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四只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查老三

  胡二狗是个梁上君子究渐座。这天半夜恼朱味,他从县城的一对老夫妻家偷得白银五十两恼朱味,之后急匆匆逃往别处究渐座。

  走到荒草岭山脚下时恼朱味,已过午时恼朱味,胡二狗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究渐座。他一抬头恼朱味,看到前面不远处的路旁恼朱味,恰好有一家小酒馆恼朱味,于是便走了进去究渐座。

  小酒馆里只有老板娘一个人恼朱味,三十岁左右恼朱味,说不上多好看恼朱味,倒也女人味十足究渐座。

  胡二狗点了一盘牛肉费锐耕、一只烧鸡费锐耕、一坛老酒恼朱味,吃饱喝足恼朱味,又歇了一会儿恼朱味,这才背起装着赃银的包袱恼朱味,翻越荒草岭究渐座。

  胡二狗走到半山腰时恼朱味,身后快步赶上来一个中年壮汉恼朱味,向他借火抽烟究渐座。胡二狗低头在身上摸火镰的时候恼朱味,壮汉从后腰间抽出一截木棒恼朱味,照准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子究渐座。可怜胡二狗恼朱味,都没来得及哼一声恼朱味,便昏死过去究渐座。

  壮汉解下胡二狗的包袱恼朱味,背到身上恼朱味,然后又扛起不知是死是活的胡二狗恼朱味,走进路边的荒草丛中恼朱味,刚要扔在地上恼朱味,就看到一块布满新土的空地上有个开着盖的旧棺材恼朱味,不用说恼朱味,肯定是谁家起坟后丢下的究渐座。壮汉想都没想恼朱味,就把胡二狗扔了进去究渐座。盖棺材盖时恼朱味,壮汉见原先钉棺材盖的三颗铁钉都还在上面恼朱味,捡起块石头就把棺材盖给钉上了恼朱味,然后拍拍手上的灰尘恼朱味,扬长而去究渐座。

  这地方是个专门埋死人的坟岗子恼朱味,附近村屯谁家死了人都往这里埋究渐座。

  天黑后恼朱味,一条饿慌了的老狼来到这里恼朱味,嗅到棺材里有人味后恼朱味,顿时来了精神恼朱味,脖子一梗恼朱味,就开始用脑袋撞击棺材板究渐座。

  狼的脑袋不光结实恼朱味,还很聪明恼朱味,竟然知道只有棺材的材头板最薄费锐耕、最容易被撞开究渐座。

  这条老狼可能是因为又老又饿的缘故恼朱味,一个旧棺材恼朱味,整整用了小半宿才把材头板撞碎恼朱味,正待享用美味恼朱味,却见一伙人手举火把恼朱味,吵吵嚷嚷地直奔它而来恼朱味,老狼以为是来捉它的恼朱味,吓得撒腿便跑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这是一伙来坟岗上挖坟坑的人究渐座。关东山好多地方都是这个风俗恼朱味,夜里挖坟坑恼朱味,第二天一大早出殡究渐座。

  再说胡二狗被壮汉扔进棺材里恼朱味,虽然盖被钉上了恼朱味,但这棺材毕竟是有些年头的旧棺材恼朱味,总有透气的地方恼朱味,所以才没憋着他究渐座。老狼撞碎材头板后恼朱味,凉风吹进了棺材恼朱味,他就一点一点地清醒过来究渐座。又过了一会儿恼朱味,胡二狗想坐起来可又总是碰到头恼朱味,他就奇怪:这是在哪儿躺着恼朱味,咋还坐不起身子了?他擦擦眼睛借着透进来的月光仔细一瞅恼朱味,惊得差点背过气去:这是在棺材里呀!直到这时恼朱味,他才忽然想起了被打昏之前的事情恼朱味,心说这该死的壮汉恼朱味,咋还把我弄到棺材里来了!

  胡二狗翻过身就往外面爬恼朱味,一伸头恼朱味,正好看到了离他不远的那伙挖坟坑的人恼朱味,他警觉起来:这伙人不会是在挖坑埋我吧?得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在这时恼朱味,一个正在撒尿的家伙看到了胡二狗恼朱味,惊呼一声:“有鬼啊!”

  大家闻声回头一看:就见一个披头散发费锐耕、满脸血污的家伙正从一个棺材里往外爬!这半夜三更的恼朱味,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不是鬼还能是什么?这伙人被吓得不轻恼朱味,哭爹喊娘地向山下跑去究渐座。

  胡二狗等人都跑远后恼朱味,才敢站起身恼朱味,忍着头痛恼朱味,咬着牙向岭下走去究渐座。

  他还没走出多远恼朱味,突然感觉肩膀上搭上来两只毛茸茸的爪子究渐座。

  原来那条撞碎棺材的老狼并没跑远恼朱味,还一直在暗处盯着他呢!老狼见胡二狗走路都直打晃恼朱味,胆子就大了起来恼朱味,从后面悄悄跟上去恼朱味,一个直立恼朱味,两只爪子就搭在了胡二狗的肩膀上恼朱味,只要等胡二狗回头看发生了什么情况恼朱味,就可一口咬断他的喉咙究渐座。

  可老狼哪里知道恼朱味,这胡二狗做贼前经常上山打猎恼朱味,掌握了一套专门对付狼的绝招究渐座。只见他脖子一缩恼朱味,两手抓住两只狼爪用力往前一拉恼朱味,同时头往上一顶恼朱味,正好抵住了狼的下颌究渐座。可怜的老狼瞬间被彻底控制恼朱味,只得用两条后腿恼朱味,像人一样紧跟着胡二狗走究渐座。

  胡二狗咬牙强忍着后脑勺的伤痛恼朱味,一口气来到之前那家小酒馆门口恼朱味,见屋里还亮着昏黄的灯光恼朱味,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恼朱味,拼命地用脚踢起门来究渐座。

  片刻恼朱味,老板娘打开了房门恼朱味,见胡二狗身后“背”着条狼恼朱味,吓得“妈呀”一声大叫恼朱味,让胡二狗赶快把狼扔掉进屋究渐座。胡二狗这才把两手一松恼朱味,猛地甩开老狼恼朱味,闪身进了屋究渐座。那老狼险些被胡二狗勒死恼朱味,狼性早已荡然无存恼朱味,转身摇摇晃晃地向荒草岭上奔去究渐座。

  胡二狗进屋后恼朱味,不知是老板娘睡眼蒙眬还是灯光太昏暗恼朱味,反正她并没有过问胡二狗满脸血迹和半夜“背”条狼是咋回事儿恼朱味,只是将他送进了一间小偏房恼朱味,让他早点休息究渐座。

  胡二狗经历了这番生死恼朱味,如同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恼朱味,身心皆已疲惫到了极点究渐座。现在终于到了安全的地方恼朱味,可不知为什么恼朱味,他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恼朱味,脑海里一个劲儿地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究渐座。

  也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正当胡二狗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恼朱味,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恼朱味,接着就听有人喊:“娘子恼朱味,快开门恼朱味,我回来啦!”

  不一会儿恼朱味,酒馆的门“吱”的一声开了恼朱味,老板娘轻声细语地说:“当家的这一夜好生辛苦恼朱味,奴家已热好酒菜恼朱味,你快快吃些恼朱味,也好早点上床歇息!”

  “娘子哪里的话恼朱味,咱既然接了这份做四只手的差事恼朱味,就休谈辛苦二字!今夜好险恼朱味,若再晚去一刻恼朱味,必出大事恼朱味,老两口上吊绳子都拴好了!”这男子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胡二狗再也躺不住了恼朱味,翻身爬起来恼朱味,从门缝里一瞅恼朱味,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天呐!这不正是打昏自己的那个壮汉吗?原来竟是这老板娘的丈夫!

  这时恼朱味,就见老板娘从墙上摘下一个账簿模样的本子恼朱味,一边翻嘴里还一边念叨:“既已完成了这份差事恼朱味,就该马上记上恼朱味,免得忘记究渐座。”她刷刷写上几个字恼朱味,便把本子挂回了墙上究渐座。

  等壮汉吃喝完毕恼朱味,老板娘收拾完恼朱味,天已经放亮究渐座。老板娘这才扶着酒足饭饱的壮汉进正屋歇息去了究渐座。等到正屋里传出一高一低的鼾声时恼朱味,早已是天光大亮究渐座。

  此处绝非久留之地!待确定这对男女已经睡熟之后恼朱味,胡二狗蹑手蹑脚地走出偏房究渐座。经过大厅时恼朱味,他看到老板娘刚刚写过东西的本子就挂在墙上恼朱味,非常好奇上面到底写着什么恼朱味,就伸手轻轻摘了下来恼朱味,打开后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胡二狗恼朱味,二十五岁恼朱味,下面是胡二狗的画像恼朱味,再下面还是文字——于某年某月某日恼朱味,在县城某某家恼朱味,偷得老夫妻一生积蓄白银五十两……最下面有四个小字恼朱味,大概就是老板娘刚刚写上的——事已办妥究渐座。

  胡二狗再翻一页恼朱味,只见上面是类似的东西:张歪嘴恼朱味,三十二岁恼朱味,下面是画像恼朱味,再下面是文字——于某年某月某日恼朱味,偷得松花江畔打鱼翁一生血汗钱白银八十两……

  这时恼朱味,胡二狗只觉得后背直冒凉气儿恼朱味,再也不敢往下看了恼朱味,将本子照原样挂回到墙上恼朱味,溜出酒馆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因此县盗匪猖獗恼朱味,朝廷派来一位跟江湖“术士”学过手段的县令究渐座。这县令会一手“抓罩子”的绝活儿:舀一碗水恼朱味,用一红布罩在上面恼朱味,拿铜镜一照恼朱味,碗底就会出现作案者的头像费锐耕、姓名费锐耕、年龄究渐座。县令马上画影图本恼朱味,用飞鸽传书的方式恼朱味,将这一信息通知给他早就安排在各个路口的人恼朱味,这些人可以随意用手段恼朱味,只要拿回银子还给失主就行究渐座。县令给这些人起了一个统称:“四只手”究渐座。

Tags: 棺材 盗匪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