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盲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末年初恼朱味,融城望河街上有间小小的中医诊堂恼朱味,坐堂大夫是位盲人恼朱味,叫李进光究渐座。进光的父亲是融城小有名气的中医究渐座。进光小时候就随父亲学医恼朱味,他虽双目失明恼朱味,却十分聪慧恼朱味,每次遇到熟悉的病人恼朱味,父亲就让他先试诊究渐座。每当小进光有模有样地端坐着把脉时恼朱味,病人就会呵呵地笑问:“进光恼朱味,说说看恼朱味,我得了什么病?”

  几年后恼朱味,一些老主顾进诊堂门就先喊:“进光恼朱味,来帮我把把脉究渐座。”进光就摸索着坐上父亲那张老旧的圈椅恼朱味,拉过病人的手恼朱味,手指按在脉上恼朱味,沉思一会儿恼朱味,再询问几句恼朱味,便说道:“开两服药试试究渐座。”然后进光霍地起身恼朱味,摸到药柜前恼朱味,摊开几张粗纸恼朱味,“啪啪”拉开几个小药箱恼朱味,左右开弓恼朱味,犹如厨师配菜一般恼朱味,再用紗线迅速捆好药材恼朱味,说声“好了”就将药一包包地投到病人的怀里究渐座。那熟练的样子恼朱味,根本不像是个盲人究渐座。渐渐地恼朱味,融城人都知道恼朱味,望河街上有个年轻的盲人大夫究渐座。

  这年初冬恼朱味,进光年过古稀的父亲突发急症恼朱味,不几日就去世了究渐座。进光开始独自操持诊堂究渐座。没了父亲的名声恼朱味,光顾的病人明显少了恼朱味,来的也多是熟悉的穷街坊究渐座。好在进光尚未娶亲恼朱味,只需赡养老母恼朱味,日子勉强还过得去究渐座。

  一天黄昏恼朱味,进光正要关门恼朱味,忽听得门外传来急促的叫声:“进光兄弟恼朱味,等一等!”说话间恼朱味,一对四十来岁的夫妇走进了诊堂究渐座。

  “噢恼朱味,是六哥啊恼朱味,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进光听出是干苦力为生的张老六的声音恼朱味,于是问道究渐座。

  张老六搓着手说:“我没病恼朱味,是你嫂子又怀上了究渐座。”

  “恭喜恭喜!”进光连忙抱拳作揖究渐座。

  张老六喘着粗气说:“喜什么恼朱味,愁死人了恼朱味,娃儿都快凑成一桌了恼朱味,再生可怎么养啊?”

  “都怪你!”张老六的媳妇双目瞪着张老六究渐座。

  进光问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打掉算了恼朱味,嫁给他之后恼朱味,我的肚子就没空过究渐座。”张老六的媳妇带着淡淡的哀怨说究渐座。

  进光一愣恼朱味,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恼朱味,我没有这样的方子究渐座。”

  “兄弟恼朱味,别瞒哥了恼朱味,我娘告诉我的恼朱味,你有这样的方子究渐座。算我求你了恼朱味,我们实在养不起啊究渐座。”张老六说道究渐座。

  “我……这……”进光显得十分为难究渐座。

  “唉恼朱味,算了恼朱味,回家究渐座。”张老六见进光为难的样子恼朱味,只好扶着媳妇出门恼朱味,边走边说恼朱味,“生下来恼朱味,要是养不起就丢了吧究渐座。”

  进光打了个寒战恼朱味,张老六是个粗人恼朱味,靠干苦力勉强糊口恼朱味,他已经有好几个孩子了恼朱味,再生下来肯定养不起恼朱味,最后只能丢了究渐座。想到这儿恼朱味,进光不禁叹道:“这样吧恼朱味,我先给嫂子把把脉究渐座。唉恼朱味,罪过啊!”

  张老六赶紧扶着媳妇坐下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进光叹道:“幸好胎儿尚未成型恼朱味,一服药就可以解决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进光就起身去抓药究渐座。

  “太感谢你了!”张老六忙把几块碎银塞到进光的手中究渐座。“不恼朱味,这钱我不能要究渐座。”进光面露难色恼朱味,递给张老六一包药粉恼朱味,“让嫂子用温水送服恼朱味,每日一勺恼朱味,连服七日恼朱味,以后再想生都难了究渐座。”

  “此事不要对人说起恼朱味,”进光叮嘱道恼朱味,“家中老父在世时恼朱味,要是用这滑胎和绝育的方子恼朱味,我家也不至于如此清贫究渐座。但这两个方子有悖天理恼朱味,家父告诫我要慎用恼朱味,若不是看到你们已有几个孩子恼朱味,我今日是不会破例的究渐座。”

  但没想到的是恼朱味,没过多久恼朱味,就有传闻:望河街上那个盲人大夫有滑胎和绝育的秘方究渐座。一时间恼朱味,求方之人趋之若鹜恼朱味,冷清的诊堂热闹了起来究渐座。但进光总以道听途说不可信为由予以拒绝究渐座。

  这日恼朱味,诊堂来了一个五十多岁费锐耕、涂脂抹粉费锐耕、忸怩作态的胖女人究渐座。

  “谁啊?”进光用手掩鼻恼朱味,皱眉问道究渐座。

  “哟恼朱味,连我也不认识?我是王夫人呀究渐座。”王夫人笑道究渐座。

  “王夫人恼朱味,你哪儿不舒服?”王夫人是王大户的正室恼朱味,听说王大户最近新讨了好几房小妾恼朱味,进光不知王夫人来此有何用意究渐座。

  “听说你有那种秘方恼朱味,我家当家的新娶了几个小媳妇恼朱味,你把秘方给我恼朱味,价钱好商量究渐座。”说着恼朱味,王夫人从兜里掏出好几锭银子究渐座。

  进光愣了一下恼朱味,笑着说:“王夫人恼朱味,你是听谁说的?我哪有这种方子?”

  “哼恼朱味,没人说?要是没人说恼朱味,老娘也没有闲工夫到你这儿串门究渐座。”王夫人冷笑道恼朱味,“这是五十两银子恼朱味,要是还不够恼朱味,我再加五十两!”

  进光吓了一跳恼朱味,将银子往前一推恼朱味,回绝道:“没有!”

  “都说你难求恼朱味,果然不假究渐座。”王夫人打量了一下昏暗破旧的诊堂恼朱味,声音又高又尖地说恼朱味,“兄弟恼朱味,你都快四十了吧?还未娶亲呢?唉恼朱味,你又穷又瞎的恼朱味,谁愿意嫁给你?这样吧恼朱味,我认识的姑娘多恼朱味,长得又漂亮恼朱味,只要你肯给我那药方恼朱味,我就给你一百两银子再搭个姑娘恼朱味,怎么样?”

  “你走吧究渐座。”进光冷冷地说究渐座。

  “真不识抬举!”王夫人撇撇嘴恼朱味,手指差点顶到进光的脑门上恼朱味,然后她收好银子恼朱味,扭着肥硕的屁股走了究渐座。

  进光猛地起身恼朱味,抓起一旁的拐杖恼朱味,往地上一顿恼朱味,大声喝道:“滚!”而后拿起一把蒲扇恼朱味,呼呼地猛扇恼朱味,想把王夫人留在屋里的污浊味也扇出门去究渐座。他的眼虽盲恼朱味,却心如明镜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有一个贫苦人家的善良姑娘仰慕进光的为人恼朱味,嫁给了他究渐座。二人婚后生下了一对龙凤胎究渐座。进光还是像原来一样行医济世恼朱味,不以秘方谋生恼朱味,虽然生活过得清贫恼朱味,一家人却其乐融融究渐座。

Tags: 盲医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5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