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醉凤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惘友

  1究渐座。摸骨算命

  周安城商贾云集恼朱味,街市繁华究渐座。城中颇多烟花柳巷恼朱味,而其中最为出名的当属醉凤楼究渐座。醉凤楼新来的头牌名叫阿凤恼朱味,色艺双绝恼朱味,一时间名冠周安究渐座。

  王季清是个外地客商恼朱味,最喜欢在烟花巷里行走究渐座。知道醉凤楼新来了头牌恼朱味,岂能错过?给了老鸨大锭银子恼朱味,王季清终于得见阿凤一面究渐座。只见阿凤略施粉黛恼朱味,美目摄人恼朱味,王季清当即三魂六魄尽失恼朱味,人几乎成了呆子究渐座。

  阿凤轻启朱唇恼朱味,问:“客官是听曲还是填诗?”王季清下意识地摇头究渐座。阿凤又问:“那客官是饮茶这是品酒?”王季清又摇头究渐座。阿凤眼珠一转恼朱味,随即说道:“不如恼朱味,我替客官摸骨?”

  一听这话恼朱味,王季清浑身都快酥了究渐座。他缓缓伸出一只骨结粗大的手究渐座。阿凤似乎有点儿诧异恼朱味,随即将他的两只手掌悉数摸遍究渐座。随后恼朱味,她给王季清斟了碗茶恼朱味,轻声道:客官一半时间行走烟花恼朱味,另一半恼朱味,却在地下行走究渐座。

  王季清愕然恼朱味,在“地下行走”也摸得出?不待他问恼朱味,阿凤又说:“客官近日会有一笔横财……”说罢恼朱味,阿凤脸颊绯红恼朱味,低下头去究渐座。

  王季清是个老江湖恼朱味,却还是第一次在烟柳巷中见这样的娇羞婉转究渐座。阿凤是个清倌人恼朱味,否则王季清真要按捺不住恼朱味,欲行不轨了究渐座。

  自打见到阿凤恼朱味,王季清的心就拴到了她身上究渐座。几乎每天下午恼朱味,他都要来和阿凤厮守究渐座。每次都掷下大笔银钱恼朱味,捧得老鸨和上下丫头都赶着他称呼“王官人”究渐座。

  和阿凤相熟之后恼朱味,王季清问她第一次替自己摸骨恼朱味,似乎有些话还没有说出来究渐座。阿凤的脸又微微泛起潮红:“我摸出来恼朱味,我们有前世的姻缘恼朱味,今生来续究渐座。”说罢恼朱味,阿凤低下头去究渐座。

  王季清心花怒放恼朱味,怪不得他对阿凤如此上心恼朱味,原来是姻缘前定究渐座。而这阿凤恼朱味,也明显对他情深意切究渐座。但有客来恼朱味,阿凤总是故作姿态恼朱味,弹不上两曲恼朱味,坐不上半盏茶工夫恼朱味,一定要送客的究渐座。惟有王季清来了恼朱味,两人厮缠不够究渐座。要不是老鸨一定要阿凤做够一年清倌人恼朱味,王季清早动了荤究渐座。

  和阿凤处得越久恼朱味,王季清就越喜欢阿凤究渐座。可老鸨却不干了恼朱味,对着他抱怨说:“大爷有空还是劝劝阿凤恼朱味,您不来恼朱味,她三魂就像少了两魂儿恼朱味,对客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究渐座。我心疼她恼朱味,舍不得动手打究渐座。可这样下去恼朱味,总不能您一个客人占了我的头牌啊?别人也舍得替她出银子恼朱味,虽说是清倌人恼朱味,可毕竟是在醉凤楼恼朱味,吃的是百家饭!”

  王季清嘴上答应恼朱味,心里却像灌了蜜究渐座。长年在粉头堆里恼朱味,他惯会甜言蜜语恼朱味,而且恼朱味,他是真心喜欢阿凤究渐座。来了不过三五遭恼朱味,阿凤不再弹筝唱曲恼朱味,王季清和她商谈起了“机密事”究渐座。

  阿凤摸骨着实有一套究渐座。第一次恼朱味,她便摸出王季清是个行走地下的——盗墓贼究渐座。并且恼朱味,她知道他正在盗一个大墓究渐座。而王季清见阿凤情真意切恼朱味,便不再隐瞒恼朱味,常拿了古董来讨阿凤欢心究渐座。想不到阿凤却对古董极有见地恼朱味,甚至远在他之上究渐座。问起因由恼朱味,阿凤说祖上一直经营古玩店恼朱味,传到父亲这辈恼朱味,他嗜赌成性恼朱味,败了家业究渐座。后来竟又惹了官司恼朱味,家破人亡恼朱味,她才被卖到这烟柳巷中究渐座。从小耳濡目染恼朱味,所以才对古玩粗通一二究渐座。

  可就是这“粗通一二”恼朱味,令王季清对阿凤刮目相看究渐座。他手边还有些古货要出恼朱味,总是请阿凤过目之后恼朱味,说出其中掌故恼朱味,估了价钱才送到店里究渐座。相形之下恼朱味,王季清不知多赚了多少恼朱味,对阿凤越发敬重迷恋了究渐座。

  摸着阿凤的手恼朱味,王季清说哪天去跟老鸨说说恼朱味,看她要多少钱恼朱味,他要把阿凤赎出来究渐座。阿凤只说了一句:要快啊!

  王季清点点头究渐座。他早打算好了恼朱味,筹划了三年挖掘鲁王墓恼朱味,历时半年恼朱味,他已经盗进了陵墓外围究渐座。再有十天半月恼朱味,他就能挖进墓中恼朱味,到时数不清的金珠玉器等他拿究渐座。王季清已经拿定主意恼朱味,盗了鲁王墓后他就金盆洗手恼朱味,开家古玩店恼朱味,娶了阿凤恼朱味,两人过安稳日子究渐座。

  2究渐座。万两黄金

  一连十天恼朱味,王季清夜以继日地挖掘地道恼朱味,没有去私会阿凤究渐座。王季清住在城外一间盖在松林之间的鬼庙中究渐座。为掩人耳目恼朱味,他半年前在松林乱坟间盖起一座鬼庙恼朱味,里面摆了黑白无常恼朱味,着实吓人究渐座。而王季清恼朱味,就在鬼庙地下挖出地道恼朱味,整夜用洛阳铲朝着鲁王墓行进究渐座。

  再往前恼朱味,王季清陡然看到一扇朱漆大门究渐座。他心下大喜恼朱味,鲁王陵一直有人把守森严恼朱味,他们恐怕怎么也料不到恼朱味,他王季清会从地下将鲁王墓偷个精光究渐座。

  朱漆门户恼朱味,应该是鲁王墓的第一层究渐座。王季清加快速度恼朱味,直起身掏出暗锁究渐座。墓门打开恼朱味,一阵阴风吹过恼朱味,他赶紧捂住口鼻究渐座。幸好中途挖出数个通风口恼朱味,毒风很快散去究渐座。王季清看到门口摆着一只箱子恼朱味,打开来看恼朱味,全是银锭子!王季清大喜过望究渐座。这是墓中的买路钱恼朱味,还有第二层墓葬恼朱味,那才是珍珠玉器恼朱味,最为值钱究渐座。

  王季清本想再往前挖恼朱味,可还是克制了自己究渐座。天光将亮恼朱味,守墓人会来巡查恼朱味,万一听到他的动静恼朱味,岂不前功尽弃?王季清悄悄拖了箱子恼朱味,从地道返回鬼庙究渐座。

  将全身清洗一新恼朱味,王季清换上长衫恼朱味,转眼又变成了教书先生的模样究渐座。十天没见恼朱味,他想阿凤都快想疯了究渐座。喝过早茶恼朱味,王季清直奔醉凤楼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令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恼朱味,就在楼上他竟遇到故交侯三!侯三是谁?那是王季清的结拜兄弟!多年没有联络恼朱味,想不到竟在此偶遇究渐座。而他们的去处恼朱味,都是阿凤的绣房究渐座。

  王季清见侯三抱个描金匣子恼朱味,问里面是什么?侯三喜出望外恼朱味,说是定钱恼朱味,他要为阿凤赎身究渐座。王季清顿时如遭雷击恼朱味,面如死灰究渐座。

  找到老鸨恼朱味,王季清打听情由究渐座。老鸨满面春风恼朱味,说遇到了财神爷究渐座。“你猜侯老爷要出多少钱赎阿凤?”王季清猜不出恼朱味,老鸨的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儿:“一万两啊!一万两!”

  “一万两银子?”王季清问究渐座。

  老鸨不屑:“一万两金子啊!十万两银钱!你知道当年我花多少钱买下醉凤楼?只花了一万两银子!”说着恼朱味,老鸨几乎是乐得颠三倒四究渐座。

  王季清懵了究渐座。三五年没见恼朱味,侯三发了大财?或者恼朱味,他们分道扬镳之后恼朱味,他挖了大墓?当年他们都是以盗墓起家究渐座。后来犯了案子恼朱味,两人才各奔东西究渐座。

  侯三在阿凤的房里坐了足有半个时辰究渐座。而门外的王季清恼朱味,简直如坐针毡究渐座。他除非将鲁王墓中的珍玩悉数盗出恼朱味,否则根本拿不出一万两黄金!侯三终于出来了恼朱味,描金匣子却放在了阿凤的绣房究渐座。

  王季清迫不及待地进去恼朱味,一把拉过阿凤的手恼朱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凤轻声叹气恼朱味,说一连十日恼朱味,侯三包下了她究渐座。每天都要花费上百两银子恼朱味,哄得老鸨晕头转向究渐座。而十天之后恼朱味,他铁了心要赎她出去究渐座。“我妈说出一万两黄金恼朱味,不过是想吓走他究渐座。谁知道恼朱味,他竟然一口答应究渐座。我妈花了两千银子买了我恼朱味,一下子赚到十万恼朱味,焉能不答应?现在恼朱味,她生怕侯三反悔呢究渐座。”阿凤说着恼朱味,星眸点点恼朱味,差点儿要落泪究渐座。

  3究渐座。毒酒杏花红

  出了醉凤楼恼朱味,王季清来到客栈见侯三究渐座。阿凤所说不差恼朱味,侯三本来是和老友一起贩米究渐座。想不到恼朱味,来到醉凤楼一见阿凤竟神魂颠倒恼朱味,像吃了迷药一般究渐座。这些年他盗墓积下了几十万两银子恼朱味,铁了心要赎阿凤究渐座。不跟阿凤在一起恼朱味,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意思?

  听了这话恼朱味,王季清暗自叫苦不迭究渐座。见他良久不语恼朱味,侯三诧异恼朱味,问他有何烦心事?王季清长叹一声说:“贤弟恼朱味,我也看中了阿凤啊!”侯三瞠目结舌究渐座。

  酒店打烊恼朱味,两人道别究渐座。王季清来到鬼庙恼朱味,加快了挖掘速度究渐座。整整一晚恼朱味,他又挖到了第二层恼朱味,三箱金珠玉器就摆在门口究渐座。王季清大喜过望恼朱味,知道阿凤是自己的了究渐座。

  直到天明恼朱味,王季清将三箱宝物全部拖进鬼庙究渐座。他粗粗估算恼朱味,这些价值绝对在两万两金子之上究渐座。

  天还未明恼朱味,城门刚开恼朱味,王季清迫不及待来到醉凤楼究渐座。阿凤还未梳妆恼朱味,却令丫头赶紧将王季清迎上来究渐座。王季清紧紧抱住阿凤恼朱味,阿凤悄然在他耳边耳语一阵究渐座。王季清连连点头究渐座。阿凤恼朱味,竟然早想出了好计谋!

  一个时辰之后恼朱味,侯三来了恼朱味,带来十万两银票究渐座。老鸨剔着牙恼朱味,问王季清又来作甚?王季清从袖中拿出一个翡翠绿珍珠冠说:“这个古董恼朱味,价值一千两金子究渐座。给我三个时辰恼朱味,我也能拿得出十万两银票究渐座。而且恼朱味,这定金奉送给醉凤楼究渐座。”

  一听这话恼朱味,老鸨坐不住了究渐座。两只熊掌恼朱味,她哪只都想吞恼朱味,一时间竟犹豫不定恼朱味,只恨醉凤楼没有两个阿凤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阿凤款步下楼究渐座。看看王季清和侯三恼朱味,她嫣然一笑恼朱味,说:承蒙两位客官厚爱恼朱味,都想赎了阿凤究渐座。阿凤年纪虽小恼朱味,骨子里却最喜欢赌究渐座。我想跟自己的命赌一赌究渐座。呆会儿我要亲手摆下两碗杏花红恼朱味,一碗有毒恼朱味,一碗无毒究渐座。如果两位客官有胆识恼朱味,不如签下生死状恼朱味,谁有命恼朱味,谁就赎了我去究渐座。如果不敢赌恼朱味,不如现在退下吧究渐座。银子恼朱味,可以全部带走究渐座。说罢恼朱味,阿凤拿眼打量两个人究渐座。

  侯三听罢恼朱味,仰天大笑恼朱味,上前便签下自己的名字究渐座。王季清也不示弱恼朱味,当即将自己的名字也写到了纸上究渐座。

  丫头端上酒来恼朱味,侯三看看阿凤恼朱味,抢先一步恼朱味,端起阿凤身边的酒一饮而尽究渐座。饮罢酒恼朱味,侯三将碗摔碎恼朱味,正要将银盒打开恼朱味,却感觉不对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他感到眼前一阵发黑恼朱味,接着七窍出血恼朱味,倒地身亡究渐座。侯三指着阿凤恼朱味,双目圆睁究渐座。昨天深夜恼朱味,他夜探醉凤楼恼朱味,阿凤说出这主意恼朱味,叫他喝下酒恼朱味,吓退王季清究渐座。两碗酒恼朱味,她都不会下毒究渐座。想不到恼朱味,他被阿凤算计了究渐座。

  老鸨先是一惊恼朱味,接着看到生死状恼朱味,再看看那半盒子银票恼朱味,忙令人把侯三的尸体拖下去究渐座。此刻的王季清心花怒放恼朱味,上前端起另一碗酒恼朱味,一饮而尽究渐座。阿凤恼朱味,是他的了!可是恼朱味,他的反应甚至比侯三还快恼朱味,没走两步恼朱味,手捂胸口恼朱味,跌倒在地究渐座。大瞪着两眼恼朱味,王季清想不明白究渐座。阿凤刚刚告诉他恼朱味,她会设计毒死侯三恼朱味,她跟着王季清远走高飞究渐座。另一碗杏花红恼朱味,应该没毒的究渐座。

  望着脚边的尸体恼朱味,阿凤嫌恶地看了一眼恼朱味,转身就走究渐座。老鸨平白得了十万两银子恼朱味,又得了价值千金的玉冠恼朱味,高兴得手舞足蹈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因为兴奋过度恼朱味,她浑身乱颤口吐白沫倒在地上究渐座。

  阿凤离开了醉凤楼恼朱味,再无踪影究渐座。侯三和王季清至死不知恼朱味,阿凤真名叫杨玉凤究渐座。十年前恼朱味,他们勾结匪徒血洗杨玉凤父亲的古玩店恼朱味,杀死杨老板全家究渐座。惟有九岁的杨玉凤住在亲戚家躲过一劫究渐座。整整十年恼朱味,深负血海深仇的玉凤走遍大江南北恼朱味,一心要为父母兄弟报仇雪恨究渐座。得知王季清在周安踪迹恼朱味,她卖身青楼恼朱味,又令人引来侯三恼朱味,这才演出了一石二鸟!

  一丛荒丘前恼朱味,玉凤哭着焚化纸钱恼朱味,拜辞父母究渐座。然后毅然剪断青丝恼朱味,从此遁入空门……

Tags: 报仇 醉凤楼

本文网址:/gushihui/15570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