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梅花红痣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你好野

  这次押的是一趟十分奇异的镖

  民国初年恼朱味,世道很不太平恼朱味,因此恼朱味,保镖这一行业十分红火恼朱味,在当时的辽河两岸恼朱味,最著名的镖局当数广宁的凤鸣镖局究渐座。凤鸣镖局的总镖头叫李凤鸣恼朱味,提起他恼朱味,在当时的辽河两岸镖行中恼朱味,那可是首屈一指的人物究渐座。由于李凤鸣老谋深算费锐耕、交友广泛恼朱味,因此在江湖上行走半生恼朱味,从来没有失手丢过一次镖恼朱味,深得雇主的信赖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李凤鸣正在屋内品着香茗恼朱味,伙计黑七进来禀报说恼朱味,门外有位先生要见他恼朱味,说是有桩生意上的事想找他商谈究渐座。李凤鸣摆了摆手恼朱味,黑七会意究渐座。不大工夫恼朱味,黑七领进一位老者恼朱味,他头戴黑呢礼帽恼朱味,身穿绸面长衫恼朱味,脚蹬千层底的燕尾布鞋恼朱味,年龄在六十开外恼朱味,长着花白胡须究渐座。

  李凤鸣起身相迎恼朱味,老者说:“镖头恼朱味,我今日前来恼朱味,是有桩买卖想交给贵镖局去做究渐座。您尽管开口要价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我有个要求恼朱味,这件镖很特殊恼朱味,非得您亲自出马才行究渐座。”

  李凤鸣问道:“不知老先生要凤鸣押送的是一宗什么样的镖?”

  老者没有回答李凤鸣恼朱味,从口袋内掏出一张银票轻轻放在案几上恼朱味,站起身来缓缓说:“镖头恼朱味,三天后您自然就知道了究渐座。”老者说完走了恼朱味,李凤鸣吩咐黑七送客恼朱味,随手拿起案几上的银票一看恼朱味,不由得暗自称奇:这是张面额一万现大洋的银票恼朱味,老者一出手就留下了这么多定金恼朱味,而且非要自己亲自出马!再说恼朱味,这老者行踪似乎有些诡秘恼朱味,他李凤鸣在广宁生活了半生恼朱味,三教九流的人认识不少恼朱味,可这个老者却从来没有见过恼朱味,他究竟是干什么的?

  三天后的早晨恼朱味,李凤鸣刚刚吃完早饭恼朱味,黑七进来禀报说老者来了恼朱味,李凤鸣迎了出去恼朱味,令人不解的是老者的身后竟然跟着一辆华丽的轿车恼朱味,李凤鸣仔细一看恼朱味,只见从轿车里走下一位十八九岁的漂亮姑娘恼朱味,只见她一身素服恼朱味,一头黑发束在脑后恼朱味,更让他惊讶的是:姑娘的印堂之上竟然有一颗形如梅花的朱砂红痣究渐座。

  李凤鸣正在发愣的时候恼朱味,姑娘已轻盈地走到李凤鸣身边款款下拜:“小女子梅花见过镖头究渐座。”

  姑娘说罢恼朱味,望着李凤鸣嫣然一笑恼朱味,就站到老者身边去了究渐座。

  李凤呜满腹狐疑地望了望老者恼朱味,老者捋着花白胡须一笑:“镖头看好了恼朱味,这就是我让您押的镖呀!”

  李凤鸣押了半辈子镖恼朱味,却从没听说过有人出钱让他走“人镖”的恼朱味,而且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

  老者接着说:“此女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恼朱味,家住天津卫杨柳青恼朱味,被人贩卖到此恼朱味,我费尽周折才将她从窑子里赎出来究渐座。我想让您在半个月之内将她安全送到家恼朱味,事成之后恼朱味,您可到马市来找我恼朱味,小老儿叫马得泰恼朱味,那儿新开张的泰来当铺就是我在广宁的一个分号恼朱味,到时候当付镖银三万现大洋究渐座。当然恼朱味,如果镖头不慎将镖丢了恼朱味,或者说超过了约定时间恼朱味,那就得按民间约定俗成的规矩来办究渐座。镖头恼朱味,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李凤鸣听了心头不觉暗暗一惊:谁不知道马市新开张的“泰来当铺”有背景!没想到掌柜的竟然是这位老者究渐座。李凤鸣这时开了口:“老先生您只管放心恼朱味,凤鸣就是肝脑涂地恼朱味,也不负老先生所托!”

  老者又来到梅花面前交待几句恼朱味,然后就坐上轿车匆匆走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李凤鸣亲自带上十几名精干的伙计保护着梅花出发了究渐座。一路上倒也顺当恼朱味,十天之后恼朱味,他们就到了天津恼朱味,按照梅花提供的地址恼朱味,李凤鸣找到了梅花的老家杨柳青恼朱味,可万万没想到恼朱味,梅花的父母由于过度思念女儿恼朱味,早已双双离开了人世究渐座。院落依旧恼朱味,人事全非恼朱味,梅花哭得悲悲切切恼朱味,肝肠寸断究渐座。李凤鸣见此情景恼朱味,就说:“梅花恼朱味,既然家中发生如此变故恼朱味,还不如随我回广宁找马得泰马掌柜的恼朱味,俗话说得好恼朱味,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姑娘正值青春妙龄恼朱味,如花的容貌恼朱味,大好的时光还在后头哩!”

  梅花含着眼泪答应了究渐座。半月后恼朱味,一行人又赶回了广宁恼朱味,李凤鸣带着梅花来到了泰来当铺究渐座。没想到当铺里死气沉沉恼朱味,伙计们出出进进恼朱味,脸上都凝上了一层霜恼朱味,看样子当铺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恼朱味,一打听恼朱味,李凤鸣不觉大吃一惊……

  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

  伙计们告诉李凤鸣:前天晚上来了一伙土匪恼朱味,将掌柜的给绑了票恼朱味,至今生死不明究渐座。这真是雪上加霜恼朱味,李凤鸣只好将梅花请回镖局恼朱味,等待马掌柜的消息究渐座。

  李凤鸣一回到镖局恼朱味,便嘱咐黑七明儿个拿着他的帖子进山恼朱味,看看哪个“绺子”绑了马掌柜的票究渐座。这“绺子”指的就是土匪的山头恼朱味,李凤鸣和这些“绺子”当家的恼朱味,都是江湖上的朋友究渐座。两天后恼朱味,黑七回来禀报恼朱味,说恼朱味,广宁费锐耕、盘山地区大小绺子都说没有绑马掌柜的票恼朱味,马掌柜是被新成立的绺子“九头鸟”给绑了肉票恼朱味,他们三天内索要30万大洋究渐座。三天过后恼朱味,当铺没凑足这么多钱恼朱味,九头鸟一怒之下撕了票恼朱味,马得泰的尸体被砍得面目全非恼朱味,扔在了当铺门前!

  李凤鸣对九头鸟了解得不是很多恼朱味,只听说是个来无影费锐耕、去无踪的胡子头恼朱味,手下有百十条枪恼朱味,和辽河两岸的绺子都不通气恼朱味,喜欢独来独往究渐座。李凤鸣无奈恼朱味,只得叹了口气恼朱味,将马得泰遇难的事儿告诉了梅花究渐座。

  梅花一听就哭开了恼朱味,李凤鸣安慰了好半天恼朱味,梅花才止住了哭究渐座。李凤鸣说:“梅花恼朱味,你要是信得着我李凤鸣恼朱味,就在这儿住下吧!你这么年轻漂亮恼朱味,等有了机会恼朱味,我再给你找个好女婿恼朱味,好好过日子吧!”

  梅花悲中得喜恼朱味,自然求之不得究渐座。第二天晚上恼朱味,李凤鸣就领着梅花住进了刚刚收拾一新的后院究渐座。

  这以后李凤鸣闲暇之余恼朱味,就经常去后院和梅花聊天恼朱味,李凤鸣没有想到恼朱味,梅花不仅识文断字恼朱味,而且恼朱味,还画得一手好丹青恼朱味,作一手好诗词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李凤鸣又来了恼朱味,梅花从被子底下摸出一个红布包恼朱味,她打开红布包恼朱味,拿出一双崭新的千层底布鞋究渐座。梅花将布鞋递到李凤鸣面前恼朱味,说:“老爷恼朱味,梅花能有今日恼朱味,全靠您的大恩大德恼朱味,梅花无以为报恼朱味,这双布鞋是我亲手做的恼朱味,活计不是很好恼朱味,不知老爷喜不喜欢?”

  李凤鸣接过布鞋恼朱味,只见针脚密密匀匀恼朱味,显然是下了一番工夫的究渐座。李凤鸣妻妾三个恼朱味,却没有一个人给他做过一双鞋恼朱味,他穿的鞋都是到市面上买的究渐座。李凤鸣感动了恼朱味,心里涌着暖流恼朱味,他望着梅花恼朱味,说:“梅花恼朱味,你真是个好姑娘恼朱味,要是哪个男人娶了你恼朱味,那该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呀!”

Tags: 梅花 红痣

本文网址:/gushihui/15568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