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死里逃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

  元朝末年恼朱味,统治者横征暴敛恼朱味,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恼朱味,大批百姓背井离乡恼朱味,四处流亡究渐座。官府担心流民作乱恼朱味,经常派官兵对流民进行驱赶费锐耕、屠杀究渐座。

  这一天恼朱味,又有一伙流民遭到了官兵的杀戮恼朱味,男女老幼几乎被杀尽究渐座。官兵走后恼朱味,一个小和尚从死人堆里艰难地爬了起来恼朱味,跌跌撞撞地往外走恼朱味,这个小和尚就是朱元璋究渐座。朱元璋四处化缘恼朱味,看到这伙流民正在生火煮粥恼朱味,便走过去想讨碗粥喝恼朱味,没想到这时官兵却来了究渐座。朱元璋无处可逃恼朱味,只好躺到死人堆里恼朱味,躲过了一劫究渐座。

  朱元璋只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恼朱味,他虽没有受伤恼朱味,可是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恼朱味,饿得没了一点力气究渐座。他倒在路旁恼朱味,奄奄一息恼朱味,眼看就要饿死了究渐座。但最终恼朱味,一个过路的小乞丐救了他恼朱味,小乞丐叫张士诚恼朱味,从被官兵打破的大锅里弄到了一些残粥野菜恼朱味,给朱元璋慢慢喂下恼朱味,救活了他究渐座。

  朱元璋非常感激恼朱味,和张士诚结拜为兄弟究渐座。朱元璋小名朱重八恼朱味,张士诚小名张九四恼朱味,两人便“八哥”费锐耕、“九弟”相称恼朱味,情同手足恼朱味,一起艰难求生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义军四起恼朱味,两人也一同参加了义军究渐座。因作战勇敢恼朱味,足智多谋恼朱味,两人成为了义军首领恼朱味,各领一支义军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这对生死兄弟却渐渐出现了分歧恼朱味,时间一长恼朱味,竟有了水火不相容的势头究渐座。

  为了修补嫌隙恼朱味,两人相约一起去打猎究渐座。两个人带领随从恼朱味,各施手段恼朱味,不一会儿就打到了不少猎物恼朱味,还活捉了两只鹿恼朱味,一只大的恼朱味,一只小的究渐座。

  朱元璋很高兴恼朱味,吩咐手下把两只鹿都宰了恼朱味,用来下酒究渐座。手下人答应一声恼朱味,拔出利刃恼朱味,就要动手究渐座。那两只鹿吓得瑟瑟发抖恼朱味,大鹿两眼含泪恼朱味,连连哀鸣恼朱味,似乎在求情恼朱味,十分可怜究渐座。

  张士诚见了恼朱味,心中不忍恼朱味,连忙喝退手下人恼朱味,上前拔刀把捆鹿的绳子割断恼朱味,把两只鹿放了究渐座。

  不料恼朱味,那两只鹿没跑几步恼朱味,就听“嘣”的一声恼朱味,朱元璋放出一箭恼朱味,把那只大鹿射死了究渐座。小鹿走到大鹿身边恼朱味,哀号不止究渐座。

  张士诚十分悲愤恼朱味,对朱元璋怒目而视究渐座。朱元璋却毫不在意恼朱味,笑道:“九弟心慈手软恼朱味,怎么成得了大事!咱兄弟今日打猎获鹿恼朱味,正是吉兆恼朱味,天赐不可违恼朱味,怎么能轻易放掉呢?这小的可以放生恼朱味,这大的却得留下来!”

  朱元璋吩咐手下人把鹿开膛洗净恼朱味,放在火上烧烤恼朱味,然后招呼张士诚:“来恼朱味,咱兄弟不要为了一点小事伤了和气恼朱味,今日大块吃肉恼朱味,大碗喝酒恼朱味,一醉方休!”张士诚强笑道:“好恼朱味,你我兄弟一场恼朱味,今日便尽欢而散!”

  酒过半酣恼朱味,两人互谈志向究渐座。朱元璋说他最大的志向就是让朱姓成为“天下第一姓”恼朱味,要张士诚助他成功究渐座。张士诚不甘示弱恼朱味,说自己也想让张姓成“天下第一姓”恼朱味,要朱元璋帮他实现究渐座。

  两人互不服气恼朱味,不肯退让究渐座。朱元璋说:“我名重八恼朱味,八八六十四恼朱味,正合八卦之数恼朱味,当有天命!九弟应当助我取天下究渐座。”

  张士诚也说:“我名九四恼朱味,再走一步恼朱味,就是九五之尊恼朱味,也有天命!八哥应当助我打江山究渐座。”

  朱元璋哈哈大笑恼朱味,说:“如此说来恼朱味,你我兄弟以后难免要在战场上分个高低了!”

  张士诚想到朱元璋心狠手辣恼朱味,心里生寒恼朱味,问道:“假如日后你我逐鹿天下恼朱味,我若落败恼朱味,八哥能否让我从你箭下逃生?”

  朱元璋笑道:“九弟说远了!这日后的事恼朱味,鹿死谁手恼朱味,谁胜谁败恼朱味,还说不定呢!你我兄弟一场恼朱味,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恼朱味,那么谁败了恼朱味,谁就应自行了断恼朱味,免得让兄弟动手恼朱味,伤了义气究渐座。”

  张士诚心里悲痛恼朱味,跟着说:“那好恼朱味,败了的恼朱味,自行了断!但是恼朱味,就像这鹿一样恼朱味,大的杀了恼朱味,小的就不能杀了恼朱味,必须放生恼朱味,败者的子女家人恼朱味,胜者必须放开一条生路恼朱味,任其逃生!”

  朱元璋说:“好恼朱味,就这样说定了!”两人于是击掌为誓恼朱味,保证遵守承诺恼朱味,否则子孙后人必受报应究渐座。

  喝完这次酒后恼朱味,两人各自拱手别过恼朱味,各奔东西究渐座。从此之后恼朱味,两人分道扬镳恼朱味,再次相见时恼朱味,便是生死仇敌恼朱味,为争夺地盘发生火并恼朱味,生死相拼究渐座。

  二

  连番大战后恼朱味,最终朱元璋获胜恼朱味,攻破了张士诚的老巢苏州城究渐座。张士诚见大势已去恼朱味,退入自己的吴王府究渐座。王府里一片混乱恼朱味,张士诚把妻妾子女召到一起恼朱味,叫他们不要惊慌恼朱味,说朱元璋与他有过约定恼朱味,不会伤害家人恼朱味,然后跟他们说起了他和朱元璋之间的恩怨和誓约究渐座。

  张士诚说完恼朱味,长叹一声恼朱味,说:“我今日落败恼朱味,只能遵守诺言恼朱味,自行了断究渐座。他见我履行承诺恼朱味,也自然会信守诺言恼朱味,放你们一条生路恼朱味,你们现在就逃生去吧究渐座。”

  说完恼朱味,张士诚拔剑自刎而死恼朱味,他的妻妾子女放声大哭恼朱味,纷纷卷了金银细软恼朱味,匆匆出逃究渐座。

  他的小儿子张谷英却没有逃走恼朱味,他把头发削光了恼朱味,穿上僧衣恼朱味,什么金银财宝都不拿恼朱味,只背了一个小佛龛恼朱味,里面放着一尊木雕佛像究渐座。

  张谷英跪到张士诚的尸首旁恼朱味,为他诵经超度究渐座。张谷英平时信佛恼朱味,好念佛经恼朱味,这经文念得一字不差究渐座。

  朱元璋带人冲进来恼朱味,见张士诚果然遵守约定自杀身亡恼朱味,不由暗暗松了口气究渐座。看看跪在地上的小和尚恼朱味,见他头发新削恼朱味,眉眼间隐隐有张士诚的影子恼朱味,朱元璋顿时动了杀心究渐座。

  朱元璋拔出剑来恼朱味,正要砍下去恼朱味,却见小和尚背着的佛像红光一闪恼朱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群一模一样的小和尚究渐座。朱元璋一剑下去恼朱味,砍的竟是一个虚影恼朱味,再一剑下去恼朱味,砍的仍是影子究渐座。朱元璋心里惊疑恼朱味,认真一看恼朱味,只见这群小和尚一共九行恼朱味,每行四个恼朱味,共有四九三十六个究渐座。张士诚的小名正是九四恼朱味,朱元璋心里觉得奇怪恼朱味,看了看张士诚的尸首恼朱味,又看了看小和尚恼朱味,拿着剑不敢再往下砍了究渐座。

  张谷英神色不变恼朱味,继续念经究渐座。和尚出身的朱元璋听了一阵恼朱味,见他念得很是流畅恼朱味,毫无差错恼朱味,心里暗暗称奇恼朱味,手里的剑慢慢放了下来究渐座。他想了想恼朱味,看着张谷英光光的脑袋说:“小师父恼朱味,我今日不看僧面看佛面恼朱味,给你一条生路究渐座。你能否立下重誓恼朱味,今日既已削发恼朱味,今生今世便不再重新蓄发?”

  张谷英点点头恼朱味,郑重宣誓恼朱味,保证今生今世不再蓄发究渐座。

  朱元璋收回宝剑恼朱味,挥了挥手恼朱味,说:“小师父恼朱味,僧路即是生路恼朱味,你做了聪明的选择究渐座。你既已选择僧(生)路恼朱味,我便遵守对我兄弟的承诺恼朱味,放你逃生究渐座。你走吧恼朱味,他是我兄弟恼朱味,我自会安葬他的究渐座。”

  张谷英对着张士诚拜了几拜恼朱味,起身背着佛龛走了究渐座。

  朱元璋下令厚葬张士诚恼朱味,然后对着他的坟墓冷冷地说:“九弟恼朱味,你既然守信自刎恼朱味,我也不会失信究渐座。你的家人走了僧(生)路的恼朱味,我自然会放他一条生路究渐座。至于没走僧(生)路的恼朱味,便是自寻死路恼朱味,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究渐座。你可千万别怪我违背誓约!”

  朱元璋说完恼朱味,悄悄叫过心腹恼朱味,叫他们捕杀除张谷英以外的张家人恼朱味,务必不留后患究渐座。可怜张士诚的家人恼朱味,除张谷英外恼朱味,都没能逃过毒手究渐座。

  张谷英背着佛龛恼朱味,一路乞讨恼朱味,向着人迹罕至的大山进发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他来到岳州府巴陵县恼朱味,走进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山谷恼朱味,走得累了恼朱味,坐下来歇息了一阵究渐座。歇完起身要走时恼朱味,他背上的佛龛却忽然重若千金恼朱味,重重地压在身上恼朱味,一步也走不动了究渐座。

  张谷英觉得奇怪恼朱味,心想:是不是佛祖看中了这个地方恼朱味,要我在这里落脚?张谷英举头四顾恼朱味,认真看了一阵恼朱味,只见这里群山环抱恼朱味,四面高山围着一个盆地恼朱味,盆地中间有一条小河缓缓流过恼朱味,果然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恼朱味,仿佛世外桃源究渐座。

  张谷英虽然不懂风水恼朱味,但也看得出这是块宝地恼朱味,连忙把佛龛放了下来恼朱味,对着佛像叩拜:“阿弥陀佛恼朱味,谢佛祖赐我福地!”于是不走了恼朱味,就在这里搭建茅屋定居下来恼朱味,白天开荒种地恼朱味,晚上拜佛诵经究渐座。

  张谷英并没有忘记在朱元璋面前立下的誓言恼朱味,确实没有再蓄发恼朱味,脑袋一直光光的恼朱味,再也没长过一根头发究渐座。但为给张士诚留后恼朱味,却娶了妻生了子恼朱味,先后娶了四个老婆恼朱味,每个老婆都为他生了九个儿子恼朱味,一共三十六个儿子恼朱味,三十六个儿子又生了很多孙子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在这个风水宝地恼朱味,他一个人创立了一个村子恼朱味,村子以他的名字命名恼朱味,就叫张谷英村究渐座。此后恼朱味,他的后代一直人丁兴旺恼朱味,一代代地繁衍下来恼朱味,这个村子渐渐成了一个人口达两千多人的大村落究渐座。

  三

  朱元璋打败张士诚后恼朱味,吞并了他的军队和地盘恼朱味,势力进一步壮大恼朱味,最终扫灭群雄恼朱味,推翻元朝统治恼朱味,建立了明朝恼朱味,果然让朱姓成了天下第一姓究渐座。

  但当皇帝后恼朱味,当初残忍地耍了一把小聪明的朱元璋却没能摆脱诅咒恼朱味,很快遭到了誓言的反噬究渐座。他立长子朱标为皇太子恼朱味,但朱标没等到即位恼朱味,年仅三十七岁就病逝了究渐座。这让朱元璋很是恐慌恼朱味,他不敢立其他儿子为太子恼朱味,担心其他儿子也会遭到报应究渐座。朱元璋很不甘心恼朱味,开始苦苦思索破除这诅咒的方法究渐座。

  “逃生——逃孙?”朱元璋口里念叨着恼朱味,忽然眼前一亮恼朱味,又开始耍起了小聪明恼朱味,决定立朱标的儿子朱允炆为皇太孙恼朱味,作为皇位继承人究渐座。他想自己儿子逃不了这诅咒恼朱味,孙子应该逃得了恼朱味,这不就是逃生(孙)吗?

  朱元璋还准备了最后一手恼朱味,临终前交给孙子一只木箱恼朱味,叫他好好收藏恼朱味,不到危急时不能开启究渐座。

  朱元璋死后恼朱味,朱允炆即位恼朱味,这就是建文帝究渐座。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燕王朱棣不服恼朱味,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恼朱味,竟然要自己这些当叔父的向侄儿跪拜恼朱味,于是起兵反叛恼朱味,攻破都城南京恼朱味,夺取皇位究渐座。城破时恼朱味,建文帝想起朱元璋临终的嘱咐恼朱味,拿出木箱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只见里面放着一套僧衣和一幅画恼朱味,画上画的是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的僧人究渐座。建文帝看了一阵恼朱味,明白了恼朱味,这叫死里逃僧(生)恼朱味,于是剃掉头发恼朱味,穿上僧衣恼朱味,趁乱出城恼朱味,不知去向究渐座。

  朱棣进皇宫后恼朱味,看到了那只木箱和里面的画究渐座。他本来就隐隐约约听说过父亲当初放僧(生)的故事恼朱味,这时一看恼朱味,就什么都明白了究渐座。朱棣叹了口气恼朱味,把木箱重新收起恼朱味,珍藏起来恼朱味,没有追杀建文帝究渐座。

  朱棣当了皇帝恼朱味,是为明成祖恼朱味,他也担心这报应会落到自己头上恼朱味,于是迁都北京恼朱味,远离南方恼朱味,借北京的王气来压制这诅咒之力究渐座。这样做似乎很有效恼朱味,两百多年内恼朱味,皇家子孙一直平安无事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闯王李自成打进了北京城恼朱味,崇祯帝朱由检打开了那只祖传的木箱恼朱味,看到了那幅画究渐座。于是他也准备削发恼朱味,但后来犹豫再三恼朱味,觉得这样做太没骨气恼朱味,不愿如此逃僧(生)恼朱味,于是披散头发恼朱味,遮住脸面恼朱味,在景山上吊死了究渐座。

  不知是不是巧合恼朱味,从朱元璋到朱由检恼朱味,明朝刚好十六个皇帝恼朱味,二八一十六恼朱味,正好合了重八之数究渐座。接下来恼朱味,清兵入关恼朱味,夺取天下恼朱味,四处捕杀朱明皇室后裔恼朱味,朱元璋的直系子孙几乎被杀了个一干二净究渐座。只有那个在民间影响最大的朱三太子恼朱味,最终遁入空门恼朱味,削发为僧恼朱味,这才死里逃僧(生)恼朱味,得以善终究渐座。

  而朱元璋传下来的那幅画却再也没有出现过恼朱味,有人说是顺治帝出家时带走了究渐座。六岁入主紫禁城的顺治帝偶然看到了这幅画恼朱味,那血腥的画面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恼朱味,觉得人间就是尸山血海般的地狱恼朱味,只有出家修行才能逃离这片苦海恼朱味,后来他果真偷偷逃到五台山当了和尚究渐座。

  也有人说这幅画被李自成带走了究渐座。李自成兵败山海关后恼朱味,匆匆逃离北京恼朱味,辗转逃到了湖南石门县夹山寺恼朱味,在那里落发为僧恼朱味,躲过了官府的搜捕恼朱味,一直活到康熙十三年才无疾而终恼朱味,这画也随着他埋到了地下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