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手工旗袍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花鹿

  苏州近郊的一个小镇有条邬凤巷究渐座。小巷尽头有一家专做旗袍的百年老店恼朱味,老裁缝周瀚根80多岁了恼朱味,还坚持做旗袍究渐座。周瀚根10岁跟父亲学做旗袍恼朱味,从父辈那里学到了一手绝活究渐座。在周家旗袍店恼朱味,没有缝纫机恼朱味,镶边费锐耕、盘扣费锐耕、绣花等工序都是手工操作恼朱味,至今仍是如此究渐座。

  这家百年老店口传心授恼朱味,传到周瀚根手里恼朱味,却遇上了文化大革命恼朱味,旗袍被认为是封建资本主义修的東西恼朱味,遭到打压究渐座。接着周瀚根的儿子周建国上山下乡恼朱味,错过了最好的学艺时间恼朱味,这让周瀚根十分苦恼恼朱味,担心百年老店传到他手里断了根究渐座。周瀚根的儿子周建国开了家服装厂恼朱味,他请老人到厂里传授做旗袍的手艺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当周瀚根看到厂里那一排排的缝纫机恼朱味,掉头就跑究渐座。周建国追出来问恼朱味,厂里有那么好的现代设备为什么要跑?周瀚根摇着头回答:“缝纫机踩出来的旗袍是死的恼朱味,穿到身上没有灵气……”

  周建国无语了恼朱味,从此不再要求父亲到他的厂里来究渐座。周建国有个小女儿恼朱味,叫周丹恼朱味,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恼朱味,毕业后周建国要求她先到爷爷那里学习手工做旗袍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周丹听了父亲的话恼朱味,心里十分纠结究渐座。说实在话恼朱味,爷爷手艺再绝恼朱味,也只能十天半月做件旗袍恼朱味,而她的理想是做国内一流的服装设计师恼朱味,把父亲的服装企业做大做强恼朱味,爷爷的百年老店怎么能实现她的抱负呢?因此心里不大愿意去爷爷那里!

  不过周丹也爱爷爷恼朱味,为了不让爷爷伤心恼朱味,她最后还是答应了父亲的要求究渐座。

  周丹到了爷爷店里后恼朱味,周瀚根手把手地教她量身费锐耕、画图费锐耕、裁剪费锐耕、刺绣费锐耕、镶边费锐耕、编盘口恼朱味,周丹学得十分认真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店里来了两个人恼朱味,一个是干部模样的中国人恼朱味,另一个是又高又胖的黑女人究渐座。黑女人穿着很不合身的大红长裙恼朱味,脖子里套着又大又粗的银项圈……干部模样的中国人对周瀚根和周丹说恼朱味,那人是非洲一个友好国家的元首夫人曼兰恼朱味,她十分喜欢中国的旗袍恼朱味,想要做身全手工的旗袍究渐座。他陪曼兰跑了不少地方恼朱味,难得遇上全手工做的恼朱味,就算碰到了恼朱味,店老板可一看到曼兰的超胖体型恼朱味,担忧做不好而婉拒究渐座。最后得知苏州邬凤巷有家专做旗袍的百年老店恼朱味,一路寻来了恼朱味,希望能够实现曼兰的心愿……

  周瀚根听了恼朱味,非常激动究渐座。周丹担忧爷爷年纪大了恼朱味,体力与精神都不足以完成这套旗袍恼朱味,万一做砸了恼朱味,如何收场?她正要为爷爷婉拒恼朱味,周瀚根却上前一步对那位干部说:“好恼朱味,我接下!” “爷爷……”周丹要阻止恼朱味,却来不及了究渐座。

  那位干部对周瀚根说恼朱味,时间紧迫恼朱味,只有8天恼朱味,曼兰穿了要回国究渐座。

  “8天?”周丹喊出声来恼朱味,做全手工旗袍最少10 天恼朱味,像曼兰这样的体型恼朱味,半个月也难以完成!

  周瀚根却点点头恼朱味,语气坚定地说:“可以恼朱味,马上量身!”

  “爷爷!”周丹用眼光再一次阻拦究渐座。可周瀚根对周丹说:“丹丹恼朱味,放心恼朱味,你爷爷能做究渐座。”

  曼兰非常高兴恼朱味,总算有人答应为她做旗袍了恼朱味,她站直身子究渐座。周瀚根面朝曼兰恼朱味,左眼眯眯右眼瞄瞄恼朱味,然后一挥手说:“量好了!”

  陪曼兰来的干部感到奇怪恼朱味,哪有这样量身的?曼兰也一脸疑虑:这样量身恼朱味,准不准?

  周丹说:“我们周家裁缝店做旗袍从不用尺量身恼朱味,从身长费锐耕、腰围到后背费锐耕、领口费锐耕、开衩等40多个尺寸恼朱味,都靠目测究渐座。”就在兰曼惊异的神色中恼朱味,周瀚根手握粗芯碳笔恼朱味,刷刷刷在一张白纸板上画出了旗袍的效果图:高雅费锐耕、富贵费锐耕、大方恼朱味,符合她的身份和体型究渐座。曼兰惊讶得直耸肩膀恼朱味,接着拍手叫好恼朱味,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好恼朱味,好恼朱味,就这样恼朱味,不过还要请您加上非洲元素!”她拿出一本非洲画册恼朱味,让周瀚根从里面挑选究渐座。周瀚根翻了翻画册恼朱味,说:“这个没问题恼朱味,请您放心!”

  曼兰他们离开后恼朱味,周丹忍不住埋怨爷爷恼朱味,时间这么紧恼朱味,这旗袍万一做不出来恼朱味,不仅影响周家百年老店的声誉恼朱味,也影响了曼兰对中国的看法恼朱味,实在不该接下啊!

  周瀚根却信心实足地说:“这身旗袍恼朱味,你就在旁边用心看着恼朱味,不用帮恼朱味,我一个人来做!”周丹问:“爷爷恼朱味,为什么不用我帮忙?”周瀚根脸色凝重地回答:“丹丹恼朱味,到时爷爷会告诉你的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周瀚根戴上老花眼镜恼朱味,开始设计图案费锐耕、开料恼朱味,起早贪黑飞针走线:盘扣费锐耕、镶边费锐耕、绣花……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旗袍上去了究渐座。周丹则在一旁用心看着恼朱味,对爷爷精湛的手艺惊讶不已究渐座。5天过去了恼朱味,旗袍基本做好恼朱味,按这样的进度恼朱味,8天时间是可以完成的究渐座。

  当周丹松了口气的时候恼朱味,她发现爷爷最后的绣花明显慢了下来恼朱味,这些活儿不能用错一根线恼朱味,不能搭错一种色恼朱味,这对一个80多岁的老人来说恼朱味,真的难以承受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周瀚根却安慰周丹恼朱味,说有丹丹陪着恼朱味,他高兴恼朱味,这活儿肯定能做好究渐座。

  谁知道恼朱味,第六天一早起床恼朱味,周丹看到爷爷两眼布满血丝恼朱味,双手乱舞恼朱味,嘴里喃喃着:“我的眼睛怎么啦?”周丹大吃一惊恼朱味,为了照料爷爷恼朱味,她日夜陪在爷爷身旁恼朱味,看着爷爷的眼睛离衣料越来越近恼朱味,一直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究渐座。爷爷患有白内障恼朱味,三年前动过手术恼朱味,医生交代恼朱味,裁缝活不能干了恼朱味,弄不好要瞎了眼睛究渐座。可这回爷爷为了赶制曼兰的旗袍恼朱味,日夜用眼恼朱味,竟累得看不见了究渐座。

  这可怎么办啊?旗袍还有最后一道工序恼朱味,就是曼兰提出的非洲元素究渐座。周瀚根选定在旗袍胸前绣一头既威武又不乏母性的非洲母狮究渐座。含意十分鲜明恼朱味,曼兰作为一个国家元首的夫人恼朱味,对外要威武不屈恼朱味,对国内民众又充满慈祥的母性恼朱味,这头母狮十分符合她的身份究渐座。可绣这头母狮要用 20多种线恼朱味, 30多种颜色恼朱味,用到的针法有直针费锐耕、缠针费锐耕、套针……每种针法又分若干种恼朱味,几十种针法都极为精细恼朱味,除了周瀚根恼朱味,眼下没有谁能完成这道工序究渐座。

  周丹急得打电话给父亲周建国恼朱味,叫他赶快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6天前陪曼兰来定做旗袍的那位干部打来电话恼朱味,说明天中午他陪曼兰夫人过来取旗袍!周丹吃了一惊:“不是说8天吗恼朱味,怎么提前了一天半?”

  “实在抱歉恼朱味,曼兰夫人国内发生急事恼朱味,要提前从上海回国恼朱味,这套旗袍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提前完成恼朱味,这关系到国际影响啊……”

  “我爷爷眼睛看不见了恼朱味,这旗袍怎么做得完啊?”周丹大声说究渐座。

  “什么恼朱味,眼睛看不见?这……这叫我怎么向曼兰交代恼朱味,明天下午两点的机票已订好恼朱味,她说了要穿上你爷爷做的旗袍上飞机!”

  突然恼朱味,周瀚根从周丹手里接过手机恼朱味,一字一句沉着回答:“没有事恼朱味,明天上午8点来拿旗袍恼朱味,耽误不了夫人赶飞机回去究渐座。”

  “爷爷恼朱味,你可别乱说啊恼朱味,快到医院去看眼睛吧!”周丹以为爷爷急昏了头恼朱味,在胡说八道究渐座。

  周瀚根放下手机恼朱味,伸手抚摸着周丹的脑袋说:“我的宝贝孙女恼朱味,爷爷的眼睛到医院看也没用究渐座。”

  “眼睛看不见恼朱味,瞎摸呀?”周丹急得快哭出来了究渐座。

  “不要担心我恼朱味,明天上午8点前恼朱味,爷爷一定能绣好这头狮子究渐座。”

  周丹看到爷爷那么自信恼朱味,擦擦眼泪恼朱味,冷静下来恼朱味,看爷爷怎么不用眼睛绣非洲狮子究渐座。

  在周丹的搀扶下恼朱味,周瀚根来到工作台前恼朱味,戴上老花眼镜恼朱味,摊开未完工的旗袍恼朱味,拿起羊毛般细的绣针恼朱味,手法娴熟地在旗袍上切费锐耕、接费锐耕、提费锐耕、挑费锐耕、滚费锐耕、旋……啊恼朱味,盲绣!周丹惊叫起来恼朱味,爷爷居然有这一手绝技恼朱味,怪不得刚才那么沉着自信究渐座。正当她激动万分的时候恼朱味,她父亲赶来恼朱味,敛声屏息站在一旁究渐座。

  “嘀嗒……嘀嗒……”一只小闹钟发出清脆的跳动声究渐座。整整一天一夜恼朱味,周瀚根一刻不停恼朱味,终于绣成一头活灵活现的非洲母狮:威严地坐在一座雄伟的山巅恼朱味,微抿嘴巴恼朱味,眼睛闪着钻石般的光芒恼朱味,从容费锐耕、自信恼朱味,又不乏慈祥……当周瀚根放下绣针的时候恼朱味,他累倒了恼朱味,身子轻飘飘伏在工作台上究渐座。周建国父女俩都含着热泪恼朱味,为他盖上了一条毛毯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恼朱味,周瀚根醒来了究渐座。周丹给他倒了杯水:“爷爷恼朱味,您是怎么练成这绝活的?”

  周瀚根告诉周丹恼朱味,当年他跟父亲学做旗袍的时候恼朱味,先在废料上反复练针法恼朱味,练绣花卉费锐耕、飞鸟走兽究渐座。绣得逼真了恼朱味,就会闭上眼睛练恼朱味,不少锈一针恼朱味,漏掉一线恼朱味,绣出鲜灵灵的花卉恼朱味,绣出飞翔走动的鸟兽究渐座。接着练目测量身费锐耕、画样费锐耕、裁剪费锐耕、镶边费锐耕、编盘口……一次次过关恼朱味,到第三年才独立上手做旗袍究渐座。他们周家旗袍店的绝活就是这样一代代练出来费锐耕、传下来的……老人说到这里恼朱味,突然叹了口气:“可惜建国生不缝时恼朱味,没来得及传给你恼朱味,我的宝贝孙女虽生在盛世恼朱味,跟我学又太晚了恼朱味,叫我好不忧心……”说着恼朱味,竟然流出了混浊的泪水究渐座。

  “这旗袍恼朱味,我之所以拼着命接下来恼朱味,是为了让丹丹在我身边看看我们周家百年老店的手艺……”

  “爷爷恼朱味,我要跟你学!”周丹扑到周瀚根怀里恼朱味,说究渐座。

  “晚了恼朱味,爷爷眼睛瞎了……”

  “爷爷恼朱味,我要学的不是你的绝活恼朱味,而是您追求极致的精神恼朱味,周家旗袍店的这种精神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手里丢了……”

  上午8点恼朱味,曼兰一行人来邬凤巷取旗袍恼朱味,当曼兰站在一块老旧的穿衣镜前穿上这身旗袍时恼朱味,驚讶得叫起来:“非洲母狮恼朱味,我爱的圣兽……中国老裁缝太伟大了……”

  三个月后恼朱味,曼兰穿着那件旗袍的照片恼朱味,登在非洲发行量最大的一家时尚杂志上:风姿绰约恼朱味,庄重大方究渐座。下面有行说明:一件无法复制的艺术杰作恼朱味,出自中国小巷深处老裁缝之手究渐座。

Tags: 手工 旗袍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1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