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天下第二书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究渐座。筑城

  天启七年五月的一天上午恼朱味,宁远城的守将袁督军着一身戎装恼朱味,领着三位老先生来到了城头究渐座。

  带领工匠们修筑城墙的副将廖剑平一见督军前来恼朱味,急忙过来见礼究渐座。袁督军一把拉住他恼朱味,呵呵笑道:“廖将军辛苦了恼朱味,我给你介绍三位老先生!”

  袁督军身后年龄最长的是沐秋池恼朱味,胡子最长的那位是李熙载恼朱味,个子最高的便是陆胜羲恼朱味,这三位皆是宁远城中有名的书法家呀!袁督军领着他们四人来到箭楼底下恼朱味,用手一指宁远城那块箭伤累累的城匾恼朱味,说:“本将是想请三位高人恼朱味,为本城题写一块新城匾!”

  原来恼朱味,去年努尔哈赤率十三万大军围攻宁远恼朱味,最后却被袁督军用红衣大炮轰退恼朱味,但宁远城上的这块城匾经过那场恶战恼朱味,匾面上已布满箭伤恼朱味,上面的字几乎读不出来了究渐座。

  袁督军想换一块新匾恼朱味,于是把城中最著名的三位书法家请到城上究渐座。沐秋池年龄最长恼朱味,书法的功力亦最深恼朱味,他颔首道:“宁远城前有轻云落霭费锐耕、缭绕山峰的首山为门户恼朱味,旁有天开东南碧费锐耕、日射波涛红的渤海当芳邻恼朱味,所以城匾一定要写得如山之重恼朱味,如海之阔才可!”

  沐秋池说完自己的构思恼朱味,李熙载和陆胜羲连连点头究渐座。袁督军正要把写匾的任务交给沐秋池恼朱味,就觉背后的廖剑平正在轻拉他的袍袖究渐座。袁督军回头道:“这三位老先生不是外人恼朱味,廖将军有话尽管说!”

  廖剑平支支吾吾地说道:“一个月前恼朱味,我曾经向将军提议找人重写这块城匾恼朱味,将军不是已经答应我派人请牛啸天了吗?”

  袁督军公事繁忙恼朱味,竟把廖剑平的提议给忘了!如今一个女儿许了两个婆家恼朱味,这可如何是好?

  沐秋池是本地书法界的元老恼朱味,牛啸天是京城书法界的新秀恼朱味,究竟谁才能担当得起书写城匾的任务?袁督军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究渐座。他瞧着一脸不快的沐秋池正要说话恼朱味,就见一个校尉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恼朱味,跪禀道:“督军大人恼朱味,有紧急军情……”

  袁督军正愁找不到“台阶”下恼朱味,急忙一摆手道:“回督军府!”下城之前恼朱味,他把决定由谁书写城匾的任务交给了廖剑平究渐座。为了公允恼朱味,廖剑平答应沐秋池恼朱味,如果牛啸天来到宁远恼朱味,他将在南门里的全羊酒楼设宴究渐座。到那时恼朱味,四位书法家将当着本城的宿儒士绅题写匾额恼朱味,他将择优而用恼朱味,绝无徇私和偏颇!

  沐秋池“哼”了一声道:“好恼朱味,我们就回府等着廖将军的通知吧!”说完领着李熙载和陆胜羲正欲转身下城恼朱味,就见廖剑平一脚将一个搬不动城砖的年轻工匠踢倒在地恼朱味,骂道:“干不动就回家恼朱味,想在这里混饭吃恼朱味,没门!”

  那个工匠身子单薄恼朱味,双手早已被城砖磨得血肉模糊恼朱味,廖剑平非但不体恤下属恼朱味,反而连打带骂究渐座。沐秋池实在看不过眼恼朱味,紧走几步恼朱味,心痛地扶起他恼朱味,说:“小伙子恼朱味,你还是另找个轻巧的活吧恼朱味,在这个姓廖的手下再混下去恼朱味,你迟早会没命的!”

  2究渐座。城匾

  沐秋池引荐小工匠到南门里的全羊酒楼当了名伙计究渐座。这酒楼之所以叫全羊酒楼恼朱味,是因为善于制作全羊宴而声名远播恼朱味,一只肥羊在这里竟能被做出七七四十九道菜究渐座。

  酒楼的老板姓徐恼朱味,叫蛮子恼朱味,来自关外恼朱味,这里的羊也都来自锡林郭勒大草原究渐座。那里草场丰腴恼朱味,还生长着三七费锐耕、野参费锐耕、五味子等草药恼朱味,羊儿吃了这些草药后恼朱味,肉质鲜美还没膻味恼朱味,那可是绝顶的美味呀!廖剑平把比试书艺的地方选在这里恼朱味,也是为了显示对此事的重视究渐座。

  十天后恼朱味,廖剑平给沐秋池传话恼朱味,牛啸天初四那天要来宁远恼朱味,到时候请沐李陆三位书法家到全羊酒楼赴宴恼朱味,当众挥毫对决究渐座。初四清晨恼朱味,廖剑平早早地等在了酒楼门口恼朱味,宁远城内德高望重的宿儒士绅陆续到齐了究渐座。沐秋池身穿簇新的绸衫恼朱味,显得神气十足究渐座。李熙载和陆胜羲两人也都收拾得清爽利落恼朱味,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呀!

  酒楼老板徐蛮子见人到得差不多了恼朱味,冲着楼下大叫一声:“上茶喽!”只见六个小伙计捧着茶盘上了二楼究渐座。给沐秋池斟茶的正是他救下的那个小工匠恼朱味,名字叫二子究渐座。二子一见沐先生在座恼朱味,又是递手巾恼朱味,又是摇扇子恼朱味,廖剑平受了冷落恼朱味,不由得狠狠地瞪了二子几眼究渐座。

  众人坐在座位上恼朱味,静候牛啸天恼朱味,可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恼朱味,牛啸天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究渐座。廖剑平心里不禁打起鼓来恼朱味,莫非那牛啸天真是个徒有虚名的家伙恼朱味,虚应下题匾之事恼朱味,然后就不敢来了?

  眼看着众人都坐不住了恼朱味,廖剑平只得站起身恼朱味,对徐蛮子说:“徐老板恼朱味,上菜吧!”过了约半个时辰恼朱味,羊席宴开罢恼朱味,可是牛啸天还是没有出现究渐座。廖剑平见沐秋池等人酒足饭饱恼朱味,一抱拳说:“还是请三位先生施笔恼朱味,为宁远城题写新城匾吧!”

  沐秋池端起一杯茶恼朱味,冲李熙载点了点头说:“李先生恼朱味,您的隶书在宁远城是一绝恼朱味,还是您先提笔吧!”李熙载听了恼朱味,拱了拱手说:“各位恼朱味,在下就抛砖引玉了!”

  隶书是在小篆的基础上恼朱味,去其繁复笔画费锐耕、增减创立而成究渐座。其字蚕头雁尾恼朱味,一波三折恼朱味,结构讲究端正整齐恼朱味,一旦写好则极尽秀丽之美究渐座。

  李熙载写完“宁远城”三个字恼朱味,在座众人发出一片掌声究渐座。陆胜羲紧接着出手恼朱味,他写的是楷书恼朱味,楷书讲究结构醇重铅厚恼朱味,落笔要利落恼朱味,点画之间均衡瘦硬恼朱味,三个字写完恼朱味,一股铜琶铁板之势毕露究渐座。

  看罢陆胜羲所写的城匾恼朱味,众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恼朱味,因为他的楷书可以称得上是當世第一恼朱味,如果沐秋池不把压箱底的绝活使出来恼朱味,书写宁远城城匾的任务恐怕就要花落陆家了究渐座。

  沐秋池气定神闲地站起来恼朱味,走到了书桌旁恼朱味,右手拿起饱蘸浓墨的毛笔恼朱味,就好像提着千斤重物恼朱味,一笔下去便如惊蛇入草恼朱味,第二笔下去竟似飞鸿遨天……沐秋池写的是行书恼朱味,一种介于楷书与草书间的书法恼朱味,其字讲究大小相兼费锐耕、收放自由费锐耕、疏密得体究渐座。

  沐秋池果然是字林妙手恼朱味,“宁远城”三个字被他写得左右映带恼朱味,看似老松古枝恼朱味,排列无序恼朱味,实则疏密有致恼朱味,可以称得上是大巧天成究渐座。前两位书法家写的字可以说是能品恼朱味,而沐秋池写的简直可以说是神品了!

  廖剑平正要宣布将书写城匾的任务交给沐秋池时恼朱味,一旁传菜的二子却摇了摇头恼朱味,说:“这三幅字都有缺憾!”

  徐蛮子一听二子乱说话恼朱味,把眼睛一瞪:“二子恼朱味,你懂什么恼朱味,赶快滚下去!”

  沐秋池对徐蛮子一摆手恼朱味,不屑地说:“二子恼朱味,你说说恼朱味,我们三个人的字哪里写得不好?”

  二子也不客气恼朱味,有模有样地讲起来:“隶书虽然讲究结构端正恼朱味,但却以波势见长恼朱味,李先生的隶书虽然严谨恼朱味,但却少了一点浪笔究渐座。陆先生的楷书虽然可以说技惊四座恼朱味,但是楷书脱胎于隶费锐耕、草二书恼朱味,却又自成一体究渐座。而陆先生的楷书却有隶费锐耕、草二书的痕迹恼朱味,如果想自成一格恼朱味,还需多多磨砺呀!”

  这一番分析鞭辟入里恼朱味,可以说是字字珠玑!沐秋池忽然一拍脑门说:“莫非恼朱味,莫非你就是牛啸天?”

  二子微微笑了笑恼朱味,点了下头究渐座。

  3究渐座。字魂

  廖剑平听了沐秋池的话恼朱味,惊得“嗖”地站起究渐座。沐秋池“哼”了一声说道:“牛公子恼朱味,那你看老夫写的三个字有什么瑕疵吗?”

  牛啸天走到桌前恼朱味,毫不客气地拿起了沐秋池写的字恼朱味,摇了摇头说:“沐老先生您的行书字体古拙苍劲究渐座。若论书法恼朱味,挑不出毛病恼朱味,但是拿它当宁远城的城匾却不适合恼朱味,因为您没有表现出宁远城军民合力恼朱味,共抗八旗兵的杀气与决心!”

  沐秋池顿时脸变得通红恼朱味,他正要训斥小小年纪的牛啸天胡说八道恼朱味,就听城头上传来“轰轰”的信炮报警之声恼朱味,原来是皇太极又来攻城了!

  廖剑平一听关外有敌情恼朱味,再也顾不得写城匾的事了恼朱味,手提弯刀恼朱味,领着随从立刻向城墙上跑去究渐座。

  去年袁督军用红衣大炮炸伤了努尔哈赤恼朱味,他回到盛京后不久就气绝身亡究渐座。皇太极今年是为报父仇而来恼朱味,不仅带来的兵多恼朱味,而且前锋敢死军像是中了魔一样恼朱味,架着云梯恼朱味,拼命向城上杀来!

  牛啸天虽然身单体薄恼朱味,却有一腔报国的热情恼朱味,他跟在廖剑平身后恼朱味,手持单刀冲上了城头恼朱味,拼命杀敌究渐座。

  皇太极手下的八旗兵轮番进攻恼朱味,守城的明军越伤越多究渐座。城中的百姓见状恼朱味,纷纷拿起刀枪恼朱味,誓与宁远共存亡!

  李熙载与陆胜羲二人搀扶着沐秋池来到城上观战时恼朱味,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究渐座。城墙顶上到处是血迹和箭镞恼朱味,一伙八旗兵踩着云梯“嗷嗷”怪叫着爬上城来恼朱味,一个身高体壮的八旗军百总手持大斧恼朱味,直向沐秋池扑来究渐座。

  大斧正要砍中沐秋池恼朱味,就见一身是伤的牛啸天猛地冲了过来恼朱味,手中的弯刀正刺在百总的后背上究渐座。

  百总中了刀恼朱味,回身一斧把牛啸天的左胳膊砍掉了究渐座。牛啸天和百总一起倒在地上究渐座。沐秋池看着牛啸天浑身是血恼朱味,急忙领着李熙载和陆胜羲两人替他包扎究渐座。

  可是牛啸天伤得太重恼朱味,三个人忙活了半天才勉强为他止住血究渐座。牛啸天痛得浑身哆嗦恼朱味,颤声道:“扶我进箭楼!”

  沐秋池也不知道牛啸天想干什么恼朱味,急忙两臂用力恼朱味,把他扶到了箭楼中究渐座。只见牛啸天用牙齿扯下自己的衣袖恼朱味,然后揉成一团究渐座。蘸着身上的鲜血恼朱味,在箭楼的粉墙上写下了“宁远城”三个大大的血字究渐座。

  这三个字真是如雷如电恼朱味,其势如长风出谷恼朱味,又如江河万古流究渐座。沐秋池发现牛啸天写的字非草非篆恼朱味,非隶非楷恼朱味,正是他自己独创的血战八方书呀!

  沐秋池看罢这三个字恼朱味,两眼流泪恼朱味,双膝一软跪倒在那三个字前究渐座。他喃喃地说:“如果不是老夫亲眼看到恼朱味,我决不会相信恼朱味,这三个字竟是出自人手!”

  牛啸天写下的“宁远城”这三个大大的血字恼朱味,果真是能令天地变色费锐耕、横扫万军的无上绝笔呀究渐座。

  牛啸天身体内的血正一点点地流尽恼朱味,他脸色煞白恼朱味,低声说道:“沐先生恼朱味,我的书法造诣真的不如您恼朱味,可是您知道恼朱味,我为什么能写出这样雄浑的三个字吗?”

  说到这里恼朱味,他猛地咳嗽起来恼朱味,沐秋池急忙用手托起他的头恼朱味,他继续说道:“宁远是不败之城恼朱味,而城匾便是本城的灵魂恼朱味,为了写好这三个字恼朱味,我早早地就来到了宁远究渐座。为了使我的心与宁远城凝成一体恼朱味,我便隐姓埋名当上了一名普通的筑城工匠究渐座。后来正巧遇上你们上城谈城匾一事恼朱味,我有意想向先生学点东西恼朱味,所以没有说明身份究渐座。您见我瘦弱恼朱味,不适合修筑工事恼朱味,保荐我到全羊酒楼当上了伙计究渐座。在那里恼朱味,我看见徐老板用一只羊竟然可以烹制出七七四十九种不同的菜肴恼朱味,体会到了书法的万千变化之道究渐座。其实那个时候我的书法只是小成恼朱味,真正使我书法大成的便是连续一天一夜的血战恼朱味,壮士挥刀恼朱味,血战古城恼朱味,以命报国恼朱味,不死不休……也只有用血战八方书题写的城匾恼朱味,才能真正地体现不败之城的精髓和内涵呀!”

  沐秋池顿悟地点点头恼朱味,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來……

  沐秋池亲自主持雕刻了那块城匾究渐座。当城匾挂上城头的那天恼朱味,城中的许多百姓都来了恼朱味,沐秋池激动地说:“不管再过多少年恼朱味,书法家们都将在这块城匾前感到汗颜恼朱味,血战八方书绝对是天下第一的神笔……”

  人都说山海关的“天下第一关”是天下第一书法恼朱味,如果不是宁远城的城匾后来毁于战火恼朱味,谁是天下第一还真说不定呢!

Tags: 天下 书法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4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