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无影炸弹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他深入敌境恼朱味,誓要取敌军首领的性命恼朱味,可狡猾的敌人层层防备恼朱味,谨慎至极恼朱味,他还能完成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吗……

  抗战时期恼朱味,豫南罗山城被一队日军占领恼朱味,盘踞在城里的指挥官名叫山本一郎恼朱味,凶残无比恼朱味,无恶不作究渐座。

  罗山城原本有一支抗日联队恼朱味,县城失守后恼朱味,联队为保存实力恼朱味,撤到了城外究渐座。这天恼朱味,队长杨志接到上级命令恼朱味,让他想办法除掉山本一郎究渐座。山本一郎为人狡诈恼朱味,住的地方是老县府改成的府邸恼朱味,那里日夜有重兵把守恼朱味,外人靠近不得恼朱味,而且山本还有一身功夫恼朱味,想杀他极为困难究渐座。

  杨志经过认真考量恼朱味,决定另辟蹊径恼朱味,他让侦察员胡一峰进城去打探山本的嗜好恼朱味,看能不能从这方面下手究渐座。几天后胡一峰从城里回来恼朱味,告诉杨志恼朱味,山本爱好美食恼朱味,占领罗山城后恼朱味,但凡有好吃的非尝不可恼朱味,不过山本的吃法极其谨慎恼朱味,从原料到加工恼朱味,都由日本人严格把关恼朱味,根本就无机可乘究渐座。

  杨志听后微微一笑恼朱味,问:“如果有人能做出日本人做不出的美食恼朱味,那会不会有机会接近山本?”

  胡一峰眼睛一亮:“你是说派老柴?这倒是个好主意!”

  老柴是谁?老柴原名柴久旺恼朱味,原是个挑担卖糕的恼朱味,有一手祖传手艺恼朱味,做出的糕点酥软甜香恼朱味,无人能比究渐座。前不久恼朱味,柴久旺外出卖馒头恼朱味,村里被日军扫荡恼朱味,父母全被杀死恼朱味,柴久旺一怒之下投靠了联队究渐座。因其脸上有几道不愿为外人道的伤疤恼朱味,显得人很老恼朱味,队员们都叫他老柴究渐座。

  杨志找到老柴恼朱味,把情况跟他一说恼朱味,老柴一听杀日本军恼朱味,不假思索地答应了究渐座。

  当天夜里恼朱味,杨志给老柴交代了行动计划恼朱味,要他想法混进山本府邸恼朱味,然后伺机往山本吃的食物里掺进毒药恼朱味,毒药会在一天后起效恼朱味,在此之前只要再设法离开府邸就算大功告成究渐座。老柴说:“别的不难恼朱味,只是这毒药如何带入恼朱味,是个问题究渐座。”杨志说这个他有办法究渐座。

  第二天天还没亮恼朱味,老柴就做好了两大锅香喷喷的松花糕究渐座。吃罢早饭恼朱味,杨志将老柴喊进屋子恼朱味,过了半袋烟的工夫恼朱味,老柴从屋里出来恼朱味,挑起担子上路了究渐座。杨志等老柴走远恼朱味,叫来胡一峰恼朱味,让他带上几个便衣恼朱味,暗中对老柴进行保护和接应究渐座。

  且说老柴一路走到城外恼朱味,这里有个日军检查站恼朱味,日本兵见老柴挑着担子恼朱味,便拦下盘查恼朱味,一查发现了松花糕究渐座。日本兵逼着老柴吃给他们看恼朱味,见老柴吃了没事恼朱味,日本兵一人抢了一块吃起来恼朱味,才吃了两口恼朱味,他们便兴奋地“哇哇”直叫恼朱味,一个队长模样的日本兵问老柴:“这些恼朱味,都是你做的?”老柴哆哆嗦嗦地点头称是恼朱味,队长两眼放光恼朱味,叫了声“哟西”恼朱味,一招手恼朱味,叫来两个日本兵恼朱味,不由分说押起老柴就走究渐座。

  日本兵押老柴去的地方正是老县府恼朱味,府里的厨师品尝了老柴的松花糕后全都不知做法恼朱味,一个叫吉野的军官下令将老柴留下究渐座。

  吉野是后勤文官恼朱味,山本的饮食就是由他负责的究渐座。老柴被留下不久恼朱味,过来一个人将老柴领进一间屋子究渐座。老柴进去一

  看恼朱味,屋里空荡荡的恼朱味,只有一把椅子恼朱味,正纳闷着恼朱味,一个老头拿着把剃刀进来了恼朱味,指着椅子让老柴坐下究渐座。老柴不知干啥恼朱味,老头说凡是进来给少佐做吃的人都要过三关恼朱味,他这一关是专门负责给人剃光头的究渐座。

  老柴被剃了个光头恼朱味,指甲也被剪了个干净恼朱味,之后他被送到另一间屋子恼朱味,一个秃头医生让他脱光衣服接受全身检查恼朱味,老柴犹豫了片刻恼朱味,脱下衣服恼朱味,秃头医生将老柴浑身上下凡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恼朱味,没发现任何可疑之物恼朱味,随后将光着身子的老柴送进了第三间屋子究渐座。

  第三间屋子里有两个壮汉恼朱味,一进门恼朱味,老柴被他们强逼着喝下一瓶水究渐座。这瓶水味道古怪恼朱味,老柴喝下不久恼朱味,只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恼朱味,两个壮汉将他押到屋角恼朱味,这里有个简易厕所恼朱味,两人手一松恼朱味,老柴立马上吐下泻起来究渐座。

  吐完费锐耕、拉完恼朱味,老柴只感觉浑身无力恼朱味,两个壮汉又过来架起老柴将他扔进旁边的澡池里恼朱味,待他浑身上下泡干净后恼朱味,扔出一套新衣服让他换上恼朱味,然后将他押到一间小屋里究渐座。其中一人说:“这就是你住的地儿恼朱味,睡吧恼朱味,明日你就要干活了!”说完“砰”的一声恼朱味,两人关上门离开了究渐座。

  老柴躺在床上恼朱味,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远去后恼朱味,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恼朱味,不禁犯起愁来:人虽然进来了恼朱味,但在最后关头恼朱味,药却丢了恼朱味,下一步如何行动成了难题究渐座。

  原来老柴走之前恼朱味,杨志拿了几个黄豆大小的药丸恼朱味,用蜡封住恼朱味,让老柴和着一把黄豆吞下究渐座。为了保险恼朱味,又将另一份毒药化成水后涂在老柴背上究渐座。老柴本来顺利闯过前两关恼朱味,没想到却在第三关栽了跟头:药丸吐出后被壮汉当污秽物冲了恼朱味,后背的药液也在澡池里被泡没了究渐座。

  老柴一宿未睡恼朱味,琢磨着如何才能弄到毒药究渐座。天亮后恼朱味,他被带到一间厨房恼朱味,吉野派人传来吩咐恼朱味,让他用厨房里的材料做一份松花糕究渐座。老柴心里一动恼朱味,嘴里应了声“好”恼朱味,等传话的人一走恼朱味,就赶紧在厨房里四处查找起来究渐座。找了一圈恼朱味,老柴失望了恼朱味,厨房里所有食材中竟没有两样是相克的究渐座。看来要除掉山本恼朱味,只有当面刺杀一条路可走了究渐座。

  松花糕做好后不久恼朱味,吉野派人给端走了恼朱味,老柴这才发现自己并不能见到山本恼朱味,见不到山本就意味着无法行动究渐座。如何才能见到山本呢?老柴陷入沉思究渐座。

  时间一晃过去了几天恼朱味,这天早上早饭过后恼朱味,吉野忽然来到厨房恼朱味,恶狠狠地问老柴:“少佐说这两顿的松花糕味道变差了许多恼朱味,你是不是在偷懒?”

  老柴一听吓得不轻恼朱味,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恼朱味,话都说不利索了:“小的费锐耕、小的不敢!长官恼朱味,松花糕吃久了会费锐耕、会腻!少佐要是腻了恼朱味,小的可以换个费锐耕、换个花样究渐座。”

  吉野一听恼朱味,脸色缓和了一些恼朱味,问老柴还有啥拿手的究渐座。老柴告诉吉野恼朱味,他有道从不外露的招牌糕点恼朱味,名叫出水芙蓉糕恼朱味,酥香无比恼朱味,可谓天下糕点第一美味!只是此道糕点必须揭盖即吃恼朱味,不可离锅恼朱味,离锅热气一散恼朱味,口味就差了许多究渐座。

  吉野一听来了兴致恼朱味,要老柴赶紧将这出水芙蓉糕做给他尝尝究渐座。

  老柴点头哈腰答应着恼朱味,挽起袖子就忙活起来恼朱味,费了半天工夫恼朱味,一屉出水芙蓉糕出笼了究渐座。吉野趁热一尝恼朱味,果然美味无比恼朱味,他吃了一半恼朱味,将剩下的全带走了究渐座。

  一个时辰后恼朱味,吉野又过来了:“你说得不错恼朱味,这出水芙蓉糕还真是就着锅吃味道才最好恼朱味,山本少佐也想尝此美味恼朱味,可厨房狭窄恼朱味,少佐来此多有不便恼朱味,可有办法解决?”

  老柴四下一望恼朱味,回答道:“长官恼朱味,这外间屋子敞亮恼朱味,可安排少佐来此屋品尝恼朱味,只需在此屋支张桌子恼朱味,桌子上准备一个火锅炉恼朱味,到时候出水芙蓉糕我提前在厨房里蒸好恼朱味,少佐来后恼朱味,找两人连锅带蒸笼抬到火锅炉上恼朱味,火锅炉的火势小是小了些恼朱味,但只要开盖之后恼朱味,趁热撒上白糖恼朱味,芙蓉糕口味将不会有变究渐座。”吉野一听连连称好恼朱味,说明天中午就安排少佐前来品尝究渐座。

  转眼到了第二天恼朱味,一大早恼朱味,老柴就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究渐座。临近中午恼朱味,吉野过来了恼朱味,说少佐已到恼朱味,问芙蓉糕是否做好究渐座。老柴应了声“好了”恼朱味,偷偷朝外一看恼朱味,看到一个满脸戾气的日本军官远远地坐在外间的椅子上恼朱味,嘴里叼着个烟斗恼朱味,左右各有一个持枪卫兵贴身守着恼朱味,不用说恼朱味,此人就是山本究渐座。

  山本的面前摆着一张长桌恼朱味,上面的火锅炉已经点燃恼朱味,这时吉野对外招了招手恼朱味,从门外进来了两个身强力壮的日本兵究渐座。吉野向二人交代了一番恼朱味,随后两个日本兵抬起铁锅朝外走去究渐座。老柴一见赶紧端着一盆白糖跟了上去恼朱味,走了几步远恼朱味,一个护卫兵端起枪上前将他拦住恼朱味,喝令他站到桌子另一侧去恼朱味,老柴没办法恼朱味,拐了个弯走到桌子另一侧恼朱味,这里够得着蒸笼恼朱味,但和山本隔着一张桌子恼朱味,老柴紧靠着桌子站住恼朱味,悄悄在暗中握紧了盆沿究渐座。

  蒸笼盖被缓缓打开了恼朱味,一阵糕香弥漫开来恼朱味,吉野催促老柴快撒白糖恼朱味,老柴点点头恼朱味,深吸了一口气恼朱味,慢慢抬起糖盆恼朱味,突然恼朱味,老柴身子往前一倾恼朱味,双手往上一扬恼朱味,只见一道白光划过恼朱味,老柴手里的盆脱手而出恼朱味,电光石火间恼朱味,一个护卫兵迅速举起枪恼朱味,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恼朱味,老柴应声倒在了地上究渐座。

  再说胡一峰恼朱味,自从老柴进了山本府邸后恼朱味,他一直在外等候策应究渐座。响声传来后恼朱味,胡一峰一愣恼朱味,随后暗道一声“不好”恼朱味,老柴没带枪弹恼朱味,这响声多半是他暴露了恼朱味,而且很可能是遭到了毒手究渐座。胡一峰顾不得多想恼朱味,连忙带着两个便衣向县府冲去恼朱味,冲到一半恼朱味,看到有一队日军出了县府朝外跑恼朱味,他情知日军这是要封城了恼朱味,老柴遇难的情报必须传出去恼朱味,于是他连忙又折身朝城外跑去究渐座。

  胡一峰猜得不错恼朱味,日军果然是来封城的恼朱味,但他快了日军一步逃出城外究渐座。为了防止有日军追赶恼朱味,出城后恼朱味,胡一峰和手下绕了许多路恼朱味,多耗了半个时辰才赶回联队究渐座。

  胡一峰一见杨志恼朱味,拉着他的手哽咽起来恼朱味,正要告诉他老柴遇难的消息恼朱味,杨志身后的门帘一动恼朱味,屋内钻出一人究渐座。胡一峰定睛一看恼朱味,不禁骇得连连后退:从门内出来的恼朱味,正是老柴究渐座。

  老柴不是在日军窝里遇难了吗?咋会在这里出现?

  事情要从老柴当时手里端的盆说起究渐座。原来老柴的盆里装的并不全是白糖恼朱味,绝大部分都是面粉恼朱味,他故意将面粉撒在空中恼朱味,面粉落到火锅炉上恼朱味,迅速发生了爆炸恼朱味,而他及时卧倒在地恼朱味,所以毫发无损究渐座。事后他趁着混乱恼朱味,从炸开的窗户里逃了出来恼朱味,先胡一峰回到联队究渐座。

  这不是传说中的“粉尘爆炸”吗?这种爆炸一般人知之甚少恼朱味,胡一峰很好奇老柴是咋知道的究渐座。老柴指着自己的脸:“以前一直不好意思说恼朱味,今天我还是说了吧恼朱味,当年有一次倒面粉恼朱味,我拿着袋子在火炉旁使劲抖恼朱味,结果一下子发生了爆炸恼朱味,我的脸就是那次被炸伤的究渐座。”

  老柴说从那时起他就知道面粉遇火很危险究渐座。这次的毒杀计划被破坏后恼朱味,他灵机一动恼朱味,想到了这一招恼朱味,于是故意弄出一道出水芙蓉糕究渐座。山本这次离火锅炉很近恼朱味,嘴里又叼着烟斗恼朱味,所以在劫难逃究渐座。

Tags: 无影 炸弹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