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碗底街的传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森迟

  玉溪镇有条碗底街恼朱味,街路全是用圆兜兜的一个个粉彩细瓷碗底铺成的恼朱味,从闹市口一直伸展到汪家弄汪家大宅门口恼朱味,足有一里多长恼朱味,五彩缤纷恼朱味,煞是好看究渐座。

  这路面为何要用碗底来铺?又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彩色的细瓷碗底?故事得从汪家大宅的汪小四少爷身上说起究渐座。

  汪小四的爷爷原是明朝崇祯皇帝的一个重臣恼朱味,家里十分有钱究渐座。汪小四的爹汪季鸾四十多岁才生一个儿子恼朱味,就是汪小四恼朱味,汪季鸾夫妇自然把汪小四当成一颗夜明珠恼朱味,捧在掌心里怕着凉恼朱味,含在嘴巴里怕化了恼朱味,什么事都顺着这个宝贝儿子的性子究渐座。

  时光流逝恼朱味,汪小四长到十六岁了究渐座。汪季鸾给儿子请了几个远近有名望的先生恼朱味,无奈都教不了汪小四一点学问究渐座。这年考试恼朱味,汪季鸾用银子上下打点关节恼朱味,又重金雇一个“枪手”恼朱味,在考场给汪小四做了文章恼朱味,偏偏汪小四连依样画葫芦照着抄一遍也不行恼朱味,把一句破题“盖汤之于天下”抄成“羊血汤三打天下”恼朱味,惹出了大笑话究渐座。

  汪小四自觉没趣恼朱味,回到家里摔书摔笔恼朱味,直嚷头痛恼朱味,要去苏州散心究渐座。汪季鸾拗不过他恼朱味,只得让人雇下一条大船恼朱味,派了两个家丁一路服侍儿子究渐座。

  不日汪小四到了苏州恼朱味,各处玩去恼朱味,十分开心究渐座。这一天清早起来恼朱味,汪小四准备去逛玄妙观恼朱味,他看看两个家丁恼朱味,忽发奇想恼朱味,说是要尝尝做下人的滋味恼朱味,让家人和自己调换一下衣衫究渐座。两个家丁听了面面相觑恼朱味,哪敢答应?汪小四一时发起脾气来恼朱味,家丁只好依他究渐座。

  汪小四穿着下人衣衫恼朱味,要两个家丁远远跟着不许靠近恼朱味,自顾一个人沿着观前街闲荡过去究渐座。

  观前街中间有一家“董礼和”碗铺恼朱味,两开间的门面恼朱味,极是整齐恼朱味,铺里头一个个架上摆设的都是景德镇费锐耕、宜兴出产的陶瓷器皿恼朱味,还有大个的瓷娃娃费锐耕、弥勒观音瓷像恼朱味,汪小四看花了眼恼朱味,半天也没转身究渐座。

  碗铺的两个伙计打量汪小四的打扮恼朱味,不像是有模样的主顾恼朱味,见他呆得长了恼朱味,便发了话:“看了这么多时候恼朱味,你要买什么?”

  汪小四随口应道:“买碗!”

  一个店倌顺手指了指汪小四身边地下一堆蓝边粗碗:“随便挑吧!”

  汪小四转脸看见店倌的神气很是小瞧自己恼朱味,心里生气恼朱味,便“哼”的一声恼朱味,说:“这是什么碗恼朱味,讨饭用!”

  两个店倌耐了性子恼朱味,手指一边架子恼朱味,说:“这架上都是细瓷碗盏恼朱味,你慢慢拣究渐座。”

  汪小四见两个店倌并没出来招呼自己恼朱味,怄气地说:“还是些下人用的破碗恼朱味,谁要?”

  两个店倌这时才仔细相了一遍汪小四恼朱味,一时吃不准他是什么样的人物恼朱味,便从身后架子上捧出一只重金边粉彩细瓷碗盏放在柜桌上恼朱味,赔了笑脸说:“这是景德镇产的上好细瓷盏恼朱味,只是每个足要五钱银子恼朱味,你吃得起价钿吗?”

  汪小四瞟一眼柜上那只碗恼朱味,对两个店倌大声说:“怎么尽拿些上不了桌的蠢东西给爷看!”

  里屋的店老板听见响动踱了出来恼朱味,从头到脚把汪小四打量了一番恼朱味,沉下脸恼朱味,冷冷发话说:“你寻什么穷开心恼朱味,看你这副穷酸样恼朱味,怕茶盅也买不起一只究渐座。走恼朱味,给我走!”

  汪小四原本就嫌着碗铺的店倌冷落了自己恼朱味,生着一肚皮的气恼朱味,这时听见店老板也说这话恼朱味,更是火上浇油恼朱味,立时双眼圆瞪恼朱味,吼道:“爷要盘你这家店!”

  店老板只冷笑恼朱味,说:“行恼朱味,拿你的银子来就是究渐座。”

  汪小四一跺脚恼朱味,一步跨出店堂恼朱味,朝前一望恼朱味,见两个家丁正站在街对面恼朱味,就喊:“快去船上把银子统统给爷抬过来恼朱味,爷盘了这店!”

  两个家人不知发生了什么恼朱味,奔过来恼朱味,问了究竟恼朱味,一起劝说恼朱味,可哪扳得转少爷的牛劲恼朱味,只得去船上抬银子究渐座。

  “董礼和”碗铺老板这时方才知道汪小四身份恼朱味,马上换了脸孔恼朱味,身前身后献殷勤恼朱味,汪小四只是不理睬恼朱味,连连催那两个店倌搬碗盏出来恼朱味,神气地吩咐:“把这些**统统给我砸了恼朱味,只留碗底恼朱味,给我挑到船上恼朱味,凭碗底算账!”

  这情景轰动了一条观前街恼朱味,大家都来看热闹恼朱味,汪小四因而名扬苏州究渐座。不过恼朱味,载回的一大船碗底如何打发?亏汪小四想得出来恼朱味,他说要在玉溪镇铺一条街究渐座。

  汪家有这样一个儿子恼朱味,哪怕金银成山恼朱味,没几年工夫恼朱味,也眼睁睁去了一大半究渐座。汪季鸾无论怎样规劝恼朱味,软硬都改不了宝贝儿子的性儿恼朱味,眼见自己年迈衰朽恼朱味,心想如此下去恼朱味,怕等不到脚直西去恼朱味,一份家业就会荡然无存了究渐座。有一日发了急恼朱味,就发下话来:“谁教得转我这宝贝恼朱味,赏银万两恼朱味,决不食言!”

  消息马上传了出去恼朱味,大家听得汪小四的名字恼朱味,就摇头:“一根朽木恼朱味,什么都雕不得!”许多天都无人上门承接这宗“买卖”究渐座。

  正当汪季鸾近乎绝望的时候恼朱味,有人登门了究渐座。汪季鸾闻报大喜恼朱味,立即吩咐请进究渐座。家人迟迟疑疑恼朱味,半天带进一个人来恼朱味,汪季鸾没看见倒罢了恼朱味,看了那人恼朱味,一下子气得浑身打颤究渐座。只见那人蓬头垢面恼朱味,稀烂一身衣裤恼朱味,腰间系一根烂草绳恼朱味,一手提一根破竹竿儿恼朱味,一手拎一个破篮恼朱味,竟是一个讨饭的叫花子!

  汪季鸾一脸怒容恼朱味,正要叫下人把这乞丐轰出门去恼朱味,那乞丐却从容地对他一拱手:“汪员外恼朱味,听说过县城里钱家的事么?”

  汪季鸾一怔恼朱味,认真地打量那乞丐恼朱味,见他举止不卑不亢恼朱味,看自己时神色很是安详恼朱味,觉得奇怪恼朱味,便说:“钱阁老家两代不屑恼朱味,三十六处窖藏金银被他们败得干干净净恼朱味,仅有一个孙子听说已沦为乞丐了究渐座。”

  那乞丐听着汪季鸾话忽地泪流满面恼朱味,半天说一句:“在下正是阁老不屑孙儿究渐座。”

  汪季鸾听了大吃一惊恼朱味,呆呆地对着他看了半日恼朱味,问道:“你见我有什么事指教?”

  乞丐说:“员外许的一万两银子恼朱味,除了在下怕没第二个人拿得动恼朱味,因此特地上门究渐座。”

  汪季鸾一下领悟出什么恼朱味,只沉吟不说话究渐座。

  那乞丐点点自己鹑衣百结的一身恼朱味,说:“现身说法恼朱味,公子如再不能醒悟恼朱味,那员外也就只等着我家的结局罢……”

  汪季鸾倏地从座椅站起恼朱味,拉住乞丐恼朱味,直挺挺地跪了下去:“一切全仗足下了!小儿一朝回头恼朱味,老汉再添一万谢金究渐座。”

  “碗底街”是面镜子恼朱味,汪小四是个“榜样”恼朱味,你纵有万贯财产恼朱味,也经不起如此的奢侈挥霍究渐座。也不知那乞丐的现身说法恼朱味,最终能否使汪小四幡然醒悟呢?

Tags: 碗底街 传说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2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