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温泡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三个条件

  民国年间恼朱味,成都有家饭铺恼朱味,招牌菜叫温泡菜恼朱味,是一个姓温的师傅泡的恼朱味,就凭这一道菜恼朱味,这饭铺每天吃客爆满恼朱味,生意十分红火究渐座。

  按理说恼朱味,老板李吉应该高兴才对恼朱味,可他却一直眉头紧锁恼朱味,为啥子啊?原来恼朱味,李吉见温师傅岁数大了恼朱味,让他在饭铺里的学徒中收个徒弟恼朱味,但温师傅却说祖传手艺不外传究渐座。饭铺里的人都晓得恼朱味,温师傅只有个女娃恼朱味,叫招娃恼朱味,是个瓜脑壳恼朱味,怎么继承手艺嘛究渐座。李吉十分着急恼朱味,这泡菜手艺要是失传恼朱味,饭铺也开不长了究渐座。

  这年秋天恼朱味,温师傅得了一场病恼朱味,治好后突然想通了恼朱味,主动对李吉说:“十年前恼朱味,老家发大水恼朱味,是你收留了我们父女究渐座。我想过了恼朱味,我可以给饭铺带出个徒弟恼朱味,就算是感谢你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究渐座。”

  李吉一听很高兴:“啥子条件?”温师傅慢吞吞地说:“第一个条件恼朱味,让你的儿子李坤给我当徒弟究渐座。”李吉一听恼朱味,愣了一下:李坤是个闷葫芦恼朱味,脑壳也不算灵光恼朱味,为啥偏偏选中他呢?

  见李吉一脸的不解恼朱味,温师傅说:“要是找别个来学恼朱味,学会了不给你干恼朱味,你怎么搞?还有恼朱味,李坤是我看着长大的恼朱味,心眼实在恼朱味,是块学泡菜的料究渐座。”

  李吉觉得有道理恼朱味,答应了:“要得究渐座。另外两个是啥子条件?”温师傅回答说:“这两个条件恼朱味,你可要仔细考虑好了恼朱味,我不勉强究渐座。”他顿了顿恼朱味,慢条斯理地说恼朱味,“我打算回老家新繁养老去恼朱味,让李坤跟着我回去学究渐座。”李吉一听恼朱味,着急了:“你回去了恼朱味,饭铺的泡菜谁来搞?”

  温师傅笑了笑:“这个不是问题究渐座。我回去后恼朱味,两个月就给你送来一批泡菜恼朱味,直到李坤学成为止究渐座。”李吉答应了究渐座。

  温师傅点点头恼朱味,终于说出了第三个条件:“最后这个条件嘛恼朱味,就是让李坤跟招娃结亲恼朱味,到我家当上门女婿究渐座。”

  李吉一下子毛了:“你啥子意思?我看你是在成心耍人恼朱味,根本就不想收徒弟!”

  温师傅慢悠悠地回答:“我早就跟你说过恼朱味,祖传手艺传内不传外究渐座。只有李坤成为温家的人恼朱味,我才不违背祖训究渐座。”李吉无话可说恼朱味,过了半晌才说这事要问问李坤意见究渐座。

  节外生枝

  果不其然恼朱味,李坤听了恼朱味,也是一百个不愿意究渐座。李吉叹了口气:“不愿意就算了究渐座。明天我把饭铺门关了恼朱味,以后你想吃啥子喝啥子恼朱味,自个儿想办法恼朱味,我不再管了究渐座。”

  李坤闷声说:“不管就不管!”李吉听后哭笑不得:“你个瓜娃子恼朱味,怎么就不明白?老子这是缓兵之计!给你把话说明吧恼朱味,你最多受两年的憋屈恼朱味,只要把手艺学到手恼朱味,转身就把那个瓜脑壳休了恼朱味,皇城坝的漂亮妹儿随你挑!”李坤“哦”了一声恼朱味,这才答应了究渐座。

  见李坤三个条件全答应了恼朱味,温师傅十分高兴恼朱味,过了几天就带着李坤和招娃回新繁了究渐座。临走前恼朱味,李吉提醒说恼朱味,千万莫忘了送泡菜的事究渐座。温师傅说忘不了究渐座。

  三个月过后恼朱味,李坤托人捎来信恼朱味,说擦了三个月的菜坛子后恼朱味,温师傅开始叫他换坛沿水了究渐座。李吉晓得恼朱味,在饭铺时恼朱味,温师傅把泡菜坛子当命根子恼朱味,谁都不能动一下;如今让儿子换坛沿水恼朱味,说明他真把李坤当成半个儿了究渐座。李吉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恼朱味,只要熬过两年恼朱味,儿子就是温泡菜的正宗传人了究渐座。

  刚过一年恼朱味,温师傅送来第六批泡菜时恼朱味,捎口信说恼朱味,这批泡菜是李坤泡的恼朱味,让李吉尝一下究渐座。李吉又惊又喜恼朱味,立刻打开菜坛子恼朱味,挨着尝了泡好的几样菜恼朱味,朝天椒爽口恼朱味,青豆香脆恼朱味,萝卜鲜美恼朱味,和温师傅泡的口味一模一样究渐座。

  李吉捎信给李坤恼朱味,叮嘱他用心学恼朱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恼朱味,到时候让皇城坝的吃客们都晓得究渐座。在饭铺里恼朱味,吃客点温泡菜时恼朱味,李吉就让堂倌多送一碟恼朱味,并主动介绍说恼朱味,这是儿子拜温师傅学的泡菜恼朱味,免费品尝究渐座。

  一天上午恼朱味,李吉没得事做恼朱味,就去隔壁的茶铺搓麻将究渐座。屁股还没坐热恼朱味,堂倌忽然跑进来恼朱味,说:“老板恼朱味,少爷回来了究渐座。他让我过来叫你回去!”

  李吉愣了一下恼朱味,这个时候回来干啥子嘛究渐座。他麻将也不搓了恼朱味,扭头就匆匆出了茶铺究渐座。进得饭铺后恼朱味,李吉一眼就发现儿子的左胳膊上戴着个黑孝套恼朱味,一下子惊呆了:“温师傅……出啥子事了?”

  究渐座。

  留了一手

  李坤耷拉着脑壳恼朱味,说:“老头儿在半个月前恼朱味,忽然得了急病恼朱味,等我把郎中请来时恼朱味,人已经不行了究渐座。”

  李吉一听恼朱味,立刻慌了神:“完了恼朱味,你手艺还没学会呢!”没想到恼朱味,儿子却摇了摇头:“放心吧恼朱味,该学的我全都学会了究渐座。”李吉这才放下心来恼朱味,接着又问:“那个瓜脑壳呢恼朱味,你是怎么安排的?温师傅没了也好恼朱味,你就莫娶她了究渐座。”

  李坤嗫嚅了一会儿恼朱味,才回答说:“老头儿临走时恼朱味,再三嘱咐我恼朱味,要我千万莫嫌弃招娃恼朱味,日后可以给我打下手究渐座。我认真想了恼朱味,要是撇下她恼朱味,她早晚都得饿死恼朱味,所以就把招娃带回来了究渐座。”李吉听后瞪了他一眼:“真是个傻脑壳!一个瓜脑壳恼朱味,怎么给你打下手嘛!”

  第二天恼朱味,李吉想考察一下兒子学的手艺恼朱味,就让李坤泡了一坛子萝卜条究渐座。到了第八天恼朱味,他打开坛子恼朱味,见里头的盐水十分清澈恼朱味,味道也好闻恼朱味,十分满意恼朱味,就捞了一小碟萝卜条品尝究渐座。

  谁知恼朱味,嚼着嚼着恼朱味,李吉忽然皱起了眉头恼朱味,问李坤:“你是不是按温师傅教的方法泡的啊?”李坤连忙点头究渐座。

  李吉又说:“味道怎么没温师傅的好啊?好像差点啥子东西究渐座。”李坤一听恼朱味,很惊讶恼朱味,也尝了一口恼朱味,皱着眉头没说话恼朱味,又从送来的坛子里捞了一些恼朱味,一比较恼朱味,发现是差点东西究渐座。

  正在这时恼朱味,招娃忽然疯疯癫癫跑进屋来恼朱味,说肚子饿了恼朱味,见碟里有萝卜条恼朱味,一把抓起来就吃恼朱味,吃着吃着恼朱味,她忽然没头没脑说了句:“不好吃恼朱味,不是我老头儿泡的菜究渐座。”

  李吉愣了一下恼朱味,问:“你怎么晓得?”招娃嘿嘿一笑:“我一尝就晓得了恼朱味,还差一样东西究渐座。”李坤惊呆了恼朱味,急忙追问:“差啥子?”谁知恼朱味,招娃却笑嘻嘻地说:“我也不晓得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她就跑出去耍了究渐座。

  李吉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恼朱味,心里头全明白了恼朱味,温师傅并没有把祖传的手艺全部传给儿子恼朱味,而是留了一手!李坤也没主意了:“这怎么搞啊?”李吉让他把泡泡菜的所有工序仔仔细细讲了一遍恼朱味,结果和温师傅生前在饭铺的泡法没啥两样恼朱味,怎么就差味道呢?李吉百思不得其解究渐座。

  两人琢磨着恼朱味,实在没法子恼朱味,李坤就出去把招娃拉回来问:“招娃恼朱味,你说我泡的泡菜差一样东西恼朱味,到底差啥子?”谁知恼朱味,招娃却一脸茫然:“我没说过这话啊!”李吉一听恼朱味,脑壳就开始疼起来恼朱味,这下麻烦大了恼朱味,以后饭铺怎么开啊?

  究渐座。

  该你出手

  李吉越想越气恼朱味,抬手就要把招娃轰走究渐座。李坤心肠软恼朱味,求了半天恼朱味,李吉才勉强答应让她住进柴屋里究渐座。

  眼看着最后这批泡菜越卖越少恼朱味,李吉心急如焚恼朱味,他临时想了个办法恼朱味,把前几批泡菜坛子里的盐水混在一起恼朱味,让李坤新放了一些菜恼朱味,口味还不错恼朱味,勉强能撑个把月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卖完后再怎么搞?李吉急得满嘴起火泡究渐座。

  李坤呢恼朱味,像个霜打过的蔫茄子恼朱味,整天盯着泡菜坛子发愣究渐座。到底差啥子东西?他想了好久恼朱味,也没想明白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招娃忽然哭哭啼啼地来找李坤恼朱味,说她没得冰糖吃了究渐座。李坤就去前院饭铺恼朱味,给她抓了一大把究渐座。招娃拿起一颗恼朱味,放到嘴里恼朱味,傻呵呵地笑着回柴屋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李坤突然想起了一件怪事究渐座。在新繁时恼朱味,他泡好第六批泡菜的那天晚上恼朱味,老头儿尝了尝坛子里的盐水后恼朱味,忽然大声叫唤招娃:“幺乖儿恼朱味,泡菜泡好了恼朱味,接下来该你出手喽!”当时他没在意恼朱味,去了一趟茅厕恼朱味,回来后发现恼朱味,招娃正拿着揭盖子的竹刀恼朱味,打开一个坛盖子恼朱味,从口袋里掏出啥子东西恼朱味,偷偷往坛子里放究渐座。李坤以为招娃在捣乱恼朱味,喊了一下恼朱味,她马上就跑开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李坤特意泡了四坛泡菜恼朱味,分别是萝卜费锐耕、朝天椒费锐耕、青豆和姜块究渐座。等到了第七天晚上恼朱味,他学着老头儿的腔调恼朱味,大声叫唤招娃:“幺妹儿恼朱味,泡菜泡好了恼朱味,接下来该你出手喽!”

  果不其然恼朱味,招娃聽到叫唤声恼朱味,马上就应声跑了进来恼朱味,要李坤出去究渐座。

  李坤隔着窗户缝扒起一看恼朱味,只见招娃麻利地拿起竹刀恼朱味,挨个打开四个坛盖子恼朱味,从口袋里掏出冰糖恼朱味,分别放进了坛子里……李坤恍然大悟究渐座。

  过了七天后恼朱味,李坤打开坛盖恼朱味,捞出泡菜一尝恼朱味,味道果然和老头儿泡的一模一样究渐座。李坤想起了老头儿临死前说的话恼朱味,一下子就明白了究渐座。他又喊来李吉恼朱味,李吉尝后恼朱味,十分惊讶恼朱味,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究渐座。李坤说是招娃的功劳究渐座。李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啥子功劳?”李坤却避而不答究渐座。

  放下泡菜坛盖子恼朱味,李坤做的头一件事恼朱味,就是把招娃接到了后院住恼朱味,他还对饭铺的厨子和堂倌发话:“从今天起恼朱味,招娃就是我的干妹儿恼朱味,谁也不准动她一根手指头!”

  解放后恼朱味,国家评首届川菜大师时恼朱味,李坤成了唯一一个靠泡菜手艺获评的人究渐座。他在写《四川泡菜》这本书时恼朱味,也在自己的名字后面恼朱味,加上了温招娃究渐座。

Tags: 泡菜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4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