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小善和大善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假哑

  毛庄西南角恼朱味,住着个姓毛的商人恼朱味,毛商人不但聪明勤奋恼朱味,能走遍天涯海角做买卖恼朱味,还乐善好施恼朱味,哪怕是遇上过路人有难恼朱味,他也会慷慨解囊帮助人家恼朱味,因此恼朱味,毛员外家财虽多恼朱味,却不遭穷乡亲们妒忌恼朱味,大伙送他个“活菩萨”的美名恼朱味,

  活菩萨有俩儿子恼朱味,老大金梁五官端正恼朱味,聪明过人恼朱味,读书过目成诵;老二玉柱打小得了偏瘫恼朱味,一条腿瘸啊拐啊的恼朱味,脑瓜子也不及哥哥那么灵究渐座。活菩萨对俩儿子说:“眼下逢着乱世恼朱味,再加上仕途险恶恼朱味,金梁日后成人恼朱味,万不可涉足科举恼朱味,只在家中做个平民百姓;至于玉柱恼朱味,身子那样恼朱味,考上了朝廷也必不录用恼朱味,更无须费神劳力究渐座。这样吧恼朱味,我且把这点家产与你兄弟平分做两份恼朱味,倒是省得我死后你兄弟俩有口舌之争恼朱味,惹人家嘲笑究渐座。”

  活菩萨把财产分了恼朱味,嘱咐:“人在世上恼朱味,钱财不是福究渐座。你兄弟俩要多栽花恼朱味,少栽刺恼朱味,凡事善良为本究渐座。记住我的话恼朱味,将来必有后福究渐座。”金梁费锐耕、玉柱把父亲的话牢牢记在心上究渐座。

  几年后恼朱味,活菩萨老两口子相继过世究渐座。兄弟俩处理完丧事恼朱味,玉柱道:“哥哥呀恼朱味,老父生前告诉我们恼朱味,日后分家单过恼朱味,我虽是个废人恼朱味,承接了这么些产业恼朱味,也饿不死人的究渐座。”金梁说:“你看怎么着恼朱味,都好究渐座。”

  玉柱便在毛庄东北角盖了两间草房恼朱味,搬过去单住究渐座。他腿脚不好恼朱味,家里也雇着短工恼朱味,但他却咬牙撑着做活恼朱味,凡能自己做的恼朱味,绝不支派别人究渐座。玉柱除了走道不行外恼朱味,整个人晒得透黑结实恼朱味,两臂也有使不完的力气究渐座。

  哥哥金梁呢恼朱味,听从父亲遗训恼朱味,尽管一肚子学问恼朱味,也不考什么秀才费锐耕、举人恼朱味,闲下来终日琢磨如何做善事究渐座。他把积下的银子按半分利放债究渐座。他想恼朱味,这是低得不能再低的利息了恼朱味,遇上哪家急用恼朱味,既成全了对方恼朱味,自家还盈利赚钱;死钱又变成活钱恼朱味,不仅不怕火烧水淹土匪抢恼朱味,还靠人情备下无数条后路恼朱味,真算得上是两全其美的善事呢究渐座。

  金梁用放债赚得的银子造了两间大屋恼朱味,中间竖一根粗柱恼朱味,上部抵到房顶恼朱味,然后让裁缝比照空房子尺寸缝两床大被恼朱味,当中抠个眼儿恼朱味,穿在柱子上防窃恼朱味,白天用滑轮把被子吊起恼朱味,到了夜里恼朱味,满地铺上稻草恼朱味,干什么用?凡是远近几十里内的要饭花子恼朱味,只要没地方安身的恼朱味,夜里都可以来这里就宿恼朱味,男女分开恼朱味,脚朝柱子恼朱味,头冲四外恼朱味,扇面形躺好了恼朱味,管事的把被子放下恼朱味,这些花子全部被盖严实了身子恼朱味,一个也冻不着究渐座。

  金梁吩咐手下人:“等他们睡到天明恼朱味,每人赏一勺热粥恼朱味,吃得肚子热乎乎的恼朱味,再各奔东西究渐座。假如夜里再无宿处恼朱味,还可以照样回来究渐座。”

  许多乞丐都是素昧平生恼朱味,金梁看也没看到恼朱味,何况认识?这样的好心肠自古没有恼朱味,乞丐们感激涕零恼朱味,不住地给他念佛究渐座。但是金梁也有条规矩恼朱味,凡是来这里投宿求粥者恼朱味,不许空手恼朱味,哪怕一砖费锐耕、一石费锐耕、一根柴棍也行究渐座。那东西不需钱财恼朱味,顺手就拾得来恼朱味,却无处换粥喝费锐耕、换屋子住恼朱味,乞丐们都愿意交换究渐座。这样恼朱味,金梁大员外家里时常卖些柴草砖瓦恼朱味,而要饭的花子们有着不受风吹雨淋的住处和早餐一勺粥恼朱味,也让许多老弱病残免除了冻死饿死之苦恼朱味,金梁就有了“毛善人”的美名恼朱味,连本县的父母官还坐着小轿来看望过他呢究渐座。

  玉柱见兄长轰轰烈烈做出这么大的善事恼朱味,只是淡淡一笑:“要做善事恼朱味,就不能图虚名恼朱味,我却不这么干究渐座。”他依然自己耕作恼朱味,既不舍粥恼朱味,也不放债恼朱味,更不盖花子房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有个要饭的瘸腿汉子来到玉柱的小草屋前究渐座。玉柱问他:“多大啦?腿是怎么坏的?”答道:“二十二恼朱味,腿是让财主的狗撵急了恼朱味,跌到涧子里摔的究渐座。”“想吃饭吗?”“想究渐座。我都要饿死啦究渐座。”

  “先别急着吃饭恼朱味,你给我把这些柴草搬到后面的草棚子里去究渐座。”

  玉柱房前草棚里有一大堆烧柴究渐座。讨饭的看了看那么一大堆柴草恼朱味,差点哭了:“您能帮我一口恼朱味,就帮我一口;不该这么难为羞辱残疾人恼朱味,你瞅我这条腿究渐座。”

  “我知道究渐座。”玉柱说恼朱味,“那你也看看我这条腿究渐座。我不是光麻烦你自己恼朱味,咱俩一块儿来究渐座。”

  要饭的一见恼朱味,人家穿丝绸的都能干恼朱味,自己个**还有啥说的恼朱味,就跟在玉柱身后恼朱味,累得气喘吁吁恼朱味,到底把那堆柴搬到了后面草棚里究渐座。

  干完活恼朱味,玉柱让要饭的歇着恼朱味,他自己顶着汗珠子草屑子下厨房做饭恼朱味,请那要饭的瘸子吃了个饱究渐座。临走恼朱味,问:“你那腿能干活不?”“还对付究渐座。”“对着咧恼朱味,自己并不缺啥恼朱味,却愁眉苦脸地埋怨命苦恼朱味,低声下气地央求施舍恼朱味,那是自己把自己看低了究渐座。小兄弟恼朱味,我瞅着你无论从年纪上费锐耕、体力上都比我占上风恼朱味,你不会比旁人差究渐座。”玉柱掏出一锭银子:“送给你恼朱味,这是搬草的工钱究渐座。该干啥干啥去吧恼朱味,只是别让我撞上你再要饭究渐座。”

  小瘸子感动得眼泪刷刷的恼朱味,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恼朱味,爬起来一瘸一点地走了究渐座。

  再一天恼朱味,玉柱又看到一个年轻的残疾人恼朱味,他又陪着人家干活恼朱味,这回是把搬到了屋后的柴草恼朱味,再搬到前面去究渐座。临走供一顿饭恼朱味,还是开导一番恼朱味,又送了银两究渐座。

  玉柱媳妇看不下去了:“你要送钱就送钱恼朱味,何必把一堆柴草搬来挪去地瞎折腾恼朱味,这没什么用处呀究渐座。”

  “娘子知其一不知其二究渐座。搬柴草的都是年轻人恼朱味,你救他一饥恼朱味,怎么能济得了百饱?我让他从此知道自己能干事恼朱味,从此树立自食其力的信心恼朱味,这不比哥哥盖房舍粥功德大得多吗?”

  就这样恼朱味,过了十几年究渐座。

  这年恼朱味,突然遭遇大旱恼朱味,波及好几个县恼朱味,又伴着蝗灾恼朱味,蚂蚱把庄稼吃得一点不剩恼朱味,毛庄是重灾区恼朱味,百姓活不下去恼朱味,纷纷四处讨要究渐座。金梁虽然有些钱财恼朱味,可粮食奇缺恼朱味,升米斗珠恼朱味,他也活不下去恼朱味,只好把大门锁上恼朱味,领着老婆孩子异乡讨饭去了究渐座。幸亏他平时行善恼朱味,到哪儿都有他接济过的讨饭花子恼朱味,你省一口恼朱味,我省一块恼朱味,金梁一家好歹没冻死饿死恼朱味,第二年才回毛庄重整家业究渐座。

  再说玉柱呢恼朱味,大灾之年恼朱味,他那腿脚恼朱味,只好把砒霜都备齐了恼朱味,只等抗不住恼朱味,两口子一死算啦究渐座。就在这当口恼朱味,有快马踏踏踏地飞奔而来恼朱味,马上跳下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恼朱味,声称奉主人之命恼朱味,来接毛二员外度荒去恼朱味,车辆随后就到恼朱味,请赶紧收拾细软究渐座。两口子半信半疑恼朱味,外地没富裕的亲戚呀究渐座。但既然活路断了恼朱味,到哪儿也是个死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就跟着来人上了路究渐座。

  接进屋里恼朱味,才晓得这管家的主人原来是当年那搬柴草的瘸子恼朱味,自从受了玉柱点拨恼朱味,过后细想也是恼朱味,自己并不缺什么恼朱味,凭啥一辈子当乞丐?于是他用玉柱那锭银子做了点小生意究渐座。钱来得不易恼朱味,格外珍惜恼朱味,刻苦经营多年恼朱味,竟让他发展成一家绸缎庄究渐座。早想上门答谢恼朱味,一直苦无机会恼朱味,这回见灾害严重恼朱味,才打发管家上门究渐座。

  正唠着恼朱味,又有人骑马来请恼朱味,也是玉柱当年接济的穷人恼朱味,如今过好啦恼朱味,来请毛二员外躲灾去……一上午的工夫恼朱味,来的人足有五六拨究渐座。各家一商议:别让二员外这边那边地奔走恼朱味,米费锐耕、面费锐耕、肉鱼送到毛庄家里来恼朱味,由他夫妻俩享受就是究渐座。

  哈恼朱味,毛玉柱受了灾恼朱味,日子过得比丰年还舒坦!

  大灾过后恼朱味,金梁一家返回毛庄恼朱味,见兄弟不但没饿着恼朱味,反而吃得红光满面恼朱味,问明真情恼朱味,他一张脸羞得赤红恼朱味,拉着兄弟的手恼朱味,半天才说:“我急功近利济人一时恼朱味,不过是小善人费锐耕、假善;兄弟目光长远恼朱味,救人一世恼朱味,你才是真正的毛大善人呀!”

  从此恼朱味,毛善人的美名落在玉柱头上究渐座。

Tags: 小善 大善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