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神医秘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神秘来客

  清朝同治年間恼朱味,有个叫“万曦堂”的药铺恼朱味,掌柜的姓余恼朱味,虽说名气不大恼朱味,但普通的小病经他一瞧恼朱味,也能药到病除究渐座。

  这天傍晚恼朱味,余掌柜赶着马车从城外进货回来恼朱味,刚走到一处山坳恼朱味,突听一声嘶鸣恼朱味,接着马蹄高扬恼朱味,险些将他掀下车来究渐座。余掌柜定睛一看恼朱味,只见前方一个黑衣人手握长剑恼朱味,正在追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究渐座。那人虽侥幸躲过几剑恼朱味,却越发无力招架究渐座。突然间恼朱味,剑光一闪恼朱味,一大股鲜血从那人的胸口喷涌而出究渐座。黑衣人见有人来了恼朱味,迅速钻进矮树丛里恼朱味,不见了究渐座。

  余掌柜吓得魂飞魄散恼朱味,好不容易才勒紧缰绳恼朱味,下车查看究渐座。地上那人满身是血恼朱味,直挺挺地躺着恼朱味,一动也不动究渐座。余掌柜颤着手恼朱味,往那人鼻下一探恼朱味,还有一丝气息究渐座。

  突然间恼朱味,那人睁开眼睛恼朱味,抬高一只血淋淋的手:“救……救我……”谁知话未说完恼朱味,脑袋一歪恼朱味,晕死过去究渐座。

  余掌柜吓得不轻恼朱味,半天才回过神来究渐座。所幸这人躲避及时恼朱味,没伤到心脏恼朱味,余掌柜用车里的药给他做了简单的处理后恼朱味,把他带回了万曦堂究渐座。

  不出两日恼朱味,那人便恢复了元气恼朱味,说自己名叫俊生恼朱味,是从外省过来寻亲的恼朱味,不料途中遇到歹人恼朱味,盘缠和书信等皆被抢走恼朱味,问能不能暂时留在这里帮帮忙究渐座。正好铺子里缺人手恼朱味,余掌柜点点头恼朱味,同意了究渐座。很快恼朱味,余掌柜便发现俊生聪慧过人恼朱味,什么药治什么病费锐耕、该如何搭配费锐耕、服多大剂量……通常只要对他讲一遍恼朱味,他便能牢牢记住究渐座。

  说来也奇怪恼朱味,自从俊生来了之后恼朱味,药铺的生意就突然好了很多恼朱味,大家都说万曦堂不仅医术好恼朱味,药效也快恼朱味,万曦堂的名号渐渐地响亮起来究渐座。

  二进宋府

  这天恼朱味,天还没亮恼朱味,余掌柜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恼朱味,原来是宋府的丫头来请他出诊究渐座。宋府的小姐已经发烧数日恼朱味,不吃不喝两天了究渐座。余掌柜去宋府替她把了脉恼朱味,觉得不过是受了比较严重的风寒恼朱味,就给她开了方子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药铺还未开张恼朱味,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恼朱味,宋府的丫头大骂:“好你个余神医!我家老爷只道你技高一筹恼朱味,原来名不副实啊!我家小姐只服了你两服药恼朱味,立即口吐鲜血恼朱味,晕厥过去究渐座。像你这等庸医恼朱味,如何治病救人?!”话音一落恼朱味,上来两个家丁恼朱味,三下五除二就把万曦堂的招牌给摘了下来究渐座。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恼朱味,余掌柜强压住心头的怒火恼朱味,问道:“我开的药方并无差池恼朱味,怎么会越发严重了?”

  丫头哽咽着说:“难道我还讹你不成?我家小姐如有半点差池恼朱味,咱们就衙门上见!”说着恼朱味,拂袖便走究渐座。

  “慢着!”说话间恼朱味,俊生跑了出来恼朱味,他冲丫头作了个揖恼朱味,“您别发火恼朱味,咱们掌柜的还有一招救人的绝活儿呢究渐座。不如再走一趟恼朱味,小姐如不见好转恼朱味,随你处置就是!”

  余掌柜不知俊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恼朱味,刚要发话恼朱味,俊生扯了扯他的衣袖恼朱味,小声说道:“您什么也别问恼朱味,只管照我说的做究渐座。”

  宋府的老爷宋晋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恼朱味,一听余掌柜还留有一招恼朱味,不禁勃然大怒究渐座。俊生连忙解释道:“我家掌柜救人的法子颇为奇怪恼朱味,需要喝醉酒才能发挥效力究渐座。上次我没在恼朱味,他没有助手恼朱味,因而未能使用究渐座。”

  哪儿有先喝酒再治病的?喝醉了还能开方子吗?宋晋庭半信半疑恼朱味,可是当地的名医他已请过不少恼朱味,只能试试看了究渐座。

  余掌柜不胜酒力恼朱味,不一会儿就醉得七荤八素了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俊生开始替小姐把起脉来究渐座。

  宋晋庭正觉奇怪恼朱味,却见俊生走到余掌柜身边恼朱味,悄声说着什么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俊生直起身恼朱味,对宋晋庭说道:“我把小姐的脉象告诉了掌柜的恼朱味,他说小姐水寒侵体恼朱味,加之肝气郁结恼朱味,必须用银针才能化解究渐座。”

  宋晋庭吃了一惊究渐座。原来恼朱味,他见宋钰儿已到了出阁的年龄恼朱味,便擅自做主许下了一门亲事究渐座。眼看着婚期将至恼朱味,宋钰儿却死活不同意恼朱味,非要自择良婿究渐座。宋晋庭虽然对女儿宠爱有加恼朱味,但也由不得她使性子究渐座。宋钰儿见说服不了父亲恼朱味,一气之下恼朱味,投湖自尽了究渐座。后来虽被家丁救起恼朱味,却生了重病恼朱味,宋晋庭只好取消了婚约究渐座。

  俊生拿出一块红绸布恼朱味,让丫头把自己的眼睛蒙了个严严实实恼朱味,又让丫头先在宋钰儿的身上抹上药油恼朱味,手中的银针仿佛长了眼睛般恼朱味,朝着胸下费锐耕、上腹等处扎了下去究渐座。少顷恼朱味,俊生捻动着银针恼朱味,随着力道的加重恼朱味,只见宋钰儿的额上渐渐冒出了冷汗究渐座。约莫过了半炷香时间恼朱味,宋钰儿突然喷出一口浓血恼朱味,苏醒过来究渐座。

  宋晋庭大喜恼朱味,却见俊生又走到余掌柜身边恼朱味,低语了一阵恼朱味,写下了方子究渐座。宋晋庭仔细一看恼朱味,不禁暗暗称奇恼朱味,这张方子与之前的竟然相差无二究渐座。俊生解释道:“小姐之前淤毒未去恼朱味,不能强行用药究渐座。现在服用恼朱味,三日即可见好究渐座。”

  余掌柜在马车上晃晃悠悠地睡了半个时辰恼朱味,总算醒了过来恼朱味,听俊生讲了诊治的过程恼朱味,沉默半晌恼朱味,说道:“你哪里是遭了什么劫匪恼朱味,既然如此恼朱味,何必隐瞒医术?”

  俊生满脸愧疚地说:“掌柜的如能信我恼朱味,等我逃过此劫恼朱味,一定坦言相告究渐座。”

  身世之谜

  一天恼朱味,余掌柜出诊去了恼朱味,俊生正准备打烊恼朱味,突然听得一声娇喊恼朱味,抬头一看恼朱味,竟是宋钰儿究渐座。原来恼朱味,宋钰儿从丫头口中得知了俊生治病的过程恼朱味,对他很是感激恼朱味,叫人做了一块上好的牌匾恼朱味,亲自带着丫头前来报恩究渐座。

  聊起医术恼朱味,二人越聊越投机究渐座。宋钰儿坦诚道:“实不相瞒恼朱味,家父曾是太医院的管事恼朱味,我自幼便广读医书究渐座。只是太医院早在道光年间就废除了针灸科恼朱味,所以从未涉足究渐座。先生针法了得恼朱味,不知能否传授一二?”

  俊生心有难处恼朱味,又不忍当面拒绝恼朱味,正在这时恼朱味,余掌柜回来了恼朱味,见二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恼朱味,便顺水推舟地同意了究渐座。

  从那以后恼朱味,宋钰儿经常来万曦堂讨教究渐座。一次恼朱味,俊生抓药时恼朱味,宋钰儿发现他并未完全依照余掌柜的方子恼朱味,而是擅自将柴胡换成了熟地究渐座。俊生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掌柜的兴许忘记了恼朱味,此人脾虚胃寒恼朱味,不宜服用柴胡恼朱味,所以我才换成性温的熟地究渐座。”又有一日恼朱味,余掌柜喝醉了恼朱味,宋钰儿学着俊生的样子上前问话恼朱味,可无论怎样询问恼朱味,都没有回应究渐座。俊生笑着说:“我和余掌柜心有灵犀恼朱味,旁人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宋钰儿也是聪颖之人恼朱味,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恼朱味,俊生终于讲出了自己的身世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俊生原名李瑟恼朱味,父亲李原胜曾是民间的一位神医究渐座。一年前恼朱味,同治皇帝病危恼朱味,整个太医院无人能治恼朱味,有人提议将李原胜请至宫中问诊究渐座。不料李原胜走得匆忙恼朱味,竟忘记带上银针究渐座。李瑟见父亲几日未归恼朱味,假借送针之名进宫探望恼朱味,李原胜一脸焦虑地对儿子说道:“你真不该来呀!那皇帝得了不容外传的恶疾恼朱味,如果我三日未归恼朱味,你当隐姓埋名恼朱味,另做打算究渐座。”

  三日后恼朱味,李瑟未見父亲回来恼朱味,只好独自南下究渐座。不料恼朱味,路上遭到官兵追杀恼朱味,他迫不得已恼朱味,诈死逃过一劫究渐座。

  宋钰儿将此事告诉了父亲究渐座。宋晋庭听了恼朱味,大惊失色:“难怪他的医术如此精湛!快请他到府上一叙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宋晋庭十三岁那年恼朱味,患了天花恼朱味,被人丢弃在路边恼朱味,幸好李原胜路过恼朱味,将他救起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他便立志学医恼朱味,最终入了太医院究渐座。当年同治皇帝患病恼朱味,他也一同参与了诊治究渐座。

  “那我父亲下落如何?”李瑟急忙问道究渐座。

  宋晋庭叹了一口气恼朱味,说道:“当初恼朱味,你父亲提出中西医结合的方案恼朱味,可是给皇上用药岂可大意?太医院讨论了数日也没有结果恼朱味,最后贻误了病情恼朱味,皇上不治而亡究渐座。由于皇上的病关系到宫内丑闻恼朱味,为了防止外传恼朱味,所有外围的知情者都被赐死究渐座。你父亲或许早有预料恼朱味,见你半途进宫恐遭人猜忌恼朱味,所以才嘱咐你离开京城究渐座。你父亲被赐死那天恼朱味,我提前在毒药上做了手脚恼朱味,才让他免于一死究渐座。如果猜得没错恼朱味,他应该回老家等你相聚了究渐座。而我担心此事日后暴露恼朱味,不久也辞官卸任恼朱味,在这里买下了宅院究渐座。”

  医者仁心

  李瑟向余掌柜坦言了一切恼朱味,告假回到湖南老家恼朱味,找寻了数日恼朱味,也未找到父亲究渐座。这天恼朱味,他垂头丧气地走在街上恼朱味,突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恼朱味,只见两个衙役提着大刀向他追了过来究渐座。李瑟吓得两腿发软恼朱味,差点儿栽倒在地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只听一声喊恼朱味,接着“哐当”一声恼朱味,一条长长的铁链迎面抛来恼朱味,锁在了旁边一人的脖子上究渐座。

  李瑟吓得冷汗直流恼朱味,拔腿跑过了两条街恼朱味,才敢停下来喘口气究渐座。惊魂还未定恼朱味,迎面驶来一辆马车恼朱味,驾车的是个红须大汉恼朱味,李瑟只感到一阵强风掠过恼朱味,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恼朱味,扔进了马车里究渐座。

  一抬眼恼朱味,李瑟的眼睛湿润了恼朱味,车里坐着的竟是他苦苦找寻的父亲究渐座。原来恼朱味,那个红须大汉是李原胜曾经救治过的病人恼朱味,李原胜就借住在他家究渐座。父子相见恼朱味,忍不住抱头痛哭究渐座。李原胜听了儿子的经历恼朱味,感慨地说:“行医者恼朱味,最重要是身怀仁善之心究渐座。当年恼朱味,宋晋庭身处绝境恼朱味,若不是我竭力相救恼朱味,今日也不会受其恩惠究渐座。你定当好好对待余掌柜恼朱味,若不是他恼朱味,你我哪有重逢之日啊!”

  第二天恼朱味,李瑟一觉醒来恼朱味,发现父亲已经不见了踪影究渐座。枕边放着一张字条恼朱味,上面写着:“见儿一面恼朱味,心愿已了究渐座。我的出现恐给宋家带来灭顶之灾恼朱味,你我父子一场恼朱味,各有天命恼朱味,万望珍重!”

  李瑟含着泪向远方拜了三拜恼朱味,踏上了归途究渐座。

  一年后恼朱味,万曦堂的规模扩大了一倍恼朱味,李瑟和宋钰儿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究渐座。

  李瑟父子有没有再见面恼朱味,无人知道究渐座。但是若干年以后恼朱味,人们发现恼朱味,俊生的医术比起余掌柜有过之而无不及恼朱味,都以为是得了余掌柜的真传恼朱味,尊称他为“俊神医”究渐座。

Tags: 神医 秘事

本文网址:/gushihui/15542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