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第三扇门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重燃

  本文根据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改编究渐座。

  真之介是个胆小懦弱的年轻人恼朱味,因为一场意外恼朱味,被关进了牢房究渐座。他在牢房里度日如年恼朱味,眼看着决定他命运的这一天恼朱味,终于到来了究渐座。

  一大早恼朱味,狱卒就拿着钥匙恼朱味,叮当作响地走过来说:“哎呀恼朱味,你也终于等来这一天了啊究渐座。我在牢房里工作恼朱味,最期待的就是这个日子呢究渐座。”他边说恼朱味,边打开了牢房的门究渐座。

  真之介苦着脸走出了牢房究渐座。狱卒兴奋地说:“打起精神吧!所有人都在等着呢!”

  “所有人?”真之介大吃一惊究渐座。

  “对恼朱味,广场上已经挤满了观众恼朱味,都想看点刺激的究渐座。”狱卒的眼睛里放着光恼朱味,“不过恼朱味,你呀恼朱味,胆子真够大的恼朱味,老爷的妾你都敢碰恼朱味,这下可不得了啊!”

  “她没告诉我恼朱味,”真之介带着哭腔辩解道恼朱味,“我要是知道的话恼朱味,就不会那么做了究渐座。她跟我说她是单身……”

  狱卒笑嘻嘻地说:“说单身也没错究渐座。妾嘛恼朱味,又不是正房究渐座。她用这个手段恼朱味,已经骗过很多男人了究渐座。”

  “你说什么?”真之介惊得瞪大了眼恼朱味,“很多男人?”

  “没错究渐座。”狱卒眉飞色舞道恼朱味,“那个叫阿猎的女人恼朱味,可是个危险的女人究渐座。她一看到不错的男人恼朱味,就会马上用美色把他骗到手究渐座。结果呢恼朱味,那些男人的下场就是被老爷处决究渐座。这一带无人不知究渐座。”

  真之介沮丧地低下头说:“可我是最近才从外地来的究渐座。”

  “所以说恼朱味,我也很同情你啊究渐座。”狱卒虽然嘴上这样说恼朱味,脸上却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究渐座。

  真之介想起了几天前恼朱味,刑务官来到牢房里对他说的一番话:“过去恼朱味,有一种刑罚叫作‘是女人还是老虎’恼朱味,犯人站在两扇门前恼朱味,要从里面选一扇打开究渐座。一扇门后面是绝世美女恼朱味,另一扇门后面是吃人的老虎究渐座。如果出来的是美女恼朱味,那么犯人就要和这个女人结婚过一辈子;如果出来的是老虎……这个不说你也知道究渐座。这是一场博弈恼朱味,活下来的概率是二分之一究渐座。你的处决方法恼朱味,基本上和这个差不多究渐座。不同的是恼朱味,你的面前将会出现三扇门究渐座。”

  “三扇门?”真之介惊恐万分恼朱味,“一扇是女人恼朱味,一扇是老虎恼朱味,还有一扇呢?”

  刑务官冷笑着说:“这个嘛恼朱味,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可以肯定的是恼朱味,你能平安活下来的概率恼朱味,只剩下三分之一了究渐座。”

  真之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恼朱味,打那以后恼朱味,他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这第三扇门背后的恼朱味,究竟是什么呢?真之介一边想着恼朱味,一边跟着狱卒穿过昏暗的走廊恼朱味,前方越来越亮了究渐座。看来这条路是通往广场的恼朱味,决定命运的时刻来了恼朱味,真之介开始全身发抖恼朱味,牙齿打战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有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究渐座。这个人恼朱味,正是阿猎究渐座。她穿着华丽的和服恼朱味,盘着高高的发髻恼朱味,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恼朱味,说:“真之介!对不起恼朱味,都是因为我恼朱味,才会变成这样……”

  “哎恼朱味,也是我不好究渐座。”真之介本想说点指责埋怨的话恼朱味,但又觉得上当受骗自己也有责任究渐座。

  “保重恼朱味,我会祈祷你的平安究渐座。”阿猎说完这句恼朱味,迈着小碎步急匆匆地走了究渐座。

  真之介目送阿猎的背影远去恼朱味,突然感觉到手里握着一团纸究渐座。那是阿猎刚才握着他的手恼朱味,偷偷塞进来的究渐座。一旁的狱卒咧着嘴问:“那女人恼朱味,塞给你什么东西了吧?”

  真之介心里一惊恼朱味,忙说没有究渐座。

  “别装了!”狱卒伸出手催促他恼朱味,“拿出来让我看看究渐座。”真之介只好把纸团交给了狱卒究渐座。

  狱卒打开纸条恼朱味,一边看一边窃笑着恼朱味,然后还给了真之介说:“给恼朱味,你也看看究渐座。”

  真之介接过一看恼朱味,纸条上写着:“选第三扇门究渐座。”

  “太好了!”真之介高兴地举起双手恼朱味,“她告诉我了恼朱味,她还爱着我!”

  “这个嘛恼朱味,不好说啊究渐座。”狱卒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恼朱味,“如果她真的迷恋你恼朱味,应该不希望你和别的女人结婚才对究渐座。与其那样恼朱味,还不如让你喂老虎究渐座。”

  “什么?”真之介心里一惊恼朱味,“那么恼朱味,第三扇门后是老虎?”

  狱卒摇摇头说:“这个谁也说不准恼朱味,她也有可能真的想救你恼朱味,所以告诉你有美女的门究渐座。”

  真之介若有所思道:“以前那些男人呢?听你刚才的意思恼朱味,她好像不是第一次这样递纸条吧?”

  狱卒笑道:“你说得没错究渐座。但可恶的是恼朱味,每次都不一样究渐座。信了她的男人恼朱味,有得救的恼朱味,也有被老虎吃掉的究渐座。”

  “怎么会……”真之介紧张得手都抖了起来恼朱味,“那……这张纸条不就没有意义了吗?只会更折磨人而已究渐座。”

  狱卒点点头说:“那个女人塞给你这张纸条恼朱味,就是为了折磨你究渐座。只不过恼朱味,这次和以前不一样恼朱味,还有第三扇门恼朱味,这就更不好猜了究渐座。好了恼朱味,没时间说那么多了恼朱味,观众们已经等不及了……”狱卒一边说恼朱味,一边用力地推着真之介的背恼朱味,催促他赶紧往前走究渐座。

  一分钟后恼朱味,真之介站在了广场正中央究渐座。观众席上挤满了人恼朱味,欢呼声此起彼伏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广场上响起了司仪的声音:“各位恼朱味,决定命运的这一刻终于到了究渐座。真之介君究竟会选择哪扇门呢?请大家保持安静恼朱味,拭目以待吧!”话音刚落恼朱味,广场上就响起密集的敲鼓声究渐座。

  眼下恼朱味,在真之介的面前有三扇门恼朱味,他必须要从中选择一扇究渐座。真之介无助地望着周围恼朱味,所有的观众都在盯着他究渐座。

  老爷坐在贵宾席上恼朱味,一只手拿着扇子恼朱味,优哉游哉地扇着风究渐座。他的身边围着一群年轻姑娘究渐座。除了旁边那个看起来像正房的恼朱味,其他的都是妾究渐座。阿猎也在其中恼朱味,她笑容满面恼朱味,和刚才递纸条时的神情完全不同究渐座。

  真之介迟迟拿不定主意究渐座。门有三扇恼朱味,哪扇是女人?哪扇是老虎?那神秘的第三扇门后面又是什么呢?最后恼朱味,他的手鬼使神差地伸向了阿猎说的第三扇门究渐座。他心想恼朱味,既然已经被骗了恼朱味,那就骗到底吧究渐座。

  真之介屏住呼吸恼朱味,推开了那扇门……门后站着一个女人!一瞬间恼朱味,真之介筋疲力尽地倒在了地上究渐座。观众席上的呐喊声恼朱味,使得整个广场都跟着晃动恼朱味,然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失所望究渐座。

  门后的女人走了出来恼朱味,扶着真之介的肩膀说:“谢谢您选择了我究渐座。今后的岁月恼朱味,请多多关照究渐座。”

  真之介抬头看着她恼朱味,她有点胖恼朱味,脸圆圆的恼朱味,发红的鼻头不知道是因为感冒恼朱味,还是有其他原因究渐座。无论怎么看恼朱味,都算不上是绝世美女恼朱味,但是恼朱味,还能奢求什么呢?她就是自己的幸运女神啊究渐座。

  当天恼朱味,真之介就被释放了恼朱味,那个女人跟着他来到他家恼朱味,并且让他买来了一瓶酒恼朱味,然后举起酒杯说:“为你的平安归来恼朱味,干杯!”真之介也急忙举起了酒杯究渐座。

  一个月后恼朱味,真之介下班回家恼朱味,刚打开玄关的门恼朱味,一个茶碗就飞了过来究渐座。

  “喂恼朱味,你这个窝囊废!酒没了恼朱味,给我买酒去!快点恼朱味,不要磨蹭!”这个大喊大叫的人恼朱味,就是真之介的新婚妻子究渐座。从一个月前的那天起恼朱味,她就开始不停地喝酒恼朱味,从来没有清醒过究渐座。当然恼朱味,她也从不干家务恼朱味,家里乱得像狗窝一样究渐座。真之介辛苦赚回来的钱恼朱味,一分不剩全都变成了她的酒钱究渐座。但是恼朱味,这女人再怎么过分恼朱味,真之介也不能跟她分开恼朱味,因为这就是对他的判决究渐座。

  “喂恼朱味,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快给我买酒去恼朱味,*****!”

  真之介一边收拾着摔碎的碗恼朱味,一边想起那个决定命运的日子究渐座。他终于明白恼朱味,自己选择的那扇门恼朱味,不是美女恼朱味,也不是老虎恼朱味,而是那神秘的第三扇门究渐座。

  第三扇门的后面恼朱味,原来是母老虎究渐座。

Tags: 第三扇门

本文网址:/gushihui/15556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