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明代江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悔杀

  明代时江苏常州府无锡县东门外有一户人家恼朱味,兄弟三人恼朱味,老大吕玉恼朱味,老二吕宝恼朱味,老三吕珍究渐座。吕玉家的儿子叫喜儿恼朱味,六岁那一年恼朱味,喜儿跟邻舍家孩子去看庙会恼朱味,结果一去不回恼朱味,吕玉与妻子王氏一连找了数日都不见踪影究渐座。  

  吕玉心情非常郁闷恼朱味,告别了王氏恼朱味,外出做生意恼朱味,一边四处打听探访喜儿下落究渐座。几年后的一天恼朱味,吕玉走到一个叫陈留的地方恼朱味,在厕所里拾到一个青布搭包恼朱味,打开看时恼朱味,都是银子恼朱味,大约有二百两左右究渐座。  

  吕玉想道:“失主找寻不到恼朱味,一定非常着急恼朱味,说不定家破人亡呢究渐座。古人见金不取恼朱味,拾金不昧恼朱味,美德可嘉究渐座。我得在此等人来找寻恼朱味,将原物还他!”吕玉等了一天恼朱味,不见 人来恼朱味,只好往前走恼朱味,在宿州地方一家客店里恼朱味,和一个叫陈朝奉的人聊起生意究渐座。陈朝奉叹息说自己在陈留境内丢了一个搭包恼朱味,搭包里有二百两银子究渐座。  

  吕玉问起搭包的模样恼朱味,结果与他捡到的分毫不差究渐座。吕玉二话没说恼朱味,便把搭包以及银子原物奉还给了陈朝奉究渐座。

  陈朝奉喜出望外恼朱味,当下愿与吕玉均分恼朱味,吕玉坚辞不肯究渐座。陈朝奉感激不尽恼朱味,请吕玉到自己家中做客恼朱味,并说道他膝下有一女恼朱味,想与吕玉结为儿女亲家究渐座。吕玉便泪如雨下恼朱味,把儿子走失的事恼朱味,一五一十讲了出来究渐座。  

  陈朝奉长叹一声恼朱味,说恼朱味,“我家里有一个小男孩恼朱味,是几年前从别人那里花三两银子买来的究渐座。如今已十三岁了恼朱味,就送与恩兄服侍左右恼朱味,也当我一点报答之意究渐座。”

  陈朝奉叫出小男孩恼朱味,吕玉发现这个孩子左边眉角恼朱味,有一个疤痕究渐座。吕玉心里一惊恼朱味,因为儿子四岁时恼朱味,也曾经跌损左边眉角恼朱味,落下疤痕恼朱味,于是问这孩子恼朱味,“你原是哪里人恼朱味,谁卖你到这里来?” 小孩道:“不是十分清楚恼朱味,只记得爹叫吕大恼朱味,还有两个叔叔在家究渐座。小时被人骗出恼朱味,卖在此间究渐座。”  

  吕玉听罢恼朱味,抱住小孩叫道:“我正是你的亲爹恼朱味,没想到失散几年恼朱味,竟然在此相遇!”

  父子相聚恼朱味,陈朝奉一家也非常欢喜究渐座。吕玉起身拜谢陈朝奉:“小儿若非府上收留恼朱味,今日怎么能够父子重逢?”

  陈朝奉道:“恩兄有还金之德恼朱味,上天引导您到寒舍恼朱味,才能父子团圆啊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两家订下婚约究渐座。陈朝奉还拿出二十两银子恼朱味,赠予父子俩恼朱味,作为他们路上的盘缠究渐座。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吕玉父子作谢而别恼朱味,在江边忽听得人声鼎沸究渐座。原来一只船遇险恼朱味,落水的人正号呼求救究渐座。岸上人招呼岸边众小船去打捞救援恼朱味,船工却索要酬劳恼朱味,正在争吵不休究渐座。

  吕玉想恼朱味,救人一命恼朱味,胜造七级浮屠究渐座。我手头正好有二十两银子恼朱味,何不赏与船工恼朱味,叫他们捞救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他对众船工说:“快捞救恼朱味,若救起一船人性命恼朱味,我把二十两银子赏与你们究渐座。”船工们听后纷纷去救恼朱味,须臾之间恼朱味,一船人悉数被救起究渐座。 吕玉将银子付与船工分散究渐座。水中得命的恼朱味,都来千恩万谢究渐座。只见内中一人看了吕玉大声叫道:“哥哥从哪里来的?”

  吕玉一看恼朱味,不是别人恼朱味,却是三弟吕珍恼朱味,道:“是上天帮我捞救兄弟一命究渐座。”就叫喜儿见了叔叔究渐座。又把还金遇子之事恼朱味,叙述了一遍究渐座。  

  吕玉问道:“你又为何到此?”吕珍道:“自从哥哥出门之后恼朱味,一去数年恼朱味,有人便说哥哥在山西身亡恼朱味,嫂嫂已是成服戴孝究渐座。二哥最近又要逼嫂嫂嫁人恼朱味,嫂嫂不从究渐座。哥哥赶快回家恼朱味,以安慰嫂嫂之心恼朱味,迟了就怕会有变卦了究渐座。”吕玉听了非常惊慌恼朱味,急忙叫船主马上开船恼朱味,连夜赶路究渐座。

  老二吕宝心怀不善恼朱味,听说江西有人丧偶恼朱味,要讨一个娘子续弦恼朱味,吕宝就将嫂嫂与他说合恼朱味,对方情愿出三十两银子究渐座。

  吕宝得了银子向客人道:“家嫂有些固执恼朱味,好好请他出门恼朱味,一定不肯恼朱味,所以今夜黄昏时分恼朱味,派人抬轿悄悄地到我家来恼朱味,只看戴孝髻的恼朱味,便是家嫂究渐座。更不须多说话恼朱味,扶她上轿恼朱味,连夜开船去就是究渐座。”客人依计而行究渐座。

  吕宝恐怕嫂嫂不从恼朱味,并未马上向其透露恼朱味,却私下让其妻杨氏去劝说她究渐座。杨氏告诉王氏:“我丈夫已将你许配给与江西客人了恼朱味,黄昏时分恼朱味,客人就来娶亲恼朱味,你须先收拾一下究渐座。”王氏哭起来:“我丈夫虽死恼朱味,不曾亲见恼朱味,且等待三叔回来恼朱味,定有个明确的信息恼朱味,如今逼得我好苦啊!”  

  杨氏左劝右劝究渐座。王氏坚意不从恼朱味,道:“我现在还戴着孝髻恼朱味,又怎能嫁人呢?”杨氏听了连忙去寻找头髻恼朱味,也是天数恼朱味,当然旧髻儿也寻不出一顶究渐座。于是将自己的头髻换给了王氏究渐座。 黄昏过后恼朱味,江西客人引着灯笼火把恼朱味,抬着一顶花轿恼朱味,飞奔到吕家来恼朱味,众人推开大门恼朱味,只认戴孝髻的就抢究渐座。

  杨氏嚷道:“不是我啦!”来人只是抬她上轿恼朱味,飞也似抬去了究渐座。  

  第二天早晨恼朱味,吕宝回来究渐座。一进门看不见了妻子恼朱味,却见嫂子头上戴的是黑髻恼朱味,心中怀疑恼朱味,连忙询问恼朱味,王氏将换髻的缘故恼朱味,叙述了一遍究渐座。

  吕宝捶胸顿足恼朱味,只是叫苦连天恼朱味,原指望卖了嫂子恼朱味,谁知倒卖了妻子究渐座。

  正当要出门恼朱味,只见门外四费锐耕、五个人一拥进来恼朱味,不是别人恼朱味,却是哥哥吕玉恼朱味,兄弟吕珍恼朱味,侄子喜儿恼朱味,挑了行李货物进门究渐座。吕宝自觉没脸见人恼朱味,从后门逃出恼朱味,不知去向究渐座。  

  王氏接了丈夫恼朱味,又见儿子长大回家恼朱味,问其缘故究渐座。吕玉叙述了一遍究渐座。王氏也把江西人抢去弟妇的事叙述一遍恼朱味,吕玉道:“我若贪了二百两非义之财恼朱味,怎能父子相见!若舍不得那二十两银子恼朱味,怎能兄弟相逢?若不遇兄弟时恼朱味,怎知家中信息究渐座。今日一家骨肉团圆恼朱味,都是天意使然的啊!

Tags: 明代 江苏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4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