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连环筑城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商州府的王知府上任后恼朱味,面对已经残破不堪的城池恼朱味,还有穷困潦倒的百姓恼朱味,不闻不问恼朱味,每天只是吟诗恼朱味,喝酒究渐座。这天恼朱味,正在吟诗的时候恼朱味,差役急急忙忙跑进来恼朱味,手里拿了一封信恼朱味,上面还有一根羽箭恼朱味,双手交给王知府究渐座。王知府接过来恼朱味,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拿桌上的茶杯恼朱味,茶杯没拿住恼朱味,哐啷一声落在地上恼朱味,雪花般粉碎究渐座。王知府瘫坐在太师椅上恼朱味,诗也不吟了恼朱味,嘴唇颤抖着道:“谁……谁送来的?”

  差役告诉他恼朱味,在城头边拾到的恼朱味,看了寄信人的名字恼朱味,自己不敢私自撕开恼朱味,就送来给老爷了究渐座。

  王知府颤抖着手撕开信封恼朱味,只读了两句恼朱味,又是“啊”的一声惊叫恼朱味,站起来在房内转着圈子道:“这……这该如何是好?”

  师爷在旁边见了恼朱味,悄悄拿过信读了两句恼朱味,也“啊”的一声惊叫道:“老爷恼朱味,快想想办法啊究渐座。”

  王知府脑门冒汗恼朱味,两手一摊恼朱味,自己怎么想办法究渐座。

  师爷凑到他耳朵边嘀咕两句恼朱味,王知府一甩袖子恼朱味,长叹一声道:“下官本来不想辛苦当地百姓恼朱味,准备三年期满恼朱味,赶快离开恼朱味,现在看来是不行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吩咐师爷赶快写了布告恼朱味,到处张贴恼朱味,从明天起恼朱味,开始募捐恼朱味,修筑城墙究渐座。

  师爷连连答应着恼朱味,准备去了究渐座。

  差役们个个摸不着头脑恼朱味,不知懒散成性的知府恼朱味,突然怎么就忙碌着准备修筑城墙究渐座。大家私下里问了那个刚刚送信的差役恼朱味,也随之一个个目瞪口呆起来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那封信不是别人送的恼朱味,竟是横行三府十八县的土匪张独行送来的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王知府派出差役恼朱味,四处征集银子究渐座。每到一处恼朱味,都让差役将张独行的信念上一遍:“我张独行最近兜里空得跳蚤都没一只恼朱味,准备在八月中秋之夜恼朱味,带着兄弟们进城恼朱味,如果城里拿不出二十万两银子犒劳咱恼朱味,咱就血洗全城究渐座。”

  這个张独行恼朱味,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究渐座。大家听了恼朱味,个个脑门儿冒汗恼朱味,纷纷拿出银子究渐座。可是恼朱味,银子集中到王知府面前恼朱味,他扒拉着算盘一算恼朱味,不行恼朱味,不足整个工程的三分之一究渐座。他眨巴着眼想了一会儿恼朱味,决定先开工再说恼朱味,筑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究渐座。

  大家听了暗叹:这个糊涂知府恼朱味,哪有这样筑城的?

  王知府不管这些恼朱味,放出话来恼朱味,谁要承包工程恼朱味,得来报名究渐座。越是穷地方恼朱味,富户越多恼朱味,银子都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了嘛究渐座。商州府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恼朱味,整个城里富户云集恼朱味,大家听到有生意可做恼朱味,而且竟然是筑城恼朱味,是个大工程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一个个跑到知府衙门恼朱味,弯腰打躬恼朱味,希望将工程弄到手究渐座。

  王知府微笑着告诉大家恼朱味,得有工程设计人啊恼朱味,不然恼朱味,弄到工程也难以施工啊究渐座。

  大家一听恼朱味,对恼朱味,大家都是外行恼朱味,得找内行主持究渐座。这样的工匠还是容易找到的究渐座。大家一人找一个带在身旁恼朱味,去见王知府究渐座。王知府仍微微笑着不说话究渐座。

  大家提醒:“老爷恼朱味,按照你的要求恼朱味,准备匠人了究渐座。”

  王知府捋着胡须道:“你们也算是做生意的吗?干岸上能把船划过去啊?”

  这些人哪个不是猴精恼朱味,马上明白了恼朱味,一个个走了恼朱味,晚上再来恼朱味,见了王知府恼朱味,从袖里拿出银票究渐座。王知府见了恼朱味,眼睛放亮道:“果然聪明究渐座。”说完恼朱味,拿出一个本子恼朱味,让每个送银票的人恼朱味,都将名字和银票数写在一张纸上究渐座。

  大家不解道:“老爷恼朱味,干吗?”

  王知府理直气壮地说:“到时恼朱味,包工程的只有一个恼朱味,当然是送得最多的恼朱味,不记这些账恼朱味,怎么比较啊?”大家听了恼朱味,都暗暗摇头恼朱味,为了弄到工程究渐座。就可着劲儿地送恼朱味,心想恼朱味,反正工程到手恼朱味,什么都赚回来了究渐座。

  每个人送上银票恼朱味,都没忘记叮咛一句:“老爷恼朱味,别将工程包给于百万啊究渐座。”

  王知府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放心恼朱味,绝不会承包给于百万恼朱味,别人买他老小子的账恼朱味,我姓王的才不买哩究渐座。在我的眼中恼朱味,他就是这个究渐座。”说着恼朱味,王知府还用小拇指示意了一下究渐座。那些富户一听放了心恼朱味,觉得只要没于百万插手恼朱味,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得到这项工程究渐座。他们离开前恼朱味,王知府还没忘了叮嘱一句:“告诉于百万恼朱味,他老小子别进我的衙门恼朱味,不然恼朱味,我一脚让他满嘴狗牙落地究渐座。”

  大家乐滋滋地回家恼朱味,消息也就传到了于百万的耳朵究渐座。

  2

  于百万听了恼朱味,气得拿着茶碗的手直抖究渐座。他想:这个王知府恼朱味,也不知自己几斤几两恼朱味,竟然和我于百万斗恼朱味,你瞧着好了究渐座。

  于百万是商州府第一富豪恼朱味,有人说恼朱味,他家银子多得没处放恼朱味,就砌在墙内究渐座。于百万有钱不是主要的恼朱味,主要的是他的儿子在朝廷为官恼朱味,担任御史恼朱味,每天和皇帝面对面的究渐座。也因为这样恼朱味,于百万在商州府是横着走路究渐座。过去恼朱味,商州府有什么工程恼朱味,一定是于百万的究渐座。于百万如果弄不到手恼朱味,马上写封信恼朱味,送到京城恼朱味,于御史就给当地知府来一封信恼朱味,工程就到了于百万手里究渐座。

  这次恼朱味,于百万决定去会会王知府究渐座。

  他坐着轿子恼朱味,吱嘎吱嘎去了商州府衙门恼朱味,让人通报:“于子野来访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恼朱味,王知府慢腾腾走出来恼朱味,边走边打呵欠道:“于兄来访恼朱味,有失远迎究渐座。”话没说完恼朱味,于百万气得胡子高高翘起恼朱味,心想:自己都六十多了恼朱味,你才四十多恼朱味,怎么说也该称呼自己一声前辈吧?王知府仿佛没有看见他脸上的不快恼朱味,请进恼朱味,让座究渐座。

  于百万坐下恼朱味,王知府让斟茶究渐座。

  于百万一挥手恼朱味,免了恼朱味,然后道:“听说大人准备建造城墙恼朱味,老夫不揣冒昧恼朱味,想获得工程恼朱味,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王知府摇着头恼朱味,不行恼朱味,建筑城墙恼朱味,是为了防备张独行来攻恼朱味,如果不结实恼朱味,城墙就失去了所用恼朱味,那样以来恼朱味,丢掉性命的就不只是自己恼朱味,还有全城百姓恼朱味,也包括于子野究渐座。于百万听了嘿嘿一笑:“大人怎知别人能建好恼朱味,我建的就不结实呢?”

  王知府问:“你请的设计建筑的工匠呢?”

  于百万傻了眼恼朱味,自己让这个该死的知府气糊涂了恼朱味,这点起码的条件都忘记了究渐座。他呵呵一笑恼朱味,告诉王知府恼朱味,自己马上回去恼朱味,聘请最好的匠人究渐座。王知府挥挥手:“请到再说究渐座。”

  于百万回到家恼朱味,马上广发英雄帖恼朱味,有筑城的能工巧匠恼朱味,如果合格恼朱味,自己将以万两银子聘请恼朱味,绝不吝啬究渐座。

  布告一贴恼朱味,就有人来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些人显然都是冲着银子来的恼朱味,没准备好恼朱味,当于百万让他们拿出修筑城墙的构想时恼朱味,一个个张口结舌究渐座。

  正在这时恼朱味,外面响起喧哗声恼朱味,一个年轻人走进来恼朱味,二十不到的样子恼朱味,玉树临风恼朱味,到了于百万面前恼朱味,双手一拱究渐座。于百万问他来干什么究渐座。那人说恼朱味,应聘的究渐座。

  于百万瞪大眼睛:“就你?还是个孩子呢!”

  年轻人声音清脆地道:“有志不在年高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从怀里拿出一张规划图恼朱味,告诉于子野恼朱味,自己听说王知府准备筑城时恼朱味,特意去观察地势绘制的究渐座。于百万一听恼朱味,接过年轻人的图纸细看恼朱味,图纸设计充分利用了府城的地势恼朱味,攀高爬低恼朱味,跌宕起伏究渐座。而且恼朱味,重要地段都筑着城堡恼朱味,以至于城堡如锁子恼朱味,城墙如链条究渐座。整个城池恼朱味,浑然一体恼朱味,犹如铁铸究渐座。

  于百万哈哈大笑恼朱味,一把拉了年轻人的手道:“走恼朱味,去见王知府恼朱味,看他还挑剔什么?”

  王知府看了图纸恼朱味,再看看那个年轻匠人恼朱味,就眯着眼睛养神究渐座。于子野嘿嘿一笑:“王知府恼朱味,现在该交给我了吧?”

  王知府过了许久告诉他恼朱味,什么事情都得按程序来恼朱味,不能坏了规矩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用手指点着桌子上的纸条究渐座。于子野早已风闻王知府受贿的事恼朱味,就嘿嘿一笑恼朱味,拿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恼朱味,放在桌上恼朱味,并在条子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和银票数字究渐座。

  王知府哈哈一笑道:“好恼朱味,大手笔恼朱味,生意归你究渐座。”

  于百万也哈哈一笑恼朱味,心说:等着恼朱味,城筑好恼朱味,银子到手恼朱味,送来的五千两银子你还得乖乖还给我恼朱味,不然恼朱味,我写上一封信给我儿子恼朱味,让你脑袋搬家究渐座。

  3

  于百万拿到工程恼朱味,整个商州府的富户一听都炸了锅恼朱味,纷纷跑去找王知府恼朱味,索要送他的银子究渐座。王知府很干脆:“没人逼你们送恼朱味,你们是自愿的究渐座。”而且恼朱味,他还恐吓这些人恼朱味,再来骚扰恼朱味,就以冲击公堂论罪恼朱味,到时恼朱味,吃不了兜着走究渐座。

  这些人一个个傻了眼恼朱味,无可奈何地走了究渐座。王知府得意地一笑恼朱味,喝口茶恼朱味,自言自语道:“對付你们恼朱味,老爷我还是有办法的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背着手踱着步去了工地究渐座。

  那个年轻匠人名叫王昌恼朱味,正在指挥工人挖泥费锐耕、垒砖费锐耕、搬石头恼朱味,忙得不亦乐乎究渐座。王知府对王昌显然并不放心恼朱味,一再叮嘱恼朱味,城墙一定要结实恼朱味,如果自己不满意恼朱味,就扒掉重垒恼朱味,耽搁了工程恼朱味,老爷的板子是不认人的究渐座。

  王昌笑着点头:“放心恼朱味,一定让您老人家满意究渐座。”

  王知府哼了一声:“别论嘴上功夫恼朱味,拿点实际本事出来究渐座。”

  王昌一听恼朱味,拿起一把铁锹恼朱味,抡动胳膊恼朱味,使劲朝新筑的城墙上挖去恼朱味,只是出现了一道白碴究渐座。王知府看了恼朱味,才放心地走了究渐座。

  于百万也去了工地恼朱味,看了一会儿恼朱味,脸色就变了恼朱味,将王昌悄悄叫过去恼朱味,冷着脸道:“你小子是这样替我干活的啊?”

  王昌不解恼朱味,望着于百万究渐座。于百万告诉他恼朱味,按照这样的质量恼朱味,自己要多花费多少工夫恼朱味,多少米浆恼朱味,多少石条和砖啊究渐座。自己别说从中赚钱恼朱味,怕还得赔得当裤子究渐座。

  王昌一笑道:“老爷恼朱味,我这是替你挣钱又挣名哩究渐座。”

  于百万糊涂了恼朱味,瞪着王昌究渐座。王昌分析恼朱味,只有城墙筑得结实恼朱味,知府大人才会高兴恼朱味,才会给更多的银子究渐座。如果筑得质量不好恼朱味,对方怎会给银子?于百万一听有道理恼朱味,点点头问:“挣名呢?”

  王昌说恼朱味,这城结实了恼朱味,千秋万代后恼朱味,谁敢说不是于百万筑的啊?

  于百万想想恼朱味,还是有些不放心恼朱味,坐了轿子去知府衙门拜见王知府究渐座。王知府这次笑呵呵地迎接出来恼朱味,请他喝茶恼朱味,夸他城修得结实究渐座。于百万忙趁机要求恼朱味,自己这次钱花大了恼朱味,远远超出预算的银两恼朱味,希望知府大人能增加资金究渐座。

  王知府很干脆:“没问题恼朱味,加究渐座。”

  于百万满脸阳光恼朱味,心想恼朱味,看来自己的五千两贿赂起了作用究渐座。他终于放下心恼朱味,让王昌将城墙筑得再结实点儿究渐座。王昌笑着点头道:“好嘞恼朱味,前辈放心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工程进行到三分之二左右恼朱味,没银子了究渐座。王昌找到于百万恼朱味,于百万再次找到王知府恼朱味,告诉他恼朱味,赶紧划拨一些银子恼朱味,不然恼朱味,就得停工究渐座。

  王知府此时正在衙门内转圈子恼朱味,原来恼朱味,他再次接到差役拾到的一封信恼朱味,是张独行的究渐座。于子野接过来一看恼朱味,魂飞魄散恼朱味,信上恼朱味,张独行说恼朱味,自己知道王知府银子不多恼朱味,可于百万家银子很多恼朱味,如果中秋夜不准备二十万两银子恼朱味,自己进城后就血洗于府恼朱味,让于御史事后找王知府算账究渐座。

  于百万脸色灰白道:“这……咋办啊?”

  王知府思索一会儿恼朱味,告诉于百万恼朱味,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加快修建城池恼朱味,赶到中秋节前完工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拍着于百万的肩恼朱味,劝他先拿出自己的银子修城恼朱味,征收捐税的期限马上就到了恼朱味,到时自己加派捐税恼朱味,再还给于百万究渐座。于百万叹口气恼朱味,点着头走了究渐座。

  4

  城池赶在中秋前终于完工恼朱味,十分结实美观恼朱味,于百万对王昌很满意恼朱味,按照约定恼朱味,给了他一万两银票恼朱味,外加一千两的奖励究渐座。

  王昌接过银子恼朱味,挥手走了究渐座。

  于百万坐在那儿算了一下恼朱味,自己这次净赚七万两银子究渐座。他焦急地等着征收捐税究渐座。时间一到恼朱味,他就急忙坐着轿子赶到知府衙门究渐座。王知府笑呵呵地迎出来恼朱味,将他让进书房恼朱味,让座恼朱味,喊声斟茶恼朱味,一会儿恼朱味,一个年轻人走进来斟茶恼朱味,并笑着对于百万点头究渐座。

  于百万一愣恼朱味,这个年轻人他熟悉恼朱味,竟然是王昌恼朱味,他张着嘴道:“你怎么在这儿啊?”王知府笑着介绍:“这是犬子恼朱味,平时读书之外恼朱味,迷上建城筑桥恼朱味,这次让他特意去历练一下究渐座。”

  于百万隐隐感到有点不对究渐座。他告诉王知府恼朱味,这次自己为了筑城恼朱味,拿出十多万两银子恼朱味,王知府曾答应过自己恼朱味,征税结束就还恼朱味,自己正等着呢究渐座。王知府哈哈一笑道:“放心恼朱味,过几天一定给仁兄一个完满的答复究渐座。”

  于百万这才放心恼朱味,拱手告别王知府父子恼朱味,带着一肚子不解回到家里究渐座。刚坐下不久恼朱味,门外来报恼朱味,京城于御史派人送信来了究渐座。于百万忙让进来恼朱味,那人拿出信恼朱味,交给于百万究渐座。于百万读了大惊恼朱味,上写恼朱味,王知府半月前恼朱味,特别上奏朝廷恼朱味,表扬于御史恼朱味,说他身在朝廷恼朱味,心念桑梓恼朱味,专门动员自己父亲参与到修城工程中恼朱味,甚至还捐助银子十多万两恼朱味,值得褒奖究渐座。为此恼朱味,皇帝还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恼朱味,特意表扬了于御史究渐座。

  于百万读罢问:“你家老爷来信什么意思?”

  送信人告诉他恼朱味,自己离京时恼朱味,御史老爷反复叮嘱恼朱味,既然皇帝都已知道是捐助的恼朱味,已经褒扬了自己恼朱味,这个银子就得捐助出去恼朱味,不能要回来了恼朱味,即使是王知府送来恼朱味,也不能收了究渐座。否则恼朱味,就是欺君恼朱味,就会被杀头究渐座。

  于百万听了恼朱味,呆坐在那儿恼朱味,终于明白恼朱味,自己上了王知府的当究渐座。王知府筑城前故意放出狠话恼朱味,不让自己参加恼朱味,是为了激自己究渐座。而且恼朱味,怕他接到工程恼朱味,不按自己设计的建筑恼朱味,或者质量不过关恼朱味,就让自己儿子来参加应聘究渐座。他狠狠一拍桌子道:“我被当猴耍啦究渐座。”送信的家丁说恼朱味,御史老爷已有一法对付王知府恼朱味,说着恼朱味,在于百万耳边嘀咕几句究渐座。于百万听了道:“好恼朱味,我让他们父子这次好看究渐座。”

  送走那个家丁恼朱味,于百万马上约上那些行贿的富翁恼朱味,去知府衙门索要送给王知府的银子究渐座。这次恼朱味,有于百万出头恼朱味,大家马上理直气壮起来恼朱味,进了知府衙门恼朱味,告诉王知府恼朱味,今天恼朱味,交出他们的银子便罢恼朱味,不交出来恼朱味,大家马上进京告御状究渐座。

  于百万还特意用手指敲着桌子恼朱味,提醒王知府:“你拿了我五千两恼朱味,你儿子拿了一万一千两恼朱味,总共是一万六千两银子啊究渐座。”

  王知府一笑恼朱味,告诉他们恼朱味,他们的银子恼朱味,我们父子一文没拿恼朱味,都捐助给筑城工程了究渐座。

  于百万呵呵一笑道:“鬼话连篇究渐座。”

  王知府喊声拿捐银簿子来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王昌拿来捐银簿子恼朱味,上写“商州府城修建捐款乡绅名单和数额”恼朱味,翻开来恼朱味,于百万睁大眼睛恼朱味,第一个就是自己恼朱味,捐助十万五千两恼朱味,后面又补上一万一千两恼朱味,显然是他给王昌的究渐座。王知府告诉他恼朱味,五千两是给自己的恼朱味,这一万一千两是给王昌的究渐座。

  其他富翁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恼朱味,捐助的数字一文不多一文不少恼朱味,都是当初自己送给王知府的究渐座。

  大家对望一眼恼朱味,灰溜溜地转身离去究渐座。

  中秋那晚恼朱味,差役巡城恼朱味,一支箭突然射上城墻恼朱味,带着一封信究渐座。信上写:这么快就修好城了恼朱味,你们有乌龟壳恼朱味,咱老张不傻恼朱味,不碰这个钉子了恼朱味,让你们高兴一段时间恼朱味,咱去抢别的地方究渐座。

  整个商州府百姓听了恼朱味,都奔走欢呼究渐座。那些富豪恼朱味,尤其于百万知道后恼朱味,长长吁了一口气恼朱味,告诉大家:“算了恼朱味,他也是为了我们恼朱味,不然的话恼朱味,这次我们一定都会死在张独行的刀下究渐座。”

  其他富豪听了恼朱味,都点着头究渐座。

  在知府衙门恼朱味,王昌向父亲请教:“爹恼朱味,第一次让我假装张独行射箭恼朱味,是为了动员百姓捐款筑城;第二次是吓唬于百万恼朱味,让他拿钱筑城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次究竟是为啥啊?”

  王知府一笑恼朱味,告诉他:“那些富商个个心里有气恼朱味,用这个办法让他们心里平平气恼朱味,还有恼朱味,也为前两次张独行的出现有个交代啊究渐座。”

Tags: 连环 筑城计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