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马神传奇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盲笑

  1931年冬恼朱味,日本关东军河野中佐指挥着一个骑兵大队恼朱味,在辽西一带多次烧杀掳掠恼朱味,当地百姓深受其害究渐座。为了对付日本鬼子这支骑兵恼朱味,抗日义勇军总司令黄显声将军决定组建一支骑兵队伍究渐座。组建骑兵部队恼朱味,首先要有战马恼朱味,于是恼朱味,黄将军就派他的副官孙继先到内蒙古买战马究渐座。

  孙继先和几名随从化装成马贩子恼朱味,在内蒙古大草原上风餐露宿奔波了一个多月恼朱味,终于买到了两百多匹膘肥体壮的战马究渐座。谁知恼朱味,当他们赶着这群战马返回义勇军驻地的途中恼朱味,不幸遇上了小鬼子河野的骑兵大队恼朱味,都被抓了起来究渐座。

  孙继先一行人等连同两百多匹战马恼朱味,都被关在一个大院子里恼朱味,因为河野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恼朱味,就把他们留下来当马夫饲养战马究渐座。

  当晚恼朱味,孙继先把几名随从召集到身边说:“两百匹战马恼朱味,能组建一个骑兵团恼朱味,如果到了河野手中恼朱味,辽西人民必将遭到更大的灾难恼朱味,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些战马带回义勇军驻地究渐座。”

  一个名叫刘二的随从为难地说:“我们几个手无寸铁恼朱味,要在几百名全副武装的日本骑兵眼皮子底下赶走两百匹战马恼朱味,你不是在做梦吧!”

  孙继先胸有成竹地说:“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恼朱味,我孙继先就是马神的传人!”

  随从们都万分惊讶地说:“你就是马神的传人?”

  关于马神的传说恼朱味,在辽西一带家喻户晓究渐座。

  早在明朝时期恼朱味,倭寇屡屡从海上进入我国境内烧杀抢掠恼朱味,沿海百姓深受其害究渐座。戚继光将军率领明朝军队恼朱味,多次给这些日本侵略者以毁灭性的打击恼朱味,大部分倭寇都被赶出了中国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有一小股倭寇骑兵恼朱味,却流窜到辽西一带恼朱味,凭借着骑兵机动性强的优势恼朱味,一次次躲过了明军的追杀恼朱味,继续抢夺财物恼朱味,奸淫烧杀恼朱味,无恶不作究渐座。

  那年月大明朝腐败成风恼朱味,财政非常困难恼朱味,戚继光的军队连买战马的钱都没有究渐座。

  就在戚继光苦于没法对付这支倭寇骑兵的时候恼朱味,一位姓孙的马贩子来到明军的中军大帐究渐座。这个马贩子自称是马神的传人恼朱味,说他有能力消灭这支倭寇骑兵究渐座。

  戚继光问道:“你有什么办法灭掉这支倭寇骑兵?”

  马贩子说:“这是我们孙家的祖传秘方恼朱味,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究渐座。”

  戚继光让所有的人退出中军大帐恼朱味,然后迫不及待地说:“你说吧究渐座。”

  没有人知道这个姓孙的究竟跟戚继光说了些什么恼朱味,半个时辰后恼朱味,戚继光手挽手亲自把这位马贩子送出明军大营恼朱味,临别时还亲自把他扶上马双手抱拳说:“这支倭寇骑兵能否歼灭恼朱味,就全靠您了!”

  因为明太祖朱元璋最恨商人恼朱味,明朝商人的社会地位是很低的恼朱味,戚继光这位战功显赫的封疆大吏恼朱味,能对一个马贩子行此大礼恼朱味,足以看出马贩子歼灭倭寇骑兵的方法恼朱味,已经让戚继光心服口服了究渐座。

  后来这个姓孙的马贩子装扮成马夫恼朱味,混进了倭寇的骑兵队伍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戚继光就得到马贩子送来的情报:这支倭寇骑兵正在某地烧杀抢掠中国百姓究渐座。戚继光立即带兵前去围剿恼朱味,倭寇骑兵们仍和往常一样恼朱味,根本就没把明军当回事恼朱味,他们倚仗着骑兵速度快的优势恼朱味,把抢夺的财物和女人放在马背上恼朱味,快马加鞭扬长而去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突然恼朱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非常奇特的口哨声恼朱味,那个姓孙的马贩子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似的恼朱味,突然出现在这支倭寇骑兵的面前!

  “吱—”在这婉转悠扬的口哨声中恼朱味,倭寇的战马就像中了魔法似的恼朱味,突然疯狂地跳跃起来恼朱味,倭寇一个个被摔下马恼朱味,眨眼之间恼朱味,这些耀武扬威的侵略者就趴在地上鬼哭狼嚎般哭爹喊娘了!

  追上来的明军恼朱味,不费吹灰之力恼朱味,就把这些作恶多端的倭寇全部歼灭究渐座。

  关于马神帮助戚继光抗击倭寇的传说恼朱味,后来有好几个版本究渐座。

  有的说当年马神混进倭寇骑兵队伍后恼朱味,给所有的战马喂了一种祖传的兽药恼朱味,战马在药力的作用下变得狂躁不安恼朱味,把倭寇摔下了马;也有一个版本说恼朱味,马神会说“马语”恼朱味,那奇特的口哨声就是告诉战马恼朱味,它们背上驮的是坏蛋恼朱味,把这些坏蛋统统摔死……

  究竟哪个版本是真的恼朱味,至今也没人能说清楚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孙继先借喂马的机会恼朱味,俯在每一匹战马的耳边恼朱味,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恼朱味,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所有的战马突然都“绝食”了!一连几天两百匹马不吃也不喝恼朱味,河野气得哇哇乱叫恼朱味,命令随队兽医一定要查出原因究渐座。

  兽医又是测体温恼朱味,又是用听诊器在马肚子上一遍一遍地听恼朱味,折腾了好几天恼朱味,也没查出什么来恼朱味,灌药费锐耕、打针全都无济于事恼朱味,眼看着两百匹战马一天天瘦下来恼朱味,用不了多久就要活活饿死了究渐座。

  河野急得吃不下睡不着恼朱味,比他亲娘老子病了还着急!

  恰在这时恼朱味,关东军司令部命令这支骑兵大队恼朱味,前往吉林围剿风起云涌的抗日武装恼朱味,河野只得留下兽医和孙继先等几名马夫照看这些“病马”恼朱味,他带着队伍出发了究渐座。

  大队日本鬼子前脚刚走恼朱味,孙继先就兴奋地说:“我们的机会来了!”

  刘二说:“这些战马饿得走路都打晃了恼朱味,机会来了又有啥用?”

  孙继先说:“你不要忘了恼朱味,我可是马神的传人啊!”

  这天恼朱味,孙继先利用喂马的机会恼朱味,再次俯在每一匹战马的耳边恼朱味,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恼朱味,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突然所有的战马都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马料究渐座。战马不治而愈恼朱味,日本兽医欣喜若狂恼朱味,这可是一个向关东军最高司令部邀功请赏的绝好机会!

  当晚恼朱味,日本兽医喝得酩酊大醉恼朱味,孙继先和刘二等人不费吹灰之力恼朱味,就把这个日本鬼子捆了个结结实实究渐座。

  此时此刻恼朱味,日本兽医才恍然大悟:这些战马怎么会突然得病?又突然痊愈?一定是这几个中国人捣的鬼!

  孙继先严肃地对这个日本兽医说:“小日本儿恼朱味,你遇上了我马神的后人恼朱味,就自认倒霉吧究渐座。这些战马是抗日义勇军出钱买的恼朱味,现在要物归原主喽!”

  无巧不成书恼朱味,这个日本兽医祖上也当过倭寇恼朱味,当年马神帮助戚继光剿灭倭寇的传说恼朱味,他也听说过恼朱味,既然遇上了马神的后人恼朱味,这件事也只能自认倒霉了究渐座。

  事后刘二多次对孙继先说:“你就哼几句‘马语’让我听听呗!”

  孙继先每次都是淡然一笑说:“这是孙家的祖传秘方恼朱味,不能外传究渐座。”

  孙继先在一次战斗中受了重伤恼朱味,不得不离开抗日义勇军恼朱味,回到辽西老家当了一名专治马病的兽医究渐座。刘二也在那次战斗中失踪了恼朱味,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究渐座。

  光阴荏苒恼朱味,转眼之间到了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3年究渐座。

  兵荒马乱恼朱味,老百姓没有几家能养得起马的恼朱味,孙继先这个马神的传人恼朱味,只能惨淡经营恼朱味,勉强度日究渐座。这天恼朱味,因为接连下了好几天大雨恼朱味,没人前来给马治病恼朱味,孙继先一个人正在家中喝闷酒的时候恼朱味,刘二竟然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他面前究渐座。

  孙继先问道:“这么多年恼朱味,你到哪里去了恼朱味,怎么一点音信也没有?”

  刘二长叹一声说:“唉恼朱味,一言难尽啊!”

  刘二说恼朱味,那次义勇军战败后恼朱味,他躲在一具战友的尸体下面恼朱味,才捡了一条小命究渐座。从战场上逃出来恼朱味,就投奔了在北平的一个亲戚恼朱味,这些年一直帮着这个亲戚做生意究渐座。他这次到辽西恼朱味,是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恼朱味,顺便看望一下老朋友究渐座。

  孙继先感动地说:“你知道吗?这些年我是多么想念你啊!”

  刘二拿出一瓶好酒说:“我也想念你啊!来来来恼朱味,这是我从北平带来的一瓶好酒恼朱味,我那个亲戚说这是当年皇宫御膳房的一个御厨送给他的恼朱味,你我喝个一醉方休究渐座。”

  两人边喝边聊恼朱味,自然就谈到了那次连人带马被日本鬼子河野扣押的事恼朱味,刘二有意无意地随口问道:“继先老弟恼朱味,我一直想不明白恼朱味,难道你真的会说马语?”

  孙继先说:“我哪里会说什么马语啊恼朱味,其实那都是—”

  就在这时恼朱味,一名佩戴大佐军衔的日本指挥官恼朱味,带着几个日本鬼子恼朱味,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究渐座。孙继先一眼就认出来了恼朱味,这个日本大佐就是当年的骑兵大队长河野究渐座。

  刘二一见到河野恼朱味,立刻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恼朱味,点头哈腰地说:“太君!”

  孙继先满腹疑惑地看着刘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地说:“人往高处走恼朱味,水往低处流究渐座。我现在是日本关东军骑兵司令河野大佐的养马顾问了!”

  原来在那次战斗中恼朱味,刘二负伤后被日本鬼子俘虏了恼朱味,因为经不住严刑拷打恼朱味,就变节投降恼朱味,成了一名汉奸恼朱味,他刚才所说的什么在北平做生意的事恼朱味,都是骗人的鬼话究渐座。

  孙继先愤怒地骂道:“你这个无耻的汉奸!说恼朱味,到我这里干什么来了?”

  刘二说:“河野大佐听说你们孙家有一本祖传的‘马神秘方’恼朱味,我就是专为这件事来的究渐座。识时务者为俊杰恼朱味,我劝你老老实实把你家的祖传秘方交出来恼朱味,大日本皇军可不是好惹的!”

  孙继先冷笑一声说:“我要是不交呢?”

  刘二突然一阵狂笑:“哈哈……孙继先恼朱味,这秘方你交也得交恼朱味,不交也得交究渐座。不瞒你说恼朱味,我今天在你喝的酒里面下了一种大日本皇军秘制的毒药恼朱味,你要是不跟皇军合作恼朱味,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孙继先万分惊讶地说:“你为什么要在酒里下毒?”

  刘二说:“不这样恼朱味,你能把祖传秘方交出来吗?”

  河野也威胁说:“交出秘方恼朱味,解药的给恼朱味,不交秘方恼朱味,我就砍掉你的脑袋!”

  孙继先感到肚子里疼痛难忍恼朱味,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究渐座。他知道刘二说的不是假话恼朱味,看样子这个狗汉奸把什么都跟日本鬼子说了究渐座。

  孙继先疼得在地上直打滚儿恼朱味,终于难忍疼痛的折磨恼朱味,慢慢说:“马神的祖传秘方……藏在辽河对岸我的家里恼朱味,只要给我解药恼朱味,我就带你们去取……”

  狡猾的河野说:“我见到马神的祖传秘方恼朱味,立刻就给你解药!”

  刘二立刻找来一条渡船恼朱味,河野亲自带领十几名鬼子押着孙继先恼朱味,连同十几匹战马登上了渡船究渐座。

  暴雨后的大辽河波涛汹涌恼朱味,渡船在风浪中摇摇晃晃向河对岸驶去究渐座。当渡船行驶到河中心时恼朱味,孙继先突然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药葫芦恼朱味,只见他迅速拧开药葫芦的盖子恼朱味,猛然向空中撒去恼朱味,霎时间恼朱味,一股奇特的芳香迅速漫延开来究渐座。

  刘二大叫一声:“大家小心!”

  河野也意识到上了孙继先的当恼朱味,可是恼朱味,还没等他拔出战刀恼朱味,渡船上的战马闻到这奇特的香味恼朱味,立刻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似的恼朱味,全都变得骚动不安起来恼朱味,有的相互厮咬费锐耕、有的相互踢打费锐耕、有的甚至挣脱缰绳恼朱味,不顾一切地往河里跳……混乱中恼朱味,孙继先纵身跳进波涛汹涌的河水中……不大一会儿恼朱味,渡船就翻了恼朱味,河野费锐耕、刘二和十几名鬼子恼朱味,连同战马全部淹死了!若干年后恼朱味,孙家的老屋拆迁恼朱味,人们在一段夹壁墙里发现了一本残缺不全的《马神秘方》究渐座。因为年代久远恼朱味,且又多处被鼠咬虫吃恼朱味,人们只能从支离破碎的残缺文字中看到一些草药名字恼朱味,还有用宫费锐耕、商费锐耕、角费锐耕、徵费锐耕、羽五声调式标出的疑似“马语”的曲谱……

  因为曲谱残缺不全恼朱味,再加上孙继先家已经没有后人了恼朱味,所以也就无人能读懂这些“马语”恼朱味,这本《马神秘方》也就成了没人能读懂的天书究渐座。

Tags: 马神 传奇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2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