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点主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杂匿

  规矩

  早年间恼朱味,天津卫有一习俗恼朱味,叫“文官点主”恼朱味,嘛意思啊?

  卫里人去世恼朱味,要在灵堂设写有“某某之主位”的牌位究渐座。这个“主”字要少写上面那一点恼朱味,写成“王”字恼朱味,出殡前请一位“文官”拿朱砂笔补上这点究渐座。据说恼朱味,这样阴曹地府才肯接纳死者的亡魂恼朱味,这就叫“文官点主”究渐座。这个点“主”的“文官”恼朱味,必须是有学问或声望的文人恼朱味,而且手中的“笔”要干净恼朱味,没写过“斩立决”杀人的究渐座。

  那会儿恼朱味,卫里能点这个“主”的没几人恼朱味,夏先生算其中一位究渐座。他不但做过清朝的二品大臣恼朱味,而且还是大书法家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卫里但凡老人去世恼朱味,主家都会请夏先生点“主”究渐座。

  民国二十六年秋恼朱味,夏家来了个跑腿儿的恼朱味,说主家老太太过世了恼朱味,后天出殡恼朱味,想请夏先生去点“主”究渐座。管家回应说:“你把地址留下就行恼朱味,夏先生的规矩你知道吧?”跑腿儿的点了点头恼朱味,夏先生的规矩恼朱味,就是甭管有钱没钱恼朱味,主家一定要“干净”究渐座。

  夏先生知道这事后恼朱味,对管家说:“按老规矩办究渐座。”

  管家叫来个下人恼朱味,把地址给他恼朱味,说:“你去扫听扫听这家的主儿究渐座。”下人转身就去扫听了究渐座。

  到了黑晌儿恼朱味,下人才回来恼朱味,见到管家后说:“那主家是安清会的头子刘文海究渐座。”

  管家愣了一下恼朱味,转身就进书房告诉夏先生恼朱味,夏先生“哦”了一声说:“那就让他们另请高明吧究渐座。”管家欲言又止恼朱味,夏先生却摆了摆手恼朱味,接着看书了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管家只好打发下人去了趟刘家恼朱味,以夏先生身子骨不舒服为由恼朱味,把这事儿给辞了究渐座。

  刘文海得知后恼朱味,一脸愠怒恼朱味,吩咐跑腿儿的:“你拿着我的帖子恼朱味,再跑一趟!”跑腿儿的来到夏家恼朱味,见着管家说:“这是我们二爷的帖子恼朱味,你们好好瞅瞅究渐座。二爷说了恼朱味,明儿来不来恼朱味,让姓夏的自个儿掂量着办!”说完恼朱味,他屁股一抬走了究渐座。

  管家明白这帖子的分量恼朱味,忙把原话转告了夏先生究渐座。夏先生接过帖子瞄了一眼恼朱味,随手就扔进了垃圾筐:“怕嘛?甭理他!”

  刘文海是卫里有名的混混儿恼朱味,自打天津卫沦陷后恼朱味,就傍上了日本人的大腿恼朱味,明里是安清会的副会长恼朱味,暗里却是便衣队的头儿恼朱味,谁敢得罪啊?为这事儿恼朱味,管家的心一直悬着恼朱味,直到俩月过后恼朱味,没见人来找碴儿恼朱味,这才落停了究渐座。

  诬陷

  这天黑晌儿恼朱味,夏家忽然来了俩生人恼朱味,一大个儿恼朱味,一矬子恼朱味,故意露出别在后腰的撸子恼朱味,说是要找夏先生究渐座。

  见了面恼朱味,大个儿把撸子往茶几上一搁恼朱味,直截了当地说:“夏先生恼朱味,我俩是抗日锄奸团的恼朱味,有件事儿想请您帮忙究渐座。”夏先生打量了俩人几眼恼朱味,不动声色地说:“帮嘛忙?”

  大个儿回答说:“您是咱天津卫有名的书法家究渐座。想请您写几个字恼朱味,号召卫里的老少爷们齐心协力锄奸抗日!”夏先生听后恼朱味,问:“想让我写嘛字啊?”

  一旁的矬子连忙回答说:“只要是抗日的就行!”夏先生点了点头恼朱味,让俩

  人稍等片刻恼朱味,离开客厅进了书房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夏先生就拿来一幅写好的字究渐座。俩人一瞅恼朱味,是草书“还我河山”恼朱味,倍儿满意究渐座。大个儿拿出两百大洋酬谢恼朱味,却被夏先生拦住了:“钱就免了吧究渐座。”

  第三天半夜恼朱味,突然冒出一帮便衣队的人恼朱味,砸开夏家门楼后恼朱味,闯了进来究渐座。一个矮胖子指名道姓找夏先生恼朱味,夏先生起床走出屋外说:“找我嘛事啊?”矮胖子忽然手一挥:“带走!”

  到了日租界一处公寓恼朱味,矮胖子开审夏先生:“知道为嘛要抓你吗?”夏先生摇了摇头究渐座。矮胖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那我就给你提个醒儿究渐座。把那俩主儿带进来!”

  不一会儿恼朱味,四个便衣押着俩人推门而入究渐座。夏先生认出眼前鼻青脸肿的人恼朱味,正是那晚前来求字的矬子和大个儿恼朱味,心里立马就明白了一大半究渐座。

  矮胖子笑眯眯地问:“认识这俩反日分子吗?”

  夏先生摇头回答:“不认识究渐座。几天前恼朱味,他们倒是找我求过字究渐座。”矮胖子追问:“你给写了吗?”夏先生一口否认:“没有究渐座。”

  矮胖子冷笑一声:“把那幅字拿来!”一个便衣立马拿出了字恼朱味,指着“还我河山”质问夏先生:“这白纸黑字就摆在这儿恼朱味,赖得掉吗?”

  不料恼朱味,夏先生还是不承认:“这字是朋友送我的究渐座。你仔细瞅瞅恼朱味,字可是早就裱好了的究渐座。我可没这手艺啊!”矮胖子翻脸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说完恼朱味,他手一挥恼朱味,几个便衣就对夏先生一顿拳打脚踢究渐座。

  打完后恼朱味,矮胖子接着审:“老老实实把私通锄奸团反日分子的事儿说清楚恼朱味,再交一笔保金恼朱味,就可以回家了究渐座。否则甭怪我不客气恼朱味,送你到宪兵队过堂恼朱味,尝尝日本人的厉害!”夏先生闭上眼睛恼朱味,不说话究渐座。

  矮胖子气得暴跳如雷恼朱味,命便衣对夏先生又是一阵毒打究渐座。就在这当儿恼朱味,一个便衣忽然推门而入恼朱味,慌张道:“二爷恼朱味,池上队长来了!”矮胖子心中一惊恼朱味,慌忙叫停了手下恼朱味,麻利儿走了出去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那矬子主动劝说:“夏先生恼朱味,对不住您了究渐座。那晚我们到报馆恼朱味,把您写的字交给总编恼朱味,谁知道恼朱味,一帮子便衣突然破门而入……二爷刚才也说了恼朱味,只要您老实交代恼朱味,再交点保金恼朱味,他一准儿放了您究渐座。不然的话恼朱味,宪兵队那地儿恼朱味,可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啊!”

  夏先生问道:“谁是二爷啊?”矬子十分惊讶:“就是审您的刘队长啊究渐座。”夏先生追问:“是刘文海吗?”矬子连忙点头说没错儿究渐座。

  夏先生冷笑着质问矬子:“既然你是锄奸团的恼朱味,为嘛张口闭口叫汉奸二爷啊?我看你们啊恼朱味,十有八九是刘文海手下的两条狗!”

  矬子一听急了眼恼朱味,终于原形毕露恼朱味,凶狠地说:“老东西恼朱味,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究渐座。待会儿等二爷回来恼朱味,有你的好果子吃!”

  绝杀

  再说刘文海那边究渐座。见到宪兵队长池上后恼朱味,他赔着笑脸儿问:“太君恼朱味,您怎么亲自来了?”池上拉着个脸儿说:“听说你抓了个私通锄奸团的书法家恼朱味,为嘛不向我报告?他人在哪里?”

  刘文海吓坏了恼朱味,连忙解释说他正在审问究渐座。池上大怒恼朱味,要刘文海马上交人究渐座。刘文海只好乖乖儿把夏先生交了出来究渐座。

  等池上走后恼朱味,刘文海想不通恼朱味,池上怎么会知道这事儿?他打电话问宪兵队的曹长究渐座。曹长说恼朱味,池上接了个电话后恼朱味,立马就带人出去了究渐座。刘文海心想恼朱味,这电话十有八九和姓夏的有关恼朱味,是谁打的啊?

  到了宪兵队恼朱味,池上立刻审问夏先生究渐座。夏先生从头到尾把事情讲完后恼朱味,对池上说恼朱味,矬子和大个儿是刘文海的手下恼朱味,他们冒充锄奸团的真正目的恼朱味,是在报复他没给刘文海老娘点“主”恼朱味,并趁机讹诈钱财恼朱味,坏便衣队的名声究渐座。

  池上听后火冒三丈恼朱味,立马派人抓来矬子和大个儿究渐座。他拿枪顶着矬子的脑门子:“你要是不说实话恼朱味,一枪崩了你!”矬子怂了恼朱味,急忙把刘文海设局诬陷夏先生的事全抖了出来究渐座。池上当场就把他俩给崩了恼朱味,并捋了刘文海的队长一职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池上突然对夏先生十分客气恼朱味,还在东方饭店设宴给他压惊究渐座。饭后喝茶时恼朱味,池上忽然说:“夏先生恼朱味,华北军司令先生喜欢收藏中国书画恼朱味,因公务繁忙恼朱味,委托我请您给他收藏的《猛虎下山图》写副对联恼朱味,您看……”夏先生一口答应了:“等我回家写好就送来!”池上大喜究渐座。

  回到家后恼朱味,夏先生对管家说:“邪门了恼朱味,池上怎么会知道我被抓的事啊?”管家笑着说:“是我找的他究渐座。”夏先生愣住了:“你……”

  管家说恼朱味,他扫听到矮胖子是刘文海后恼朱味,立马想到了宪兵队的池上究渐座。立秋那会儿恼朱味,池上曾登门求字恼朱味,管家以先生身体不适给推了恼朱味,池上不甘心恼朱味,临走时留了个电话恼朱味,说等先生康复后通知他究渐座。于是恼朱味,管家给池上打电话恼朱味,把夏先生被刘文海抓走的事告诉了他……

  夏先生听后恼朱味,“哦”了一声究渐座。管家问:“先生恼朱味,那您要给日本人写对联吗?不写的话恼朱味,我们得早做准备究渐座。”夏先生回答说:“写!为嘛不写啊?写了才能锄奸啊!”管家愣住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夏先生让管家把写好的对联送到了宪兵队恼朱味,封得好好的恼朱味,还装在一个礼盒里究渐座。池上见了很满意恼朱味,立刻赶到北平恼朱味,送到了司令手中究渐座。谁知恼朱味,司令看后却大发雷霆恼朱味,抬手就给了他俩耳刮子究渐座。

  池上不解恼朱味,仔细一看对联恼朱味,是这样写的:“下山饥餐汉奸肉恼朱味,登岛渴饮倭寇血究渐座。”他立刻傻了眼究渐座。

  返津后恼朱味,池上带着刘文海连夜去抓夏先生究渐座。等他赶到夏家时恼朱味,早已空无一人恼朱味,却在书房桌上发现一封写给池上的信究渐座。

  池上拆开信封一看恼朱味,一阵哇哇大叫后恼朱味,突然拔出手枪恼朱味,冲着刘文海“砰砰”两枪究渐座。刘文海就赛(像)猪一样恼朱味,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究渐座。他做梦也想不到恼朱味,信封里竟是夏先生给那幅对联补的横批:“还我河山!”

  直到日本投降后恼朱味,夏先生才回到天津卫究渐座。打这以后恼朱味,他再也不点“主”儿了究渐座。有人问为嘛啊恼朱味,夏先生呵呵一笑:“我这‘文官’也不‘干净’咯!”

Tags: 习俗 点主

本文网址:/gushihui/15556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