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你必须道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不能骂我娘

  这天晚上恼朱味,老天下了一场大雪恼朱味,一大早屋子就让白色晃得耀眼恼朱味,村民刘老实再也睡不着恼朱味,爬起来打开门恼朱味,拿起屋檐下的扫帚恼朱味,将院子里的积雪扫成一堆恼朱味,然后抄起铁锨恼朱味,准备把这些雪撂到院墙外究渐座。哪知才撂了第一锨恼朱味,便听院墙外“嗷”的一声大叫恼朱味,接着便是一长串脏话隔着院墙传过来究渐座。

  刘老实没想到这么早院墙外就有人恼朱味,急忙打开院门恼朱味,一看恼朱味,有个人正在甩头恼朱味,拿手挠着脖子恼朱味,把脖子里的雪掏出来恼朱味,这个人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村长牛兴武恼朱味,这下把刘老实吓得可不轻恼朱味,他倒吸一口凉气恼朱味,连忙走向前恼朱味,一边拍打牛兴武身上的雪恼朱味,一边赔着不是究渐座。

  牛兴武一把推开刘老实恼朱味,骂道:“瞎眼的货恼朱味,你真他娘的大胆了!”

  刘老实不住地打躬作揖恼朱味,一个劲地说:“村长啊实在对不起恼朱味,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外面恼朱味,我不是故意的究渐座。”

  牛兴武继续骂道:“你娘的个瘸子恼朱味,看你干的好事恼朱味,快进屋拿毛巾来给老子擦擦究渐座。”

  刘老实阴着脸恼朱味,进屋拿了块毛巾恼朱味,递给牛兴武恼朱味,牛兴武只看了一眼恼朱味,一把扯过来甩到刘老实的身上恼朱味,骂道:“不要了恼朱味,老子嫌脏!”

  刘老实不再道歉了恼朱味,他阴着个脸恼朱味,红着眼睛瞪着牛兴武恼朱味,牛兴武冲他一瞪眼恼朱味,说:“咋啦?我堂堂一村之长恼朱味,骂你几句还不行?看你那个熊样子恼朱味,不服气还是咋的?”刘老实脸憋得通红恼朱味,说:“你骂我没事恼朱味,哪怕揍我都行恼朱味,但你不该骂我娘!”

  牛兴武“扑哧”一声笑了恼朱味,说:“你娘的恼朱味,在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恼朱味,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不该骂人究渐座。哼!我就骂你娘个瘸子恼朱味,你能咋的?”

  刘老实正要辩解恼朱味,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响亮的嗓音恼朱味,说:“村长骂得对恼朱味,我就是个瘸子恼朱味,怎么就不能骂?”

  刘老实转头一看恼朱味,是娘从屋里出来了恼朱味,他连忙上前恼朱味,说:“娘恼朱味,外面这么冷恼朱味,你快进屋去究渐座。”

  老实娘没接儿子的话恼朱味,继续对牛兴武说:“村长恼朱味,我家老实是个死心眼儿恼朱味,你大人大量恼朱味,别跟他一般见识恼朱味,我给你赔礼了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给牛兴武鞠了一个躬究渐座。

  刘老实急得跺脚恼朱味,喊道:“娘!”

  牛兴武看了老实娘一眼恼朱味,火气消了不少恼朱味,一下住了嘴恼朱味,正要走人恼朱味,刘老实连忙伸出双手拦在牛兴武面前恼朱味,说:“村长恼朱味,我娘没有得罪你恼朱味,你不能骂我娘!你……你得给我娘道歉!”

  牛兴武刚消的火气一下又蹿了上来恼朱味,一把推开刘老实恼朱味,喝道:“滚一边去恼朱味,我没空听你瞎咧咧!”说完恼朱味,扬长而去究渐座。

  刘老实看着牛兴武晃着个肩膀走出老远恼朱味,才扶着娘进了屋究渐座。

  老实娘问儿子:“这一大早的恼朱味,你怎么惹着这个瘟神了?”

  刘老实叹了口气恼朱味,说:“谁知道这家伙一大早会在这里溜墙根啊!”

  说到这里恼朱味,娘儿俩都不吱声了恼朱味,他们心里都明白牛兴武为什么会一大早在这里“溜墙根”究渐座。

  说起来恼朱味,这件事儿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秘密恼朱味,刘老实娘儿俩最清楚不过究渐座。牛兴武一大早来溜墙根恼朱味,准是为了找王秀花恼朱味,王秀花就住在刘老实家的东边恼朱味,早两年恼朱味,王秀花的丈夫在外面打工恼朱味,牛兴武和王秀花的关系有些不明不白恼朱味,但后来王秀花不理牛兴武了恼朱味,这次牛兴武不知为什么又来了恼朱味,看那样子恼朱味,没准是在王秀花那儿碰了一鼻子灰恼朱味,这才把一腔火气全发在刘老实身上了究渐座。

  刘老实进灶间给娘做好了早饭恼朱味,看着娘热腾腾地吃了恼朱味,这才说:“娘恼朱味,他牛兴武凭什么骂你?我不能让他这样骂过就算完恼朱味,我得让他向你道歉!”

  老实娘一听恼朱味,气得把手里的碗往桌上一放恼朱味,说:“你忘了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了?咱们平头百姓恼朱味,不要跟那种有权有势的人斗究渐座。他骂我?我啥也没少恼朱味,他骂我他就得好处占便宜了?他能骂出个啥来?”

  刘老实说:“不行!谁也不能骂我娘恼朱味,他牛兴武就更不能骂!”

  老实娘气坏了恼朱味,说:“他骂我我当他放了个屁恼朱味,你老是不听我的话恼朱味,要把我气死了!”话没说完恼朱味,就喘了起来恼朱味,喘得腰都弯了下去究渐座。

  刘老实连忙上来给娘捶背恼朱味,说:“娘恼朱味,你别着急!我听你的就是了究渐座。”

  2.村长不道歉

  说起来恼朱味,刘老实娘俩都是苦命人恼朱味,刘老实自小就没了爹恼朱味,娘怕儿子受委屈恼朱味,硬是没再嫁恼朱味,一手把刘老实拉扯大恼朱味,刘老实对娘也特别孝顺究渐座。只是因为家里穷恼朱味,年轻时一直没说上媳妇恼朱味,三十五岁那年恼朱味,邻村倒是有个寡妇想嫁刘老实恼朱味,只提了一个条件:让老实娘自己单过究渐座。刘老实一听就回绝了恼朱味,说:“这辈子没媳妇就算了恼朱味,我不能没有娘究渐座。”所以刘老实都五十岁了恼朱味,仍旧打着光棍儿恼朱味,这些年娘钻天打洞四处张罗着给刘老实找媳妇恼朱味,刘老实却一点也不着急恼朱味,还回绝了好几个究渐座。有一次恼朱味,他架不住朋友一个劲的追问恼朱味,跟朋友说了实话:“我心里根本不想娶媳妇究渐座。为啥?娶了媳妇恼朱味,生了孩子恼朱味,家里一下子多出好几张嘴恼朱味,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恼朱味,媳妇儿肯定会嫌我娘是累赘恼朱味,不会给我娘好脸色究渐座。要是那时让我娘吃苦受气恼朱味,还不如就一直跟我娘过恼朱味,多挣点钱恼朱味,让我娘过过宽心适意的好日子究渐座。”在他心里恼朱味,天大的苦都愿意自己一个人受了恼朱味,但绝不肯让娘受一点点委屈究渐座。

  今天牛兴武一大早就***恼朱味,还不肯道歉恼朱味,刘老实越想心里越难受究渐座。虽说娘不让他再找牛兴武恼朱味,但刘老实一想到牛兴武骂娘的那个猖狂劲儿恼朱味,心里就像刀剜一样难受恼朱味,想:你牛兴武哪怕是皇帝老子恼朱味,我也得让你给我娘道歉!

  这天恼朱味,刘老实跟娘说到地里看看麦子恼朱味,娘嘱咐他早点回来吃饭恼朱味,刘老实嘴里应着恼朱味,身子一拧出了门恼朱味,径直去了牛兴武家究渐座。

  牛兴武住在村东头恼朱味,是个二层小楼恼朱味,宽阔的朱漆大门外一对石狮子蛮横地张牙舞爪恼朱味,一般人见了都绕着走究渐座。刘老实也是第一次来牛兴武家恼朱味,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恼朱味,但他一想到娘受的委屈恼朱味,就什么也不怕了究渐座。他深吸一口气恼朱味,举手轻轻地拍着门环恼朱味,但里面半天也没回应恼朱味,刘老实看看门没上锁恼朱味,知道里面肯定有人恼朱味,就接着拍门环恼朱味,里面总算传出牛兴武的声音:“门没插恼朱味,进来吧究渐座。”刘老实使劲把门推开一道缝恼朱味,侧着身子挤进去恼朱味,便看到牛兴武拿着一块肉骨头在喂家里的那条大狼狗恼朱味,刘老实又往前走了一步恼朱味,脸上硬挤出一丝笑来恼朱味,说:“村长恼朱味,你……你……上次骂了我娘—”

  牛兴武没吱声恼朱味,却把拴狼狗的铁链子解了下来恼朱味,猛一拍大狼狗的屁股恼朱味,那只狼狗咆哮一声恼朱味,直奔刘老实冲了过来恼朱味,刘老实吓得大叫一声恼朱味,连忙跑出门外恼朱味,一把拉上了牛兴武家的大门恼朱味,站在门外恼朱味,就听到牛兴武在院子里哈哈大笑恼朱味,刘老实气得跺了跺脚恼朱味,怏怏地回了家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刘老实在地里看麦苗恼朱味,突然听到牛兴武用大喇叭通知村干部到村委开会恼朱味,刘老实马上赶到村委恼朱味,站在门外恼朱味,一直等到会开完恼朱味,看到几个村干部和牛兴武一起出了门恼朱味,连忙跑到牛兴武跟前恼朱味,说:“村长恼朱味,马上就要过年了恼朱味,你啥时去向我娘道歉?”

  牛兴武轻蔑地看了一眼刘老实恼朱味,对身旁的干部说:“你们看看这个货恼朱味,是不是很可笑?他把雪扔到我的脖子里恼朱味,我骂了他一句恼朱味,他纠缠我到现在恼朱味,没完没了!”

  刘老实说:“村长恼朱味,我不是故意把雪扔到你的脖子里恼朱味,我跟你道歉了恼朱味,你还骂了我恼朱味,我也认了恼朱味,可你还要骂我娘恼朱味,你怎么能不道歉呢?”

  刘老实这一说恼朱味,牛兴武脸上挂不住了恼朱味,他冲刘老实吼道:“刘老实恼朱味,你给我老实点儿恼朱味,你再胆敢无理取闹恼朱味,胆敢干扰村干部办公恼朱味,我马上让你蹲派出所究渐座。”

  跟着牛兴武的几位村干部连忙劝刘老实先回家恼朱味,肚量要大一点究渐座。他们这一劝恼朱味,把刘老实的倔性子劝出来了恼朱味,他梗着脖子把那天早上的事说了一遍恼朱味,要大伙评评理恼朱味,大伙都打着哈哈恼朱味,说:“多大个事呀?不都是在气头上嘛!过去就算了究渐座。”村会计一边说恼朱味,一边推他走究渐座。

  刘老实把推他的人用力推开恼朱味,又问牛兴武:“我娘又没得罪你恼朱味,你为什么骂她?”

  牛兴武笑呵呵地说:“你娘没教育好你这个不开窍的货恼朱味,就该骂!她又不是王母娘娘恼朱味,我骂她咋了?”

  刘老实气得浑身直哆嗦恼朱味,指着牛兴武恼朱味,说:“你—你真是忘恩负义恼朱味,我娘可是对你有恩的恼朱味,你竟然这样对她!”

  牛兴武哈哈大笑恼朱味,说:“你娘什么时候对我有恩?我怎么不知道呀?你现在当着大伙的面说说看恼朱味,你娘对我有什么恩究渐座。”

  刘老实还是指着牛兴武恼朱味,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牛兴武一瞪眼恼朱味,大声喝道:“好你个刘老实恼朱味,真是个吃鼻涕流脓的货恼朱味,竟敢跑到村委来闹事恼朱味,今天看在大伙的面子上恼朱味,我放过你这一回恼朱味,下次你再这样恼朱味,我跟你没完!”

  众人一看牛兴武生了气恼朱味,连拉带拽把刘老实架走了究渐座。

  不仅没能让牛兴武对娘道歉恼朱味,还当众受了牛兴武一番窝囊气恼朱味,刘老实被人架回家后就病了恼朱味,躺在床上起不来恼朱味,娘见他这样子恼朱味,既生气又心疼恼朱味,端茶送饭照料了好几天恼朱味,刘老实这才好起来究渐座。

  时间过得真快恼朱味,转眼间就过完了春节恼朱味,这段时间里恼朱味,刘老实没提让村长牛兴武向娘道歉的事恼朱味,谁知节后的一天恼朱味,刘老实从地里回来恼朱味,竟然在半路上遇上了村长牛兴武恼朱味,刘老实站在牛兴武跟前恼朱味,看着牛兴武恼朱味,一声也不吭究渐座。

  牛兴武嘴上叼着一根烟恼朱味,也看着刘老实不发话究渐座。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恼朱味,牛兴武突然把烟一扔恼朱味,笑了笑恼朱味,慢声细语地问刘老实:“你是不是还想让我给你娘道歉?”

  刘老实点点头恼朱味,说:“是啊恼朱味,年都过完了恼朱味,你还没有向我娘道歉究渐座。”

  牛兴武摸了一下嘴巴恼朱味,露出一脸的坏笑恼朱味,又问:“是真的想?”

  刘老实又点点头恼朱味,说:“你必须给我娘道歉究渐座。”

  牛兴武大声说:“好恼朱味,今天我就答应你恼朱味,我可以给你娘道歉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也有一个条件究渐座。”

  刘老实不知牛兴武想玩什么花样恼朱味,就问:“什么条件?”

  牛兴武突然叉开双腿恼朱味,说:“你只要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恼朱味,就像戏里那个韩信一样恼朱味,我就去给你娘道歉!”

  刘老实没想到牛兴武竟然用这招儿来羞辱他恼朱味,愣在那里半天没吱声究渐座。

  牛兴武却不耐烦了恼朱味,吼道:“你到底钻不钻?我可是给你机会了恼朱味,如果你不钻恼朱味,这辈子休想我给你娘道歉究渐座。”

  刘老实心一横恼朱味,紧咬牙关说:“好恼朱味,只要你向我娘道歉恼朱味,我钻!”

  牛兴武把腿往外分了分恼朱味,故意将胯部压得很低恼朱味,笑眯眯地看着刘老实究渐座。

  刘老实走到牛兴武跟前恼朱味,趴在地上恼朱味,靠着膝盖用力恼朱味,低着身子恼朱味,从牛兴武胯下钻了过去恼朱味,整个人趴在地上恼朱味,放声哭了起来究渐座。

  刘老实哭了一阵子恼朱味,爬起身一看恼朱味,牛兴武已经不声不响走远了恼朱味,刘老实连忙赶上去恼朱味,大声问牛兴武:“你啥时去跟我娘道歉?”

  牛兴武还是一个劲往前走恼朱味,只是闷声闷气说了一句:“你等着吧!”

  刘老实在家里等了半个多月恼朱味,也没见牛兴武来道歉究渐座。他非常气愤恼朱味,越想心里越难受恼朱味,可牛兴武是村长恼朱味,自己根本斗不过他究渐座。怎么办呢?他想来想去恼朱味,突然想到牛兴武见了乡长像乖儿子恼朱味,把这件事告诉乡长恼朱味,乡长肯定有办法治他究渐座。

  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刘老实就赶到乡里恼朱味,找到乡长恼朱味,结结巴巴地把那天早上清雪惹出的事儿跟乡长说了恼朱味,乡长耐着性子听完恼朱味,和气地说:“你把雪扔到他头上恼朱味,他又骂了你娘恼朱味,你俩都有错恼朱味,这是很小的一个纠纷恼朱味,事情都过这么久了恼朱味,你心胸就放宽一点恼朱味,不要再计较吧!”

  刘老实急了恼朱味,说:“我娘又没惹他恼朱味,他怎么能骂我娘呢?我连他胯下都钻了恼朱味,他为什么还不给我娘道歉?”

  乡长听说刘老实受了胯下之辱恼朱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恼朱味,说:“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恼朱味,你也知道我事情很多恼朱味,今天你先回去恼朱味,下次开会时恼朱味,我会狠狠批评牛兴武恼朱味,然后让他跟你娘道歉恼朱味,行吗?”

  刘老实见乡长表了态恼朱味,连忙点头同意恼朱味,告别乡长恼朱味,回了家究渐座。

  3.我娘对你有恩

  刘老实回家就包了顿饺子恼朱味,和娘每人吃了一大碗究渐座。娘问他:“今天既不逢年又不过节恼朱味,你这是怎么了?”

  刘老实开心地说:“娘恼朱味,今天遇上喜事恼朱味,心里特高兴恼朱味,你说恼朱味,能不吃饺子吗?”

  娘一听也跟着乐了恼朱味,说:“啥喜事?你说出来让娘也高兴高兴呀!”

  刘老实笑呵呵地说:“这喜事不说也罢恼朱味,反正到时候恼朱味,包你开心究渐座。”

  娘见刘老实这神秘样恼朱味,以为他的婚事有了着落恼朱味,心里好不开心……

  从此恼朱味,刘老实天天盼着牛兴武上门来给娘道歉究渐座。恼朱味,他得意地想:牛兴武啊牛兴武恼朱味,现在乡长都发话了恼朱味,要你牛兴武向我娘道歉恼朱味,你能欺负我恼朱味,但你敢不听乡长的话?

  刘老实等呀等恼朱味,一直等了两个多月恼朱味,还没等来牛兴武道歉恼朱味,正在琢磨要不要再去趟乡里恼朱味,提醒乡长别忘了让牛兴武道歉恼朱味,不想这天突然出了件大事:县检察院来人抓走了牛兴武究渐座。过了没多久恼朱味,法院出了判决书恼朱味,牛兴武因贪污公款罪恼朱味,被判处五年徒刑究渐座。

  刘老实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恼朱味,真是悲喜交加恼朱味,喜的是政府为村里除了一霸恼朱味,牛兴武这个恶人终于遭了报应;悲的是牛兴武五年后才能出狱恼朱味,那时牛兴武是刑满释放人员恼朱味,他不会再那么霸道了恼朱味,跟他讲道理恼朱味,他准会当面向娘道歉恼朱味,可娘年纪大了恼朱味,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恼朱味,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牛兴武出狱那一天……

  这天恼朱味,刘老实带了些生活用品恼朱味,专门跑到牛兴武服刑的监狱恼朱味,去看望他究渐座。牛兴武自打进了监狱恼朱味,村子里没一个人来看他恼朱味,没想到刘老实竟然跑了几百里路恼朱味,带着生活用品来了恼朱味,大嘴一咧恼朱味,竟呜呜呜地哭开了究渐座。

  刘老实静静地等牛兴武哭好了恼朱味,又迟疑一会恼朱味,才说:“我这次来看你恼朱味,还有一件事儿恼朱味,就是等你出去后恼朱味,请你给我娘道个歉究渐座。”牛兴武一听恼朱味,脸一下就红了恼朱味,说:“老实哥恼朱味,真对不起恼朱味,当时我一手遮天恼朱味,欺负了你恼朱味,真对不住你究渐座。那天早上我更不该骂大娘恼朱味,等我出狱后恼朱味,我一定当面去给她老人家赔礼道歉究渐座。”

  听了这番话恼朱味,刘老实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恼朱味,说:“我没啥恼朱味,主要是我娘恼朱味,活一辈子恼朱味,没享我一天福恼朱味,我不能再让她跟着我挨人骂究渐座。你给她道个歉恼朱味,我们之间就啥恩怨也没有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牛兴武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恼朱味,问刘老实:“老实哥恼朱味,那天你在村委门口说大娘对我有恩恼朱味,我知道你不是乱说话的人恼朱味,所以回去后想了好久恼朱味,却硬是没想起啥时受过大娘的恩恼朱味,你能不能告诉我恼朱味,到底是咋回事?”

  刘老实说:“那件事已经有些时日恼朱味,我娘一直不让我说恼朱味,你就别问了究渐座。”

  这一说牛兴武急了恼朱味,说:“有恩不报恼朱味,那还算是人吗?不行恼朱味,你一定得告诉我!”

  刘老实支支吾吾好半晌恼朱味,才说:“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恼朱味,有一次你从乡里开好会回来恼朱味,估计是多喝了不少酒恼朱味,把摩托车开得东倒西歪的恼朱味,偏偏又开得飞快恼朱味,正巧我娘在一旁经过恼朱味,看到路中间有一块石头恼朱味,你若是骑着摩托车撞上去恼朱味,肯定会撞得飞起来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她拼着老命把那块石头搬了起来恼朱味,将石头往路边放的时候恼朱味,一个没留神把脚砸伤了恼朱味,后来治疗没跟上恼朱味,她的腿就瘸了究渐座。唉恼朱味,你当时喝得醉醺醺的恼朱味,估计根本没看见究渐座。”

  牛兴武这才恍然大悟恼朱味,说:“原来大娘真的有恩于我恼朱味,我不但不报恩恼朱味,反而还骂她老人家恼朱味,我—我真是对不住她老人家了……”

  可是恼朱味,刘老实的娘没等到牛兴武刑满出狱恼朱味,就因病去世了究渐座。刘老实肝肠寸断恼朱味,哭得死去活来恼朱味,说娘吃了一辈子的苦恼朱味,自己却没让娘过上一天好日子恼朱味,他在娘坟前念叨着娘吃过的苦恼朱味,受过的冤恼朱味,数着数着恼朱味,数到牛兴武骂娘那件事上了恼朱味,刘老实哭着说:“娘啊恼朱味,你养个儿子真没用啊恼朱味,不光没享着福恼朱味,还连带着挨别人的骂啊!那个牛兴武恼朱味,以前不肯向你道歉恼朱味,后来他落了势恼朱味,同意给你道歉了恼朱味,可他现在还关在牢里出不来!娘啊恼朱味,儿子再没用恼朱味,也不能让你受这个冤屈恼朱味,等牛兴武从牢里出来恼朱味,我一准让他来你坟头恼朱味,让他磕头费锐耕、道歉!”

  第二年恼朱味,牛兴武刑满释放恼朱味,又回到了村子恼朱味,刘老实当天就去牛兴武家看望他恼朱味,牛兴武好不感动恼朱味,临走的时候恼朱味,他送刘老实出了大门恼朱味,分别时恼朱味,刘老实红着脸恼朱味,说了让牛兴武去娘的坟头向娘道歉的事恼朱味,牛兴武听了恼朱味,半天没吱声究渐座。

  刘老实回到家里恼朱味,心里很是纳闷恼朱味,五年前牛兴武亲口答应出来后向娘道歉的恼朱味,怎么一回来就反悔呢?

  这天天刚擦黑恼朱味,刘老实又来到牛兴武家恼朱味,牛兴武一见刘老实恼朱味,就知道他还是为道歉的事来恼朱味,就说:“老实哥恼朱味,如果大娘还活着恼朱味,我亲自去你家恼朱味,当面向她道个歉恼朱味,这是应该的恼朱味,可她现在已经去世了恼朱味,阴阳相隔恼朱味,这事儿恼朱味,有点不好办啊!”

  刘老实疑惑了恼朱味,问:“你没向我娘道歉恼朱味,对我来说恼朱味,就是我娘这辈子未了的一个心愿究渐座。你到她坟上道个歉恼朱味,让我娘了结这个心愿恼朱味,怎么就不行呢?”

  牛兴武沉吟好一会恼朱味,说:“老实哥恼朱味,大娘如果活着恼朱味,我说几句违心的话恼朱味,安慰她恼朱味,这没事儿恼朱味,可她现在不在了恼朱味,头上三尺有神灵恼朱味,我不能对死去的人说假话啊!”

  这下刘老实不高兴了:“你本来就应该给我娘道歉恼朱味,哪用得着你说假话?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牛兴武说:“老实哥恼朱味,你既然这样说恼朱味,那我就对不住了究渐座。你上回说大娘为了我搬石头砸伤了腿脚恼朱味,让自己成了残废恼朱味,过后我翻来覆去不知想了多少回恼朱味,没想起有这件事;再说恼朱味,就大娘那身子骨恼朱味,搬得动一块大石头吗?你这不是骗我吗?”

  牛兴武这一说恼朱味,刘老实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恼朱味,一下站起来恼朱味,手指着牛兴武恼朱味,哆嗦着说:“我娘就是对你有恩恼朱味,我没有骗你!”脚一跺恼朱味,气呼呼地回了家究渐座。

  4.掩不住的实情

  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刘老实就起了床恼朱味,跑到牛兴武家把他喊了出来究渐座。牛兴武知道又是说道歉的事恼朱味,摇摇头恼朱味,说:“老实哥恼朱味,我佩服你对大娘的孝心究渐座。这几年我在监狱服刑恼朱味,也明白了不少做人的道理究渐座。做人得讲良心恼朱味,更要有原则究渐座。如果你当时不编个故事来骗我恼朱味,再三说谎恼朱味,说大娘对我有恩恼朱味,我是一定会向大娘道歉的恼朱味,但你错在前面了恼朱味,真对不起恼朱味,我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究渐座。”

  刘老实像根木桩似的立在牛兴武跟前恼朱味,说:“如果我娘真的对你有恩恼朱味,你会不会到我娘的坟前恼朱味,向她道歉?”

  牛兴武说:“这还用说吗?如果大娘对我有恩恼朱味,那就证明你没说谎恼朱味,我如果再不向大娘道歉恼朱味,那我还是人吗?只怕连**都不如究渐座。”

  刘老实梗着脖子恼朱味,说:“我娘的确对你有恩!”

  牛兴武也犯了倔脾气恼朱味,说:“那你告诉我恼朱味,大娘什么事对我有恩?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恼朱味,我不光要在大娘坟头向大娘道歉恼朱味,还要向大娘磕头费锐耕、赔罪!”

  刘老实急得把脖子扯得老长恼朱味,说:“可是我赌咒发誓答应过我娘恼朱味,这件事这辈子我只能烂在心里恼朱味,对谁也不能说!”

  牛兴武把两手一摊恼朱味,摇摇头恼朱味,说:“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呢?老实哥恼朱味,真的对不起恼朱味,你的要求我做不到!”说完恼朱味,转过身子就要走究渐座。

  刘老实一把拉住牛兴武恼朱味,大声说:“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娘真的对你有恩?”

  牛兴武不想再理会刘老实恼朱味,他眼睛看着前方恼朱味,异常冷淡地说:“老实哥恼朱味,你不要再说了!”

  刘老实突然掏出一只瓶子恼朱味,打开瓶盖恼朱味,一仰脖子恼朱味,把一瓶子液体喝了个精光恼朱味,然后把瓶子一扔恼朱味,大声对牛兴武说:“刚才我喝的是剧毒农药恼朱味,我用我一条命恼朱味,换你相信我娘对你有恩恼朱味,这总行了吧?”

  这时恼朱味,四周已泛起一股刺鼻的气味恼朱味,就算刘老实不说恼朱味,牛兴武也知道刘老实喝的是剧毒农药恼朱味,他惊呆了恼朱味,连忙大声喊道:“不好了恼朱味,刘老实喝农药了恼朱味,快来救人啊!”

  村民们闻讯全拥了出来恼朱味,几个精壮汉子七手八脚把刘老实抬上担架恼朱味,但刘老实喝的是毒性极强的农药恼朱味,又喝了整整一大瓶恼朱味,虽然村民们很快将他送到了乡卫生院恼朱味,还是为时已晚恼朱味,刘老实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究渐座。

  村民们把刘老实葬在他娘坟旁究渐座。

  刘老实死了恼朱味,乡亲们无不惋惜恼朱味,说他是个好人恼朱味,只是性子太倔了恼朱味,太认死理了恼朱味,但更多的人为刘老实感动恼朱味,说他是死在对娘的孝心上究渐座。也有人说恼朱味,牛兴武也是个倔性子恼朱味,也是个认死理的人恼朱味,两个爱认死理的碰到一块了恼朱味,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究渐座。旁边的人一听恼朱味,马上反驳说:“他牛兴武根本不是认什么死理恼朱味,而是骨子里还残留着当村长时的那种蛮横霸气恼朱味,根本不把别人当人恼朱味,要是他懂得给人让一步恼朱味,刘老实又怎么会死!”

  很快就有人附和说:“就是这么回事!他牛兴武坐了五年牢恼朱味,表面上蔫了恼朱味,骨子里还是不把别人当人恼朱味,刘老实就是他给逼死的!”

  这个观点得到了广大村民的认同恼朱味,从此恼朱味,村民们只要见到牛兴武恼朱味,就像见到一坨牛粪恼朱味,全都绕开走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牛兴武正在村子西头的一片树林子里遛弯恼朱味,突然恼朱味,一个人风一般冲到他跟前恼朱味,“啪”的一声恼朱味,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牛兴武给打懵了恼朱味,定神一看恼朱味,跟前站着个怒气冲冲的女人恼朱味,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跟他有过暧昧关系的王秀花究渐座。

  这事说起来要扯到好些年前了恼朱味,那时候恼朱味,王秀花的丈夫外出打工恼朱味,把王秀花一个人留在家里恼朱味,牛兴武对年轻漂亮的王秀花垂涎三尺恼朱味,经常有事没事往她家里跑恼朱味,王秀花没架住牛兴武的甜言蜜语恼朱味,就跟牛兴武好上了恼朱味,来往了好一段时间才断开究渐座。这次牛兴武冷不丁挨了王秀花一巴掌恼朱味,倒也不敢发火恼朱味,只是嗫嚅着说:“你—你怎么打我呀?”

  王秀花圆瞪双眼恼朱味,说:“我打的就是你这个脑子被驴踢的东西!”

  牛兴武说:“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嘛!”

  王秀花指着牛兴武的鼻子恼朱味,继续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恼朱味,你今天能活在这里恼朱味,你知道靠了谁吗?要不是刘大娘恼朱味,只怕你今天尸骨在哪儿都不知道!”

  牛兴武大吃一惊恼朱味,说:“刘大娘?她替我做过什么?”

  王秀花往地上“呸”地啐了一口恼朱味,说:“你这个猪油蒙心的东西恼朱味,真是啥也不记得了!那你总该记得恼朱味,我们最后在一起的那一回恼朱味,我丈夫突然回来了恼朱味,你被堵在里面恼朱味,吓得像条狗!”

  王秀花这一说恼朱味,牛兴武终于记起来了恼朱味,那一次恼朱味,牛兴武偷偷跑去跟王秀花幽会恼朱味,谁知王秀花的丈夫突然回来了究渐座。王秀花的丈夫天生一副火爆脾气恼朱味,又有一身蛮力恼朱味,发起火来根本不计后果恼朱味,敢跟人拼命恼朱味,村里没有不怕他的究渐座。这次他突然回来恼朱味,正好把牛兴武堵在里面恼朱味,牛兴武吓得浑身发抖究渐座。这时恼朱味,王秀花的丈夫正拿钥匙开门恼朱味,因为里面反锁着恼朱味,门怎么也打不开恼朱味,他正在门外自言自语地犯嘀咕恼朱味,正好这时恼朱味,刘老实的娘过来喊王秀花的丈夫过去帮一个忙恼朱味,牛兴武这才得到机会恼朱味,偷偷溜出了王家恼朱味,打这以后恼朱味,他和王秀花没再来往过究渐座。

  牛兴武想到这里恼朱味,说:“那次刘老实娘过来喊你丈夫帮忙不假恼朱味,但那是碰巧了恼朱味,算不上对我有恩吧?”

  王秀花冷笑一声:“碰巧?你真以为你做的那些肮脏事儿谁都瞒得过?大娘她每次都看在眼里恼朱味,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王秀花说了件牛兴武从来不知道的事究渐座。

  那次王秀花丈夫被刘老实的娘喊去恼朱味,过了好半天才回家恼朱味,他告诉王秀花恼朱味,刚才老实娘给石头砸了脚恼朱味,刘老实没在家恼朱味,他把大娘背到村卫生所去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王秀花带了点东西去看老实娘恼朱味,老实娘看看四周没人恼朱味,突然拉着王秀花的手恼朱味,苦口婆心地说:“闺女恼朱味,人就活一世的光阴恼朱味,拉扯出一个家多不容易啊!你是个好孩子恼朱味,趁没走太远恼朱味,赶紧回头恼朱味,好好过日子吧!”王秀花听了恼朱味,一下羞红了脸究渐座。后来她知道恼朱味,昨天她丈夫回来时恼朱味,老实娘知道要坏事恼朱味,赶紧让刘老实避起来恼朱味,自己装作不小心把猪圈上的一块石头扒拉下来恼朱味,砸在脚上恼朱味,然后喊王秀花的丈夫过来恼朱味,把自己背到村卫生室恼朱味,给牛兴武和王秀花腾出了时间恼朱味,但老实娘没想到那块石头砸下来真不轻恼朱味,又没钱治恼朱味,后来就成了瘸子究渐座。

  经过这件事后恼朱味,王秀花断绝了与牛兴武的来往究渐座。

  刘老实见娘受了这么大的罪恼朱味,很是为娘抱屈恼朱味,娘却告诉他恼朱味,她不光是救了王秀花一个家恼朱味,也救了牛兴武一条命恼朱味,吃再大的亏也值究渐座。她让刘老实当她的面发了毒誓恼朱味,这件事他得一辈子烂在肚子里恼朱味,哪怕死也不能跟第二个人说究渐座。

  牛兴武这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恼朱味,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恼朱味,朝天喊道:“老实哥恼朱味,我对不住你啊!”

  第二天恼朱味,牛兴武请来县电视台的记者恼朱味,当着全村人的面恼朱味,在刘老实和他娘的坟头恼朱味,办了场隆重的祭奠仪式恼朱味,牛兴武一身孝服恼朱味,长跪在刘大娘坟头恼朱味,喊道:“大娘恼朱味,我狗眼看人低恼朱味,我不是个东西恼朱味,我胡言乱语伤害了您!现在我牛兴武正式向您道歉恼朱味,您就原谅我这个不知好歹的人吧!”

Tags: 道歉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