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摆渡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预 言

  很久以前恼朱味,京城外有条“龙脉河”恼朱味,朝廷下令严禁在河上修桥恼朱味,他们忌讳架了桥恼朱味,断龙脉究渐座。这河上没桥恼朱味,人怎么进城呢?许多人就在河上做起了摆渡的营生恼朱味,以船代桥究渐座。

  这一年科举考试恼朱味,全国各地的读书人都前往京城应考恼朱味,忙坏了那些摆渡人究渐座。这天中午恼朱味,有个叫陈同的摆渡人恼朱味,在对岸搭了三个人:有两个应考的书生恼朱味,一个肤色较白恼朱味,一个黑得像炭;还有一个算卦的老道士究渐座。船刚划出没多久恼朱味,道士忽然说:“老道今日荣幸恼朱味,竟与本次恩科的三甲同船究渐座。”黑面书生看着老实恼朱味,显然不信这话恼朱味,礼貌一笑并未搭腔究渐座。那白面书生则起了兴致恼朱味,反问:“道长算术露怯了恼朱味,船上赶考的就我和这位兄台恼朱味,您说的第三甲在哪儿?”

  这老道不急不忙恼朱味,伸手一指陈同恼朱味,说道:“状元爷不就在此吗?”

  此话一出恼朱味,吓了陈同一跳恼朱味,手里的撑杆险些滑落水中究渐座。陈同大字不识几个恼朱味,更别说做文章了究渐座。见陈同被戏谑之言吓得魂不附体恼朱味,两个书生不禁大笑起来究渐座。

  道士又对黑面书生说:“你本是个榜眼恼朱味,但画龙没能点睛恼朱味,只能屈居人后究渐座。”黑面书生笑笑恼朱味,还是没搭理老道士究渐座。

  陈同手上加了把劲儿恼朱味,没一会儿恼朱味,船便到了对岸究渐座。白面书生给钱时恼朱味,打趣了陈同一句:“状元爷恼朱味,我们国子监再会啊!” 陈同忙说:“公子千万不要说笑了!”说完恼朱味,他四处张望恼朱味,生怕被人听到这话惹上麻烦究渐座。两书生相视一笑恼朱味,结伴远去究渐座。

  道士临走前告诉陈同:“你命中有这遭富贵恼朱味,但吉中有凶恼朱味,千万记住:富贵时不要亏了德行究渐座。”陈同听得稀里糊涂恼朱味,嘴上直说“知道了恼朱味,知道了”恼朱味,然后就把船拖上了岸恼朱味,径直回家去了究渐座。

  这天夜里狂风呼啸恼朱味,大雨如注究渐座。当朝皇帝本来在烛火下批阅奏章恼朱味,忽然大殿窗户被吹开恼朱味,一阵邪风扑灭了烛火究渐座。皇帝觉得这事儿蹊跷恼朱味,眉头一皱恼朱味,便合上奏章恼朱味,就寝去了究渐座。夜里恼朱味,皇帝忽然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皇帝恼朱味,你得我神谕前来觐见恼朱味,为何不拜?”

  皇帝不禁大怒:“荒谬!朕乃九五至尊恼朱味,何方妖人故弄玄虚恼朱味,胆敢让朕俯首?”

  只见一道金光耀眼恼朱味,皇帝觉得强风阵阵恼朱味,俯首在地究渐座。

  “吾乃天庭使者究渐座。你岁岁祭祀恼朱味,祈求升仙恼朱味,玉帝旨意已下恼朱味,今年的状元将助你升仙究渐座。你明日去龙脉上找一只蝴蝶恼朱味,点他为状元恼朱味,自然会应了神谕究渐座。”说罢恼朱味,一阵风刮走了究渐座。

  皇帝猛然醒来恼朱味,细细思量恼朱味,这“龙脉”必指那条“龙脉河”究渐座。至于为什么状元是一只蝴蝶恼朱味,皇帝百思不得其解恼朱味,眼见天亮恼朱味,就吩咐先去河边再说究渐座。等皇帝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那里恼朱味,天也大亮了究渐座。来往渡河的人费锐耕、河上的船家也不少恼朱味,皇帝找不到什么蝴蝶恼朱味,颇为心焦究渐座。

  说来也巧恼朱味,陈同出船恼朱味,见了仪仗恼朱味,不知这是皇帝的銮驾究渐座。刚要解了绳结划船出去恼朱味,他的妻子却追了出来:“早上露水这么大恼朱味,打湿了衣裳不好究渐座。”边说边给陈同穿上了罩衣恼朱味,照例在后面绑了一个活结究渐座。

  皇帝一眼瞧见那活结恼朱味,不正像一只蝴蝶?当下大喜恼朱味,哪管他姓甚名谁恼朱味,只要能应了神谕恼朱味,自己能升仙就行恼朱味,当即下令把陈同带回宫中究渐座。

  应 验

  终于到了科考放榜的日子恼朱味,主考官带着一干阅卷的翰林请皇帝钦点头三甲究渐座。“皇上恼朱味,此文可谓经世文章的典范恼朱味,臣等一致举荐此文为一甲状元究渐座。”皇帝拿过考卷恼朱味,一皱眉说道:“文章虽好恼朱味,但字实在差得很究渐座。降一级吧恼朱味,点他为探花究渐座。”大臣面面相觑恼朱味,皇上说降一级恼朱味,该是状元变榜眼恼朱味,怎么点了探花?但皇帝一言九鼎恼朱味,说他是探花恼朱味,就是探花了究渐座。“皇上恼朱味,这篇文章也不错恼朱味,但格局有些小家子气恼朱味,故而臣等原举荐他做个二甲的榜眼恼朱味,既然皇上点了探花恼朱味,那么这个学子做状元也未尝不可究渐座。”主考大臣刚说完恼朱味,皇帝看了一眼试卷恼朱味,就下旨点了这个学子榜眼究渐座。

  众人惊愕之时恼朱味,拟旨的太监已将圣旨呈上:“恩科一甲头名状元陈同恼朱味,榜眼柳真卿恼朱味,探花梁恒……”旨意一下恼朱味,大臣们一头雾水恼朱味,梁恒一个状元之才屈居第三恼朱味,这半路杀出来的陈同到底何方神圣?

  就这样恼朱味,陈同稀里糊涂当了状元究渐座。老道士的话应验了恼朱味,榜眼正是当日的白面书生柳真卿恼朱味,黑面书生则是探花梁恒究渐座。三人见面唏嘘不已究渐座。

  梁恒确是位治国能臣恼朱味,不久便官至宰相究渐座。而柳真卿惯会揣摩圣意恼朱味,迎合圣心恼朱味,深受皇帝宠爱恼朱味,官至尚书令究渐座。至于陈同恼朱味,他一直记得那道士说的话恼朱味,不能德行有亏恼朱味,否则富贵过后还有一凶究渐座。因此恼朱味,皇帝给他的赏赐他从来不敢受用恼朱味,做了个挂名的司徒恼朱味,一直谨言慎行究渐座。

  陈同的妻子那一个蝴蝶活结助陈同富贵恼朱味,如今妻凭夫贵恼朱味,成了司徒夫人恼朱味,只是二人久无子嗣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皇帝让陈同陪驾狩猎恼朱味,斩获猎物无数恼朱味,一时心情大好恼朱味,赐了两个宫女给陈同究渐座。陈同大惊恼朱味,扑通跪倒在地恼朱味,连连说道:“臣与内人感情甚好恼朱味,纳妾……恐怕……”没等陈同说完恼朱味,皇帝打断了他的话:“无子嗣有悖人伦纲常恼朱味,更是孝道有亏究渐座。这岂是一朝公卿该做的事?”皇帝的一番话恼朱味,给了陈同一个台阶恼朱味,他当即叩谢皇恩究渐座。

  纳妾之事传到府里恼朱味,妻子大闹一番究渐座。陈同火了恼朱味,连连斥责妻子失仪恼朱味,像个村妇究渐座。陈同之妻当夜以三尺白绫恼朱味,自悬于梁上究渐座。

  小妾进门没多久恼朱味,陈同丧妻之痛很快就被淡忘究渐座。开始恼朱味,陈同怕妻子的死会应了老道士的话恼朱味,他事事谨慎小心究渐座。日子久了恼朱味,非但没出现凶险恼朱味,皇恩却日益隆宠究渐座。

  渐渐地恼朱味,老道的忠告被他淡忘究渐座。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司徒恼朱味,做得有滋有味起来究渐座。

  结 局

  再说那柳真卿恼朱味,早与梁恒政见不合究渐座。这一年边界蛮夷来犯恼朱味,梁恒出任大将军究渐座。梁恒出征后恼朱味,柳真卿假借陈同名义谎报军情究渐座。梁恒误信情报恼朱味,以致中了敌军埋伏不幸战死究渐座。好在最终朝廷取得胜利恼朱味,死去的梁恒得了个“忠烈公”的谥号究渐座。

  梁恒一死恼朱味,朝中大臣一边倒恼朱味,成为柳费锐耕、陈二人的党羽究渐座。开始恼朱味,陈同作壁上观恼朱味,柳真卿攫取的利益他都分得一半儿究渐座。时间一久恼朱味,柳真卿愈发不把陈同这个草包放在眼里恼朱味,陈同再傻也知道恼朱味,自己的一切都源于皇帝的恩宠恼朱味,如果皇帝不在了恼朱味,自然不得善终究渐座。陈同转而讨好皇帝恼朱味,几次在皇帝面前说柳真卿的不是究渐座。天长日久恼朱味,皇帝倒也明白了几分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皇帝把陈同宣到御花园恼朱味,屏退了不相干的人恼朱味,让贴身太监取来一个锦盒究渐座。皇帝拍着锦盒对陈同说:“朕知道你担忧什么究渐座。锦盒里有一道密旨恼朱味,朕驾鹤后恼朱味,你的后路朕都替你安排好了究渐座。”陈同听罢恼朱味,连连磕头谢恩究渐座。

  这一日皇帝来了兴致恼朱味,出宫巡游恼朱味,陈同和柳真卿随驾究渐座。出巡到龙脉河时恼朱味,换船走水路究渐座。龙舟上的陈同忽然心生一计:待龙舟由河道驶入江水恼朱味,他就暗中命心腹凿穿船体恼朱味,到时候趁众人乱作一团忙着救驾时恼朱味,把不谙水性的柳真卿推下河去恼朱味,送他一命归西究渐座。

  正当陈同踏上船头向远处瞭望时恼朱味,忽然看到岸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恼朱味,居然是那个老道士究渐座。陈同心里一惊恼朱味,莫名恐惧起来究渐座。那老道士一笑恼朱味,然后便不见了究渐座。此时恼朱味,原本平静的河水居然翻起了大浪恼朱味,一下就把龙舟掀翻究渐座。陈同原是摆渡人恼朱味,深谙水性恼朱味,救起了落水的皇帝恼朱味,但船上有数十人命丧黄泉恼朱味,柳真卿也淹死了究渐座。这次落水不但除掉了柳真卿恼朱味,更让他意外成为救驾的功臣究渐座。

  回来之后恼朱味,皇帝的身体大不如前恼朱味,没多久便病了恼朱味,病中的皇帝除了见太医就是见陈同究渐座。终于恼朱味,久病的皇帝药石乏力恼朱味,驾鹤西归究渐座。

  皇帝驾崩这晚恼朱味,陈同做了个噩梦恼朱味,梦见自己身处铡刀之下恼朱味,耳边响起老道士的声音:“老道业已释玄机恼朱味,一朝富贵抛贤妻究渐座。与狼构陷害同袍恼朱味,九泉之下迎君到!”陈同猛然惊醒恼朱味,吓得大汗淋漓恼朱味,随即安慰自己恼朱味,先皇早给自己安排了后路恼朱味,怕什么?

  隔天恼朱味,新皇帝登基恼朱味,第一道命令便是杀了陈同究渐座。陈同沉着应对:“皇上恼朱味,臣下就算有天大的罪过恼朱味,您也不能违背先皇留下的遗诏究渐座。先皇早就留下了一个锦盒恼朱味,盒内有一道密旨究渐座。请首领太监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读旨意究渐座。”

  新皇帝一听恼朱味,脸色铁青究渐座。首领太监取出锦盒恼朱味,拿出圣旨:“陈同乃朕之股肱恼朱味,特委以殊荣恼朱味,加封升天法王恼朱味,随朕灵柩陪葬恼朱味,与朕共赴仙境恼朱味,再续君臣之缘究渐座。”

  新皇帝转怒为喜:“陈爱卿恼朱味,父皇舍不得你恼朱味,你快随他而去吧!”

  不容陈同辩驳恼朱味,新皇帝一摆手恼朱味,拂袖而去究渐座。陈同万万想不到恼朱味,老皇帝所谓的安排竟然是这样!

  没过几日恼朱味,新皇帝在先皇陵寝旁一个狭小的墓室内恼朱味,安排了陈同殉葬恼朱味,陪伴他的恼朱味,只有一块写着“升天法王”的铜牌……

Tags: 摆渡人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3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