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老蛇医的规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白衣飘飘

  白鹤镇的东头恼朱味,有一对小夫妻开着小超市究渐座。男人叫黄钊庭恼朱味,女人叫小惠究渐座。夫妻俩在多数人为温饱奔波的时候恼朱味,已过上了小康日子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黄钊庭坐在超市看电视恼朱味,镇西的吴婶愁眉苦脸地跑来借钱恼朱味,说她的儿子彭澍民被蛇咬了恼朱味,昏迷不醒恼朱味,请来的蛇医丁友钱开价1万元恼朱味,不见钱不治蛇伤究渐座。黄钊庭一听气愤不已恼朱味,人命关天恼朱味,却不见钱不治!这个丁友钱真缺德!黄钊庭赶紧拿了钱交给吴婶恼朱味,也跟着去看望彭澍民究渐座。

  黄钊庭进屋一看恼朱味,彭澍民脸色苍白恼朱味,昏迷不醒恼朱味,那个蛇医丁友钱却在一旁看屋角落里的蜘蛛牵网究渐座。黄钊庭指着丁友钱的鼻子骂道:“治个蛇伤恼朱味,竟要1万?你的心也太黑了!”

  丁友钱瞪着眼恼朱味,问:“一条命恼朱味,起码值五六十万吧?我收1万块钱还多?”

  黄钊庭挥起拳头:“要钱不要命恼朱味,还有良心吗!治不好澍民哥恼朱味,我砸碎你的脑壳!”

  丁友钱不理黄钊庭恼朱味,接过吴婶拿的钱恼朱味,来到彭澍民身边恼朱味,从医包里取出蛇药给彭澍民喂下恼朱味,然后拿出一柄小刀恼朱味,在红肿的伤处划破恼朱味,放血排毒恼朱味,再敷上用黄酒化开的蛇药……半小时以后恼朱味,彭澍民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了究渐座。丁友钱轻蔑地瞧了黄钊庭一眼恼朱味,哼了一声究渐座。

  黄钊庭气呼呼地回到小超市恼朱味,狠狠地砸了一下货柜恼朱味,对堂客小惠说:“我要学蛇医!”小惠道:“学什么蛇医!好好做两年生意恼朱味,赚钱了去城里开个大超市!”

  黄钊庭瞪着小惠恼朱味,呸了一口恼朱味,跑出去了究渐座。黄钊庭跑到几位闲谈的老人那里恼朱味,打听除了丁友钱还有谁会治蛇伤究渐座。其中一个老人告诉黄钊庭恼朱味,百里外的清水村恼朱味,有个老人叫古厚德恼朱味,也许还活着恼朱味,年轻时是远近闻名的蛇医究渐座。

  黄钊庭第二天就骑上摩托车恼朱味,去清水村究渐座。一打听恼朱味,古厚德老人还活着恼朱味,只因年已八旬恼朱味,体力不支恼朱味,腿脚不便恼朱味,不再當蛇医究渐座。黄钊庭在古厚德门前下了摩托车恼朱味,看见有个老人在晒太阳究渐座。老人白发稀疏恼朱味,脸色红润恼朱味,正是人们描述的模样究渐座。黄钊庭彬彬有礼地问:“老人家恼朱味,您是古厚德古爷爷?”

  古厚德打量了他一会儿恼朱味,年轻人面生得很恼朱味,口音也不是清水村的恼朱味,于是说:“我是古厚德恼朱味,有什么事?”

  黄钊庭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拿出两条好烟费锐耕、两瓶好酒恼朱味,说:“古爷爷恼朱味,听老人说您是有名的蛇医恼朱味,我想拜您为师究渐座。”

  古厚德听了恼朱味,脑壳摇得像拨浪鼓:“年轻人恼朱味,我老了恼朱味,耳聋眼花恼朱味,早已不当蛇医了究渐座。你走吧恼朱味,莫耽误你的时间了究渐座。”

  黄钊庭自知拜师不易恼朱味,蛇医多为祖传秘方恼朱味,不会轻易外传究渐座。于是把烟酒提进了堂屋恼朱味,出来反复磨着古厚德究渐座。古厚德被磨得不耐烦了恼朱味,起身进了堂屋恼朱味,把烟酒往外面地上一扔恼朱味,关了大门究渐座。

  黄钊庭求师不成恼朱味,回家后想起丁友钱对昏迷不醒的彭澍民冷漠无情的样子恼朱味,就热血上涌究渐座。隔了几天恼朱味,不顾小惠反对恼朱味,黄钊庭带着两盒中老年牛奶和两支东北人参恼朱味,又去古厚德家究渐座。他把牛奶和人参往古厚德脚下一放恼朱味,“扑通”跪在地上恼朱味,恳请古厚德收他为徒究渐座。古厚德闭着眼睛晒太阳恼朱味,不理黄钊庭恼朱味,像入定僧人一般究渐座。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古厚德睁开眼睛恼朱味,看到黄钊庭仍跪在地上究渐座。古厚德哼了一声恼朱味,起身进了大门恼朱味,“吱呀”一声关上了究渐座。黄钊庭跪到半夜恼朱味,只听古厚德鼾声如雷恼朱味,根本不理会自己恼朱味,于是把牛奶和人参放在门口恼朱味,扫兴而去究渐座。

  过了一段时间恼朱味,黄钊庭决定再去求古厚德究渐座。黄钊庭什么也不带恼朱味,见到古厚德后恼朱味,开口就骂:“古爷爷恼朱味,您把治蛇秘方带进黄土里去恼朱味,让远近的乡亲们被蛇咬后得不到及时救治而丧命恼朱味,您老糊涂了啊!”

  古厚德听着听着恼朱味,忽然哈哈大笑:“你为什么要学蛇医?”

  黄钊庭愤怒地说了丁友钱不给钱不治蛇伤一事恼朱味,说:“我就是想让人及时得到治疗恼朱味,没钱也能保住性命!”

  古厚德听了恼朱味,忽地面相庄严恼朱味,端端正正坐好恼朱味,道:“黄钊庭恼朱味,你给我磕头吧!”

  黄钊庭愣了一下恼朱味,马上笑逐颜开恼朱味,咚地跪地恼朱味,磕了三个响头究渐座。

  古厚德叹了一口气恼朱味,告诉黄钊庭恼朱味,这一段时间恼朱味,他也打听了黄钊庭的一些情况恼朱味,觉得这世上难得碰到好人品的年轻人恼朱味,决定入土之前再收一个徒弟究渐座。

  从此恼朱味,黄钊庭把小超市交给小惠打理恼朱味,自己专心专意跟着古厚德辨认毒蛇恼朱味,背着古厚德上山挖草药恼朱味,配秘方究渐座。时间一晃就是两年究渐座。那天恼朱味,山那边有个小姑娘被蝮蛇咬伤恼朱味,当地卫生院治疗无效究渐座。小女孩母亲翻山来求古厚德恼朱味,古厚德便叫黄钊庭前往究渐座。小女孩已被咬三天恼朱味,蛇毒攻心恼朱味,情况十分危急究渐座。黄钊庭以古厚德所授恼朱味,给小女孩放血吸毒恼朱味,敷上草药究渐座。三天后恼朱味,小女孩痊愈究渐座。黄钊庭说是古厚德祖传秘方之功恼朱味,不取分文恼朱味,悄然离去究渐座。小女孩在母亲带领下恼朱味,专程来谢古厚德和黄钊庭究渐座。古厚德听了小女孩和她母亲的话恼朱味,当即对黄钊庭道:“钊庭恼朱味,你已尽得我古家真传恼朱味,今天我当着这娘儿俩宣布:你出师了!记着恼朱味,行善积德恼朱味,是古家蛇医的宗旨究渐座。”

  黄钊庭回到白鹤镇恼朱味,在小超市旁边恼朱味,又挂了一个乡村蛇医的招牌恼朱味,上面用正楷写着8个大字:古家秘方恼朱味,行善积德究渐座。黄钊庭给方圆百里的山里人治疗蛇伤恼朱味,随喊随到恼朱味,白天黑夜恼朱味,风雨无阻恼朱味,而且从不索要钱财究渐座。古厚德听说后恼朱味,为暮年收了一个好徒弟高兴不已究渐座。

  黄钊庭从医治蛇伤中恼朱味,对草药剂量有了感悟恼朱味,觉得古厚德的祖传秘方还可进一步改进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把师父接到了乡村蛇医诊所恼朱味,一边讨论恼朱味,一边研制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黄钊庭忽然恍恍惚惚来到古厚德面前恼朱味,说:“师父恼朱味,我不小心被五步蛇咬了究渐座。如果我昏迷过去恼朱味,就请您老给我治疗究渐座。”说着说着恼朱味,黄钊庭就昏迷过去了究渐座。

  古厚德吃了一惊恼朱味,急忙用秘方给黄钊庭治疗究渐座。想不到黄钊庭中毒已深恼朱味,古厚德尽其所能恼朱味,三天三夜才将黄钊庭抢救过来究渐座。待黄钊庭恢复后恼朱味,古厚德瞪着黄钊庭问:“你是故意让五步蛇咬的吧?”

  黄钊庭愣了一下恼朱味,说:“不是恼朱味,是我不小心恼朱味,我一时大意恼朱味,没有及时治疗究渐座。师父恼朱味,多亏您救了我一命究渐座。”

  想不到恼朱味,几天后恼朱味,黄钊庭又被五步蛇咬了究渐座。他来找古厚德恼朱味,踉踉跄跄恼朱味,指了一下手上被咬的地方恼朱味,就昏迷过去了究渐座。古厚德大惊恼朱味,再次给黄钊庭急救恼朱味,8个小时后恼朱味,黄钊庭才醒过来究渐座。

Tags: 老蛇医 规矩

本文网址:/gushihui/1555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