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樱桃姑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末民初的时候恼朱味,苏北海州有一处很富庶的街市恼朱味,名叫海昌街究渐座。海昌街原名海娼街恼朱味,只因街心有个远近闻名费锐耕、富丽堂皇的妓院究渐座。妓院里的摆设恼朱味,那叫一个讲究恼朱味,前面有院子恼朱味,后面有园子恼朱味,中间有一个八丈高的红楼恼朱味,名为“铜雀楼”究渐座。楼里头恼朱味,有一个螺旋楼梯恼朱味,楼梯精雕细琢恼朱味,扶手一律用黄铜打造究渐座。每当天黑的时候恼朱味,楼中佳丽搔首弄姿地站满楼梯两侧恼朱味,让慕名而来的客人眼花缭乱费锐耕、应接不暇究渐座。铜雀楼恼朱味,号称“太子进恼朱味,太监出”恼朱味,就算你有万贯家财恼朱味,一天即可耗尽究渐座。因而恼朱味,来此地者恼朱味,非富即贵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苏北大油商海爷随着会馆里几位客商来到此地恼朱味,那些客商一进门便看傻了眼究渐座。海爷啥阵势没见过?眼皮眨巴了几下恼朱味,就一手抓了把瓜子恼朱味,一边吃恼朱味,一边转悠去了究渐座。

  青楼里的房间恼朱味,大都香气弥漫恼朱味,海爷七转八弯后恼朱味,来到一处恼朱味,这里的房门前放着几个素淡的盆景恼朱味,木墙之上挂一张裱好的仿真宋刻经书残页恼朱味,跟有钱人家的书房一样恼朱味,非常雅致究渐座。烟花之地恼朱味,竟有这样的摆设恼朱味,海爷觉得很是蹊跷恼朱味,正想推门进去瞅瞅恼朱味,不想有一个小厮伸出半截胳膊恼朱味,挡住了海爷究渐座。

  海爷没搭理他恼朱味,随手扔给他一个银锭究渐座。小厮捧着银锭恼朱味,卑躬屈膝地笑道:“大爷恼朱味,这里头的人和铜雀楼上的姑娘不一样恼朱味,进此门恼朱味,要银子费锐耕、样子和对子究渐座。不然恼朱味,纵有万金恼朱味,我们家樱桃姑娘也不从的究渐座。”

  海爷冷冷地笑了一声恼朱味,然后扫了一眼挂在门口的对联恼朱味,只见上联是:“桃腮凤眼樱桃嘴究渐座。”海爷揉了揉手腕上的念珠恼朱味,对了一句:“玉颜铁骨冰玉心究渐座。”小厮点头一笑恼朱味,随即吆喝一声:“一联进门恼朱味,二联进帐恼朱味,大爷请—”

  海爷进了门恼朱味,房内灯光迷离恼朱味,并且有一种好闻的橘柚味究渐座。里头有张大床恼朱味,外面隔着两层纱帐恼朱味,一层与另一层间相隔两步远究渐座。透过纱帐恼朱味,海爷隐约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恼朱味,倚着身子恼朱味,弯着膀子恼朱味,托着腮究渐座。外面恼朱味,有另一张桌子恼朱味,桌上放着一联恼朱味,写有一行字体瘦俏的楷书—“三寸金莲金莲脚”究渐座。

  海爷拈起毛笔恼朱味,边写边念:“丈八蛇矛蛇矛枪究渐座。”念罢恼朱味,只见樱桃缓缓起身恼朱味,抄开了里面那层纱帐究渐座。海爷刚要伸手抄开外面那层纱帐恼朱味,突然又把手收回去了恼朱味,随即转身而去究渐座。

  身后恼朱味,樱桃问道:“官人为何要走?”

  “乘兴而来恼朱味,兴尽而归究渐座。”海爷说完恼朱味,又嗑着瓜子恼朱味,转悠去了究渐座。

  从这天以后恼朱味,每隔一两个月恼朱味,海爷就会陪一些客商到“铜雀楼”来转转恼朱味,海爷每次过来恼朱味,都会到樱桃这里恼朱味,对个对子恼朱味,然后进来坐坐恼朱味,喝喝茶恼朱味,隔着纱帐恼朱味,和帐子里的樱桃聊聊天究渐座。渐渐地恼朱味,两人有了交情恼朱味,海爷便开始和樱桃说些个天南地北的趣闻恼朱味,直至聊到自己的事情上来究渐座。海爷说话的时候恼朱味,樱桃从不插话恼朱味,貌似心不在焉恼朱味,可等下次来的时候恼朱味,海爷都会看到外面的墙上贴着一幅水墨画恼朱味,画的是海爷讲的趣闻里某个或生动或夸张的细节恼朱味,常引得海爷大笑不已究渐座。

  即便如此恼朱味,海爷从不揭开最里面的那层纱帐恼朱味,而那樱桃恼朱味,也从不主动走出来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打山东流窜过来一伙土匪恼朱味,屯聚在海州周边究渐座。匪首叫李光头恼朱味,个头不高恼朱味,却残暴狡猾恼朱味,杀人越货恼朱味,无恶不作恼朱味,官府出兵几次剿匪恼朱味,都无功而返究渐座。众商家联合起来想除掉他恼朱味,可脑汁绞尽恼朱味,也没成功究渐座。海爷的货恼朱味,被一连劫了好几次恼朱味,损失惨重究渐座。

  生意做不下去了恼朱味,海爷来和樱桃道别恼朱味,樱桃问海爷:“还回来吗?”海爷没吱声究渐座。

  樱桃叹了一口气恼朱味,说:“也算一场情分恼朱味,却连面都没见过恼朱味,既然要走恼朱味,就到帐里来坐坐恼朱味,留个念想吧究渐座。”

  海爷没答话恼朱味,默默地从袖中掏出一卷画恼朱味,从帐子底下滚了进去究渐座。海爷说:“没见过你的脸恼朱味,倒是凭感觉恼朱味,请画师给你画了一幅画像恼朱味,你看像不?”

  半晌恼朱味,帐子开了恼朱味,樱桃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究渐座。此时的樱桃恼朱味,就好像从那画里走出来似的恼朱味,唯一不同的是恼朱味,眼睛里多了两汪盈盈的泪水……

  海爷走后恼朱味,樱桃朝思暮想恼朱味,好几次做梦恼朱味,梦见海爷回来了恼朱味,但醒来之后恼朱味,只是空梦一场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铜雀楼里的老妈子找樱桃商量事情恼朱味,让她出去接个客究渐座。樱桃说不想去恼朱味,老妈子凑在她的耳边恼朱味,很神秘地告诉她恼朱味,这不是一般的客人恼朱味,是大土匪李光头!

  原来恼朱味,李光头好色恼朱味,却生性多疑恼朱味,经常一晚上换好几个睡觉的地方究渐座。每顿饭恼朱味,必用银针试毒究渐座。李光头早就听说铜雀楼的名气恼朱味,但不敢亲自过去恼朱味,便花重金让老妈子挑几个姑娘偷偷送到山上究渐座。李光头防备心很重恼朱味,被选中的女人恼朱味,一定得让她脱得一丝不挂恼朱味,让人用被子裹好送到床上恼朱味,头上连个发簪都不能戴究渐座。

  樱桃寻思了一会儿说:“就让我去吧究渐座。”老妈子很开心恼朱味,随即就让人准备去了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樱桃上了山恼朱味,被送进了李光头的房间……第二天恼朱味,很晚了恼朱味,还不见房间里有起床的动静究渐座。服侍的土匪不敢惊动恼朱味,只得在门外静候究渐座。他们等啊等恼朱味,一直等到晌午恼朱味,还是不见李光头起床恼朱味,心中起疑恼朱味,先是敲门恼朱味,接着砸门恼朱味,进去一看恼朱味,只见一男一女早已暴毙!狡猾的李光头没料到恼朱味,樱桃会把包有厚厚蜡壳的毒丸含在自己的嘴里恼朱味,在和李光头亲热的时候恼朱味,樱桃咬碎了包在外面的蜡壳恼朱味,和李光头同归于尽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海爷回到了海州恼朱味,生意又重新红火起来究渐座。海爷一直想给樱桃立碑恼朱味,但官府不答应恼朱味,觉得给妓女立碑恼朱味,有伤风化究渐座。海爷没说啥恼朱味,只是默默地在自家门前种上了几棵樱桃树究渐座。很快恼朱味,种樱桃树的人越来越多恼朱味,直至今日恼朱味,春雨过后恼朱味,海昌街的路旁恼朱味,樱红锦簇恼朱味,参差错落恼朱味,美丽极了……

Tags: 樱桃 姑娘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6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