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必死之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倚肩

  碧潭村之所以叫碧潭村恼朱味,是因为村后的山脚下有一个深潭恼朱味,面积虽不算大恼朱味,但潭水碧绿四季丰盈恼朱味,人走在潭边直觉得寒气逼人恼朱味,谁也不知道潭水到底有多深究渐座。

  碧潭村一向十分平静恼朱味,可是忽然间闹翻了天究渐座。原来城里有个国民党大员的家被小偷偷了恼朱味,侦缉队跟踪小偷一路追到潭边恼朱味,那小偷无路可逃恼朱味,情急之下竟跳进了碧水潭究渐座。小偷本想游到潭那边再逃之夭夭恼朱味,谁知他身上偷来的金条太重了恼朱味,加之潭水太深恼朱味,吸力太大恼朱味,结果小偷扑腾着沉了下去恼朱味,半天连个泡也不冒一个恼朱味,大伙只能眼睁睁看着恼朱味,谁也不敢下水究渐座。

  那大员立即请会潜水的下潭——倒不是找小偷的尸骨恼朱味,在那种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恼朱味,死个把人又能算什么事——大员要找的是金条究渐座。那金条到底有多少?大伙虽不知道恼朱味,但从小偷偷的包裹那沉甸甸的样子看得出来恼朱味,至少有几十斤究渐座。

  可是大员失望了究渐座。十里八乡会游泳潜水的人无数恼朱味,可没有一个敢下到碧水潭内的恼朱味,无论大员出多少赏金究渐座。原因只有一个:潭水太深了恼朱味,深不可测恼朱味,完全无法潜到底部究渐座。实际上每年都有人在潭水内溺死恼朱味,这更增添了一丝恐怖气息究渐座。

  大员正急得抓耳挠腮恼朱味,有人告诉他碧潭村有个潜水高手恼朱味,因为水性太好恼朱味,所以大伙都忘了他的本名恼朱味,就叫他水鬼恼朱味,据说此人能在水中生活三天三夜恼朱味,水底睁目捞取东西如探囊取物究渐座。

  大员大喜恼朱味,立即让人叫了水鬼来恼朱味,却见水鬼是个三十开外骨瘦如柴的汉子恼朱味,长手长脚脸长似马恼朱味,倒真有几分鬼样究渐座。水鬼一听说要他下潭捞东西恼朱味,立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恼朱味,说:“长官恼朱味,这潭是人能下的吗?我不下!”

  大员威胁说:“水鬼恼朱味,你下去捞到金条恼朱味,我自会重重赏你;若推三阻四恼朱味,等待你的只有坐牢一条路恼朱味,我就说你跟那偷金条的小偷是一伙的究渐座。”

  水鬼一伸手恼朱味,说:“铐上我吧!我宁可坐牢恼朱味,也不下潭恼朱味,因为下去也是个死究渐座。”

  大员一挥手恼朱味,侦缉队拿起手铐就要上前究渐座。这下子村民们不干了恼朱味,个个抢上前嚷道:“这叫什么事?人家不肯帮你捞金子就要抓人恼朱味,你们比土匪还狠哩究渐座。要铐恼朱味,连我们一起铐了究渐座。”

  大员大怒恼朱味,拔枪吼道:“你们这是想造反吗?信不信我毙了你们!”

  回答他的是村民们喷着怒火的眼睛究渐座。大伙见大员和侦缉队拔出枪恼朱味,不仅不退恼朱味,反而齐刷刷上前一步究渐座。

  这时大员的一个高参拦住了大员恼朱味,高参低声说:“这事暂时就算了吧恼朱味,咱回头再想办法究渐座。自古以来这儿就民风强悍不服王法恼朱味,穷山恶水出刁民嘛恼朱味,万一事情闹大了也不好收拾究渐座。”

  大员听了只得恨恨地收起枪恼朱味,色厉内荏地吼道:“穷鬼们恼朱味,你们给我等着!”

  回过头有人问水鬼为什么不下去捞金条恼朱味,水鬼一脸鄙夷地说:“我帮他捞?他姨太太就有七八个恼朱味,金条那么多哪儿来的?还不是在我们小民头上作威作福搜刮来的究渐座。甭看他在我们面前神气恼朱味,可一碰着日本人立即屁**流究渐座。我呸恼朱味,什么东西!”

  大伙正担心大员会报复恼朱味,谁知坏了恼朱味,天变了恼朱味,日本鬼子打过来了恼朱味,大员虽说顾不上报复碧潭村恼朱味,来了个落荒而逃恼朱味,可大伙的日子更难过了究渐座。

  随后恼朱味,一小队鬼子在第一时间来到了潭边恼朱味,原来有可恶的汉奸翻译官告诉了鬼子潭水中有沉金的事究渐座。

  这支鬼子队伍没有潜水兵恼朱味,但他们有机器恼朱味,叫什么抽水机恼朱味,一拉绳子就轰隆轰隆地响了起来恼朱味,声势很是吓人究渐座。大伙远远地瞧着恼朱味,心想这个洋机器会抽干潭水吗?要是金子被鬼子得到可就太糟了究渐座。只有水鬼抱着双臂一脸不屑地瞧着究渐座。

  那抽水机果然厉害恼朱味,随着轰鸣声恼朱味,潭水被“哗哗哗”地抽了上来恼朱味,可是恼朱味,半天过去了恼朱味,那潭水的水位竟丝毫没有下降恼朱味,这是怎么一回事?

  鬼子们大眼瞪小眼恼朱味,水鬼却偷偷笑了恼朱味,小声对身边的村民说:“这潭水下通大海恼朱味,鬼子想抽干恼朱味,做梦哩究渐座。”

  大伙一听也快乐地偷笑起来究渐座。谁知正笑着恼朱味,坏了恼朱味,跟鬼子一起来的翻译官指着水鬼对鬼子低声说了几句究渐座。那翻译官是本地一个地主老财的儿子究渐座。水鬼一惊恼朱味,情知不妙恼朱味,但来不及了恼朱味,几个鬼子凶神恶煞般扑过来恼朱味,一起用枪逼住了水鬼究渐座。

  翻译官神气活现地说道:“我说水鬼恼朱味,你发财的机会来啦究渐座。皇军说了恼朱味,只要你肯下水捞出金子恼朱味,就大大地给赏究渐座。”

  水鬼龇牙一乐恼朱味,说:“我倒是喜欢赏金恼朱味,可得有那个命得到啊究渐座。这一下水我还能上来吗?”

  翻译官火了恼朱味,叫道:“你的本事皇军不知恼朱味,我还不知?听着恼朱味,你要是不肯下水恼朱味,皇军说了恼朱味,先枪毙你的老爹恼朱味,再枪毙你恼朱味,最后把穷鬼们统统枪毙!”

  一听这话水鬼犹豫了究渐座。就在这时他爹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恼朱味,说:“儿子恼朱味,你要是帮鬼子捞金子恼朱味,也就是帮鬼子杀我们中国人恼朱味,那你就是大逆不道恼朱味,甭说咱家祖宗八代饶不了你恼朱味,就是我做了鬼也饶不了你!”

  水鬼苦着脸说:“可是恼朱味,我不捞的话恼朱味,他们会杀了你的……”

  老爹厉声叫道:“这个死结恼朱味,我来解!”

  话音一落恼朱味,老爹竟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举起石头就砸鬼子!一声枪

  响恼朱味,老爹一头栽倒在血泊中究渐座。

  水鬼眼睛一下子充了血恼朱味,吼道:“狗汉奸恼朱味,你杀了我吧!”说着扑向那翻译官究渐座。鬼子大怒恼朱味,手指搭上扳机恼朱味,枪声再次响了究渐座。随即爆豆般的枪声响成一片恼朱味,可水鬼和乡亲们安然无恙恼朱味,倒下的是鬼子恼朱味,翻译官更是被打成了马蜂窝恼朱味,是有人暗中开了枪!

  鬼子惊叫起来恼朱味,立即寻找掩体回击恼朱味,可是这回他们面对的对手厉害极了恼朱味,一场战斗很快结束恼朱味,一小队鬼子被全部消灭究渐座。

  直到这时村民们才敢爬起身恼朱味,发现救下他们的是一队身着灰军服的战士究渐座。这支部队叫八路军究渐座。

  八路军立即驻扎下来恼朱味,可他们驻扎在村外恼朱味,并不进村扰民恼朱味,他们进村找吃的也不是强夺硬要恼朱味,而是拿大洋清清爽爽地买究渐座。这是一支以前从未见过的军队究渐座。

  不久增援的鬼子杀气腾腾地赶来了恼朱味,八路军借助碧潭村險峻的山势打得鬼子丢下无数尸体恼朱味,狼狈而逃究渐座。水鬼和村民们不想袖手旁观恼朱味,忙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恼朱味,这一瞧使得大伙惊讶不已究渐座。原来八路军伤亡也很大恼朱味,此时正治疗抢救着恼朱味,可是伤员相当缺医少药恼朱味,甭说一般的小手术没有麻药恼朱味,就是截肢这样的大手术竟也没有麻药!而战士们吃的更差恼朱味,基本就是一丁点儿的杂粮加野菜果腹究渐座。

  就是这样的军队在跟装备精良的鬼子浴血奋战!

  水鬼默默看着恼朱味,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吃好点儿?为什么没有药?”

  一位八路军班长回答道:“没办法恼朱味,没钱啊!”

  水鬼想了半晌恼朱味,猛地站起来用力一拍胸脯恼朱味,说道:“我有办法恼朱味,跟我来!”

  水鬼和村民们当即领着战士们来到潭水边恼朱味,说:“我是水鬼恼朱味,能潜好深的恼朱味,这水底有好多金条恼朱味,我下去帮你们捞!”

  战士们惊叫起来:“不行恼朱味,这潭水这么深恼朱味,跳下去会死人的恼朱味,你水性再好也不能冒这个险!”

  水鬼一听胸膛滚热恼朱味,一把撕了衣服恼朱味,把胸脯拍得啪啪响恼朱味,拍得通红恼朱味,大声道:“旧军队逼我下去恼朱味,日本鬼子也逼我下去恼朱味,只有你们不仅不逼我下去恼朱味,反而不让我下去恼朱味,就凭这句话恼朱味,就凭你们杀鬼子为我爹报仇恼朱味,这潭我是下定了!放心恼朱味,我一定安安全全地捞出金子恼朱味,算是我们碧潭村人给你们的一点儿心意!”

  战士们再三阻拦恼朱味,可哪里拦得住究渐座。眼见着水鬼找来两支长竹篙恼朱味,再牢牢地接起来恼朱味,说:“我试过恼朱味,潭水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深恼朱味,这两支竹篙连起来就够到水底了究渐座。”

  水鬼说着找来一圈麻绳恼朱味,把绳子一头在竹篙底部打了个死结恼朱味,两个战士把竹篙慢慢往下捅恼朱味,不一会儿果然插到了底究渐座。水鬼把麻绳那头扣在腰上恼朱味,对战士说:“你们一定要抓牢竹篙恼朱味,死死捅着究渐座。潭水太深恼朱味,我水性再好也潜不到底恼朱味,只有抱着竹篙顺着竹篙下去恼朱味,才能潜下去究渐座。如果我找到金子就摇竹篙恼朱味,你们马上提竹篙恼朱味,这样我就能顺利出水了究渐座。”

  有战士好奇地问道:“那老乡恼朱味,你带绳子干什么用?”

  水鬼一笑:“当然有用了究渐座。”说着便“扑通”一声跳了下去究渐座。大伙提心吊胆地看着恼朱味,战士们大喊:“老乡恼朱味,小心点儿恼朱味,宁可不要金子恼朱味,也要注意安全!”

  水鬼一点头恼朱味,抱着竹篙义无反顾地潜了下去恼朱味,一眨眼不见了踪影究渐座。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恼朱味,岸上鸦雀无声恼朱味,个个把心提到嗓子眼兒恼朱味,气氛令人窒息恼朱味,可是竹篙一直没有摇动究渐座。

  又过了一会儿恼朱味,班长断然喝道:“不对恼朱味,没有人能潜水这么长时间的恼朱味,快出水恼朱味,不管金子了恼朱味,我们只要人!”

  大伙一听立即七手八脚地来提竹篙恼朱味,哇恼朱味,好沉恼朱味,好像竹篙底部挂着什么重物究渐座。大伙心脏怦怦直跳恼朱味,手上一起用力恼朱味,竹篙出水的速度立即加快究渐座。

  出水了恼朱味,出水了!

  难怪竹篙这么重恼朱味,原来底部系着一个人和一个包裹恼朱味,是水鬼和一包裹黄澄澄的金条!可水鬼一动也不动恼朱味,原来早活活溺死了究渐座。

  大伙顿时失声痛哭恼朱味,明白了恼朱味,一切全明白了!

  潭底之深绝不是人类所能潜到底的恼朱味,即使潜到底也不能待太长时间究渐座。身为水鬼恼朱味,他当然知道这一切恼朱味,所以早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究渐座。他在潭底摸到金子后恼朱味,肯定已支撑不住了恼朱味,他实在没力气浮上来了究渐座。为防止金子脱落恼朱味,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把金子系在了绳子上恼朱味,然后就失去了意识究渐座。这就是他带绳子潜水的目的究渐座。

  在乡亲们的哭声中恼朱味,战士们把水鬼小心平放在岸边恼朱味,一起脱下帽子究渐座。班长低声说:“老乡恼朱味,我们知道你为什么肯不顾性命捞金子恼朱味,是因为我们在为你爹费锐耕、为中国人报仇究渐座。老乡恼朱味,你放心恼朱味,我们一定多杀鬼子恼朱味,一定把鬼子赶出中国恼朱味,为你报仇!”

  战士们和乡亲们擦干眼泪恼朱味,大声吼道:“多杀鬼子恼朱味,为你报仇!”

Tags: 深潭 金条

本文网址:/gushihui/1556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