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城隍庙错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宋朝时恼朱味,浙东有个名叫嵊县的小县城恼朱味,城中有一座城隍庙恼朱味,庙里的城隍老爷特别灵验恼朱味,颇受百姓尊崇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城隍出巡回府恼朱味,不觉大吃一惊:只见庙门大开恼朱味,香烛散乱恼朱味,自己的金身和判官费锐耕、小卒的塑像横竖交错恼朱味,狼藉一地恼朱味,墙上还被题了一首诗究渐座。他走上前一看恼朱味,只见上面写道:

  尊兄是非颠倒颠恼朱味,枉坐虎椅冠金冕究渐座。今朝折得蟾宫枝恼朱味,毁你金身还我天!

  新榜进士费锐耕、本县正堂喻士林

  躲在一旁的判官和小鬼见城隍回来了恼朱味,纷纷出来哭诉:“老爷恼朱味,这新任县令好生无理恼朱味,我们以为他是前来拜谒你老人家的恼朱味,可想不到他一进庙就下令砸你的金身恼朱味,还把我们痛打了一顿……老爷恼朱味,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呀……”

  城隍“嗯”了一声恼朱味,略一思索恼朱味,当即向两个小卒发出号令:“快去恼朱味,有请喻县令!”

  不一会儿恼朱味,新任县令喻士林被带到了城隍庙究渐座。城隍出殿以礼相迎:“喻大人请!”喻士林知道城隍找他是为白天砸庙之事恼朱味,一声不吭地径自大步进殿坐定究渐座。

  城隍开言道:“喻大人新任正堂恼朱味,将造福一方百姓恼朱味,可庆可贺!却为何刚刚到任便下令毁坏庙宇?”

  喻士林凛然道:“城隍呀!你可知错?可记得十年前你在这里断的一桩错案吗?”

  城隍听罢恼朱味,捋着胡须恼朱味,回想起了十年前那桩离奇的案子……

  十年前恼朱味,年方十二的喻士林在一家药铺做学徒究渐座。那天早上恼朱味,他正在切药恼朱味,忽见一只红翎大公鸡闯进药店啄吃晒着的米仁究渐座。小士林先用嘴“嘘——嘘——”地赶鸡恼朱味,见鸡仍不停啄食恼朱味,便顺手拿起一块镇纸板向鸡扔过去究渐座。大公鸡突受惊吓恼朱味,“咯咯咯”地叫着恼朱味,竟慌不择路恼朱味,“扑簌簌”地掠过斜对门的院墙恼朱味,飞到了张木匠家里究渐座。

  小士林好奇恼朱味,睁眼望去恼朱味,只见张木匠的妻子抓了鸡恼朱味,一刀把鸡杀了恼朱味,然后去厨房烧烧吃掉了恼朱味,把小士林看得目瞪口呆究渐座。

  这只大公鸡是街坊李三娘的恼朱味,李三娘到了晚上找不到鸡恼朱味,呼天喊地大哭起来究渐座。小士林把实情悄悄告诉了李三娘恼朱味,这下她可气坏了恼朱味,当即怒冲冲赶到张木匠家兴师问罪究渐座。

  张木匠刚从外面干活回家恼朱味,听李三娘说自己婆娘偷吃了她的鸡恼朱味,一气之下举起钢斧恼朱味,抓住妻子的头发怒喝:“穷要穷得有志气恼朱味,谁叫你偷**狗!我一斧头结果了你!”

  张氏知道丈夫性子火爆恼朱味,说一不二恼朱味,连声说:“我……我没有偷!”

  张木匠一听妻子没偷恼朱味,就回头一把抓住李三娘的衣襟吼道:“你欺人太甚恼朱味,冤枉我的老婆!”

  李三娘见张木匠这般凶相恼朱味,连忙说是听药店学徒喻士林说的究渐座。张木匠当即邀约了一群人恼朱味,拖着李三娘到药店与喻士林对质究渐座。

  张木匠一脸怒气恼朱味,持斧而立恼朱味,而小士林一口咬定亲眼看见张氏杀鸡究渐座。双方你一言费锐耕、我一语恼朱味,剑拔弩张恼朱味,一触即发究渐座。眼看事态难以收拾恼朱味,药店老板建议去找城隍判案究渐座。

  众人簇拥着来到城隍庙恼朱味,张木匠费锐耕、木匠妻费锐耕、喻士林三人跪在殿前究渐座。张木匠粗声粗气地道:“我老婆若偷鸡食肉恼朱味,我便杀妻以正家规!”说着恼朱味,便让妻子在城隍面前发誓究渐座。

  张氏说:“我若偷食李家之鸡恼朱味,神明罚我站不起来!”

  喻士林听了张氏之言恼朱味,亦随口发誓:“倘我胡乱诽谤张氏恼朱味,那我此时就站不起来!”

  说毕恼朱味,三人都等待着城隍发落究渐座。一会儿恼朱味,张氏站起身来安然无恙恼朱味,而喻士林顿时觉得双脚麻木费锐耕、重不可抬恼朱味,一时站不起身…

  张木匠“嘿嘿”一笑:“果然是这小子满口胡言!”说罢恼朱味,朝着喻士林“哼”了一声恼朱味,与众人说笑着走出殿去究渐座。等他们走后恼朱味,小士林才能起身恼朱味,他不由大喝一声:“城隍呀城隍恼朱味,你是非颠倒费锐耕、黑白混淆!我——我走!”

  次日恼朱味,喻士林即别离故土远走他方恼朱味,发奋读书恼朱味,十年寒窗恼朱味,高中进士恼朱味,授了金印究渐座。说来也巧恼朱味,待士林衣锦还乡恼朱味,当时嵊县县令之位正好暂缺恼朱味,他便走马上任恼朱味,做了县令究渐座。

  城隍回忆到此恼朱味,不由“哈哈”一笑:“喻县令啊恼朱味,做官难恼朱味,难做官恼朱味,你是阳间一官恼朱味,我为阴间一宰恼朱味,然而断案之理相同:小大之狱恼朱味,必察于情究渐座。当日我断案之时恼朱味,非不明察恼朱味,我明明知道你是对的恼朱味,那鸡的确是张氏吃了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我仔细一想恼朱味,特地错判此案恼朱味,罚你站不起来究渐座。”

  喻士林一听恼朱味,得知自己当年居然是被冤枉的恼朱味,不由又惊又怒:“这是为何?你今天必须讲出个让我信服的道理来!”

  “当时张氏跪在我面前时恼朱味,暗暗向我祷告恼朱味,说是一时嘴馋吃了李三娘的鸡恼朱味,要我念她腹中尚有三个月大的胎儿恼朱味,饶她娘俩性命究渐座。我仔细察看恼朱味,发现张氏确有身孕恼朱味,我若依实而断恼朱味,木匠手起刀落恼朱味,两条性命都将成为刀下之鬼究渐座。我于心何忍!于你又何益?故我特地错判恼朱味,实是为了成全两条生命呀!”

  喻士林大吃一惊:“啊恼朱味,还有此事?”

  城隍点点头恼朱味,又道:“喻大人恼朱味,当时你负气出走恼朱味,发奋读书恼朱味,我觉得我有愧于你恼朱味,便时时在阴处照拂你究渐座。如今九九归一恼朱味,你金榜题名恼朱味,张家男儿长成恼朱味,错断一桩案恼朱味,倒落得两家都兴旺恼朱味,岂不是好事一桩?”

  喻士林听了恼朱味,幡然醒悟恼朱味,当即向城隍赔礼:“原来如此恼朱味,蒙城隍赐教恼朱味,晚辈茅塞顿开恼朱味,请原谅晚辈的无礼究渐座。择日定为你重塑金身恼朱味,重修庙宇……”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喻士林惦记着重修庙宇之事恼朱味,刚走出县衙恼朱味,只见两鬓染霜的张木匠颤巍巍地领着妻儿守在门口恼朱味,一见他恼朱味,三人当即齐刷刷地跪了下去究渐座。张木匠泪如雨下:“喻……喻大人恼朱味,您还记得当年那个蛮不讲理的张木匠吗?那就是草民我啊!都怪我当时一时糊涂恼朱味,这些年来让您蒙受了那等冤屈恼朱味,我是一个罪人哪!”说着唤过儿子恼朱味,“快拜谢过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喻大人当年替你母亲受过恼朱味,你和你母亲早成我刀下之鬼了……”

  喻士林抬头一看恼朱味,不由愣住了:这男孩不就是自己的贴身随从张可吗?他……他是张木匠的儿子?难道……

  张木匠缓缓说道:“那件事后恼朱味,您就不在药店待了恼朱味,我思前想后恼朱味,总觉得哪里不对恼朱味,但总是百思不得其解究渐座。一日夜里恼朱味,城隍爷托梦于我恼朱味,我才知晓事情原委究渐座。当得知大人您来此上任后恼朱味,为报答大人当年之恩恼朱味,我特地打通关节送小儿到您府上供您使唤恼朱味,这样多少可减轻一点我当年种下的罪孽……”

  原来如此!喻士林不禁百感交集恼朱味,上前一步扶起张木匠……

  不久恼朱味,喻士林便重修城隍庙恼朱味,重塑城隍金身究渐座。从此恼朱味,他时时记着城隍错断案一事恼朱味,在任几年恼朱味,将百姓之事视为己事恼朱味,断案如神恼朱味,明察秋毫恼朱味,被百姓称作“喻青天”……

Tags: 城隍庙 错案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5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