朱味,连连摇头:“大哥坚恼朱味,我一个小本生意人恼朱味,平平安安就是福究渐座。”

  大哥坚瞪着牛眼看了阿庆半天恼朱味,突然笑了:“你不要想歪了恼朱味,如今我们社团做的是正当生意恼朱味,不用打打杀杀的究渐座。”随后恼朱味,他拽出个皮箱来恼朱味,抓出几沓钞票递给阿庆恼朱味,说恼朱味,“只要你帮我做事恼朱味,这些都是你的究渐座。”

  阿庆不敢接恼朱味,大哥坚生气了恼朱味,脸上的伤疤一抖一抖的: “不要钱也得帮我办事恼朱味,不然恼朱味,你的店就不要开了!”

  牛丸店可是阿庆的祖上传下来的恼朱味,他只好闪闪缩缩地问恼朱味,要他做什么究渐座。大哥坚说恼朱味,其实很简单恼朱味,明天社团大当家有个很重要的会要他去开恼朱味,但同时恼朱味,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恼朱味,脱不开身究渐座。刚才恼朱味,小弟发现阿庆和他长得很相像恼朱味,就想让阿庆假冒他出席恼朱味,事成之后恼朱味,保证没人再敢到阿庆的店里找麻烦恼朱味,还送十万块钱酬谢究渐座。

  阿庆明白恼朱味,这事答应不答应都得去做恼朱味,只得点头究渐座。大哥坚又郑重地嘱咐: “会上你一句话都不要说恼朱味,以免被看破究渐座。你要说一个字恼朱味,我就砍掉你女儿一根手指头!”

  二费锐耕、空位不好坐

  大哥坚让二当家四眼仔给阿庆装扮一下恼朱味,换了一身和大哥坚一样的西服恼朱味,又用油彩在脸上画了同样的伤疤恼朱味,再戴上墨镜恼朱味,两人几乎一模一样了究渐座。

  按阿庆的设想恼朱味,黑社会的会议恼朱味,多半是找个隐秘所在恼朱味,摆一溜八仙桌太师椅恼朱味,然后大家上香背切口究渐座。四眼仔笑着说没那回事恼朱味,他根本不用说一句话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会议是在一幢气派的大厦里开的恼朱味,墙上贴着楼盘图恼朱味,桌上摆着沙盘模型恼朱味,好像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会议厅究渐座。为首的位置放着老板椅恼朱味,估计是社团大当家坐的恼朱味,下面是一拉溜两排椅子恼朱味,分别写着名字恼朱味,不用问恼朱味,是各条街的老大究渐座。阿庆由四眼仔领进来恼朱味,找到了写着“大哥坚”的位子坐下究渐座。他捂起了腮帮子恼朱味,一有人问询恼朱味,他就指指腮帮子装牙疼恼朱味,一言不发究渐座。

  人陆陆续续到了恼朱味,个个西装笔挺恼朱味,表情严肃究渐座。9点整恼朱味,一个穿唐装的老者来了恼朱味,坐到了主位上恼朱味,大家纷纷起立问候:“龙四太爷好!”阿庆也装模作样地点点头恼朱味,再指指腮帮子恼朱味,然后坐下究渐座。

  龙四太爷发言了: “大家都到齐了恼朱味,好究渐座。”阿庆有点纳闷恼朱味,东南角的椅子还空着恼朱味,上面写着个“义”字恼朱味,看样子叫“义”的老大还没有到恼朱味,怎么说都到齐了呢?

  见各老大鸦雀无声恼朱味,龙四太爷说: “那件事以前商量过了恼朱味,我建议大家投票恼朱味,有没有问题?”同样是鸦雀无声究渐座。

  龙四太爷等了足足10分钟恼朱味,又说:“休息5分钟恼朱味,然后回来投票恼朱味,投完票散会究渐座。”

  阿庆感叹:到底是社团恼朱味,这会开得真有效率恼朱味,全部加起来就三句话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他感到尿急恼朱味,就去了卫生间恼朱味,回来一看恼朱味,各老大都板着个脸恼朱味,有的还直冒汗恼朱味,不住地掏纸巾来擦究渐座。阿庆想回到自己的座位恼朱味,却发现椅子上有一摊水渍恼朱味,估计是左手那位老大有羊角风恼朱味,端着茶杯的手一直抖恼朱味,把水抖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究渐座。

  有水的椅子怎么坐呢?还不把自己这一身名牌西服毁了?阿庆一转脸恼朱味,看到了右边写着“义”字的空椅子恼朱味,心想反正“义”老大没来恼朱味,他就坐到了这把椅子上究渐座。

  5分钟到了恼朱味,龙四太爷回到主位上恼朱味,眼光往下一扫恼朱味,看到了阿庆恼朱味,突然激动起来: “我当大当家12年恼朱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义举!你们整天拜关二哥恼朱味,说什么兄弟同心恼朱味,义字当先恼朱味,可有谁能比得上阿坚?现在不要投票了恼朱味,剩下的事恼朱味,你们该知道怎么做了吧究渐座。”

  阿庆瞠目结舌恼朱味,只见老大们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恼朱味,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放到了他跟前:现金费锐耕、存折恼朱味,银行卡费锐耕、手表费锐耕、还有钻戒……阿庆想问恼朱味,又不敢开口恼朱味,正想把这些东西装进口袋里恼朱味,左边那位老大抢先夺走了: “坚哥你放心恼朱味,这些东西我替你保管恼朱味,保证不出差错究渐座。”只见他一双手稳如磐石恼朱味,跟刚才判若两人!

  阿庆这时候觉得不对恼朱味,但还是不敢问恼朱味,他怕花骨朵儿一样的女儿真的被剁去手指头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两个大汉把他拥进了一间空房里恼朱味,给了他一个编织袋:“大哥坚恼朱味,您自己方便吧究渐座。”然后他们锁上门恼朱味,守在外面究渐座。

  阿庆打开编织袋恼朱味,里面有三样东西:一根绳子恼朱味,一瓶安眠药恼朱味,还有一把瑞士军刀!

  三费锐耕、义字不好写

  阿庆再笨也猜到个大概恼朱味,刚才那些钱是买命钱恼朱味,是让自己自寻了断究渐座。那两个大汉在外面聊天恼朱味,说大哥坚好义气恼朱味,帮大家挡住了一场天大祸事恼朱味,咱们就多给他一点时间吧究渐座。

  阿庆拿起瑞士军刀恼朱味,悄悄地撬窗户究渐座。他撬开来往下一看恼朱味,还好恼朱味,这里是五楼恼朱味,下水管道就在不远处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钻出来恼朱味,沿着下水管道爬下去了究渐座。

  一下楼他就狂跑恼朱味,想回店里接了老婆孩子赶紧跑路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刚到街口恼朱味,他就被一辆保时捷拦住了恼朱味,大哥坚探出脑袋说: “上车究渐座。”

  阿庆往四下一看恼朱味,所有出口都被车卡死了恼朱味,知道跑不掉恼朱味,只好上车究渐座。车里还是只有大哥坚一个人恼朱味,他把一个纸袋子扔给了阿庆:“这是十万安家费究渐座。本来你活命的机会很大恼朱味,可你坐了不该坐的椅子恼朱味,抱歉了究渐座。”

  在众兄弟的车前后围绕下恼朱味,保时捷缓缓地驶上公路究渐座。大哥坚边开车边说了来龙去脉:原来恼朱味,本市的老大们发现做房地产比卖白粉还来钱恼朱味,就入股组建了房地产公司恼朱味,董事长就是社团大当家龙四太爷恼朱味,各位老大都是董事究渐座。问题是恼朱味,一幢在建的大楼倒了恼朱味,砸死了不少人恼朱味,政府要房地产公司给个交代究渐座。大家知道恼朱味,必须有个董事出来顶罪才行恼朱味,但是让谁去才合适呢?眼看各位老大又要打起来恼朱味,龙四太爷建议投票恼朱味,谁得票最多谁自杀!之所以选自杀而不是自首恼朱味,是因为大家互相信不过恼朱味,万一进去咬别人怎么办?

  事情也是巧恼朱味,剃了光头的阿庆被小弟看见恼朱味,和大哥坚真是神似啊恼朱味,所以大哥坚就让他冒充去开会恼朱味,假如被票选了恼朱味,就让他顶罪究渐座。本来恼朱味,阿庆不至于就被选上恼朱味,但他后来坐的那个位子有说法恼朱味,叫“义字位”恼朱味,每次开会都要给关羽关二爷留的究渐座。阿庆一坐恼朱味,就表示他要学关二爷的义气恼朱味,所有罪责一肩挑! 说到这里恼朱味,大哥坚满脸歉意:“知道繁体‘义’字怎么写吗?上面是羊下面是我恼朱味,就是说恼朱味,奉献在上恼朱味,个人在下究渐座。为了众兄弟恼朱味,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能死恼朱味,只好委屈阿庆兄弟你了究渐座。”

  阿庆的脑子都不会转了恼朱味,他只知道一件事恼朱味,那就是自己会被杀掉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前方出现了一个路卡恼朱味,警察在盘查行人究渐座。大哥坚大惊失色恼朱味,他认出恼朱味,这是反黑特警! 刹那间恼朱味,大哥坚再也顾不上兄弟之义恼朱味,猛打方向盘朝旁边手下的车撞去恼朱味,因为旁边有小路可以逃究渐座。两车相撞恼朱味,对方的车被撞下了路面恼朱味,而大哥坚的车则驶下了小路恼朱味,却冷不防后面四眼仔的车也横插过来恼朱味,发生了更大的碰撞恼朱味,保时捷登时像乒乓球般弹起恼朱味,摔到了路旁……

  四费锐耕、真正聪明人

  昕到这里恼朱味,我完全被阿庆的讲述吸引住了恼朱味,问:“你俩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恼朱味,不然就不会坐在这里究渐座。”阿庆说;“但大哥坚死了恼朱味,然后我就当了大哥究渐座。”

  那一场车祸太严重了恼朱味,阿庆和大哥坚都是脸部受伤恼朱味,昏迷不醒究渐座。因为他们离路卡远恼朱味,反黑特警没有过来查问恼朱味,事故被当成普通交通案处理了究渐座。

  阿庆被送进了医院恼朱味,两天后醒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四眼仔过来喊:“老大恼朱味,你终于醒了究渐座。”原来恼朱味,阿庆和大哥坚穿同样的衣服恼朱味,同样脸部受伤恼朱味,掩住了那道伤疤究渐座。大哥坚昨天抢救无效死了恼朱味,没有留下片言只字究渐座。这样恼朱味,四眼仔拿不准眼前这位是谁恼朱味,出于稳妥恼朱味,先叫了声“老大”究渐座。

  社团的人什么都干得出来恼朱味,阿庆突然起了冒充的念头恼朱味,先稳定下眼前的人恼朱味,再去接老婆孩子跑路究渐座。于是恼朱味,阿庆含含混混地间四眼仔恼朱味,目前是什么情况?

  四眼仔没听出破绽恼朱味,说事情闹大发了恼朱味,已不是当初找个替罪羊那么简单究渐座。政府要借倒楼案清扫黑道恼朱味,那天反黑特警设卡恼朱味,就是要抓人的究渐座。现在恼朱味,龙四太爷脑部中风恼朱味,已辞去大当家职位恼朱味,其他老大自感资历不够恼朱味,都想推举阿庆做新的大当家究渐座。

  阿庆生怕露出马脚恼朱味,哪敢答应恼朱味,他突然有了主意恼朱味,说自己受了这么一场伤恼朱味,有点心灰意冷恼朱味,想把老大之位传给四眼仔究渐座。四眼仔感激涕零恼朱味,当了这么多年老二恼朱味,终于转正了恼朱味,说不定还能当上社团大当家!

  趁四眼仔高兴恼朱味,阿庆说自己金盆洗手后恼朱味,打算去接手那家牛丸店恼朱味,因为他喜欢吃牛丸究渐座。四眼仔拍胸脯保证恼朱味,今后没有人敢去捣乱究渐座。

  故事讲完了恼朱味,我对阿庆刮目相看恼朱味,他算是个曾经沧海的人了究渐座。阿庆又凑到我跟前恼朱味,说: “还记得我犯的那个错误吗?位子一坐错恼朱味,后果很严重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他加大了嗓门恼朱味,“以后不要一碗牛丸占半天位!”

  我哑然失笑:原来恼朱味,他编这一大篇故事恼朱味,只不过是赶我走路恼朱味,我还当真了呢究渐座。我只好收拾笔记本电脑离开究渐座。

  以后的日子里恼朱味,我还会去阿庆的店里吃牛丸恼朱味,但吃完就走恼朱味,不敢逗留究渐座。平心而论恼朱味,我很感谢他恼朱味,因为他说的那段故事已写进了我的小说里恼朱味,非常精彩究渐座。

  又过了几天恼朱味,我刚吃完牛丸要走恼朱味,一个大汉走了进来恼朱味,说他要去夏威夷旅游恼朱味,临行前要吃一碗牛丸究渐座。当时恼朱味,我吓了一跳:大汉跟阿庆太像了恼朱味,脸上的伤疤也像究渐座。难道阿庆讲的故事是真的?但如果大汉是大哥坚恼朱味,为什么没有死?

  等阿庆盛完牛丸恼朱味,我偷偷拉住他恼朱味,问这位是谁究渐座。阿庆看看没旁人恼朱味,这才悄悄对我说: “这位就是大哥坚究渐座。其实恼朱味,那天他也没死恼朱味,醒过来后趁机洗底恼朱味,诈死跑了究渐座。在跑路的时候恼朱味,他还跟我打了招呼恼朱味,留给我一笔钱恼朱味,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我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究渐座。头脑简单的四眼仔还以为借机上位恼朱味,当了大当家恼朱味,可第三天就被警察抓去蹲了牢房恼朱味,其实恼朱味,人家是拿他挡警察的枪究渐座。他被抓后恼朱味,龙四太爷的中风病马上好了恼朱味,重新做了大当家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现在是龙四太爷的天下了?”我问究渐座。

  阿庆呵呵一笑:“如今恼朱味,他也在夏威夷晒上了太阳恼朱味,不过是永远的究渐座。几年前他在那里的海滩旅游恼朱味,一颗子弹把他留在了那里究渐座。其实真正能晒上太阳的恼朱味,就是那位聪明人究渐座。”说着恼朱味,阿庆一指角落里嚼得嘎吱有声的大哥坚究渐座。

Tags: 黑帮老大 太阳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