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劫案迷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浅浅玫瑰

  明崇祯年间恼朱味,湖广出了一桩轰动全国的要案恼朱味,朝廷下拨给湖广赈灾的10万两银子中途遭劫究渐座。湖广巡抚盖文廷率兵荡平了境内贼寇胡占山盘踞的黑松岭恼朱味,仍未找到那批官银的下落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崇祯皇帝钦点三品带刀侍卫费锐耕、京都名捕刘启前去侦破此案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赃银终于在中州一家典当铺露头究渐座。据典当铺老板介绍恼朱味,前天中午恼朱味,一个汉子拿着官银前来赎一颗金虎头恼朱味,那是半年前一个年轻后生典当在这里的究渐座。自湖广劫案后恼朱味,朝廷已将通牒发往各地恼朱味,上面标有被劫官银的银号究渐座。典当铺老板一见恼朱味,忙稳住那人恼朱味,并悄悄地报了官究渐座。汉子见事情败露恼朱味,便咬舌自尽了究渐座。

  据查恼朱味,金虎头原是京都尉徐尚武早年平叛时缴获的一件战利品恼朱味,因为平叛有功恼朱味,先皇熹宗将金虎头赐给了他究渐座。后来湖广闹饥荒恼朱味,徐尚武押银前去赈灾恼朱味,却中途被劫恼朱味,犯下失职大罪恼朱味,最后恼朱味,徐尚武被满门抄斩恼朱味,唯独其子徐勇逃了出来究渐座。由此推断恼朱味,半年前上这里来典当金虎头的年轻人很可能就是徐勇究渐座。

  徐尚武生前十分珍爱那颗金虎头究渐座。汉子前来赎取金虎头恼朱味,如果是为了徐家恼朱味,表明他与徐家关系非同一般恼朱味,来人赎金虎头时用的却是朝廷被劫的官银恼朱味,这表明此人与劫案有关究渐座。要弄清赎金虎头的人的身份恼朱味,只有找到徐勇究渐座。

  刘启想:金虎头还在典当铺恼朱味,说不定徐勇还会回来恼朱味,不如在典当铺布控究渐座。当刘启连夜带人来到典当铺时恼朱味,铺子的老板已被人给杀了恼朱味,金虎头也不翼而飞究渐座。

  刘启无奈恼朱味,只得将徐勇的模样画出来恼朱味,然后拿了画像去按图索骥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刘启找遍了徐勇可能去的所有地方恼朱味,均无功而返究渐座。

  刘启经过江夏时恼朱味,竟意外地发现一家客栈的小二与画像上的人十分相像究渐座。为摸清底细恼朱味,他趁小二不在时潜入他的房间究渐座。

  刘启找遍了里面的每一个角落恼朱味,并未搜到金虎头恼朱味,只在床头发现了一块刻着“京都廷尉府徐记”字样的玉佩究渐座。由此看来恼朱味,小二正是逃亡在外的徐勇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既然他手里没有金虎头恼朱味,那么杀死典当铺老板费锐耕、抢走金虎头的人就不是他恼朱味,那又会是谁呢?

  刘启正在疑惑恼朱味,忽然街上传来阵阵锣响究渐座。刘启出去一看恼朱味,只见一群公差抬着一颗人头正在游街示众恼朱味,而那颗人头正是徐勇的究渐座。刘启一打听恼朱味,原来昨晚徐勇潜入湖广巡抚盖文廷的后衙行刺恼朱味,当场被捉恼朱味,盖文廷以处置钦犯为名将他给杀了……

  从典当铺老板遇害到徐勇被杀恼朱味,两件事都发生在他赶到的前一步恼朱味,是巧合还是另有缘故?刘启陷入迷惘之中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刘启感到腹中空虚恼朱味,走进一家烧梅店打算买几个烧梅充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一个壮年汉子也来买烧梅究渐座。

  刘启一看恼朱味,汉子使用的正是被劫的官银恼朱味,劫匪终于露头了!

  刘启顾不得吃烧梅恼朱味,等汉子一离店恼朱味,便悄悄地跟了去究渐座。

  汉子七弯八拐恼朱味,最后来到郊外的一座古墓前恼朱味,先回头看了看恼朱味,不见有人跟踪恼朱味,于是往刺丛边一闪就不见了踪影究渐座。

  刘启上前仔细地搜寻了一会儿恼朱味,终于在刺丛后面找到一个入口恼朱味,里面漆黑一团究渐座。

  刘启运起夜视神功恼朱味,只见墓室内放着一口石棺恼朱味,石棺被移开恼朱味,下面露出个洞究渐座。他正要下洞恼朱味,忽然一道疾风朝他的脖子袭来恼朱味,原来汉子就藏在暗处究渐座。他将身子一矮恼朱味,躲过致命的一刀究渐座。但汉子刀锋一转恼朱味,一下对准他的咽喉恼朱味,揶揄地说:“刘大人别来无恙!”

  刘启遇险不惊恼朱味,反问:“你是什么人?运往湖广赈灾的10万两银子是你打劫的?”

  汉子说:“是什么人你管不着!至于那批官银恼朱味,老子劫了又怎样?”

  刘启问:“藏于何处?”

  汉子说:“将死之人恼朱味,知道又有何用?”

  刘启叹了口气:“没想到我刘启竟栽在你这毛贼手中究渐座。也罢恼朱味,不用你动手恼朱味,我自己了断!”

  汉子果然住手究渐座。只见刘启将手一扬恼朱味,作了个自戕的动作究渐座。几乎同时恼朱味,一枚飞镖从他袖中飞出恼朱味,正中汉子咽喉恼朱味,汉子连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在地上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刘启下到洞底恼朱味,四处打量恼朱味,忽然里面那层墓室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贵儿恼朱味,你在干什么?”

  刘启一看恼朱味,里面坐着个瞎婆婆恼朱味,桌上放着个包袱究渐座。里面除了一些散银子外恼朱味,还有一颗金虎头恼朱味,旁边的一片荷叶则包着十几个热腾腾的烧梅究渐座。刘启忙将烧梅递到瞎婆婆手中恼朱味,瞎婆婆一阵狼吞虎咽究渐座。

  刘启继续寻找官银的藏匿处恼朱味,瞎婆婆却说:“贵儿恼朱味,你在找什么?”

  刘启不得不停下来恼朱味,说:“大娘恼朱味,我不是您的贵儿恼朱味,而是他的好朋友究渐座。他有事出门去了恼朱味,托我照顾您!”

  瞎婆婆说:“唉恼朱味,那不是正经门道恼朱味,我叫他别干恼朱味,他就是不听究渐座。看看恼朱味,说走就走了恼朱味,也不吭一声恼朱味,丢下我这个孤老婆子……”说罢不觉老泪纵横究渐座。

  刘启听了感到不是滋味恼朱味,忙跪在地上:“我没爹没娘恼朱味,没有亲人恼朱味,从此您就是我的亲娘恼朱味,好吗?”

  瞎婆婆不由搂住他的头恼朱味,二人依偎良久恼朱味,当刘启站起来时恼朱味,发现自己的剑竟然在瞎婆婆手中究渐座。

  瞎婆婆冷笑一声:“你杀了我的贵儿恼朱味,当我不知道?他虽劫过不少钱财恼朱味,可为的是劫富济贫恼朱味,而且对我十分孝顺恼朱味,你却杀了他?”

  说罢恼朱味,剑锋一转恼朱味,朝刘启胸口刺来究渐座。他欲回避恼朱味,哪里来得及?只听“咝”一声恼朱味,胸前的衣服竟被划出长长的口子恼朱味,看看身上恼朱味,却毫发未伤究渐座。瞎婆婆将剑还给他恼朱味,说:“婆子我生来的孤独命……再说恼朱味,我也不想担谋杀捕快的罪名恼朱味,你走吧!”

  刘启却取出一支袖镖递给瞎婆婆恼朱味,这镖竟是秃的究渐座。刘启又将汉子抱进来恼朱味,说:“方才晚辈只是用秃镖点了他的穴道恼朱味,两个时辰后他自己会醒来恼朱味,请大娘放心究渐座。不过晚辈有一事弄不明白恼朱味,这是京都尉徐尚武府上的一颗金虎头恼朱味,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恼朱味,方才听这位兄弟说官银是他打劫的恼朱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瞎婆婆不觉一怔恼朱味,叹了口气:“难得你手下留情恼朱味,老身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话音未落恼朱味,忽听“嗖”一声恼朱味,只见一件东西冲瞎婆婆面门袭来究渐座。瞎婆婆连忙接住恼朱味,却是一颗铁蒺藜究渐座。瞎婆婆随手扔了回去恼朱味,听得“噗”一声恼朱味,门外一条黑影颓然倒地究渐座。

  刘启不觉大吃一惊究渐座。原来自己下墓穴时就被人盯上了!

  瞎婆婆说:“看来那老贼已有了戒心恼朱味,请随我来!”

  二人来到一座山庄前恼朱味,逾墙而入恼朱味,里面出现一座石窟究渐座。瞎婆婆按了一下机关恼朱味,石门缓缓打开究渐座。

  刘启一看恼朱味,不禁大吃一惊恼朱味,原来被劫的官银全藏在这里!瞎婆婆说出了事情的始末究渐座。

  几年前被徐尚武剿灭的贼寇叫虎头帮恼朱味,首领正是瞎婆婆的丈夫郑大海恼朱味,金虎头则是该帮的镇帮之宝究渐座。郑大海死于乱军之中恼朱味,儿子郑贵只好背着瞎婆婆投奔黑松岭的师兄胡占山究渐座。哪知胡占山与湖广巡抚盖文廷早有勾结恼朱味,而盖文廷与徐尚武原本是官场上的一对冤家对头究渐座。盖文廷派亲兵装扮成强盗恼朱味,与胡占山合伙打劫了徐尚武押运的官银恼朱味,又毒死胡占山恼朱味,荡平了黑松岭恼朱味,郑贵只得再次携母逃生究渐座。来到中州时恼朱味,得知徐尚武之子徐勇典当了金虎头恼朱味,为了重振虎头帮恼朱味,娘儿俩将金虎头盗出恼朱味,逃到江夏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洞外传来一阵刺耳的奸笑声恼朱味,同时石门也“砰”一声关上究渐座。刘启朝外一看恼朱味,不觉大吃一惊恼朱味,只见盖文廷出现在石窟前恼朱味,冲里面说:“刘启恼朱味,你心中还存有不少疑虑吧?老夫现在全都告诉你!上中州赎金虎头的人是老夫派的恼朱味,典当铺老板也是老夫让人杀的恼朱味,就是为了让你替老夫找到徐勇恼朱味,为老夫除掉心头之患究渐座。至于郑贵买烧梅时用的官银恼朱味,也是老夫让人送给他的恼朱味,正是为了把你引入古墓恼朱味,借瞎婆子的手杀你恼朱味,不想你却用花言巧语将她给迷哄住究渐座。不过没关系恼朱味,这里还有一道能要你命的东西!”说着抖出一个圣旨恼朱味,称刘启私通闯王恼朱味,就地正法……盖文廷读罢圣旨恼朱味,接着命人朝洞内喷烟究渐座。

  没想到自己堂堂的三品带刀侍卫费锐耕、名震京都的神捕恼朱味,今天却栽在这个奸贼手里……刘启感到愤怒难平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外面突然传来阵阵激烈的厮杀声和惨叫声究渐座。一会儿恼朱味,石门又徐徐打开恼朱味,只见瞎婆婆的儿子郑贵手中提着带血的钢刀走进来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郑贵醒来时不见了刘启和他娘恼朱味,猜想他们肯定是来了这里恼朱味,便随后找来恼朱味,正遇上盖文廷带着家丁朝石窟放烟恼朱味,于是杀了盖文廷和众家丁恼朱味,将他们救出……

  郑贵说:“朱家皇帝昏庸多疑恼朱味,宠信奸佞恼朱味,滥杀无辜究渐座。眼看大明气数将尽恼朱味,大哥不如和我一起投奔闯王恼朱味,替天行道恼朱味,这笔银子正好献给闯王做军饷恼朱味,如何?”

  郑贵话音未落恼朱味,刘启却用剑对准了他的咽喉恼朱味,突然恼朱味,那剑的剑锋一转恼朱味,却刺进了刘启自己的胸膛究渐座。

  刘启指着石窟哽咽着说:“你们帮我破了此案恼朱味,银子就送给贤弟恼朱味,作为敬献义军的见面礼……”

  一代名捕恼朱味,用自己的血为这宗劫案画上了一个鲜红的句号究渐座。

Tags: 劫案 迷云

本文网址:/gushihui/1555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