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雷鸣钹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究渐座。瀚海遇盗

  上官鼎孤身一人恼朱味,手持雷鸣钹恼朱味,来到黑鲨岛的时候恼朱味,黑鲨岛岛主林玉鸥的宅子恼朱味,早已经烧成了一片白地究渐座。

  林玉鸥本是武林大豪恼朱味,可是十年前恼朱味,为躲避仇家的追杀恼朱味,这才隐遁到了黑鲨岛究渐座。上官鼎在十天前恼朱味,接到林玉鸥的飞鸽传书——他想请上官鼎来黑鲨岛一趟恼朱味,并与自己联手抵御强敌究渐座。

  上官鼎的兵器雷鸣钹不仅威震武林恼朱味,还有一个大秘密藏在里面究渐座。可是这个秘密恼朱味,除了上官鼎恼朱味,却无人知晓究渐座。

  上官鼎接到林玉鸥的求救信之后恼朱味,先骑马恼朱味,后乘船恼朱味,火速地赶到黑鲨岛恼朱味,可还是晚了一步究渐座。偌大的林宅中恼朱味,只余一根还冒着余烟的柱子恼朱味,孤零零地立在那里究渐座。

  这根柱上恼朱味,赫然遍布着各种兵器的斩痕恼朱味,上官鼎看罢柱上的兵器痕迹恼朱味,他急忙找岛上的渔民一问恼朱味,方知道了前日林家遇害的惨景究渐座。

  林玉鸥的仇家有一百多人恼朱味,他们身穿黑衣恼朱味,黑纱蒙面恼朱味,手持利刃恼朱味,冲进林宅恼朱味,见人就杀究渐座。林玉鸥挥剑保护着妻儿恼朱味,且战且走恼朱味,最后登上了海岸边的一艘渔船究渐座。

  林玉鸥的仇家上船便追恼朱味,最后恼朱味,林玉鸥乘坐的渔船被仇家的火箭射中恼朱味,熊熊大火中恼朱味,渔船最后沉到了海里……上官鼎一听老友遇害恼朱味,他的眼泪不由得像小河一样恼朱味,流淌了下来究渐座。上官鼎买来香烛纸钱恼朱味,在海边焚化恼朱味,漫天的纸灰飞舞间恼朱味,上官鼎从身后的兵器包中恼朱味,取出了小磨盘似的雷鸣钹究渐座。随着雷鸣钹重重地击在一起恼朱味,炸雷般的钹声在黑鲨岛的海边轰然响起究渐座。

  上官鼎上了黑鲨岛直航海州府的渡船恼朱味,一百多里的水路恼朱味,至少要走多半天的时间究渐座。就在上官鼎站在船头恼朱味,思念着老友林玉鸥的时候恼朱味,就见正前方的海面上恼朱味,突然出现了三艘快船究渐座。

  这三艘快船满帆如鼓恼朱味,桅杆的顶上恼朱味,悬着血红色的骷髅旗究渐座。这三艘快船就好像离弦之箭恼朱味,眨眼之间恼朱味,便驶到了渡船的旁边究渐座。

  站在上官鼎身后的船老大惊呼道:“鬼岛的大海匪血骷髅来了!”

  血骷髅可是东海海域最凶恶的大海匪究渐座。上官鼎一见遇到海匪恼朱味,便将背后的雷鸣钹擎在了手中恼朱味,可是渡船上的水手和乘客们两手抱着脑袋“噗通恼朱味,噗通”地全都趴到了船板之上究渐座。

  三艘快船之上恼朱味,共有七八十名海匪恼朱味,这些海匪纷纷丢出了带有铁链的钢锚恼朱味,钢锚牢牢地钩住了渡船的船帮恼朱味,渡船就成了海匪们的“俘虏”究渐座。

  这七八十名海匪的头子竟是鬼岛的二当家——黑鳌究渐座。黑鳌手持一柄重有百斤的大鱼叉恼朱味,他用足尖一点快船的船帮恼朱味,“嗖”地一声恼朱味,跳到了渡船之上究渐座。黑鳌身形如熊恼朱味,跳上渡船后恼朱味,他并没有抢劫客商们的财物恼朱味,却冲着严阵以待的上官鼎大叫:“上官雷鸣钹恼朱味,沉雷震九州?……”

  上官鼎傲然道:“不错恼朱味,正是上官鼎!”

  黑鳌身形一跃恼朱味,纵起两丈恼朱味,虚空中恼朱味,黑鳌怪吼道:“老子今天送你到龙王爷那儿震九州去!”黑鳌的钢叉真如霹雳闪电恼朱味,直向上官鼎头部刺来究渐座。

  上官鼎将雷鸣钹“当”地一合恼朱味,钹体便将黑鳌的钢叉叉头牢牢地钳住了究渐座。黑鳌还没等撤回钢叉恼朱味,就见上官鼎将两只钹用力一拗恼朱味,只听“咔”的一声恼朱味,黑鳌的钢叉叉头便应声折断了究渐座。

  上官鼎钹交单手恼朱味,俯身拾起了船板上的叉头恼朱味,他用手量过三根叉齿的距离后恼朱味,咬牙切齿地说:“林家的柱子上恼朱味,便留有这柄叉叉齿的痕迹恼朱味,你就是杀害我林兄的凶手之一……”

  黑鳌一见上官鼎这么快便找到自己杀害林玉鸥的证据恼朱味,他恶声吼叫:“放箭恼朱味,射死他!……”

  2究渐座。林强受伤

  鬼岛海匪果真心狠手辣恼朱味,他们射出的大箭恼朱味,箭头全都用海蛇的蛇涎沾过恼朱味,这种箭见血封喉恼朱味,厉害无比究渐座。

  上官鼎手持两面巨钹恼朱味,就好像是两面盾牌恼朱味,一开始的时候恼朱味,射向他的毒箭都被他一一击落在地恼朱味,可是随着那帮海匪箭手们射速加快恼朱味,上官鼎可就有些招架不住了究渐座。

  上官鼎本想使用双钹的雷击之音恼朱味,震杀那些训练有素的海匪箭手恼朱味,可是船上毕竟有二十名乘客和水手恼朱味,如果他冒然使出雷击之音恼朱味,船上的这些无辜的人恼朱味,必将被震得吐血而亡究渐座。

  正在上官鼎疲于应付的时候恼朱味,就听海匪的一艘快船子传来了惊叫声:“不好了恼朱味,船要沉了!”

  黑鳌正在指挥着手下用箭猛射上官鼎恼朱味,他听到惊叫声恼朱味,回头一看恼朱味,就见自家的一艘快船的船尾入水恼朱味,船头已经翘出了水面恼朱味,很显然恼朱味,这艘船的船底被人凿漏了!……

  黑鳌对自己身后的十几名射箭的手下大叫:“赶快下水恼朱味,不要放走了上官鼎凿船的同党!”

  黑鳌的手下“扑通恼朱味,扑通”下饺子似的跳进了墨蓝色的大海中恼朱味,上官鼎的压力顿减恼朱味,他也是长出了一口气究渐座。

  黑鳌的十几名手下跳下了大海后恼朱味,立刻便响起了两声惨嚎究渐座。黑鳌看着漂到海面上的两具海匪的尸体恼朱味,他直气得“嗷嗷”大叫究渐座。

  那些入海的海匪们毕竟人多势众恼朱味,果然经过搜寻恼朱味,一名年轻人从海里被逼了出来恼朱味,这名年轻人手拿一把晶亮的解鲸刀恼朱味,将靠近身边的海匪纷纷杀退究渐座。

  黑鳌还没等命令手下继续对海里那名年轻人进行围剿恼朱味,只听第二艘快船上的海匪惊呼道:“二当家恼朱味,不好了恼朱味,我们这艘船也被这个人给破坏了!”

  渡船停泊的海面距离海州府只有一个时辰的水路恼朱味,真要是海底的水鬼将三艘快船全部弄沉恼朱味,镇海县的水军如果闻讯乘船赶来恼朱味,他们这些海匪就将万分危险了究渐座。

  黑鳌一挥手恼朱味,大叫道:“赶快撤退!”

  渡船上的海匪全都聚集到第三艘快船之上恼朱味,掌舵的海匪则举起巨斧“咔嚓”一声恼朱味,砍断了钩住渡船的钢锚的铁链究渐座。上官鼎挥动雷鸣钹恼朱味,斩杀了七八名未及逃走的海匪恼朱味,黑鳌乘坐的快船已经驶出了十多丈远恼朱味,再看海水里的那个年轻人恼朱味,他已经被黑鳌手下发出的毒箭射中了究渐座。

  上官鼎手攀渡船上缆绳恼朱味,将这个昏迷的年轻人救上了渡船究渐座。他看着这个年轻人手里紧紧攥着的解鲸刀恼朱味,大声叫道:“林强恼朱味,你一定是林强!”

  解鲸刀是林玉鸥威震东海的兵刃恼朱味,此宝在水下切割船板恼朱味,就好像用刀切豆腐一样容易究渐座。这个年轻人模样和林玉鸥有五分像恼朱味,他手里又拿着林玉鸥的解鲸刀恼朱味,他不是林强又会是谁?

  上官鼎在六年前恼朱味,曾经见过林强一面恼朱味,老友之子恼朱味,上官鼎一眼便将他认了出来究渐座。

  上官鼎拔下了林强身上的毒箭恼朱味,然后给他服下了一颗百圣辟毒丹恼朱味,这丹药虽然无法解掉他身上的海蛇之毒恼朱味,但却至少能护住林强的心脉恼朱味,并保他在两个时辰内不死究渐座。

  一个时辰之后恼朱味,渡船靠岸恼朱味,上官鼎背起了昏迷的林强恼朱味,冲着海州府急奔而去究渐座。

  海州府有个牛神医恼朱味,善解百毒究渐座。牛神医一检查林强所中之毒恼朱味,他惊呼道:“如果不是送到我这里恼朱味,他一定没命了恼朱味,赶快取百解汤来!”

  牛神医在游历西域的时候恼朱味,曾经得到了一块宝贝——百解石恼朱味,用这块石头煮出的药汤恼朱味,便可解海蛇之毒究渐座。

  经过十天的治疗恼朱味,林强终于能扶着床沿下地了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上官鼎来到牛神医的药堂恼朱味,探望林强的伤情恼朱味,林强挣扎着下地恼朱味,然后“扑通”一声恼朱味,跪倒在地恼朱味,口中大叫:“上官伯伯恼朱味,您一定要教我雷鸣钹的功夫恼朱味,我要除掉大海匪血骷髅恼朱味,替我父亲报仇!”

  3究渐座。所传非人

  上官鼎遇险之时恼朱味,林强其实是躲到了渡船的最底舱究渐座。就在黑鳌指挥着手下箭射上官鼎的时候恼朱味,他偷偷地溜出来恼朱味,然后跳进大海恼朱味,开始了用解鲸刀挖沉海匪快船的行动……

  上官鼎伸手扶起了林强恼朱味,说:“林强恼朱味,你放心恼朱味,只要你伤一好恼朱味,我就传你雷鸣钹的功夫究渐座。不除掉鬼岛的血骷髅恼朱味,你父亲在九泉之下恼朱味,也将无法瞑目!”

  两个月后恼朱味,林强的身体完全恢复恼朱味,上官鼎领着林强回到了梅庄恼朱味,从此之后恼朱味,便开始毫无保留地传授林强雷鸣钹的功夫究渐座。

  梅庄庄后有一个魔云顶恼朱味,该峰高入云霄恼朱味,山顶遍布铜矿石究渐座。山顶的铜矿石被雷击后恼朱味,全都变成了铜精恼朱味,用这种铜精制作的雷鸣钹恼朱味,双钹一合恼朱味,声如雷鸣究渐座。绝对是克敌制胜的神兵利器究渐座。

  林强非常聪明恼朱味,三十六路威力奇大的钹法被他在半年之内便学全了恼朱味,可是闭听的功夫恼朱味,他却学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究渐座。要知道双钹相击恼朱味,最先震到的是自己恼朱味,上官鼎这种闭听的功夫一经施展恼朱味,施钹者的耳朵就会暂时失去听声的能力恼朱味,钹击后的巨响恼朱味,就影响不到自己了究渐座。

  林强将雷鸣钹的功夫学全恼朱味,上官鼎扯下了钹顶的旧绸子恼朱味,然后找出了两根黑幽幽的带子恼朱味,系到了钹顶上究渐座。

  林强诧异地问:“师傅恼朱味,钹顶为何要系上黑带子?”

  上官鼎说:“这可是最坚韧的鲛人带!”将这种鲛人带系在钹顶恼朱味,不管两只雷鸣钹相击的时候恼朱味,发出多么强烈的震动恼朱味,只要使钹者手持鲛人带恼朱味,雷鸣钹巨大的震动力恼朱味,也将对人无害究渐座。

  林强从上官鼎的手中接过雷鸣钹恼朱味,他两手握住鲛人带恼朱味,问:“师傅恼朱味,我听江湖人说这雷鸣钹上恼朱味,还藏有一个大秘密?”

  上官鼎沉吟了一下说:“我临死之前恼朱味,会告诉你的!”

  林强一见上官鼎不肯讲雷鸣钹的秘密恼朱味,他神情凶狠地说:“我现在终于可以快意恩仇了!”

  林强讲完话恼朱味,他两手用力恼朱味,双钹“轰”的一声恼朱味,重重地扣到了一起究渐座。林强运功闭住了听觉恼朱味,可是上官鼎猝不及防恼朱味,他的鼻孔耳孔之中恼朱味,竟被雷鸣钹巨大的响声震出了鲜血来究渐座。

  上官鼎身受重伤恼朱味,他一边咳血恼朱味,一边叫道:“林强恼朱味,你疯了不成?”

  这个林强是假的恼朱味,其实林家父子早已经遇害了究渐座。这个假林强恼朱味,是鬼岛海匪头子血骷髅的儿子仇小久究渐座。仇小久之所以要冒名林强恼朱味,其目的只有一个恼朱味,那就是要得到雷鸣钹究渐座。

  上官鼎重伤在身恼朱味,他根本就不是仇小久的对手恼朱味,仇小久持钹一路追杀恼朱味,一直将上官鼎迫到了庄外落花河的岸边究渐座。

  上官鼎看着迎面击来的双钹恼朱味,他仰天一声悲叫:“林兄慢走恼朱味,我追你去了!”

  上官鼎纵身一跃恼朱味,投进了落花河恼朱味,仇小久看着河面上的水花恼朱味,傲然地说:“东海从此之后恼朱味,就将是我们仇家父子的天下了!”

  海州府水军的三十多只艨艟巨舟很有威力恼朱味,鬼岛海匪在杀人越货的时候恼朱味,对官军战船也是十分忌惮究渐座。仇小久得到了雷鸣钹后恼朱味,他率领着海匪竟对官军的战船发动了进攻究渐座。

  仇小久手持雷鸣钹恼朱味,冲在最前面恼朱味,他往往第一个跳上官船恼朱味,然后连击雷鸣钹恼朱味,沉雷滚滚般的钹声极具杀伤力恼朱味,逃得慢的官军恼朱味,无不成了钹下之鬼究渐座。

  仇小久手持雷鸣钹恼朱味,只杀得官军的艨艟巨舟再也不敢出海剿匪了究渐座。

  4究渐座。鬼岛灭匪

  这一日恼朱味,仇小久带领手下海匪驾船在海上疯抢了一天恼朱味,直到天将黑的时候恼朱味,他们才回到了鬼岛究渐座。鬼岛是由成百上千的岛屿和暗礁组成恼朱味,星罗密布的岛屿散落在海面上恼朱味,岛中的水道不仅狭窄恼朱味,而且暗礁密布恼朱味,船行其中恼朱味,海雾四起恼朱味,令人难辨东西究渐座。

  血骷髅当初发现鬼岛后恼朱味,他竟用了七八年的时间恼朱味,才寻找到了一条安全的水路恼朱味,知道这条水路秘密的人恼朱味,在全岛也不超过三个究渐座。

  仇小久领船进入了鬼岛的航道之后恼朱味,快船便开始在水道中曲折穿行恼朱味,半个时辰后恼朱味,这才来到了鬼岛中心的止锚湖究渐座。

  二十多个海匪用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恼朱味,才将船上抢劫而来的钱物卸到了岸上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恼朱味,仇小久听着止锚湖中海牛“欧欧”的叫声恼朱味,他将手一挥:“大家跟我走恼朱味,喝酒庆功去!”

  二十多个海匪兴高采烈地答应一声恼朱味,他们还没等跟着仇小久去庆功恼朱味,就见海雾弥漫的湖面上恼朱味,忽然飘来了一条小船恼朱味,船头上站着一个须发斑白的老人恼朱味,这个老人正是上官鼎究渐座。

  上官鼎一见仇小久恼朱味,他大吼一声:“仇小久恼朱味,你往哪里逃!”

  仇小久看着银须飘飘恼朱味,肋下悬剑的上官鼎冷笑道:“你没有被落花河的河水淹死?”

  上官鼎“仓啷”一声恼朱味,抽出了肋下的秋月剑恼朱味,他跳到岸边恼朱味,大叫:“拿命来!”

  仇小久抽出背后雷鸣钹的时候恼朱味,他身旁的海匪们都吓得远远地躲到了一旁恼朱味,雷鸣钹威力惊人恼朱味,他们不想被震得经脉俱断而亡究渐座。

  上官鼎和仇小久都运上了闭声的功夫恼朱味,“轰轰”的钹响恼朱味,倒对两个人并无多大影响究渐座。两个人剑来钹往恼朱味,斗了三十几招之后恼朱味,仍然是不分胜负究渐座。

  轰轰的钹响恼朱味,将鬼岛的海匪头目血骷髅引了出来恼朱味,血骷髅武功虽高恼朱味,但也畏惧雷鸣钹的威力恼朱味,他站在远处观战的时候发现恼朱味,上官鼎年登耄耋恼朱味,久战之下恼朱味,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究渐座。

  血骷髅正在为儿子即将取得胜利高兴的时候恼朱味,他忽然发现止锚湖的浓雾中恼朱味,突然出现了一艘艘的小船恼朱味,小船上站满了顶盔挂甲的官军究渐座。

  血骷髅转头大吼道:“官军杀进止锚湖了恼朱味,大家抄起家伙一齐上呀!”

  官军借着夜雾的掩护恼朱味,坐着小渔船恼朱味,竟杀到了止锚湖中究渐座。七八百名官军恼朱味,三百多名海匪恼朱味,便在止锚湖畔展开了激战究渐座。

  仇小久一见官军杀来恼朱味,他急忙一收雷鸣钹恼朱味,对上官鼎吼道:“官军是被你引进来的?”

  上官鼎点了点头:“当然恼朱味,我之所以要教你雷鸣钹的功夫恼朱味,为的就是要用巨大的钹声引来官军恼朱味,然后全歼鬼岛上的海匪!”

  上官鼎虽然和林强六年都没有见面恼朱味,可是小时候的林强他却非常熟悉恼朱味,林强的右肩膀上恼朱味,有一块胎记恼朱味,这个仇小久扮的假林强却没有究渐座。

  上官鼎找到海州府曾经和仇小久交过手的水军军官恼朱味,最后确定仇小久便是海匪的事实究渐座。仇小久艺成出师之时恼朱味,上官鼎便在雷鸣钹顶系上了鲛人丝究渐座。

  鲛人便是海牛恼朱味,鲛人丝就是用海牛皮拧成的绳索究渐座。海牛不仅嗅觉灵敏恼朱味,它还是至孝的海洋生物恼朱味,往往一头母海牛去世后恼朱味,小海牛们便会守着母海牛的尸体叫个不停恼朱味,而且这种哀叫恼朱味,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究渐座。

  仇小久手中的雷鸣钹上系有母海牛皮制成的绳索恼朱味,那群小海牛们便嗅着母海牛的味道恼朱味,一直追到了止锚湖究渐座。

  上官鼎驾着一叶轻舟恼朱味,远远地跟在仇小久的快船后面恼朱味,最后驶入了鬼岛的航道究渐座。航道中的暗礁恼朱味,自然不能对吃水很浅的小船产生威胁恼朱味,上官鼎内功甚高恼朱味,听力极强恼朱味,他以海牛的哀叫声为指引恼朱味,果然来到了止锚湖究渐座。

  上官鼎在夜探鬼岛的时候恼朱味,海州府一百多只小渔船满载着水军恼朱味,已经开始行动了究渐座。上官鼎早就和水军的军官约定好恼朱味,如果鬼岛中间恼朱味,传来了雷鸣钹声恼朱味,这就说明恼朱味,他已经找到海匪的老巢恼朱味,官军们随后便可以进攻了!

  上官鼎和仇小久一番恶战恼朱味,仇小久“轰轰”的雷鸣钹声恼朱味,终于将随后而至的官军引到了止锚湖究渐座。

  仇小久一听自己搬石砸脚恼朱味,气得他“嗷嗷”一阵怪叫究渐座。随着一场厮杀展开恼朱味,几百名海匪被官军杀得只剩下了不到几十人究渐座。

  血骷髅和黑鳌先后阵亡恼朱味,仇小久对着上官鼎恼朱味,发出了一声冷笑:“上官鼎恼朱味,你虽然能引官军来到止锚湖恼朱味,可是你们最后还得被困死在鬼岛之中!”

  坐船驶出鬼岛恼朱味,比坐船进入鬼岛恼朱味,还要凶险究渐座。鬼岛之中恼朱味,只有血骷髅费锐耕、黑鳌和他知道出入的路径恼朱味,仇小久如果自杀恼朱味,进岛的官军那就休想再活着出去了究渐座。

  上官鼎冷笑一声:“雷鸣钹有一个秘密恼朱味,今天让我来告诉你!”上官鼎讲完话恼朱味,他的胳膊突然暴涨两尺恼朱味,猛地向雷鸣钹上拍去究渐座。

  上官鼎一掌正击在钹身上恼朱味,掌钹相击恼朱味,只听“轰”的一声大响恼朱味,这一声响还未落地恼朱味,上官鼎又是重重的两掌恼朱味,猛击在雷鸣钹的钹身之上恼朱味,仇小久两手牢握着的鲛丝被震断恼朱味,雷鸣钹“当啷”一声恼朱味,落到了止锚湖的岸边究渐座。

  上官鼎捡起了雷鸣钹恼朱味,他重重地一合钹身恼朱味,“轰”的一声响后恼朱味,就听鬼岛出口的方向恼朱味,也响起了“轰”的一声大响究渐座。

  雷鸣钹其实有一对恼朱味,分别是雷钹和鸣钹恼朱味,又叫父子双钹恼朱味,两只钹只要有一只在响恼朱味,另外一只钹便会产生感应恼朱味,发出对应的鸣响——换句明白一点的话就是恼朱味,一方有难恼朱味,另一方得知消息后恼朱味,立刻可以赶去救援究渐座。

  可是雷鸣钹的这个神奇的功能恼朱味,却被上官鼎用来指引官兵行船的方向了究渐座。雷鸣钹的秘密被揭开后恼朱味,这个区区的鬼岛真的不能困住上官鼎了究渐座。

  仇小久最后想拔出匕首自杀恼朱味,可是匕首却被上官鼎挥钹击飞了恼朱味,上官鼎望着黑沉沉的苍穹恼朱味,他大声呼道:“林兄恼朱味,我今天要为你报仇了!”

  上官鼎讲罢恼朱味,他挥动雷钹恼朱味,直向仇小久头顶重若泰山般地击去……

Tags: 海匪 凶手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