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生煎姐妹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20世纪80年代后期恼朱味,上海浦东老镇上有一家“浦江点心店”恼朱味,两开间门面恼朱味,里面也就两费锐耕、三张桌子恼朱味,以经营生煎馒头出名恼朱味,生意还算可以究渐座。据说李家祖上传下来的浦江点心店老板大老李已经是第三代了恼朱味,店里也就大老李和徒弟林友生两个人恼朱味,这个徒弟前几年给大老李招为了大女婿究渐座。大老李已经六十多了恼朱味,本来应该还可以做几年恼朱味,不想一次中风他就倒了下来恼朱味,大老李想把这家点心店传给女儿中的其中一个究渐座。

  小女儿秋佳是镇上一家缝纫机厂的工人恼朱味,与中学语文老师雷强刚刚结婚恼朱味,两人对点心店包括如何做生煎馒头一窍不通;大女儿春妮在镇上最大的一家饭店当收银员恼朱味,至少还和点心店有点搭得起来恼朱味,再说春妮的老公林友生又在浦江点心店恼朱味,跟着大老李做生煎也有好些年了究渐座。秋佳是个爽快人恼朱味,说姐夫得父亲亲传恼朱味,做得一手好生煎恼朱味,这店应该交给姐姐来打理究渐座。春妮可是一百个不愿意恼朱味,她在饭店的工作轻松又有保障恼朱味,让她辞职从大饭店到小点心店来恼朱味,用她的话说恼朱味,她是丢了铁饭碗来捧这只瓷饭碗恼朱味,而且能不能干好还不知道恼朱味,她不想冒这个险究渐座。那个时候恼朱味,个体户让人瞧不起的究渐座。如果你谈了个女朋友恼朱味,丈母娘就不会答应把女儿嫁给你究渐座。

  见姐妹俩都推托恼朱味,大老李一声长叹:“我也是没有办法恼朱味,实在是身体不行了恼朱味,才想到把店给你们究渐座。”

  春妮几乎是在父亲的“威逼”之下恼朱味,才接下浦江点心店恼朱味,心里总是别扭究渐座。所以也没有什么大的积极性恼朱味,加上做馒头先要发酵再要做馅恼朱味,晚上晚睡早上早起恼朱味,天天一个早市恼朱味,累得春妮只是叫苦究渐座。林友生倒是干得很欢恼朱味,他对店里是熟悉的究渐座。店里的生意不好恼朱味,这让林友生急了究渐座。那天店里打烊后恼朱味,他拉过春妮恼朱味,认真地对她说:“老婆啊恼朱味,这么说吧恼朱味,你过去在饭店是在给人家干恼朱味,现在钱进来了可是到你自己的腰包究渐座。明白了吗?”

  春妮眼睛一亮恼朱味,忙拉住林友生:“那你说怎么做恼朱味,我们好好商量干起来究渐座。”

  林友生哈哈大笑恼朱味,两人的头凑在了一起究渐座。

  这家夫妻老婆店恼朱味,在老镇上慢慢热闹了起来究渐座。第二年过年全家吃年夜饭的时候恼朱味,春妮拿出两个大红包恼朱味,一个给大老李恼朱味,一个给秋佳恼朱味,“这是我给你们的分红究渐座。”

  “这么说恼朱味,只要你点心店开着每年都给我们分红究渐座。”秋佳乐了究渐座。

  春妮一挥手恼朱味,说:“每年分红恼朱味,而且一年会比一年多究渐座。”

  转眼四年过去了恼朱味,浦东点心店在老镇中心买下了二层铺面恼朱味,比原来店堂要大上十多倍究渐座。春妮把林友生老家原来的土房恼朱味,翻建成了三上三下的楼房究渐座。村里人看见林友生就忙着点头招呼恼朱味,有人还想叫自己孩子跟着林友生学做生煎呢究渐座。

  2

  秋佳看见姐姐日子好了恼朱味,看到了政府在政策上对个体户的支持恼朱味,就去找大老李恼朱味,说她要去姐姐店里干究渐座。大老李不同意恼朱味,说这店已经给姐姐来打理了恼朱味,她去算什么?秋佳说去打工总可以吧究渐座。大老李说一山容不得二虎恼朱味,当初说好店是交给姐姐打理的究渐座。

  秋佳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究渐座。

  大老李是在事后才听说秋佳下岗了恼朱味,知道小女儿现在没有工作恼朱味,才想去姐姐店里打工究渐座。这时春妮已经是万元户了恼朱味,想到大女儿成了老板恼朱味,小女儿还在为生计奔波恼朱味,大老李心里有了愧疚了究渐座。他找到春妮让她答应让妹妹去店里打工究渐座。春妮倒是一口答应了究渐座。

  春妮让秋佳在前台收账恼朱味,秋佳却说她要跟着姐夫学做生煎馒头究渐座。林友生笑着说:“阿妹呀恼朱味,你阿姐是心疼你恼朱味,你还是好好在账台上收账吧究渐座。学做生煎馒头恼朱味,那是起早摸黑的辛苦差事究渐座。”

  “我不管恼朱味,我就是要学做生煎馒头恼朱味,你们要是不让我学恼朱味,我就不来你们店了究渐座。”秋佳是个倔脾气恼朱味,还真不去点心店上班了究渐座。

  春妮去老爸那儿告状恼朱味,大老李拐着中风后行走不便的腿恼朱味,把秋佳从被窝里拎起来究渐座。秋佳瞪着眼说:“要我去上班就必须得让我学做生煎馒头究渐座。”秋佳心里是有盘算的究渐座。要去打工恼朱味,哪里不能挣这几个辛苦铜钿?秋佳想既然姐姐能做这个老板过上好日子恼朱味,现在国家政策好了恼朱味,趁着改革开放好时机恼朱味,她也要去做个老板究渐座。现在她没有本钱做老板恼朱味,那她只有先学会了做生煎馒头恼朱味,等以后筹措到钱也想开个店究渐座。

  听说秋佳要学做生煎馒头恼朱味,大老李眼睛眨巴了几下究渐座。他把秋佳带到店里恼朱味,当着春妮和林友生的面恼朱味,让林友生教秋佳做生煎馒头究渐座。老爷子发话恼朱味,林友生不敢不答应究渐座。

  其实做生煎馒头恼朱味,这活谁都能学会恼朱味,好吃不好吃就是在那个馅里究渐座。林友生当然不会把看家的本领告诉小姨子究渐座。秋佳是聪明人恼朱味,她知道姐夫对她有防范之心恼朱味,不会十八般武艺悉数教给她究渐座。秋佳去找父亲恼朱味,“爸恼朱味,李家祖上传下来的生煎馒头馅恼朱味,我这个姓李的子孙应该掌握究渐座。”

  大老李瞧着小女儿说:“****聪明恼朱味,你的心思我知道究渐座。”“什么心思?你是怕我会抢了我姐的生意?”秋佳紧逼着父亲恼朱味,大老李点了点头究渐座。

  秋佳愤然而去恼朱味,大老李望着女儿的背影恼朱味,眼睛迷糊了恼朱味,他不知道这样帮大女儿是对还是错恼朱味,抑或是对小女儿的历练?

  这天下班的时候恼朱味,店堂里面已经没有人恼朱味,秋佳正从后厨走向大厅恼朱味,她听到了林友生在打电话恼朱味,好像在说把做生煎肉馅的猪肉要再降价恼朱味,也就是越买越便宜究渐座。便宜没好货恼朱味,质量可见也是越来越差恼朱味,怪不得最近秋佳觉得生煎内馅不如以前好吃恼朱味,原来问题出在这儿究渐座。当林友生打好电话准备关门恼朱味,才发现李秋佳等在店堂还没走究渐座。

  “你怎么不走?”林友生颇感意外恼朱味,秋佳板起脸恼朱味,“你的电话我听到了恼朱味,不能这样做究渐座。”

  “生意上的事情不用你管究渐座。”林友生也拉长了脸究渐座。

  秋佳急了:“这是我家的店恼朱味,生意做砸了我也有责任究渐座。”

  “你真把你也当老板了?别忘记恼朱味,当初老爸把这店交给我们夫妻俩来管的……”

  “那你得管出个样子来究渐座。我家的生煎要的是质量恼朱味,要的是牌子恼朱味,要的是诚信……”秋佳还没说完恼朱味,林友生就不耐烦了:“别说那么多废话恼朱味,你想怎么的恼朱味,直接说出来究渐座。”

  “要我不把你这丑事说出来恼朱味,我有两个条件恼朱味,第一恼朱味,你要保证生煎质量恼朱味,以后不再进劣质肉了究渐座。第二恼朱味,把李家生煎馅的配方全部告诉我……”秋佳还没说完恼朱味,林友生脸涨得像猪肝:“我要是不答应呢……”

  “不答应可以恼朱味,我不仅要去告诉我爸恼朱味,还要去有关部门揭发你的所作所为究渐座。”说完恼朱味,秋佳推门而出究渐座。

  3

  第二天一进店堂恼朱味,秋佳就发现气氛不对究渐座。春妮把她叫到店后面恼朱味,瞧着她说:“店里丢了两千元钱恼朱味,这钱正好在你更衣箱里找到了究渐座。你说说恼朱味,这事怎么处理?”

  “姐恼朱味,我是什么样人恼朱味,你是知道的恼朱味,不能冤枉我究渐座。”秋佳叫了起来究渐座。

  李春妮没了好脸色:“丢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恼朱味,我是给你机会究渐座。”

  “不用给我机会恼朱味,我走行了吧究渐座。”

  “你就不能好好给我说个明白吗?我不是要让你走……”

  “是我自己要走究渐座。姐恼朱味,走之前给你一句忠告恼朱味,不能只是知道生意好坏恼朱味,做生意的人也有好坏究渐座。”秋佳心里清楚恼朱味,那是林友生给她下的黑手究渐座。可他和姐姐毕竟是夫妻恼朱味,她不想拆开他们恼朱味,她想给林友生一个机会究渐座。

  4

  秋佳要在马路边摆摊恼朱味,雷强不同意恼朱味,要是他的学生都来李秋佳这儿买生煎恼朱味,他丢不起这个人究渐座。秋佳认为这不丢人恼朱味,她凭劳动吃饭究渐座。不出三天恼朱味,李秋佳真的就在马路边摆起了她的生煎摊恼朱味,而且摊位就在浦江点心店对面究渐座。

  林友生和春妮一起瞧着李秋佳的摊位恼朱味,他阴阳怪气说:“你这妹妹是要和你打擂台啊?我要想办法让她滚蛋究渐座。”

  春妮劝他不要乱来究渐座。她来到了秋佳的摊位前:“阿妹恼朱味,你是不是和我赌气?这世界这么大恼朱味,为什么你的粥摊一定得摆在我们饭店门前呢?”

  秋佳瞧着姐姐恼朱味,说:“你这话太霸道恼朱味,就是因为这世界这么大恼朱味,我喜欢摆哪儿就在哪儿恼朱味,你管不着究渐座。”

  春妮诚恳地说:“我不想我们姐妹窝里斗恼朱味,有这点心思还不如放在好好做生意上面究渐座。”

  秋佳正要说什么恼朱味,突然冲出来一帮戴着袖章的纠察恼朱味,说秋佳无证经营恼朱味,要取缔她的摊位究渐座。秋佳死命地护着摊位恼朱味,眼看刚出锅的生煎散落一地……东西给纠察们装上车给拉走了恼朱味,秋佳突然像个无助的小孩子蹲在地上恼朱味,嘤嘤而哭究渐座。春妮想上前拉她恼朱味,被她狠狠甩开究渐座。

  回到店里恼朱味,看到林友生一脸坏坏的笑恼朱味,春妮似乎明白了什么恼朱味,她问:“是你打的电话恼朱味,叫人来没收她的摊位?”

  林友生得意地笑道:“在生意面前恼朱味,什么兄弟姐妹都是假的究渐座。今天你让她一寸恼朱味,明天她进你一尺究渐座。”

  春妮像看个陌生人一般瞧着丈夫恼朱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像变了个人究渐座。

  当晚恼朱味,雷强把春妮和大老李叫到家里究渐座。

  “我不能让自己老婆太委屈究渐座。明明是别人做错了恼朱味,却让她顶罪恼朱味,我应该把事情说清楚究渐座。”雷强把秋佳如何发现了林友生买低价猪肉恼朱味,然而被冤枉偷钱恼朱味,最后无奈才摆摊恼朱味,然而摊位又被没收恼朱味,一五一十道来究渐座。

  春妮不知其中有这么多变故恼朱味,眼睛直愣愣地瞧着妹夫究渐座。

  大老李拍案而起:“春妮恼朱味,把我在你店里的股份提出来恼朱味,这钱给你妹恼朱味,让她好好开个店究渐座。告诉林友生要是还敢做见不得人的勾当恼朱味,他就不要在这店里待著了究渐座。”

  一月以后恼朱味,“李记生煎馒头”在老镇的东北角开张了究渐座。大老李坐镇在店堂恼朱味,手把手教秋佳做生煎究渐座。秋佳为了味道更好恼朱味,又不断改良究渐座。“李记生煎馒头”的好味道让很多浦西的人都慕名赶过来品尝恼朱味,牌子越来越响亮究渐座。不出两年恼朱味,秋佳买了房和车恼朱味,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生活的变化究渐座。

  5

  整个老镇上几乎已经看不到国营店了恼朱味,市面上已经有和外国人合资办的企业了究渐座。听说合资厂的工人钱拿的比平时要多一倍恼朱味,老镇上人对这个新鲜事物也充满了好奇心究渐座。

  林友生有个习惯恼朱味,忙完早市他总要给自己留个四两生煎恼朱味,然后倒上一杯酒恼朱味,在店堂慢慢享用究渐座。这天早市结束恼朱味,林友生刚在桌子边坐下恼朱味,进来了一个老头恼朱味,戴着金丝边眼镜恼朱味,要买一两生煎究渐座。春妮正好在收摊恼朱味,说:“老先生恼朱味,今天生煎卖完了恼朱味,请明天再来吧究渐座。”老头指着林友生刚端上桌的生煎恼朱味,说:“那让他让给我一两吧究渐座。”林友生瞪着眼睛恼朱味,粗声道不卖究渐座。这个老头性子也是好的恼朱味,一点也不恼恼朱味,反而在林友生跟前坐下恼朱味,笑着说:“你这人不是做生意料究渐座。”

  林友生没好气:“我是不是做生意的料恼朱味,管你什么事究渐座。”

  “我换作是你啊恼朱味,我会把这生煎让个一两出来恼朱味,顾客至上嘛究渐座。一个老板自己少吃点没关系恼朱味,做好生意那才是最主要的究渐座。”老头答非所问恼朱味,林友生的倔脾气上来了恼朱味,不仅不肯恼朱味,反而要把老头赶走究渐座。

  老头摇着头说:“我从来没有碰到过把送上门的生意赶跑的究渐座。就冲着你这经营理念恼朱味,我敢断定恼朱味,你的生意做不好做不长究渐座。”

  老头出了门恼朱味,拐下石板桥来到了李记生煎馒头究渐座。秋佳的生意当然没有浦江点心店好恼朱味,可是恼朱味,一走进来让人就觉着舒服究渐座。

  虽然已是十点多了恼朱味,店堂里还是蛮热闹的究渐座。锅子里的生煎馒头还是热气腾腾究渐座。老头叫上二两笃悠悠在靠河的窗口坐了下来究渐座。生煎馒头一般做的都是早市恼朱味,看这家店的架势恼朱味,好像是早中晚三市他们都在做究渐座。正好秋佳走过来恼朱味,老头笑着招呼:“你是这店里老板吧?”

  “老先生恼朱味,还有什么需要?”秋佳忙问究渐座。“你这生煎的味道和浦江点心店味道差不多啊究渐座。”

  秋佳一笑恼朱味,说那是她姐姐的店究渐座。老头眼睛一亮恼朱味,连声叫好恼朱味,说以后就来这里吃生煎究渐座。秋佳马上给老头一张卡恼朱味,说:“你要是天天来我给你九折究渐座。”老头笑着接过说好究渐座。这个老头还真说到做到恼朱味,接连一个多星期恼朱味,他每天都来李记生煎店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镇长把秋佳和春妮同时叫到了镇里恼朱味,告诉他们香港有个饮食公司的老板恼朱味,要和他们合作恼朱味,把他们的生煎馒头做成餐饮连锁公司究渐座。春妮一听叫好恼朱味,秋佳不语究渐座。镇长说镇里很重视这次外资的引进恼朱味,这几天会有人去她俩的店里考察恼朱味,到底选择哪家还没有确定究渐座。

  春妮回去和林友生一说恼朱味,林友生来劲了究渐座。那时引进外资是个时髦词恼朱味,几乎谁能引进外资恼朱味,谁就能让生意上一个台阶究渐座。林友生说和香港人合作就能挣大钱恼朱味,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究渐座。

  也就是从这天起恼朱味,林友生和春妮对所有来的顾客都笑脸相迎究渐座。他们不知道这考察到底是明里还是暗中进行恼朱味,要是在这顾客中就有来考察他们的香港老板恼朱味,那他们定要当爷一样接待好究渐座。

  6

  几天以后恼朱味,镇长请秋佳到镇办公室究渐座。镇长说:“浦东开发开放有些年头了啊恼朱味,我们老镇也要跟上时代发展啊究渐座。我给你介绍个人究渐座。”沙发上站起了那个戴金丝边眼镜的老头究渐座。镇长介绍他就是香港老板李天龙恼朱味,也是老镇人恼朱味,这次回来恼朱味,是来老家寻找投资合作的伙伴究渐座。李天龙瞧着秋佳呵呵笑了:“我这人没出息恼朱味,一直忘记不了家乡生煎馒头的味道究渐座。虽然自己在香港也是搞餐饮恼朱味,就是做不出小时候家乡生煎馒头的味道究渐座。所以老了想完成一个心愿恼朱味,能找到上海这个生煎馒头的味道恼朱味,然后想办法把它做大恼朱味,做得更好究渐座。”

  镇长笑着说:“李先生告诉我恼朱味,他在你们这儿找到了家乡生煎馒头的味道恼朱味,他想和你们合作究渐座。”

  “我?!您……看中我店的哪点了?”秋佳有些意外恼朱味,说话都结巴了究渐座。

  李天龙哈哈大笑恼朱味,说:“你能把一个只做早市的生煎馒头恼朱味,做到一天三市究渐座。还有你的打折卡恼朱味,说明你在生意上肯动脑筋究渐座。就冲着你的聪明和吃苦的劲头恼朱味,我决定和你合作究渐座。”

  听说镇上的第一个外资合作是李记生煎馒头恼朱味,林友生和春妮不是为妹妹高兴恼朱味,而是有些妒忌究渐座。春妮心想恼朱味,本来这合资应该是他们店的恼朱味,肯定是秋佳在暗中使坏恼朱味,好事最终落到了她头上究渐座。

  就在秋佳准备和李天龙签合同的时候恼朱味,大老李查出了白血病究渐座。医生告诉姐妹俩恼朱味,老人最多只有三月时间究渐座。现在有一种进口的药效果可以恼朱味,就是价格很贵恼朱味,一天就要几千恼朱味,经济条件许可的话恼朱味,可以试试究渐座。

  春妮和秋佳开了个家庭会恼朱味,秋佳要给父亲最好的治疗恼朱味,春妮犹豫不决究渐座。林友生认为最后人财两空了恼朱味,不值得究渐座。

  “如果我们看到希望不去努力恼朱味,那会后悔的究渐座。”秋佳说究渐座。

  春妮担心地问:“那如果后期没钱了怎么办?”

  秋佳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把店卖了!”第二天恼朱味,秋佳找到李天龙恼朱味,告诉他们不能合作了究渐座。她真的卖了店恼朱味,把父亲送到市里的医院去治疗究渐座。

  大老李没有救过来恼朱味,最后还是走了究渐座。秋佳也在父亲去世以后恼朱味,离开了老镇恼朱味,没有和春妮道别究渐座。姐妹俩有了李天龙投资和父亲治疗问题上的隔阂恼朱味,已经形如陌路究渐座。

  7

  浦江点心店生意越做越好恼朱味,就在这时春妮发现林友生外面有女人究渐座。春妮惊异自己的冷静究渐座。那天在菜市恼朱味,她看見林友生拥着一个女人进了一家旅馆恼朱味,她都懒得跟过去吵闹究渐座。夜晚她等到他回家恼朱味,说恼朱味,“我们离婚吧究渐座。”

  她把林友生衣服什么的扔了出去:“滚究渐座。”

  林友生见李春妮动真格了恼朱味,赶忙抽打着自己的耳光究渐座。春妮这时终于哭了出来恼朱味,哇哇大哭恼朱味,把心里压抑许久的委屈和不满恼朱味,都哭了出来恼朱味,哭到最后手都抽搐了究渐座。林友生赶紧给她用热水擦又是跪地求饶究渐座。忙了一夜恼朱味,他第二天早早又去店里准备早市了恼朱味,晚上回来恼朱味,他还是跪在春妮跟前:“春妮恼朱味,无论如何求你别离婚究渐座。家里我要照顾你恼朱味,店里我要张罗恼朱味,没有了我恼朱味,你一人里里外外忙不过来的究渐座。”

  春妮一声长叹恼朱味,最后没有选择让林友生滚出去究渐座。林友生是了解她的性格的恼朱味,知道她的软肋在哪里究渐座。他说得对恼朱味,店里离不开他究渐座。春妮想只要他能好好过日子恼朱味,过去的事情不能太纠结究渐座。

  春妮想过平静生活的恼朱味,哪想到没出一个月恼朱味,林友生又惹事了究渐座。点心店隔壁新开了一家工地恼朱味,那天早上来了十几个建筑工恼朱味,几乎把一锅生煎全部包下了究渐座。不到中午恼朱味,工地上有人过来了究渐座。早上在他们这儿吃生煎的人全部食物中毒送医院了恼朱味,等工商费锐耕、公安人员赶到时恼朱味,已经有人在医院抢救了恼朱味,春妮连叫着不可能究渐座。工商人员训斥道:“有没有可能你们心里最清楚恼朱味,你们的进货我们发现过问题恼朱味,给你们处理过恼朱味,你们又是老毛病重犯恼朱味,这次一定要查个彻底究渐座。”

  当晚有一人昏迷究渐座。查出的原因就是因为林友生进的劣质猪肉引起究渐座。春妮心里的那个恨啊恼朱味,这个处处贪小的男人恼朱味,终于惹来了大祸究渐座。春妮和林友生同时被拘留恼朱味,浦江点心店被查封究渐座。

  赔偿的数目不小恼朱味,身心疲惫的春妮从拘留所出来恼朱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林友生离婚究渐座。林友生说真要离婚恼朱味,那就得分财产究渐座。春妮决定把浦江点心店卖了恼朱味,卖得的钱作为夫妻离婚的财产分割究渐座。

  通过中介介绍恼朱味,很快有人要买这个店究渐座。约好的时间来了个年轻姑娘恼朱味,干净利落在合约上签好字究渐座。春妮犹豫着问:“能告诉我恼朱味,将来你们准备经营什么?”

  “生煎馒头究渐座。”姑娘侧过头瞧着李春妮恼朱味,“我们可以聘请你恼朱味,你可否考虑一下?”

  春妮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恼朱味,问:“你们聘请我?这是你的意思?”

  “这是我们老板的意思究渐座。”姑娘笑着答恼朱味,“李老板恼朱味,真正买下你的店心店的不是我恼朱味,是我的老板……”随着姑娘的手指处恼朱味,门口走进来了一个衣着亮丽的女子恼朱味,春妮定睛一看恼朱味,是秋佳究渐座。春妮一时愣住了究渐座。

  原来当年李天被龙秋佳的孝心打动恼朱味,他决定还是和她合作究渐座。李天龙在上海成立了一家餐饮总公司恼朱味,他任董事长李秋佳出任总经理恼朱味,也就是三年时间恼朱味,他们把深受上海人喜欢的生煎馒头做得红红火火恼朱味,接连开出了近十家连锁店究渐座。“李记生煎馒头”已为大多数人熟悉究渐座。

  “姐恼朱味,我们一起干吧恼朱味,生煎馒头是爸传给我们的手艺恼朱味,他一定希望我们共同做好究渐座。”秋佳向春妮伸出了手恼朱味,李春妮眼里含着眼泪恼朱味,抱住了妹妹恼朱味,使劲点了点头究渐座。

Tags: 生煎 姐妹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5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