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皮箱事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拉穆尔公司的青年职员阿默德恼朱味,这天带着四只皮箱从亚历山大乘火车回开罗究渐座。

  出了车站恼朱味,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恼朱味,谁知回到家恼朱味,发现少了一只黑色皮箱究渐座。

  他左思右想恼朱味,断定那只黑皮箱落在出租车上了究渐座。他想马上去报案恼朱味,但又一想恼朱味,也许司机还没发现那皮箱恼朱味,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究渐座。

  到了第二天早上恼朱味,见司机没来恼朱味,他便来到住地所在区罗达警察局报案究渐座。

  他走进警察局的值班警官办公室恼朱味,很有礼貌地对一个正在埋头写东西的警官说:“早安恼朱味,先生究渐座。”

  那警官抬头看看他恼朱味,说:“什么事?”

  “我要报案究渐座。”

  那警官语气很重地说:“隔壁究渐座。”

  阿默德仍彬彬有礼地问:“请问找哪位?”

  那警官生硬地说:“值班警官阿布杜尔究渐座。”

  阿默德说了声:“谢谢究渐座。”就走进隔壁房间恼朱味,见阿布杜尔警官正坐在办公桌旁究渐座。他一见阿默德恼朱味,忙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警帽戴上恼朱味,然后用探寻的目光打量着他究渐座。当他听阿默德说是来报案的恼朱味,就抓起一张纸恼朱味,准备做笔录究渐座。待阿默德坐下后恼朱味,阿布杜尔警官抬头望了他一眼恼朱味,问:“名字?”

  “阿默德·谢费克·拉特菲究渐座。”

  “职业?”

  “拉穆尔公司职员究渐座。”

  “年龄?”

  “32岁究渐座。”

  “哪儿出生?”

  “埃德莫亚那究渐座。”

  “哪个区?”

  “罗塞塔区究渐座。”

  “哪个省?”

  “布拉海省究渐座。”

  “现在住哪儿?”

  “阿拉马利克阿拉萨利赫街28号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问到这儿恼朱味,停下笔恼朱味,看着他问:“先生恼朱味,你报什么案?说简单些究渐座。”

  阿默德便说了他丢失皮箱的经过究渐座。但没等他说完恼朱味,阿布杜尔警官打断他的话恼朱味,说:“看在真主的分上恼朱味,请等一下究渐座。你找不到那只黑皮箱了恼朱味,你认为它掉在哪儿了?”

  “我记得把它落在出租车里了究渐座。”

  “完了?”

  “完了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瞪了阿默德一眼恼朱味,说:“这也叫报案吗?就凭你讲的这些就能找到箱子?你还要多提供一些线索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接着一边做记录恼朱味,一边详细地问起来:“你什么时候从亚历山大回来的?”

  “我坐下午四点钟的火车回来的究渐座。”

  “箱子的尺寸?颜色?”

  “第一只是大箱子恼朱味,尺寸为1米半×1米恼朱味,棕色;第二只1米×3/4米恼朱味,也是棕色的;第三只小一些恼朱味,半米×半米恼朱味,黑色的;小皮包是棕色的究渐座。”

  “丢失的是哪一只?”

  “黑色的究渐座。”

  “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件厚大衣费锐耕、四件衬衫费锐耕、五条领带恼朱味,还有一些私人文件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继续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恼朱味,请再说详细一些恼朱味,大衣费锐耕、衬衫和领带是什么颜色?”

  阿默德回答说:“大衣是平纹淡灰色恼朱味,衬衫是白色恼朱味,领带的颜色各种各样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突然摔下笔恼朱味,说:“什么各种各样?说清楚些恼朱味,我们有必要了解究渐座。”

  阿默德只得耐心地回答:“一条是浅红色的恼朱味,一条是蓝色的恼朱味,一条是灰色的恼朱味,还有一条是绿底黄褐色的恼朱味,最后一条是白色的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说:“很好究渐座。现在我们转入正题恼朱味,你搭了辆出租车?”

  “是的究渐座。”

  “什么牌?”

  “福特牌究渐座。”

  “车牌号?”

  “4646究渐座。”

  “你怎么知道的?”

  “我习惯记搭乘出租车的牌号究渐座。”

  “司机的名字?”

  “我没问究渐座。”

  阿布杜尔警官停下笔恼朱味,想了想恼朱味,又问:“你什么时候意识到把箱子给忘了?”

  “到家后一小时吧究渐座。”

  “有没有可能丢失在别的什么地方?”

  “没有究渐座。”

  “好恼朱味,你在这份笔录上签字吧究渐座。”

  阿默德在笔录上签了字恼朱味,出了警察局恼朱味,长长地吁了口气究渐座。

  一个星期过去了恼朱味,两个星期过去了恼朱味,阿默德已经渐渐把丢失皮箱一事淡忘了究渐座。一天早上恼朱味,公司经理把他叫到办公室恼朱味,递给他一张纸条恼朱味,说:“你念念究渐座。”

  他接过纸条恼朱味,念道:“兹就第215号冒犯一案咨询事宜恼朱味,请阿默德先生前来警察局究渐座。签训人:阿巴西亚警察局警长究渐座。”

  经理奇怪地问:“什么是冒犯案?”

  阿默德茫然地说:“我……我也弄不清究渐座。”

  经理说:“你去一趟警察局恼朱味,回来后马上见我究渐座。”

  阿默德出了经理办公室恼朱味,百思不得其解地向阿巴西亚警察局走去究渐座。一到警察局恼朱味,就直奔值班警察办公室恼朱味,递上传唤他的信恼朱味,急切地问:“请问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

  一位胖警官慢条斯理地说:“亲爱的先生恼朱味,很简单恼朱味,与你上个月丢了一只皮箱的报案有关究渐座。”

  阿默德欣喜地说:“啊恼朱味,皮箱!你们找到了?”

  “没有究渐座。”

  “那是什么事?”

  “因为你说的4646号出租车的车主住在我们这个区恼朱味,所以罗达警察局把这个案子转给了我们究渐座。”

  阿默德泄气地问:“那又怎么样?”

  “我要问你几个问题究渐座。”警官说着拿起笔恼朱味,又像上次一样从姓名费锐耕、年龄费锐耕、职业等等边记录边询问起来究渐座。问过之后恼朱味,又让阿默德在笔录上签了名究渐座。

  谁知一个星期后恼朱味,经理又把阿默德叫到他的办公室恼朱味,递给他两封信恼朱味,第一封写道:

  请通知阿默德先生前来本局恼朱味,以便完成对他投诉案的调查究渐座。

  阿巴西亚警察局警长

  第二封写道:

  请通知阿默德先生速来本局究渐座。

  罗达警察局警长

  阿默德看看经理恼朱味,经理没理他恼朱味,他就轻手轻脚地离开经理办公室恼朱味,走上大街恼朱味,一时不知道该先去哪儿究渐座。思考再三恼朱味,才决定先去罗达警察局究渐座。

  他来到罗达警察局恼朱味,直奔阿布杜尔警官办公室恼朱味,从口袋里拿出传票恼朱味,递给他究渐座。阿布杜尔警官看了看恼朱味,说:“哦——啊——请坐吧究渐座。”

  阿默德问:“你们找我什么事?”

  阿布杜尔警官说:“没啥要紧事恼朱味,不要急嘛究渐座。”

  “我能不急吗?我还要上班恼朱味,而且还得去阿布西亚警察局究渐座。”

  “为什么?”

  “因为你们把这个案子转到那儿去了究渐座。”

  阿布杜尔好像才想起了有这事恼朱味,他“哦”了声恼朱味,然后对阿默德说恼朱味,叫他来恼朱味,是让他看看恼朱味,他们找到了一件浅灰色大衣恼朱味,是不是他丢失的究渐座。等他从一个小橱子里取出一件衣服恼朱味,在阿默德眼前颠来倒去让他认领时恼朱味,他一眼看出不是的究渐座。

  阿布杜尔听他说不是的恼朱味,于是恼朱味,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恼朱味,“唰唰”提笔写道:“本案自拉穆尔公司职工阿默德先生来本局报到之日之时记录究渐座。对我们找到的那件大衣验看后恼朱味,声称不是他丢的那件恼朱味,至此恼朱味,本案告一段落恼朱味,由他正式签字究渐座。”

  阿默德真是啼笑皆非恼朱味,急忙拿起笔签了字恼朱味,问:“完了吗?”

  “完了究渐座。”

  阿默德听说没事了恼朱味,忙一看手表恼朱味,已经快12点了恼朱味,急忙转身出门恼朱味,一扬手恼朱味,乘上一辆巴士恼朱味,赶到阿巴西亚警察局究渐座。

  他径直走进值班室恼朱味,看到那个胖警官恼朱味,问道:“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胖警官依旧慢条斯理地说:“事情有点复杂了究渐座。”他边说边把文件夹挪到面前恼朱味,从里面抽出一份报告恼朱味,说恼朱味,“是这么回事究渐座。我们传唤了4646号出租车司机恼朱味,他讲他那天没有上班恼朱味,而且还提交了那天他修车的证明究渐座。我请你来的原因恼朱味,是想再问一下恼朱味,你有没有可能把车牌号给弄混了?”

  阿默德肯定地说:“不可能恼朱味,我清楚记得是4646号究渐座。”

  胖警官说:“有没有可能是6464费锐耕、4664或6446号?”

  “不可能吧恼朱味,我清楚地记得每个4字后面是个6字究渐座。”

  “有没有可能是6464号?”

  经胖警官把数字颠来倒去一说恼朱味,阿默德的脑子给弄混乱了恼朱味,他犹豫不定地说:“有可能吧究渐座。”

  “什么有可能?”胖警官追问着说恼朱味,“到底哪个号码更有可能?”

  “我搞不清楚了恼朱味,就算是6464吧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根据你改正的车牌号恼朱味,我们再次立案调查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胖警官又做了笔录恼朱味,并让阿默德签了字究渐座。

  经这么一折腾恼朱味,已是下午两点半恼朱味,上班时间早过了恼朱味,阿默德只好回家究渐座。

  此后恼朱味,平静了一个星期恼朱味,当阿默德把丢失皮箱的事快忘掉时恼朱味,经理怒气冲冲地把他叫进他的办公室恼朱味,厉声说:“阿默德先生恼朱味,你的事情还有没有个完?你那个冒犯案到底啥时结束?”说完恼朱味,把一张小纸条掷到阿默德面前恼朱味,“你念念!”

  阿默德颤巍巍地接过纸条恼朱味,念道:“英巴巴警察局通知:请阿默德先生速来本局恼朱味,就有关冒犯一案查询几个问题……”

  阿默德念不下去了恼朱味,呆在那儿恼朱味,用乞求的眼光看着经理究渐座。

  经理神情严肃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先说是罗达警察局恼朱味,然后又说在阿巴西亚警察局恼朱味,如今怎么又冒出个英巴巴警察局?”

  阿默德委屈地小声嘀咕道:“先生恼朱味,您好像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可我……”

  经理不耐烦地挥手说:“好了好了恼朱味,别说了恼朱味,你快去一趟警察局恼朱味,把这个事给了结了究渐座。”

  阿默德拖着沉重的步伐出了公司恼朱味,叫了一辆出租车恼朱味,来到英巴巴警察局究渐座。

  他窝了一肚子火恼朱味,冲进值班警官办公室恼朱味,把那张纸条递给一个瘦警官究渐座。

  瘦警官冷冷地说:“你是阿默德吗?”

  阿默德也冷冷地回答:“正是本人究渐座。”

  瘦警官慢慢打开面前的文件夹恼朱味,问:“上个月你到罗达警察局报了案恼朱味,是吗?”

  “对究渐座。”

  “然后你又去阿巴西亚警察局恼朱味,说车牌号不是4646而是6464号恼朱味,是吗?”

  “对究渐座。”

  “你一会儿说车牌号是4646恼朱味,一会儿又说是6464恼朱味,我必须弄清楚恼朱味,你还会说出别的什么号码来究渐座。”

  阿默德不耐烦地问:“你到底要问我什么?”

  “我要从头问起究渐座。”瘦警官从办公桌抽屉里取出几张纸恼朱味,一边准备记录恼朱味,一边开口问恼朱味,“你报什么案?”

  阿默德说:“我不报什么案恼朱味,我没丢东西究渐座。”

  “什么?”

  “我没丢皮箱究渐座。”

  “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从亚历山大回来时带的四只皮箱恼朱味,都完整无损恼朱味,一个不少究渐座。”

  “请等等究渐座。你曾在罗达和阿巴西亚警察局报的案中恼朱味,明确讲你丢了一只——”

  “是个错误究渐座。”他继续一字一句地说道恼朱味,“先生——警官恼朱味,我那四只皮箱安安全全地搁在家里恼朱味,没有人从我手上偷走什么东西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瘦警官不再问下去了恼朱味,他伏案疾书如飞地写着字恼朱味,写好后恼朱味,抬头看看阿默德恼朱味,说恼朱味,“请签字吧究渐座。”

  阿默德气得实在一秒钟也不愿多呆恼朱味,他连看也没看恼朱味,顺手签了字恼朱味,说:“完了吧恼朱味,你不介意的话恼朱味,我就走了究渐座。”

  瘦警官威严地问:“你想上哪儿?”

  阿默德不屑地说:“上班呀!事情不是完了吗?”

  “完了?”瘦警察朝门外喊了一声恼朱味,“穆罕默德警官!”

  随着声音恼朱味,一个警官出现在门口恼朱味,举手向他敬礼究渐座。

  瘦警官一指阿默德说:“请把这位先生带下去!”

  阿默德惊恐地问:“带我上哪儿?”

  那瘦警官不理他究渐座。他急忙看了眼自己刚才签了字的那张纸条恼朱味,只见上面写着:

  将此人移送回他那个区的罗达警察局恼朱味,以便对他骚扰政府机关罪加以讯问恼朱味,并按刑法第135条处理究渐座。

  阿默德嘴里大喊一声:“天哪!”差点当场厥倒……

Tags: 皮箱 事件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5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