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纸上的人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天恼朱味,牛伯要吃饭了恼朱味,看到吴胖子仍然蹲在门口发愣恼朱味,不由心里一软恼朱味,上前招呼他说:“喂恼朱味,回去吧究渐座。今天局长不来了究渐座。”

  吴胖子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恼朱味,没有动身的意思究渐座。牛伯想恼朱味,这人性子真牛究渐座。这吴胖子原来是建设局的办公室主任恼朱味,前任局长出事后恼朱味,他被连带判了两年徒刑恼朱味,上个月刑满出来恼朱味,就找原单位建设局恼朱味,要求恢复公职究渐座。这一要求因不合理恼朱味,自然遭到拒绝究渐座。吴胖子便天天来缠恼朱味,搞得局长张建新不胜其烦恼朱味,对他避而不见恼朱味,还命门卫牛伯对他严加注意究渐座。

  牛伯吃了两口恼朱味,叹了口气恼朱味,放下筷子恼朱味,出来对吴胖子说:“胖子恼朱味,要是不嫌弃恼朱味,进来吃碗饭吧究渐座。”

  吴胖子闻声站起恼朱味,走进值班室里恼朱味,在小四方桌前坐下恼朱味,看过桌子上的菜恼朱味,立即流出了口水恼朱味,说:“好东西——大龙虾恼朱味,兔子肉恼朱味,梅菜肉究渐座。”说完把屋子搜索一回恼朱味,把电视旁边的那瓶酒拿过来恼朱味,端详过后恼朱味,笑道:“葡萄酒恼朱味,还是进口的恼朱味,不错嘛究渐座。”说着恼朱味,拿了两个杯子恼朱味,“好东西怎么能独个享受?好好跟你干一杯究渐座。”

  牛伯见此人自作主张恼朱味,虽然心里不满恼朱味,但他天性忠厚恼朱味,也就默认了恼朱味,坐下来跟吴胖子对饮起来究渐座。吴胖子吞下一口后恼朱味,闭目咂摸一阵恼朱味,睁开眼睛:“好东西呀究渐座。”然后可怜巴巴地说:“以前恼朱味,哪天不喝这些好酒?唉恼朱味,都怪我遇人不淑恼朱味,落得个惨败下场究渐座。”

  牛伯盯了他一眼恼朱味,说:“喝吧恼朱味,喝够了回家去恼朱味,以后不要来了究渐座。”吴胖子道:“想打发我走?这顿饭还不配究渐座。牛伯恼朱味,你是好人恼朱味,我也不会让你为难究渐座。那姓张的一天不给我说法恼朱味,我就跟他耗恼朱味,看谁厉害究渐座。”牛伯道:“张局长是好官恼朱味,就不要为难他了究渐座。”吴胖子冷笑:“好官?我还真没有见过一个究渐座。建设局是什么单位?肥水四流的地方恼朱味,有谁对手边的钱不动心?”说完恼朱味,猛地干了一杯恼朱味,了块梅菜肥肉吞下究渐座。牛伯心想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吴胖子眯着眼睛说:“对了恼朱味,牛伯恼朱味,这些菜恼朱味,是他们吃喝后剩下来打包回来的吧?凭这点恼朱味,就把你收买了?”

  牛伯生气了恼朱味,说:“你这人怎么了?嫌脏就不要吃恼朱味,我不留你究渐座。”吴胖子哈哈大笑:“落水的凤凰不如鸡究渐座。我就也配吃他们牙缝里落下的了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不再说话恼朱味,一杯杯猛喝究渐座。最后恼朱味,他竟然喝醉了恼朱味,红着眼睛对牛伯说:“两年没这么痛快了恼朱味,我恼朱味,***的酒量小了……”突然滑出凳子恼朱味,跌落在地恼朱味,立即鼾声大起恼朱味,这家伙竟然睡了究渐座。

  牛伯叹了口气恼朱味,费了半天劲恼朱味,才把他这个死猪一样的人物拖上床恼朱味,除去了又脏又臭的鞋袜恼朱味,盖上被子恼朱味,让他睡去了恼朱味,自己支着胳膊在桌子上打盹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究渐座。是张局长的小车究渐座。牛伯赶紧出去恼朱味,回来时手中拎着一个袋子恼朱味,进屋后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恼朱味,是三个快餐盒恼朱味,有羊肉费锐耕、猪肘子肉和鹅肉恼朱味,另有一瓶约七分满的白兰地究渐座。牛伯收拾好东西恼朱味,从抽屉里拿出小本子恼朱味,写了几个字究渐座。外面又响起汽车喇叭声恼朱味,这是局里的工具车恼朱味,去拉办公用品回来了究渐座。牛伯去开仓库恼朱味,和司机一块卸货恼朱味,这样弄了一个钟头恼朱味,回来后恼朱味,吴胖子已经走了恼朱味,快餐盒和白兰地也不见了究渐座。牛伯苦笑起来:这吴胖子真落魄到做这种事的地步了?

  隔了两天恼朱味,吴胖子又来了究渐座。他笑眯眯进来恼朱味,问牛伯午饭是什么?牛伯早上在市场买了半斤河鱼恼朱味,配上金不换炒了下酒究渐座。吴胖子见了恼朱味,说:“他们没给你送残羹冷炙?”牛伯没理他究渐座。吴胖子说:“他们吃肉恼朱味,也不让人喝点汤究渐座。真是一届领导不如一届究渐座。”

  牛伯说饿不了你恼朱味,说着拿出一瓶酒来究渐座。这瓶酒是原封的恼朱味,是张局长在上次过节时特意叫人送的恼朱味,说过节了恼朱味,送瓶酒给牛伯吧究渐座。牛伯一直没舍得喝究渐座。吴胖子眼睛放光恼朱味,一把夺过来拧开瓶盖恼朱味,满满斟上一杯恼朱味,灌落下肚究渐座。牛伯待他一连干了三杯恼朱味,才真挚地对他说:“老吴恼朱味,这人啊恼朱味,就是要接受现实究渐座。你的事呀恼朱味,是不能改变的事实究渐座。我劝你以后不要来了究渐座。这样缠下去恼朱味,不会有什么结果究渐座。”

  吴胖子道:“那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恼朱味,替他们讲话?你知道姓张的有多贪吗?”牛伯忙说:“他可是好人恼朱味,他做的成绩大家也是知道的究渐座。”吴胖子把筷子一放:“屁究渐座。他有什么本事?大吃大喝还差不多究渐座。”牛伯忙阻止他别乱说究渐座。吴胖子说:“乱说?告诉你恼朱味,你那本子我看了恼朱味,照上面推算恼朱味,他姓张的每月光吃喝就十多万块究渐座。这种人能是好人吗?”

  牛伯变色道:“你偷看我的东西?岂有此理究渐座。”说着起来推他:“你这人太过分了恼朱味,走走恼朱味,我不留你了究渐座。”吴胖子一拍桌子:“走就走恼朱味,哼恼朱味,到时别后悔究渐座。”带着醉意离开究渐座。

  待吴胖子走后恼朱味,牛伯赶紧找出那个小本子恼朱味,用食品袋重重叠叠地包扎起来恼朱味,放进紧贴身上的口袋里恼朱味,心里却有些发愁恼朱味,这事吴胖子会不会跟别人讲呢?自己记录的那点东西恼朱味,确实是见不得人的恼朱味,而且容易引起人家的误解究渐座。牛伯后悔不该招惹吴胖子惹出额外的事来究渐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究渐座。这天恼朱味,牛伯在卫生间刚要出来恼朱味,听到外面进来两个人恼朱味,正在说事儿恼朱味,他们讲的竟然是自己究渐座。牛伯只好潜伏下来究渐座。其中一人说:“哎恼朱味,没想到牛伯会做这种事究渐座。”这是局里办公室主任的声音究渐座。另一人说:“平常一点也看不出来恼朱味,这家伙藏得真深恼朱味,太奸了究渐座。张局长说没想到养了条狼究渐座。”办公室主任接着说:“领导说了恼朱味,以后就是喂狗恼朱味,也不给他了究渐座。”这两人在解手过程中一直议论这事究渐座。他们俩离开后恼朱味,憋了许久的牛伯才出来恼朱味,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恼朱味,心里堵着一团火究渐座。他见到大家恼朱味,觉得他们的目光都是带刺的恼朱味,刺得他心里发痛恼朱味,突然眼前一黑恼朱味,什么也不知道了究渐座。

  牛伯在医院呆了三天究渐座。回来后恼朱味,找机会向张局长解释自己决不是记黑账恼朱味,可一直没有见到他本人究渐座。这天恼朱味,局办公室主任来通知书他被辞退了究渐座。牛伯心里早有准备恼朱味,默默收拾起东西恼朱味,临走恼朱味,他提出一个要求恼朱味,说想见一下张局长究渐座。办公室主任冷笑一声:“你是装糊涂还是真不明白?张局长出事了究渐座。”牛伯一阵惊惶恼朱味,忙问出了什么事?办公室主任不耐烦起来恼朱味,告诉他人已经让纪检机关带走了恼朱味,催他动作快点究渐座。

  牛伯拎简单家当站在大街上恼朱味,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张局长:自己恩将仇报恼朱味,以后怎么有脸做人?想了想恼朱味,拖着沉重的脚步恼朱味,来到纪委恼朱味,说那本子是自己乱写的恼朱味,不能算作张局长做坏事的证据恼朱味,要抓人就抓他好了究渐座。纪委的人先是有些不明白恼朱味,后来弄清楚事情后恼朱味,告诉他:张局长被查恼朱味,跟那他无关恼朱味,是他在一项重大工程招标中涉嫌受贿恼朱味,让牛伯回去究渐座。

  这年快到春节时恼朱味,在老家的牛伯想起监狱中的张局长恼朱味,带着酒菜恼朱味,坐了三天三夜的车恼朱味,来到偏僻山区的监狱里探望张局长究渐座。他见到戴着手铐的张局长恼朱味,眼睛红了恼朱味,一连声求张局长原谅究渐座。张局长有些惊诧恼朱味,说:“人家说你记了我的黑账恼朱味,又到纪委替我求情恼朱味,你这人真怪啊究渐座。”牛伯忙说:“张局长恼朱味,难得你看得起我一个守门的恼朱味,常常送好吃的给我究渐座。我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报答你恼朱味,才把你打包回来送我的酒菜恼朱味,记录起来恼朱味,哪想到反倒给你添了乱子究渐座。我恼朱味,我对不起你啊究渐座。”张局长望着牛伯真挚的脸恼朱味,叹了口气道:“牛伯恼朱味,难得你念这份情究渐座。告诉你恼朱味,这事与你无关恼朱味,是我没有把守好做人的底线恼朱味,自己害了自己啊!”

  牛伯走后恼朱味,张局长喝着以前自己喝剩下送给牛伯恼朱味,如今牛伯再送到监狱中来的酒恼朱味,不由感慨万千:在位时恼朱味,多少人围着自己转恼朱味,自己也确实给了一些人不少好处恼朱味,出事后那些人个个对自己如避瘟神恼朱味,真是人情薄如纸究渐座。但是恼朱味,自己像施舍乞丐一样给一点好处给门卫的牛伯恼朱味,他却一直感念在心恼朱味,还怕忘记恼朱味,记录在纸上恼朱味,为的是要报恩恼朱味,这做人之间恼朱味,差天差地恼朱味,将来出去了恼朱味,一定要找到牛伯恼朱味,好好见识下那张记录人情的本子究渐座。

Tags: 纸上 人情

本文网址:/gushihui/15525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