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秃笔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木瑾

  河北满城凤凰山下有个田家庄恼朱味,庄上有个孩子名叫田满恼朱味,他天生聪明恼朱味,读书识字一点就通恼朱味,且过目不忘恼朱味,人称“神童”究渐座。他娘也盼着他能有点儿出息恼朱味,家里再穷恼朱味,也坚持让他读书究渐座。

  田满16岁这年恼朱味,教书的陆先生让他到县里去参加小试究渐座。如若中了恼朱味,那就能成为生员恼朱味,到省里的书院去念书恼朱味,更有进益啊究渐座。田满娘就让他带上盘缠恼朱味,跟几个学伴一道到县里去考试究渐座。

  进了考场恼朱味,见到题目恼朱味,田满可傻了眼究渐座。倒不是他看到题目傻眼恼朱味,而是用着笔傻眼了究渐座。他家里穷啊恼朱味,哪儿买得起毛笔恼朱味,练字那都是用树枝在地上写啊究渐座。可现在呢恼朱味,发了毛笔恼朱味,要蘸上墨恼朱味,在纸上写啊究渐座。那感觉恼朱味,可真是天上地下啊究渐座。

  他也学着别人的样子恼朱味,在砚台里磨了墨恼朱味,把墨磨到很稠了恼朱味,小心翼翼地用毛笔蘸了恼朱味,往纸上一写恼朱味,不成想毛笔那么软恼朱味,一下子就墩成了一个黑疙瘩究渐座。他再轻了写恼朱味,那字又像蚊子一样要飞起来了究渐座。别人都写了半篇了恼朱味,他还跟毛笔较劲呢究渐座。

  监考的督学看到他那笨拙的样子恼朱味,就过来问道:“你连字都不会写恼朱味,还考什么考?”田满羞得满面通红究渐座。督学一摆手恼朱味,跑过来两名差役恼朱味,把田满给轰出了考场究渐座。

  田满恨自己太笨啊究渐座。没吃过猪肉恼朱味,还没见过猪跑啊恼朱味,怎么就连个毛笔字都写不出来呢!他跑到河边恼朱味,痛痛快快地哭了一阵子恼朱味,稍稍平静了一些恼朱味,这才神情抑郁地往回走究渐座。他边走边想恼朱味,自己连个毛笔字都不会写恼朱味,连个秀才都考不取恼朱味,怕是难有建树恼朱味,还是回家种地去吧究渐座。

  他正郁郁地往回走恼朱味,忽然听到前面的树林中传来伤心的啜泣声究渐座。他循声找去恼朱味,见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正跪在一棵大树前哭呢究渐座。这就是同病相怜啊究渐座。他顿起惺惺相惜之意恼朱味,凑过去问道:“这位兄弟恼朱味,你为什么哭啊?”

  那个孩子抬头看了看他恼朱味,失望地摇了摇头恼朱味,又低下头去接着哭究渐座。田满关切地说:“你倒是说说恼朱味,为什么哭啊?说给我听听恼朱味,或许我能帮上你呢究渐座。俗话说恼朱味,三个臭皮匠恼朱味,顶个诸葛亮啊究渐座。”那个孩子又看了他一眼恼朱味,仍是失望地摇了摇头恼朱味,但还是开口说话了:“家父让我做篇文章恼朱味,我做不好恼朱味,他就让我出来面树思过究渐座。”田满问道:“什么文章?”那孩子摇了摇头究渐座。田满生气了:“你看不起我是吧?告诉你恼朱味,我可是十里八乡都闻名的神童呢究渐座。”

  那孩子虽然还有些不相信恼朱味,但心想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恼朱味,就跟他讲了父亲出的题目:木直中绳恼朱味,如何为轮究渐座。田满转着眼珠儿想了想恼朱味,就说道:“木直中绳恼朱味,揉以为轮究渐座。但你父亲的意思恼朱味,却是要你讲明树木虽直恼朱味,但可以做成车轮究渐座。人要想达到一个目标恼朱味,也要采取迂回的办法恼朱味,而不能固守着旧的思路究渐座。”

  那孩子想了想恼朱味,忽然欣喜地一拍手恼朱味,道:“有道理!”那孩子一溜烟地跑走了恼朱味,田满只好蔫耷耷地往家走究渐座。

  田满回到家恼朱味,再不提读书考功名的事儿了恼朱味,扛起锄头就下了田究渐座。他娘也不再说啥恼朱味,教他如何种田恼朱味,如何看天时究渐座。

  这天晌午恼朱味,田满正在田里锄地恼朱味,忽然听到地头儿上有人喊他究渐座。他抬头一看恼朱味,见里正带着几个人站在那里恼朱味,其中就有那天遇到的那个面树思过的孩子究渐座。他来到地头儿上恼朱味,那孩子兴奋地道:“就是他!”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和那孩子长得很像恼朱味,该是那孩子他爹吧恼朱味,上上下下打量了田满一番恼朱味,似乎不太满意恼朱味,问道:“那日恼朱味,可是你帮小儿解的题目?”

  听他那问话的口气恼朱味,似乎不相信啊恼朱味,田满也有些不高兴了恼朱味,点点头说:“是究渐座。”

  男人说:“我再给你出个题目究渐座。”

  田满白了他一眼:“你凭啥给我出题目?”

  旁边一个人斥责道:“不得对大人无礼!”

  那男人正是满城知县卢淼卢大人究渐座。几天前恼朱味,他给儿子出了那个题目恼朱味,儿子答不上来恼朱味,他一气之下恼朱味,命儿子面树思過究渐座。不久之后恼朱味,儿子就跑回来恼朱味,给他解了题究渐座。他一时惊喜恼朱味,又知这不是儿子的本事恼朱味,就问儿子是如何破题的恼朱味,儿子就讲了究渐座。他很想见见这个孩子恼朱味,可惜儿子不知道这人的名字恼朱味,只知道这人号称“神童”恼朱味,就依此去打听恼朱味,还真给打听到了恼朱味,忙着找了来究渐座。卢大人道:“你若真有学问恼朱味,就可去给我儿子当伴读究渐座。不光能挣到银子恼朱味,还能学到学问究渐座。”

  田满一听有这么好的事儿恼朱味,顿时高兴了恼朱味,但转念一想恼朱味,又说道:“他用过的毛笔恼朱味,能不能给我用?”卢大人点头笑道:“当然可以究渐座。”田满就让他给自己出题究渐座。卢大人又挑了《论语》中的一段话恼朱味,让田满应对究渐座。田满只稍稍一思索恼朱味,就答起来恼朱味,虽不是十分出众恼朱味,倒也别有新意恼朱味,那可比他儿子强多了究渐座。卢大人含笑点头恼朱味,说道:“你就随我回城去吧究渐座。”

  自此恼朱味,田满就给卢兴当上了伴读究渐座。

  所谓伴读恼朱味,其实就是小书童恼朱味,照顾卢兴的饮食起居恼朱味,但唯一的优惠条件恼朱味,是能和卢兴一起听课究渐座。卢大人给儿子请来的先生恼朱味,是早年间的一位举人恼朱味,学识渊博恼朱味,观点出新恼朱味,很让田满受益究渐座。田满也记着考场上那丢人的一幕恼朱味,见卢兴用过一枝笔恼朱味,丢在一旁恼朱味,他忙着接过来恼朱味,沾了墨恼朱味,便在纸上写究渐座。谁知手上还是没个谱儿恼朱味,那笔落下去恼朱味,不是轻了就是重了恼朱味,也不听使唤恼朱味,歪歪扭扭恼朱味,曲曲弯弯恼朱味,就像鬼画符究渐座。

  卢兴一看就笑:“你这字恼朱味,只有鬼认得!”

  田满是又气又憋屈啊恼朱味,他咬紧牙关恼朱味,要好好练字究渐座。可这字还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究渐座。特别是他已经16岁了恼朱味,习惯都已成型了恼朱味,从没拿过笔呀恼朱味,手指头都不知道该怎么用究渐座。笔握在手恼朱味,说不出的僵硬恼朱味,字没写好恼朱味,脑子也不灵光了究渐座。几个月下来恼朱味,仅仅能把字写下来恼朱味,但歪歪曲曲的不像个样子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田满伺候着卢兴睡下了恼朱味,又拿起一枝笔来练字究渐座。练了半个时辰恼朱味,字还是写得歪歪扭扭恼朱味,脑子里又空了究渐座。他看看自己写的字恼朱味,比乡下初识字的孩子好不到哪里去恼朱味,一气之下恼朱味,丢了笔恼朱味,来到院子里究渐座。

  此时恼朱味,月光皎洁恼朱味,万籁俱静恼朱味,田满触景生情恼朱味,折了一根木棍恼朱味,就在地上写起来究渐座。写完了一片恼朱味,用鞋底抹去恼朱味,再写究渐座。又写了一片恼朱味,正要抹去恼朱味,却听到一声轻斥:“慢着!”

  他扭头看去恼朱味,见是卢淼究渐座。他刚才专心致志地寫字恼朱味,倒没注意到卢大人何时来到他身边的究渐座。卢大人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写字恼朱味,见他要把字抹去恼朱味,这才喝止了他究渐座。卢大人低头看着他写的字恼朱味,边看边点头:“文章好恼朱味,字也好究渐座。田满恼朱味,你这“神童”之名恼朱味,倒也名副其实啊究渐座。”

  田满被他一夸恼朱味,倒不好意思了:“大人谬赞了究渐座。”

  卢大人糊涂了:“你写字如此之好恼朱味,怎么见你握笔反倒很拙呀究渐座。怎么恼朱味,学馆的先生没教你写字吗?”

  田满摇了摇头究渐座。

  卢大人不觉叹了口气:“以你的才情恼朱味,不去考取功名恼朱味,实在可惜啦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不会写字恼朱味,又如何考取功名?”

  田满无奈地苦笑道:“命当如此究渐座。”

  卢大人似乎不太甘心恼朱味,皱眉沉思着恼朱味,看到田满手里的木棍恼朱味,忽然眼前一亮:“有了!”他拉着田满进到厨房里恼朱味,把木棍放到火上去烧恼朱味,烧了片刻恼朱味,就拿出来恼朱味,灭掉了火恼朱味,那被烧过的部分就成了木炭究渐座。他又带着田满来到书房里恼朱味,让他用炭条在纸上写字究渐座。田满一试恼朱味,很是得心应手究渐座。只是炭条稍硬恼朱味,要在硬纸上才能写字究渐座。卢大人就给他备了些硬纸究渐座。田满又悉心研究恼朱味,能把炭条烧得恰到好处恼朱味,不粗不细恼朱味,着色均匀恼朱味,写出来的字也是遒劲有力恼朱味,更重要的是不影响他的思路了究渐座。

  来年春上恼朱味,满城县又举办小试恼朱味,田满就去应试究渐座。他的样子恼朱味,那叫一个奇怪究渐座。别的考生恼朱味,那都是背着手晃晃悠悠地来的恼朱味,而田满恼朱味,却背着一捆烧好的炭条和一摞硬纸究渐座。别的考生看他觉得新鲜啊恼朱味,都围过来看稀奇恼朱味,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究渐座。因为卢大人已经和督学打过了招呼恼朱味,督学过来恼朱味,检查了他带的纸和炭条恼朱味,没发现异样恼朱味,就让他参加考试了究渐座。

  那场小试恼朱味,田满得了第一恼朱味,县里推荐他到省学去深造究渐座。

  田满到省学去恼朱味,仍然背着一大捆炭条恼朱味,还有一大摞硬纸究渐座。那里的主官可不听田满的解释了恼朱味,把这事儿报给了京里究渐座。在省学学几年恼朱味,考过了乡试恼朱味,还得进京考试啊恼朱味,要是京里不认他的炭字恼朱味,他这几年不是白学了吗究渐座。

  几天之后恼朱味,京里来了回复:允究渐座。

  不知不觉间恼朱味,3年时光一晃而过恼朱味,田满已经20岁了究渐座。他参加了乡试恼朱味,顺利过关恼朱味,成了举人恼朱味,就能参加京试了究渐座。田满知道恼朱味,京试那可是道难关恼朱味,全国的举子们都来了恼朱味,那才真是人才荟萃呢恼朱味,像自己这样的恼朱味,怕是难以显山露水了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他正在房里读书恼朱味,忽然有个差役过来叫他恼朱味,并让他带上炭条究渐座。他跟着差役来到主官房里恼朱味,却见房里还有一位尊贵的客人究渐座。客人只是跟他点了点头恼朱味,并不说话究渐座。主官问道:“田满恼朱味,你准备得怎么样了?”田满忙说:“学生正竭尽全力恼朱味,绝不让主官失望究渐座。”主官说:“那我现在就考考你究渐座。”

  主官一喊恼朱味,几名差役就抬着一块青石板进了门恼朱味,把青石板放到地上究渐座。主官沉吟片刻恼朱味,道:“田满恼朱味,你就写写‘君子不器’吧究渐座。”田满应了一声恼朱味,思忖片刻恼朱味,就用炭条在青石板上写起来究渐座。

  那炭条已是他运用自如的笔恼朱味,更像是他的手指恼朱味,他想到哪里恼朱味,已自然而然地写出来究渐座。思绪飞扬恼朱味,手中的笔却也不停究渐座。只一盏茶工夫恼朱味,文章已写好恼朱味,恰恰写到青石板的落脚处究渐座。

  主官和那位客人都凑过来看究渐座。主官还没说话恼朱味,那客人先拍了一下手道:“妙!”主官献媚地道:“总算不负大人的重托究渐座。”他转脸对田满说:“你就随胡大人去吧究渐座。”

  田满就随胡大人进了京城恼朱味,又进到皇宫里恼朱味,面见了皇上究渐座。他这才知道恼朱味,他以后就有了一个特殊的身份恼朱味,那就是皇上的代笔究渐座。原来恼朱味,皇上总要给臣民们显示显示自己的诗文造诣恼朱味,每逢出游或重大活动恼朱味,总要写些文章和题字恼朱味,昭告天下恼朱味,有的还要敕刻于石碑之上究渐座。偏偏这位皇上诗文差些恼朱味,字也差些恼朱味,又不想让臣民知道恼朱味,就想找个代笔究渐座。可那些状元探花的恼朱味,写出字来是好看恼朱味,可一刻到石碑上就不成样子了恼朱味,他就托胡大人秘密去找寻个合适的人究渐座。恰好胡大人接到了河北省学的报告恼朱味,他当即留上了心恼朱味,让省学好好教导田满究渐座。现在看田满学成恼朱味,忙着把他给招了进来究渐座。

  田满写字用的是炭条恼朱味,写到石碑上仍是遒劲有力恼朱味,刻出来更是洒脱湍肃恼朱味,颇有皇家之气究渐座。他文采又好恼朱味,皇上说错的地方恼朱味,他都能及时改正恼朱味,很得皇上欢心究渐座。皇上到哪儿去恼朱味,都带着他恼朱味,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碑文恼朱味,一时竟被许多人拓下来模仿究渐座。

  这年恼朱味,田满回乡探亲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陆先生带着他儿子过来拜访究渐座。田满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恼朱味,问道:“有什么事儿恼朱味,您就直说吧究渐座。”陆先生道:“我有个不情之请恼朱味,还望你能赐告究渐座。”田满忙着说:“您别客气究渐座。您是我的授业恩师恼朱味,您有什么事恼朱味,尽管吩咐就是究渐座。”

  陆先生说恼朱味,看样子恼朱味,田满在京城里混得不错究渐座。他就想知道恼朱味,田满可是个连字都不会写的人啊恼朱味,又怎么在京城里混的呢?他的儿子写得一手好字恼朱味,却一事无成啊究渐座。田满看着陆先生恼朱味,忽然笑了究渐座。他站起身恼朱味,来到陆先生跟前恼朱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恼朱味,连磕了3个响头恼朱味,这才诚心诚意地说道:“谢先生不教我写字之恩究渐座。”

  他早已明白恼朱味,陆先生不肯教他用毛笔写字恼朱味,主要的原因恼朱味,就是陆先生看他太过聪颖恼朱味,怕把他教得太过出众恼朱味,会把陆先生的儿子比下去究渐座。谁知世事弄人恼朱味,却给了他这个独特的本事恼朱味,而陆先生的儿子却依然平庸究渐座。

  陆先生羞愧难当恼朱味,带着儿子低头走了究渐座。

  田满既然是皇上的代笔恼朱味,自然不能在任何地方留下他的名字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他也并不甘心究渐座。凡是写到田的时候恼朱味,他总是把中间的十字写成一个×恼朱味,别人都以为那是疏忽了恼朱味,其实恼朱味,那正是他的姓啊……

Tags: 考试 练字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9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