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致远亭之别

来源:我爱故事网 作者:涧下水

  放假了恼朱味,终于争得一点自由的时间究渐座。张抑毫不犹豫地把时间交给了睡眠……天亮之时恼朱味,张抑总觉得自己始终没有睡去恼朱味,困意浓浓恼朱味,刚想睡去恼朱味,却听得一阵敲门声究渐座。
  一个人在寝室真的很无奈恼朱味,不可以装睡让别人去开门究渐座。张抑起身准备下床恼朱味,心中想着:是谁这么有趣恼朱味,昨天刚走恼朱味,今天就回来了?他拖着疲倦的脚步打开房门恼朱味,却发现没有人恼朱味,是谁敲错门了?张抑没想太多恼朱味,准备关上门回到床上恼朱味,不经意瞧见地上一张纸条——今晚十点恼朱味,竹林书院恼朱味,张抑究渐座。张抑见那些字歪七扭八恼朱味,很明显是用左手写的究渐座。留信之人不想暴露自己身份恼朱味,又恐张抑误会不约恼朱味,所以留下张抑的名字恼朱味,证明没有找错人究渐座。张抑微微一笑恼朱味,吐出两字:"高明究渐座。"
  "竹林书院……"恼朱味,张抑不禁重复了一下这个地点恼朱味,又看了看字条恼朱味,时间费锐耕、地点都于自己无益究渐座。究竟是何人找自己恼朱味,又是为了什么事?若是考验自己的胆量恼朱味,那此人便是错到了极致;若是测量智商恼朱味,那便有点意思了恼朱味,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竹林书院恼朱味,只知道个大概位置究渐座。"万事万物自有定数恼朱味,我倒要看看这个人在搞什么鬼!"张抑自言自语恼朱味,毅然决定要去赴约究渐座。
  晚九点刚过恼朱味,张抑便在室友桌上寻了个手电恼朱味,将房门锁好恼朱味,出得门去究渐座。一路上倒是热闹得紧恼朱味,直听见各种小虫晚宴的声响究渐座。偶尔遇见一两个人恼朱味,但都是与张抑相向而行究渐座。越是靠近竹林书院恼朱味,路面越是变得昏暗恼朱味,虫儿们宴会的声乐也更加动听恼朱味,时而还会牵扯着草丛一起舞蹈……
  路上满是青苔恼朱味,想必平日里很少有人来到这儿究渐座。张抑把手电开得更亮恼朱味,倒不是怕黑恼朱味,而是惶恐一不小心踩空了脚恼朱味,那便有点麻烦了究渐座。昏沉的路灯恪尽职守地亮着恼朱味,张抑笑了——一路走来固然安静得紧恼朱味,幸而躺在地上的影子一直跟随着恼朱味,倒也不算太孤单究渐座。只要跟着路灯走恼朱味,就不会走得太远吧?脚下再多的岔道恼朱味,也不必慌了究渐座。
  "黄色的森林里有两条路恼朱味,可惜我无法同时去涉足……"张抑突然诗兴大发恼朱味,加快了脚步恼朱味,也不管脚下的路何去何从了……终于见到了人的气息——房子恼朱味,不恼朱味,想必那便是所谓竹林书院吧?张抑缓缓走近恼朱味,隐约发现有一人正驻立在一个亭子下面究渐座。再近一些恼朱味,张抑开始惊讶那身影甚是熟悉恼朱味,只差待他回头让自己确认一番了究渐座。
  那人头戴一顶黑色檐帽恼朱味,身着一件红色外套恼朱味,在浅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刺眼恼朱味,背后拿着一本看不清名字的书恼朱味,头稍向上仰着恼朱味,似在忖度什么问题究渐座。张抑看得愈久恼朱味,狐疑生长得愈是厉害恼朱味,顿时眼珠一圆恼朱味,蹲下身来掏出手机恼朱味,拨通了胡程鹏的电话……果然恼朱味,随即便在不远处听到了熟悉的手机铃声究渐座。胡程鹏接了电话恼朱味,张抑故意问了一句"你在哪儿",还未等胡程鹏回答恼朱味,张抑便用手电照在他身上究渐座。胡程鹏无法再继续卖关子恼朱味,回过头来对着张抑笑了笑究渐座。
  张抑顺着方才胡程鹏注视的眼光看去——"致远亭"三字飘逸自如恼朱味,于是拿出早上收到的那张字条:"这是你写的吧?"
  胡程鹏收住了笑容:"是究渐座。"
  "找我来这儿干嘛?"张抑忽然转过身去究渐座。
  "二哥恼朱味,你看这书院如何?"胡程鹏似在转移话题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我喜欢究渐座。"张抑顺藤摸瓜究渐座。
  "可是空无一人究渐座。"胡程鹏立马切中要害究渐座。
  "那叫‘宁静’究渐座。致远亭恼朱味,宁静方致远究渐座。"张抑又回过头来看着胡程鹏究渐座。
  胡程鹏没有停恼朱味,指着亭子两侧的对联对张抑说道:"那这两句话作何解释?"
  张抑看了看恼朱味,念出上联"半部论语治天下",再瞥了一眼下联"一册春秋知兴亡",顺势而出一句"一篇周易定乾坤",将本已刻好的下联掩盖得无声无息究渐座。
  "胡说八道!"胡程鹏突然加大了嗓门恼朱味,正欲吐出下文恼朱味,却被张抑抢先打断——
  "如果你今天叫我来这里恼朱味,只是为了和我争论我们本不一致的信仰恼朱味,那么我想我没必要呆在这儿了究渐座。"张抑说罢恼朱味,转身就要离开究渐座。
  "二哥恼朱味,韩老师和你有何恩怨恼朱味,你要如此和他争锋相对?"胡程鹏终于道出了正题究渐座。
  "韩老师刻板迂腐恼朱味,思想陈旧恼朱味,我本无意诋毁他老人家恼朱味,我只是更向往真理究渐座。"张抑头也不回恼朱味,语气却更加果断究渐座。
  "韩老师是我最敬重的老师恼朱味,我只希望二哥你能够在他的课堂上稍许规矩……"胡程鹏态度坚决恼朱味,又似乎夹杂着恳求的语调究渐座。
  "规矩?"张抑冷笑了一声恼朱味,"我更爱自由究渐座。"
  "你物质富足当然更爱自由恼朱味,"胡程鹏吼了出来恼朱味,转而语气又平和了些恼朱味,"而我本就一无所有恼朱味,不能像二哥你这样笑傲于世究渐座。韩老师是我追求理想之路上的一笔财富恼朱味,还请二哥放过他究渐座。儒道本一家恼朱味,我不想因此而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究渐座。"胡程鹏尽量压制自己的怒火究渐座。
  "道不同恼朱味,不相为谋恼朱味,"张抑长叹一声恼朱味,"你阿谀奉承费锐耕、追求物质我管不着恼朱味,我泥古不化费锐耕、向往逍遥你也不必多说究渐座。我们就此分道扬镳恼朱味,权当从来没有认识……"夜空又深沉了些恼朱味,一缕轻风奔来恼朱味,将张抑的话吹得更冷究渐座。
  "二哥恼朱味,谢谢你的门票究渐座。"胡程鹏无奈挽留不住恼朱味,也不肯再多说什么了究渐座。
  "不必恼朱味,你我各取所需而已究渐座。"张抑说罢恼朱味,不再止步究渐座。

版权声明
1费锐耕、本文由涧下水原创发布在我爱故事网恼朱味,版权归原作者和我爱故事网所有究渐座。
2费锐耕、我爱故事网(mxgsw.net)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恼朱味,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究渐座。

Tags: 离别 自由

本文网址:/gushihui/15551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