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我要录取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从中央美术大学毕业后恼朱味,短短五年内恼朱味,我有数幅作品在全国各种比赛中获得大奖究渐座。家乡唯一的艺术学院的校长特意找到我恼朱味,希望我能回乡支教恼朱味,培养新人究渐座。我也想回到家乡工作恼朱味,因此一拍即合恼朱味,受聘出任美术系主任究渐座。

  家乡的艺术学院并非什么大学恼朱味,而是一所艺术高中恼朱味,有音乐系费锐耕、美术系等恼朱味,说白了就是为大学提前筛选和培训各种艺术人才究渐座。我所在的美术系恼朱味,由于穷乡僻壤恼朱味,每年只招收两个班级究渐座。

  绘画这门艺术靠的是天分和悟性究渐座。最让我费神费力的是恼朱味,第一恼朱味,每年到底有几个人能考上美术大学恼朱味,那关乎到我的声誉;第二恼朱味,每年夏季我要在上万份绘画试卷里努力挑选出两个班级的新生究渐座。

  中考一结束恼朱味,全市陆续投来近9000份作品究渐座。截稿日期一过恼朱味,我和其他老师加班加点挑选出了500位有潜力的作者进行了当场作画恼朱味,等着再次从这500人之中挑出两个班级的名额恼朱味,留下来的必须是最好的学生究渐座。

  录取的学生已经选得差不多了恼朱味,过几天就会公布出来究渐座。为了放松放松恼朱味,我应邀来到一老同学家做客究渐座。

  中午的菜肴很丰盛恼朱味,一会儿老同学又给我引荐了一位新朋友究渐座。那位新朋友西装革履恼朱味,塞给了一个厚厚的大信封道:“王老师恼朱味,听说过几天美术系录取名单就要出来了恼朱味,这点小意思你先收下恼朱味,我女儿……”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老同学邀我喝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还没等那人说完恼朱味,我立刻起身把信封推回去笑道:“很抱歉恼朱味,结果已经出来了恼朱味,艺术是无价的……”

  或许是我说的话太直了恼朱味,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究渐座。好在老同学识趣的打了个圆场道:“我说老张啊恼朱味,你应该相信你女儿的能力才是究渐座。快收起来恼朱味,留着请我们下次喝庆功酒岂不更好究渐座。”

  那人走后恼朱味,我狠狠骂了老同学一顿恼朱味,老同学对我叹了口气道:“哎恼朱味,艺术的牺牲品究渐座。”接着老同学突然问我想不想去池塘钓鱼究渐座。看来不愧是老同学恼朱味,我立刻就答应了究渐座。

  我和老同学来到村外一个大池塘恼朱味,这里杨柳成荫恼朱味,我立刻选了一个阴凉的位置坐了下来究渐座。老同学则东张西望了好大一会儿笑道:“没人恼朱味,可以放心钓究渐座。”我心里暗暗笑道:原来老同学这是带我来偷钓来了究渐座。

  个把小时后恼朱味,我隐约发现侧面有人恼朱味,扭头一看果然有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坐在我不远处的树阴下恼朱味,正在写着什么东西究渐座。

  我好奇的走了过去恼朱味,只见女孩立刻拿起橡皮拼命的在纸上擦究渐座。我一看原来女孩偷画了我钓鱼的素描恼朱味,而且画得相当不错恼朱味,寥寥数笔我就跃然纸上恼朱味,完全不像出自一个小孩子之手究渐座。我一下来了兴趣问道:“画得太棒了!为什么不保存下来要擦掉呢?”

  女孩的话着实让我一惊:“擦了这纸还能用啊!你不介意我偷画你吧!”女孩说完露出了可爱的笑容究渐座。

  “你喜欢画画吗?”我问究渐座。

  “喜欢恼朱味,我还报考了市里的艺术高中呢!”女孩笑道究渐座。

  女孩的话又让我大吃了一惊恼朱味,问道:“你想去那上学吗?”

  “不想啊究渐座。”女孩说完突然又改口道恼朱味,“当然想了恼朱味,可是我怕选不上究渐座。”

  这女孩实在让人琢磨不透恼朱味,我笑着问道:“对了恼朱味,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害羞的道:“你叫我小燕子吧究渐座。”说完咯咯笑了起来究渐座。

  这时老同学突然蹿到我面前恼朱味,拉着我就走究渐座。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恼朱味,只听得老同学一边走一边冲着刚才那女孩道:“燕子恼朱味,千万不要告诉****到你这里钓鱼啊!听到没?”

  我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恼朱味,原来池塘是小燕子奶奶的恼朱味,小燕子是帮奶奶来看鱼塘的恼朱味,只不过她一心都放在画我了恼朱味,居然忘了看鱼塘究渐座。我问老同学道:“你认识她呀?”

  “你好糊涂恼朱味,我们都是张家村的恼朱味,怎么会不认识究渐座。”老同学笑道究渐座。我哦了一声又问道:“刚才那孩子一会儿说想上学一会儿又说不想上学恼朱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子的爸在工地上干活摔死了恼朱味,她妈一狠心拿着赔偿金跟别人跑了恼朱味,家里就只剩下她奶奶了恼朱味,没钱上学究渐座。”

  “是她奶奶不让她上吗?”我迫不及待的问究渐座。

  “这倒不是恼朱味,是她自己不想上呢恼朱味,想帮家里干点活究渐座。”

  我长长叹了口气走到小燕子身旁说:“小燕子恼朱味,如果你想学画画就来恼朱味,你一定会被录取的恼朱味,而且学校有助学金恼朱味,如果你学习好还可以拿到奖学金究渐座。”

  小燕子抬起头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录取呢?那次考试我没发挥好究渐座。”

  “你放心恼朱味,不管有没有发挥好恼朱味,我一定要录取你恼朱味,因为我就是那学校美术系的老师究渐座。”

  小燕子有点怀疑的看着我恼朱味,我立刻拿起她手上的纸笔恼朱味,三下五除二就勾勒出了小燕子天真可爱的笑脸恼朱味,笑道:“现在相信我了吗?”小燕子脸上立刻露出了开心又羞涩的笑容恼朱味,转身就跑了恼朱味,还时不时回过头来看我恼朱味,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对我的信任与期盼究渐座。

  第二天上午我回到学校整理试卷恼朱味,一位女绘画老师给我一堆试卷道:“昨天下午我们和校长重新看了一遍恼朱味,确定录取这些人了究渐座。主任你再看看究渐座。”

  我慌忙翻阅那一堆精心挑选出来的考卷恼朱味,可一遍又一遍我都没有看到张家村的小燕子恼朱味,倒是发现新增了两幅稍差的作品究渐座。我立刻又从落选的试卷里寻找起来恼朱味,一个名叫张晓燕的考卷映入我的眼帘恼朱味,我激动的抽了出来恼朱味,仔细一看暗自笑道:这个小燕子恼朱味,果然没有发挥好啊究渐座。难怪筛选的时候你会落选究渐座。我明白恼朱味,或许她当初不想来上学才会如此发挥究渐座。

  我拿起晓燕的考卷和其他老师商量着要换掉录取中一名稍差的作品恼朱味,不料刚才那位女老师为难道:“王主任恼朱味,你手下留情啊!我刚才和校长求了半天情恼朱味,他才同意我恼朱味,那是我亲侄子究渐座。”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恼朱味,拿起另外一份稍差的作品恼朱味,那位女老师突然悄悄道:“王主任恼朱味,这幅作品你更加不能换了恼朱味,他是学校奖学金赞助商的儿子究渐座。”那位女老师说完又悄悄道:“那个叫张晓燕的画也不是很让人满意恼朱味,她是不是你的亲戚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究渐座。如果我说晓燕是在犹豫中故意没有发挥好恼朱味,或许我说晓燕根本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她能相信吗?但不管他人如何看我恼朱味,作为美术主任恼朱味,今天我一定要让晓燕录取究渐座。

  我又看了一遍那些录取的考卷恼朱味,希望可以找到一幅牺牲的替换品恼朱味,却实在不忍心换掉任何一幅作品究渐座。其他老师看到我为难的样子道:“不如多加一个名额算了究渐座。”

  我冷冷看了他们一眼道:“已经有两个名额被换掉了恼朱味,又何妨再换掉一个究渐座。”说完狠下决心恼朱味,随手一抽恼朱味,抽走了一名考生的试卷恼朱味,然后把晓燕的试卷替补上去恼朱味,心里却像在滴血一样难受究渐座。我曾经痛恨其他老师的作为恼朱味,如今我的作为又和他们有何区别究渐座。

  录取名单终于确定下来恼朱味,接下来便是通讯员的事情了究渐座。

  一个礼拜后恼朱味,老同学突然给我来电话说让我过去聚聚究渐座。因为上次的事情我心情一直不好恼朱味,刚好也想过去问问小燕子收到通知书了没有恼朱味,我要看看她那羞涩的喜悦恼朱味,便立刻赶了过去究渐座。

  午饭老同学说带我去酒店吃恼朱味,我执意要吃农家饭恼朱味,其实我是想饭后顺道去看看小燕子究渐座。

  不过老同学也够细心恼朱味,居然请来了酒店的大厨师出山恼朱味,一桌子都是山珍海味究渐座。我正纳闷时恼朱味,老同学笑道:“这可不是我请的恼朱味,等会儿你就明白了究渐座。”

  一会儿入席恼朱味,除了我和老同学外恼朱味,上次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又来了恼朱味,他身边还坐着一个小女孩恼朱味,和小燕子差不多大究渐座。

  我刚坐下恼朱味,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立刻拽起他身边的女孩道:“还不快快感谢王老师究渐座。”

  “王老师你好!我叫张晓燕恼朱味,录取通知书我前天刚收到恼朱味,太谢谢你了!”女孩细声说道究渐座。

  “你叫张晓燕?”我慌忙问道究渐座。女孩子害羞的点了点头究渐座。

  那刻我犹如五雷轰顶恼朱味,原来小燕子不叫张晓燕恼朱味,眼前的这个女孩才叫作张晓燕究渐座。那么小燕子到底叫什么?自己当初怎么如此粗心究渐座。我尽量保持着镇定应付完张晓燕的庆功酒恼朱味,老同学送完客人后我迫不及待的问道:“上次那个小燕子叫什么名字呀?”

  老同学显然没有看透我的心思恼朱味,笑道:“小燕子只是她的乳名恼朱味,好像是她出生时轻得像只燕子恼朱味,她真名应该叫张宝兰吧究渐座。”

  那刻我再次犹如五雷轰顶恼朱味,我依稀记得当初我撤掉的考卷就是一个叫张宝兰的究渐座。阴差阳错恼朱味,当初为了录取张宝兰恼朱味,我不惜毁坏自己的职业操守恼朱味,不料错上加错恼朱味,撤掉一个榜上有名的张宝兰恼朱味,却替补了一个本该落榜的张晓燕究渐座。

  我再也没脸去看小燕子张宝兰了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小燕子居然走了进来恼朱味,见了我很有礼貌的问道:“老师你好!我是小燕子恼朱味,还记得吗?我叫张宝兰恼朱味,我想来问问我被录取了吗?”

  我眼睛像变天一样一下子就潮湿了恼朱味,但局势已定恼朱味,我强忍着泪水恼朱味,鼓起勇气道:“小燕子恼朱味,听好了恼朱味,你画的画很好恼朱味,但是竞争很激烈恼朱味,你明年还可以报名究渐座。”

  小燕子怔怔的看着我小声道:“老师你这么说是不是我没被录取啊?你不是学校的老师吗?你不是说我一定会被录取恼朱味,你也一定要录取我的吗?”说完她的泪水已经刷刷往下流究渐座。

  面对小燕子突如其来的拷问我真的无言以对究渐座。小燕子一声不吭恼朱味,久久注视着我恼朱味,突然满眼泪花跑走了究渐座。我的心好痛恼朱味,百口难辩恼朱味,含泪悄悄追了出去究渐座。

  半路上恼朱味,我在一座农房院子里看到了小燕子和她奶奶究渐座。奶奶坐在椅子上轻轻抚摸着小燕子的头发道:“燕子你怎么这么伤心?是不是因为我腿扭到了恼朱味,走不了路害你上不了学究渐座。”奶奶说完泪水悄悄滑落下来究渐座。

  “不是的奶奶恼朱味,我早已放弃了上学的念头恼朱味,怎么还会因为那事难过呢?”小燕子安慰奶奶道究渐座。

  “那你是因为什么伤心?”奶奶不解的问究渐座。

  “因为我没有被录取究渐座。”小燕子说着又哭泣起来究渐座。

  “你还是想去上学恼朱味,是吗孩子?奶奶对不起你究渐座。”

  小燕子沉默了片刻突然哽咽道:“我早就不想去上学恼朱味,我只是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能力被录取而已究渐座。奶奶你知道吗?就算我想去上学恼朱味,我也没有能力考上究渐座。我刚刚问了老师恼朱味,我没有资格录取恼朱味,因为我画的没有别人好……”说完抱着奶奶相拥而泣恼朱味,无比伤心究渐座。一会儿又见小燕子破泣为笑道:“奶奶恼朱味,这样更好恼朱味,既然没有能力被录取恼朱味,上不了学恼朱味,那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究渐座。”

  我在一旁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水恼朱味,任它哗哗流了下来究渐座。小燕子恼朱味,你可曾知道恼朱味,此刻我的心里已深深埋下一个天大的遗憾:我欠你一份录取通知书究渐座。

Tags: 录取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4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