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田公公的逆天计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不有个大太监替皇帝操起了天下苍生的心却一不小心得罪了主子差点掉了脑袋

  一费锐耕、皇上不行了

  这一年秋天恼朱味,皇上病了恼朱味,而且病得很重究渐座。太医院王太医急忙赶来诊治恼朱味,一番望闻问切后恼朱味,正要开口恼朱味,只见一旁伴驾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田义向他使个眼色恼朱味,意思是出去再说究渐座。

  这时皇上正在睡觉恼朱味,旁边只有田义和几个宫女伴驾究渐座。司礼监权力极大恼朱味,何况田义对王太医有恩恼朱味,王太医就跟着他来到东厢房究渐座。房里空无一人恼朱味,田义轻轻把房门掩上恼朱味,对王太医说道:“圣上究竟得的是什么病?”王太医回答:“也不是大毛病恼朱味,只是普通的伤寒恼朱味,没有大碍究渐座。今晚看上去会更严重恼朱味,但是到明天早上恼朱味,一定会大为好转究渐座。”

  一听这话恼朱味,田义略一沉吟恼朱味,忽然就跪倒在地:“天下兴亡恼朱味,都在太医一人身上了!”田义位高权重恼朱味,王太医哪里敢受这一跪恼朱味,连忙扶起田义来:“田公公恼朱味,有话慢慢说究渐座。”

  田义站起身恼朱味,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原来当朝圣上生活奢侈恼朱味,今儿个修宫殿恼朱味,明儿个采珍玩恼朱味,都需要花费大量银子究渐座。但宫中内帑不够用恼朱味,如果要动太仓国库的银子恼朱味,就需要走一套程序恼朱味,先由朝臣廷议恼朱味,最后首辅阁臣沈一贯会上奏折恼朱味,说一番“陛下应勤俭节约”云云恼朱味,这才能拨一点点究渐座。皇上一想恼朱味,你们不给我钱恼朱味,我就捞外快!怎么捞呢?他就给各地矿产加了个“矿税”恼朱味,然后派一批太监充任各地矿监恼朱味,监督征收究渐座。而这些太监们收来的矿税恼朱味,自然就入了皇上的腰包究渐座。

  可太监们也不是吃素的恼朱味,在各地横征暴敛恼朱味,搞得民不聊生恼朱味,征来三恼朱味,只上交一恼朱味,剩下的都入了自己腰包究渐座。因为扰民太过恼朱味,各地起了不少民变究渐座。官员们都纷纷上书废除矿税恼朱味,可皇上怎会断了自己的财源恼朱味,就把奏本堆在了司礼监恼朱味,不闻不问究渐座。这就应了那句老话恼朱味,皇上不急太监急恼朱味,田义看着这些奏章堆积如山恼朱味,知道再不废除矿税会出大乱子恼朱味,所以就找王太医了究渐座。

  王太医听罢一声苦笑:“田公公恼朱味,我就是个瞧病的大夫恼朱味,找我有啥用?”

  田义压低嗓门恼朱味,说出一计究渐座。刚说完王太医就跳起来了恼朱味,这是要逆天啊!

  难怪王太医吃惊恼朱味,田义的计划是这样的:其实皇上也知道矿税不合理恼朱味,有一回他对随身伴驾的田义说恼朱味,等朕宾天时恼朱味,一定会在遗诏里废除矿税究渐座。现在嘛恼朱味,钱还不大够花啊究渐座。田义要王太医不要说实情恼朱味,皇上问的时候恼朱味,就说看上去好像是伤寒恼朱味,只是有点奇怪究渐座。表露的脸色一定要沉重恼朱味,皇上这人一向怕死恼朱味,一定会下遗诏的究渐座。等他好转了恼朱味,木已成舟恼朱味,他也没办法究渐座。

  王太医一听就傻了恼朱味,自己隐瞒病情恼朱味,一旦被发现就是欺君之罪啊究渐座。田义连忙安慰他:“哪个医生看病都难免会看走眼的恼朱味,皇上一定不会怪罪你究渐座。再说恼朱味,矿税之害天下皆知恼朱味,一旦废除恼朱味,功在千秋啊究渐座。”

  王太医毕竟也是个忧国忧民的人恼朱味,一咬牙就答应了究渐座。他推开东厢房的门往外走恼朱味,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个小太监恼朱味,不由就冒出了冷汗究渐座。刚才房中所谈一句都泄露不得啊恼朱味,被他听到就糟了究渐座。田义见了不由呵呵一笑恼朱味,凑到他耳朵边上说:“这是我的心腹恼朱味,叫怀诚究渐座。是我让他在门外守着恼朱味,防止别人偷听的究渐座。他的姐姐费锐耕、姐夫本来有田地有资产恼朱味,不料被税监陈奉看上恼朱味,不但抢夺了所有田地来开矿恼朱味,还杀了他姐夫恼朱味,霸占了他姐姐究渐座。我就是从他口中才知道恼朱味,税监为害到了这种程度恼朱味,这又比那些奏折可信多了究渐座。”

  别看怀诚年纪不大恼朱味,为人却机敏恼朱味,赶过来就给王太医见礼究渐座。王太医见怀诚少年老成恼朱味,不由大生好感究渐座。

  当王太医再次来到皇上病榻前时恼朱味,皇上已然醒了究渐座。他果然按田义所讲恼朱味,吞吞吐吐说是伤寒恼朱味,脸色大为沉重究渐座。要说这皇上恼朱味,天不怕地不怕恼朱味,就怕死啊恼朱味,不然也不会平时找一帮子和尚道士研究长生之术究渐座。他一看医术最好的王太医这种表情恼朱味,而且感觉身子越来越重恼朱味,不由就想安排后事了恼朱味,便紧急下诏:宣首辅大臣沈一贯觐见!

  二费锐耕、皇上后悔了

  这就是要颁遗诏啊究渐座。这时候已然是半夜恼朱味,沈一贯匆匆赶来了究渐座。其他朝臣的政治嗅觉也很发达恼朱味,都挤到朝房里等消息究渐座。因为他们都知道恼朱味,这是非常时期恼朱味,遗诏里将会有一些重大变革究渐座。果然恼朱味,皇上口述的第一条遗诏恼朱味,就是废除矿税!沈一贯匆匆记下来恼朱味,虽然现在皇上即将大去恼朱味,他还是压抑不住狂喜恼朱味,因为矿税这种事实在是祸国殃民啊究渐座。写完后恼朱味,皇上命司礼监田义取来玉玺恼朱味,盖上了究渐座。沈一贯看一眼田义恼朱味,彼此心照不宣究渐座。其实就凭田义还没这个胆子恼朱味,他是和沈一贯两人合谋搞了这么一出戏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沈一贯把遗诏带到朝房恼朱味,让其他朝臣看究渐座。大家也是嘴上不说恼朱味,暗地里兴高采烈究渐座。其实朝臣和税监争斗已久恼朱味,早就想把矿税废除了恼朱味,但是税监们的后台老板是皇上恼朱味,斗不过啊究渐座。现在他们就等着天亮以后恼朱味,把遗诏发到各衙门恼朱味,然后把废除税监之事颁行天下了究渐座。

  再说田义恼朱味,回到住处这个高兴恼朱味,让怀诚请来王太医恼朱味,两人喝上了究渐座。这时候天就快亮了恼朱味,他们两个都有了几分酒意恼朱味,不由蒙蒙眬眬打起了瞌睡究渐座。忽然间恼朱味,就听怀诚一声惊叫:“田公公快醒醒恼朱味,皇上派太监去朝房了!”

  田义一拨楞脑袋醒过来恼朱味,只见怀诚面带惊恐:“刚才我看见不少太监从咱们房外经过恼朱味,我一问才知道恼朱味,皇上在后半夜觉得身体大为好转恼朱味,根本没有性命之忧恼朱味,竟然对废除矿税大为后悔恼朱味,派身边太监去朝房讨回遗诏究渐座。沈一贯和大臣们压着不给恼朱味,皇上竟连续派了十几拨太监去要究渐座。刚才这一拨恼朱味,皇上下了严令恼朱味,讨要不回遗诏恼朱味,就都自裁究渐座。”

  田义听了就是一跺脚恼朱味,他知道沈一贯这人要胆子有胆子要智谋有智谋恼朱味,可就是心太软!这道遗诏留不住恼朱味,可就前功尽弃了究渐座。他起身就要往朝房跑恼朱味,想阻止沈一贯交回遗诏究渐座。这时王太医也醒了恼朱味,见状慌忙拦住田义:“田公公去不得恼朱味,你一去就由暗转明了恼朱味,皇上有可能会追查到你我头上!”可田义说了句:“顾不得了究渐座。”就跑了出去究渐座。

  可当田义匆匆赶到朝房恼朱味,还是迟了究渐座。沈一贯果然如他所说恼朱味,心太软恼朱味,眼看黑压压一群太监在自己面前磕头磕到出血恼朱味,再想到这些人就要身首异处恼朱味,实在是不忍心恼朱味,一咬牙恼朱味,把遗诏交了究渐座。田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恼朱味,冲进去指着沈一贯就骂:“你这一个不忍恼朱味,让百姓又加了多少年涂炭!”沈一贯这时也后悔上了恼朱味,连连扼腕:“我愧对天下人恼朱味,我恼朱味,我辞职!”

  三费锐耕、皇上怒了

  还没等他辞职呢恼朱味,出大事了究渐座。皇上的病第二天就好利索了恼朱味,以王太医的医术恼朱味,不会连个伤寒都看走眼吧恼朱味,害得自己差点吓死自己究渐座。又联想到田义在朝房的举动恼朱味,皇上就觉得这里有事恼朱味,再找来宫女一问恼朱味,果然王太医看完病后恼朱味,曾和田义密谈过一阵子究渐座。皇上并不傻恼朱味,他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恼朱味,立刻派锦衣卫把田义和王太医捉拿下狱!

  就在锦衣卫捉拿田义前恼朱味,田义把一封信和一个竹哨给了怀诚恼朱味,让他转交给沈一贯:“我和王太医的两条命都在这封信上恼朱味,千万送到!”怀诚不敢怠慢恼朱味,第一时间把信交给了沈一贯究渐座。

  这时沈一贯还没辞职恼朱味,他看完信恼朱味,立刻就去求见皇上究渐座。沈一贯是内阁首辅恼朱味,也就是实际上的宰相恼朱味,皇上不能不见究渐座。不过沈一贯没敢开口给田义求情恼朱味,而是拿出那个竹哨来说:“这是田公公托我转交您的恼朱味,让您留个念想究渐座。”

  皇上一看竹哨眼圈就红了恼朱味,为啥?因为当皇上还很小的时候恼朱味,在宫里读书恼朱味,一向都是田义伴读究渐座。当时皇上很顽皮恼朱味,经常乘老师不在的时候恼朱味,在书本里夹着画册看究渐座。为防被老师发觉恼朱味,站在门口的田义就拿着把竹哨子恼朱味,一见老师进来就吹哨子恼朱味,太子就收起画册恼朱味,装模作样地看起了书究渐座。

  说到底恼朱味,皇上对田义还是念旧情的恼朱味,他说:“既然这样恼朱味,可以赦免他和王太医的死罪恼朱味,永不叙用就是了恼朱味,”说到这里恼朱味,他忽然“哎呀”了一声恼朱味,“半个时辰前我让锦衣卫去牢房传旨恼朱味,在牢中处死他们恼朱味,现在只怕来不及了究渐座。”沈一贯一听是心如刀绞啊恼朱味,不过还是死马当活马医:“皇上您再出一道手谕恼朱味,微臣愿去追赶锦衣卫!”

  皇上当真写了道手谕恼朱味,让沈一贯急追锦衣卫究渐座。沈一贯这个跑啊恼朱味,出了紫禁城就上马疾驰究渐座。不过他也知道恼朱味,自己是个文官恼朱味,跑也跑不快恼朱味,再说锦衣卫都走半个多时辰了恼朱味,自己赶去多半只能见到尸首究渐座。可当他进了大牢恼朱味,田义和王太医安然无恙恼朱味,原来那个传令的锦衣卫还没来呢究渐座。

  皇上手谕一出恼朱味,田义和王太医就获释了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那个锦衣卫才气喘吁吁地赶到:“刚才我在宫中路不熟恼朱味,就找了个小太监带路恼朱味,没想到他七转八弯地把我带迷糊了恼朱味,他自己倒不见了究渐座。要说你们可真命大恼朱味,我早来一刻你们就身首异处了究渐座。”

  那么这个小太监是谁呢?自然是怀诚究渐座。他知道皇上在气头上恼朱味,随时可能下旨处决田义和王太医恼朱味,虽然沈一贯肯定会求情恼朱味,即使成功恼朱味,也会有一个时间差究渐座。所以他就悄悄躲在皇上的殿外恼朱味,一见有锦衣卫捧着圣旨出来恼朱味,就“好心”地走出来说可以“带路”究渐座。

  废除矿税一事恼朱味,就这样无疾而终了究渐座。虽然田义临走时恼朱味,又上奏了一本恼朱味,皇上只是勉强地处理了像陈奉那样罪大恶极的几个税监恼朱味,却没有动“矿税”这一根本制度究渐座。矿税最后的废除恼朱味,要等到十八年后恼朱味,皇上真正病危时恼朱味,才颁出遗诏废除了这一弊政究渐座。

  沈一贯也辞职了恼朱味,他和田义分手时恼朱味,还在忧心皇上身边少了田义这种好太监恼朱味,以后只怕都是些阿谀奉承之辈了究渐座。但田义一指前来送行的怀诚恼朱味,笑道:“我已举荐他当上了司礼监少监恼朱味,他正是我辈接班人究渐座。”

Tags: 田公公 逆天计划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4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