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吃鸡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套路

  我十三岁那年恼朱味,有一天恼朱味,妈妈带我到做木匠的二舅家做客究渐座。吃中午的时候恼朱味,二舅一个人伴我和妈妈吃饭恼朱味,妈妈说让二妗和表弟表哥他们一起来吧恼朱味,二舅说他们正忙着呢究渐座。其实恼朱味,我知道二妗他们是在“回避”恼朱味,在我们农村里有一个“规矩”恼朱味,由于家里穷恼朱味,除了过年恼朱味,平时要吃一餐米饭非常不容易究渐座。碰到客人来了恼朱味,只好打肿脸充胖子恼朱味,悄悄向比较富有的人借点米做饭撑门面恼朱味,吃饭的时候恼朱味,只得由家庭男主人伴客人吃恼朱味,等客人吃饱后恼朱味,其他人再拿出地瓜萝卜干之类的东西出来吃究渐座。

  因为走了十多里路恼朱味,我不争气的肚子饿得咕咕地响恼朱味,看着桌上香喷喷的白米饭和一盘炒鸡蛋恼朱味,狼吞虎咽恼朱味,全不顾妈妈用脚踩我的脚作暗示究渐座。我一口气干了两大碗饭费锐耕、半盘炒鸡蛋恼朱味,才有点心满意足究渐座。

  我们离开了吃桌恼朱味,轮到二妗和表姐表哥他们吃的时候恼朱味,出于好奇心恼朱味,我想看看他们究竟吃的是什么东西究渐座。我悄悄走到他们后面一看恼朱味,感到有点意外恼朱味,他们吃的虽然是地瓜和很稀的稀饭恼朱味,但桌上有一盆沾着辣椒和酱油的鸡腿非常诱人恼朱味,表姐和表哥每人手上都拿着一个大鸡腿恼朱味,沾上了辣椒后放在口里像吃雪条那样慢慢地吸着恼朱味,却舍不得咬恼朱味,看着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恼朱味,我越想越感到委屈恼朱味,内心便骂起二妗来究渐座。我多次听妈妈说恼朱味,二舅对我们好恼朱味,可是二妗对我们不太好恼朱味,老是怕我们吃她家里的好东西恼朱味,每次听妈妈的话恼朱味,我总是半信半疑恼朱味,现在看着这些鸡腿恼朱味,我已经证实了妈妈的话了究渐座。

  表姐和表哥见我的到来恼朱味,十分意外恼朱味,他们好像很不好意思恼朱味,立即低下头又将手上的鸡腿藏在桌下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我见到桌上盆子里还有几个沾着酱油和辣椒的鸡腿恼朱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恼朱味,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恼朱味,就伸手去拿恼朱味,二妗见状恼朱味,立即将盆子拿走恼朱味,眼见到口边的鸡腿就要飞了恼朱味,我抓住二妗的手想夺过来恼朱味,我们两个人互不相让恼朱味,盆子终于“冬”的一声掉在地上恼朱味,有一个鸡腿跳了出来究渐座。

  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恼朱味,二舅和妈妈便走进来究渐座。见他们来了恼朱味,我像找到了救星恼朱味,哭着说:“我要吃鸡腿究渐座。”

  妈妈知道后恼朱味,打了我一巴掌恼朱味,口里说着:“这不是给你吃的恼朱味,就你嘴馋!”我摸着脸恼朱味,知道妈妈的话是铜铃打鼓——音外有音恼朱味,更加委屈了恼朱味,就放声大哭究渐座。

  站在一旁的二舅说了妈妈几句恼朱味,把我拉到他的胸前恼朱味,摸着我的脸说:“别哭了恼朱味,你是不是喜欢吃这些鸡腿?”见我点点头恼朱味,他就转向二妗说:“你就给他尝尝滋味吧究渐座。”

  二妗很不情愿将那盆子递到我面前恼朱味,我立即将一个浸在汤里的大鸡腿拿出来恼朱味,我不像表哥表姐那样慢慢吸着恼朱味,而是大咬一口恼朱味,然而我感到这鸡腿很硬恼朱味,再用力咬恼朱味,还是咬不下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二妗说话了:“其实这不是真鸡腿恼朱味,是你二舅用木块雕刻的恼朱味,我们家里穷恼朱味,吃不上鸡腿恼朱味,就用这玩艺沾上酱油和辣椒过过口瘾究渐座。”

  我将手上的鸡腿仔细一看恼朱味,其形状及大小和真鸡腿一模一样究渐座。我终于低下了头究渐座。

Tags: 鸡腿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1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