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砒霜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朝康熙年间恼朱味,中牟县谢庄镇有一个名叫尤平的医生究渐座。他不学无术恼朱味,医术平庸恼朱味,却喜欢到处卖弄恼朱味,目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名气恼朱味,让自己家中开的药房多卖出一些药恼朱味,多赚一些钱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中牟县县令曾益新有一个宝贝女儿恼朱味,芳龄才14岁恼朱味,偶因感受风寒得了疾病恼朱味,经人推荐恼朱味,请来尤平为她诊治究渐座。尤平号脉之后恼朱味,诊断为腹中有热恼朱味,就给她开了一剂疏风清热的防风汤究渐座。没想到曾县令的女儿头天晚上服用了尤平开的防风汤恼朱味,第二天早晨就一命呜呼了究渐座。

  这曾县令痛失爱女恼朱味,心中大为悲痛恼朱味,认为尤平是個典型的庸医恼朱味,害死了自己的爱女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在暴怒之下恼朱味,曾县令命人将尤平抓到县衙来治罪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有一个平素与尤平相识要好的县里的小吏提前给尤平通风报信恼朱味,尤平急忙收拾行李恼朱味,带上自己的妻儿老小恼朱味,举家逃到了外地恼朱味,投靠在一个远方亲戚家恼朱味,不敢回谢庄镇究渐座。

  两个月后恼朱味,曾县令从中牟县调任到他处恼朱味,尤平听说风声已过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便带上自己的妻儿老小回到谢庄镇究渐座。他的小舅子胡一贴接尤平一家回到家中恼朱味,并帮助他重操旧业究渐座。经过一番打扫和装饰恼朱味,尤平的诊所和药房终于重新开张了究渐座。开张的那一天恼朱味,周围的邻居和他的亲朋好友都带上礼金前来道贺究渐座。中午的时候恼朱味,尤平在院中大摆宴席恼朱味,招待客人恼朱味,一直到黄昏时分恼朱味,众人还没有散去恼朱味,依然在喝酒划拳恼朱味,吃喝说笑恼朱味,闹腾不已恼朱味,这时恼朱味,忽然有一个人在外面大声敲门恼朱味,尤平的小舅子胡一贴开门一看恼朱味,原来是前来购买治疗麻疹药的究渐座。于是恼朱味,胡一贴便去给尤平禀报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尤平此时和七八桌的客人喝得兴致正盛恼朱味,他随口对胡一贴说道:“药柜内的第四格第三个瓶子里就是治疗麻疹的药恼朱味,那药是红色的恼朱味,你去拿出来给他一些就是了究渐座。”尤平的小舅子胡一贴此时也已经喝得脚步踉跄恼朱味,头昏脑涨究渐座。他答应着来到药柜前恼朱味,看见药柜中有几个瓶子恼朱味,就随手拿了一个瓶子出来恼朱味,将这个瓶子打开一看恼朱味,正好是红色的药粉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就包了一些交给来人恼朱味,让他拿回去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胡一贴又回到酒桌上吆五喝六地大喝起来究渐座。

  等到深夜时分恼朱味,尤平家的酒宴散去恼朱味,客人们都离开了恼朱味,尤平这才开始检点起药柜里的药瓶来究渐座。结果他看见一瓶药放在药柜外面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里面放的全是低纯度的砒霜恼朱味,这种砒霜名叫红信恼朱味,毒性极强恼朱味,若是用得不当恼朱味,是会出人命的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尤平就问家人恼朱味,是谁将这瓶红信粉放在外面的究渐座。胡一贴赶来一看恼朱味,不由大惊失色恼朱味,他惊慌万分地对尤平说道:“姐……姐……姐夫恼朱味,刚才不是有人来买麻疹药吗?你说让我给他拿红色的药粉恼朱味,我看这个瓶子中的药正是红色的恼朱味,就给他包了一些恼朱味,让他拿走了恼朱味,哪里知道这……这……居然是红信粉啊!”尤平一听恼朱味,脸色大变恼朱味,急忙问道:“你……你快说恼朱味,来买药的是什么人?你给了他多少药?”胡一贴想了一下说道:“来人好像是驻扎在谢庄镇东西场村军营中当兵的恼朱味,我收了他十文钱恼朱味,给了他五钱的药究渐座。”尤平一听恼朱味,顿时脸色煞白恼朱味,他愣了半天恼朱味,长叹一声说道:“完了恼朱味,完了恼朱味,看样子我毕生都不应该干这一行啊恼朱味,唉恼朱味,这也是命啊!明天我必然要惹上一场大官司恼朱味,也不知道这身家性命能不能保得住!”尤平的妻子胡氏一听恼朱味,也吓得大哭了起来恼朱味,她一边哭一边数落着自己的弟弟胡一贴究渐座。胡一贴回过神来恼朱味,急忙对他们说道:“别埋怨了恼朱味,埋怨也没用恼朱味,当务之急恼朱味,姐夫恼朱味,我们俩必须要连夜逃走恼朱味,先住在咱的乡下亲戚家恼朱味,以后看看情况怎么样再说究渐座。”尤平夫妻俩一听恼朱味,也只能这样了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尤平和他的小舅子胡一贴两个人赶紧收拾好行李恼朱味,趁着夜色逃出了谢庄镇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驻扎在西场村的军营中有个提督恼朱味,名叫尚德福究渐座。他刚从北疆调回此地上任恼朱味,没想到一到这里恼朱味,他的身体就感到严重不适恼朱味,每天总是头昏眼花恼朱味,无精打采恼朱味,卧床不起恼朱味,四处请医生恼朱味,都不见效究渐座。他的夫人认为他的症状和麻疹初发时非常像恼朱味,所以恼朱味,就差遣一个军士来谢庄镇找尤平买治麻疹的药究渐座。等药买回来恼朱味,尚德福服下去恼朱味,不到一会儿恼朱味,他的腹中就发出了雷鸣般的响声恼朱味,片刻之间恼朱味,他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恼朱味,感觉自己神清气爽恼朱味,精神倍增恼朱味,手脚也有了不少的力气恼朱味,不由得口中连连赞道:“神药!神药!”于是恼朱味,尚德福和夫人连忙把那个买药的军士叫了进来恼朱味,细细询问他恼朱味,这药是从何处买的究渐座。问完之后恼朱味,尚德福说道:“这个医生才是真正的良医啊!以前的医生都是些庸医究渐座。我看应该将这个医生招入到我的军中恼朱味,帮我仔细诊断费锐耕、根除疾病才是究渐座。”他的夫人在一旁连连称是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第二天天一亮恼朱味,尚德福便命令自己的中军参将带着十几名军士恼朱味,带着一身新衣服恼朱味,备好了白银一百两恼朱味,前去请尤平究渐座。中军参将带人来到尤平家恼朱味,却见大门紧闭恼朱味,铁锁把门恼朱味,派人上前敲门恼朱味,里面却迟迟没有人答应恼朱味,无奈之下恼朱味,只好叫来左邻右舍询问究渐座。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说道:“昨天他家的药铺才开张恼朱味,不知今天怎么又关闭了究渐座。想必是被远处的人请去看病了吧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他的妻子还在家中恼朱味,我们去帮你问一问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几个邻居就来到尤平家的大门前恼朱味,大声喊胡氏开门究渐座。

  却说这胡氏在家中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恼朱味,忽然听见有人在外面大声叫门恼朱味,她悄悄从门缝里往外一看恼朱味,只见门外尽是披着铠甲手拿武器的军士恼朱味,其中一个骑马的军官正在向邻居们询问着什么究渐座。胡氏只想着是昨晚东窗事发恼朱味,心中更是惊惧万分恼朱味,一时只知道坐在家里低声哭泣恼朱味,哪里还敢前来开门?邻居们耳听得胡氏的哭泣声恼朱味,都觉得莫名其妙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大家在门口低声劝慰道:“外面的官军都带着礼物来你家恼朱味,看来没有什么恶意究渐座。你先把钥匙扔出来恼朱味,开开门再说恼朱味,即使是出了什么事恼朱味,也不会连累你这个当妻子的究渐座。”胡氏听后恼朱味,想想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恼朱味,不得已才扔出了钥匙恼朱味,让人打开了家门究渐座。

  中军参将一进屋恼朱味,便将礼物放下恼朱味,笑着问胡氏道:“尤平先生到哪里去了?我奉我们提督大人的命令恼朱味,召他前去给我们提督大人看病究渐座。”胡氏一听恼朱味,这才将提了老半天的一颗心放回肚子里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她便对中军参将说:“我的丈夫下乡看病去了究渐座。”中军参将把谢庄镇的镇长叫过来恼朱味,命他前去找回尤平究渐座。镇长问清尤平乡下亲戚家的住址恼朱味,请邻居写了一封书信带上恼朱味,前去请尤平回来究渐座。

  尤平见镇长来寻找自己恼朱味,心中不知是怎么回事恼朱味,等他打开邻居写的书信一看恼朱味,方知事情的原委究渐座。没想到误给红信这种毒药不仅没有吃死人恼朱味,居然还能使提督的顽疾大有起色恼朱味,尤平一时也是感到莫名其妙恼朱味,糊里糊涂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尤平和胡一贴便和镇长一起回到谢庄镇的家中究渐座。中军参将一见尤平回来恼朱味,马上请他上马去西场村见提督尚德福究渐座。

  到了尚德福的提督府恼朱味,尚德福请尤平上座恼朱味,向他请教自己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恼朱味,应该如何根除这种顽疾究渐座。尤平给尚德福号脉之后恼朱味,实在不知他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便胡乱以虚寒应对恼朱味,说是用党参费锐耕、白术费锐耕、茯苓费锐耕、肉桂费锐耕、附子搓成丸药服下恼朱味,就能治好了究渐座。尚德福听后恼朱味,深信不疑恼朱味,马上命人又赏给尤平百两纹银恼朱味,并无比恭敬地对他说道:“尤先生恼朱味,这些银子暂且算作是药材的费用恼朱味,若是不够恼朱味,等我的病痊愈之后再去重重谢你究渐座。”尤平听罢恼朱味,口中连连称谢恼朱味,不敢多说半句话恼朱味,连忙告辞而回究渐座。

  等到尤平一回到家中恼朱味,他就对妻子胡氏说道:“用这么重分量的红信治疗疾病恼朱味,不仅没有治死人恼朱味,反而还有疗效恼朱味,这真可以算是天下的一大奇事啊!不过恼朱味,这样的事情也很蹊跷恼朱味,以后再也不能用这个办法去治病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我又诊断不出提督得的究竟是什么病恼朱味,这该如何是好呢?”胡氏想了一会儿恼朱味,对尤平说道:“我看你是不是应该向提督大人身边的亲随打探一下恼朱味,看看他的病是怎么得上的?”尤平听自己的妻子这么一说恼朱味,也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尤平出门恼朱味,先在谢庄镇最大的酒楼福星楼上备好一桌上好的酒席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来到军营恼朱味,借口相谢恼朱味,把中军参将请了过来究渐座。两个人坐下恼朱味,一边吃喝一边聊起天来究渐座。酒过三巡之后恼朱味,中军参将的话就逐渐多了起来究渐座。尤平见时机已到恼朱味,便旁敲侧击地打听起提督的病來究渐座。中军参将打开了话匣子恼朱味,说了一番话后恼朱味,尤平才逐渐琢磨出来提督尚德福的病因究渐座。原来恼朱味,这提督尚德福一向嗜酒如命恼朱味,而他早年发迹前恼朱味,只是一个普通士兵恼朱味,长年驻守在北疆之地恼朱味,北疆的冬季实在是奇寒恼朱味,所以恼朱味,尚德福经常早晚饮用当地的烈酒来御寒究渐座。这种酒是小商贩掺了少许红信酿制出来的恼朱味,因此恼朱味,一旦下肚恼朱味,浑身就感到发热究渐座。后来恼朱味,尚德福升官之后恼朱味,调离了北疆恼朱味,来到中牟县这个中原之地恼朱味,中牟县这里却没有掺有红信的劣酒恼朱味,所以恼朱味,尚德福就得了这种病究渐座。这病因一找到恼朱味,治病就容易多了究渐座。尤平等中军参将酒足饭饱之后恼朱味,恭恭敬敬地将他送走恼朱味,自己急忙回到家中恼朱味,先找出各种滋补之药恼朱味,再加上少许的红信粉恼朱味,搓成了药丸究渐座。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尤平就将这种药丸献给提督尚德福究渐座。尚德福服下之后恼朱味,见效神速恼朱味,他的病居然霍然而愈恼朱味,一直没有再复发过究渐座。尚德福愈发惊叹尤平的医术精湛恼朱味,于是恼朱味,无论他手下四营八哨的士兵或家属得病恼朱味,都必定要请尤平前来诊治恼朱味,如果治好了恼朱味,就重重酬谢;如果没治好恼朱味,尚德福就会对他们说:“连尤先生都治不好的病恼朱味,只能说是命中不该痊愈啊!”

  尤平的名声顿时逐渐传了开去恼朱味,每天登门求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究渐座。很快恼朱味,尤平家就成了谢庄镇上的大富之家恼朱味,他重新修建了豪宅恼朱味,尤平亲自为自己家的大门写了一副对联贴在大门上恼朱味,这副对联是:“运退防风丢命恼朱味,时来砒霜活人究渐座。”于是恼朱味,谢庄镇的人们都称尤平是“砒霜医”究渐座。

Tags: 砒霜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3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