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剩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天恼朱味,位于京城繁华地段的聚贤楼饭庄门口贴出了一张告示恼朱味,上面写道:“本饭庄将于三天后的晚上隆重推出一桌饕餮‘剩宴’恼朱味,欢迎新老顾客竞价品尝究渐座。”

  告示刚贴出恼朱味,就围上来很多食客究渐座。大家对着告示指指点点恼朱味,有人说那个“剩”字肯定是写错了恼朱味,应当是“盛”恼朱味,听说过饕餮盛宴恼朱味,还从没听说过饕餮剩宴究渐座。争论来争论去恼朱味,谁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恼朱味,就让店小二把掌柜的李莲升请了出来究渐座。

  面对大家的问询恼朱味,李莲升始终没有正面回答究渐座。他把手一拱恼朱味,赔笑道:“你们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恼朱味,按理说我应当告诉大家恼朱味,可这会儿实在是不方便恼朱味,还请大家多多包涵究渐座。三天后恼朱味,欢迎大家光临敝店恼朱味,到时候自会真相大白!”听李莲升把话说到了这分儿上恼朱味,也不好再勉强他究渐座。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究渐座。这天晚上恼朱味,聚贤楼饭庄里高朋满座恼朱味,大家都想知道李莲升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究渐座。天渐渐黑了下来恼朱味,忽听外面由远而近传来一阵马蹄声究渐座。马蹄声停下后恼朱味,一个脸皮白净的小伙子手里提着一个食盒从外面走进来究渐座。他把食盒放到大堂中间的一张八仙桌上恼朱味,打开恼朱味,从里面取出四碟菜恼朱味,小心翼翼地摆放到桌面上恼朱味,然后对李莲升耳语了几句恼朱味,转身急匆匆地走了究渐座。

  目送那个小伙子离开后恼朱味,众人这才将目光移到那四碟菜上究渐座。大家不看不要紧恼朱味,一看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究渐座。为啥呢?原来那四碟菜恼朱味,竟然是被别人吃过的剩菜!众人正想向李莲升发难恼朱味,却见他毕恭毕敬地跪倒在八仙桌前恼朱味,对着那四碟菜行起了三跪九叩大礼究渐座。大家一下傻了眼恼朱味,这李掌柜到底搞什么名堂呢?

  行完礼站起来恼朱味,李莲升扫视了一下众人恼朱味,然后一脸严肃地问:“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给这四碟菜叩头吗?”大家纷纷摇头究渐座。李莲升得意地说:“因为这四碟菜是太后老佛爷她老人家吃剩下的御膳!”众人听罢恼朱味,发出一阵惊呼究渐座。李莲升斜着眼睛说道:“你们也不想想恼朱味,咱宫里要是没有人恼朱味,我有那么大本事把太后老佛爷她老人家吃剩下的御膳弄出宫来吗?再说了恼朱味,这可是杀头的死罪恼朱味,我就是长了十颗脑袋也不敢啊!”众人一想也是恼朱味,李莲升既然敢这么干恼朱味,说明宫里真有很硬的关系究渐座。有人想起了慈禧太后跟前的红人李莲英恼朱味,于是问道:“李掌柜恼朱味,你叫李莲升恼朱味,和李莲英李公公一字之差恼朱味,你俩是啥关系?”“这个嘛恼朱味,天机不可泄露!”李莲升不置可否地回答究渐座。

  尽管没得到想要的答案恼朱味,但大家从李莲升说话的口气里还是猜出来他和李莲英关系非同一般恼朱味,对那四碟菜的来历也就深信不疑恼朱味,于是个个学着他的样子恼朱味,跪下给那四碟菜磕了头究渐座。等大家都磕完头恼朱味,李莲升问道:“你们说恼朱味,太后老佛爷她老人家吃剩下的御膳恼朱味,是不是饕餮剩菜?”“是!”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究渐座。李莲升又说:“既然太后老佛爷抬举我们恼朱味,让我们品尝她老人家的饕餮剩菜恼朱味,我们也不能白吃恼朱味,总得出点钱孝敬孝敬她老人家啊究渐座。下面恼朱味,大家就出价吧恼朱味,谁出的价高恼朱味,谁就将得到这四碟饕餮剩菜!”

  最后恼朱味,经过一番激烈竞争恼朱味,四碟菜被恒正钱庄的卢掌柜以五百两银子买走究渐座。

  聚贤楼饭庄卖御膳的消息不胫而走恼朱味,每天来竞买御膳的人把饭庄的门框都快挤断了究渐座。一来二去恼朱味,消息就传到了宫里究渐座。这天恼朱味,慈禧板着脸问李莲英:“小李子恼朱味,听说你和那个聚贤楼饭庄的李莲升交往甚密恼朱味,还偷偷让太监把哀家吃剩下的膳食弄到他那里去卖恼朱味,搂了不少银子恼朱味,有这回事儿吗?”

  李莲英听罢恼朱味,吓得扑通一下跪到地上恼朱味,战战兢兢地回答:“回老佛爷的话恼朱味,奴才和那个李莲升根本就不认识恼朱味,坊间关于奴才和他如何如何的传闻都是子虚乌有究渐座。关于李莲升卖御膳的事儿恼朱味,奴才也是昨儿个才听说恼朱味,正准备派人调查究渐座。”慈禧面无表情地说:“那就赶紧去调查吧恼朱味,调查清楚了恼朱味,该抓的抓恼朱味,该杀的杀究渐座。”

  李莲英把负责慈禧膳食的厨子费锐耕、宫女费锐耕、太监全都召集起来恼朱味,挨个严刑拷问恼朱味,却始终没人承认往外偷御膳的事儿究渐座。李莲英无奈恼朱味,只得把这个结果告诉给慈禧究渐座。他对慈禧说:“老佛爷恼朱味,奴才以为偷御膳这事儿宫里没人敢干恼朱味,因为按照规矩恼朱味,这可是杀头之罪!肯定是那个李莲升狗胆包天恼朱味,打着卖御膳的旗号坑蒙拐骗究渐座。”慈禧想了想恼朱味,说道:“小李子恼朱味,哀家倒是有个主意恼朱味,能断定那个李莲升卖的是真御膳还是假御膳究渐座。你附耳过来恼朱味,哀家告诉你究渐座。”李莲英赶紧把耳朵贴过去恼朱味,听慈禧小声说完后恼朱味,立刻拍手称赞道:“老佛爷实在是聪颖过人恼朱味,奴才这就去办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李莲英就赶来了究渐座。慈禧问他那事儿办得怎么样了究渐座。李莲英笑着回答恼朱味,死了八个太监恼朱味,四个宫女恼朱味,三个厨子究渐座。慈禧又问他聚贤楼那边呢究渐座。李莲英说恼朱味,据线人回报恼朱味,聚贤楼一个人也没死究渐座。慈禧点了点头恼朱味,恨恨地说:“看来都是那个李莲升一人在作祟恼朱味,与宫里的奴才无关究渐座。你去趟刑部恼朱味,让刑部派人把他抓起来究渐座。”

  慈禧到底给李莲英出了什么主意呢?原来恼朱味,慈禧让李莲英在她吃剩下的晚膳里下了砒霜究渐座。这样一来恼朱味,凡是吃过那些晚膳的人恼朱味,都会被毒死究渐座。这个方法倒是很奏效恼朱味,却害死了十多条人命究渐座。

  刑部立刻派衙役包围了聚贤楼究渐座。可楼上楼下都搜遍了恼朱味,也没找到李莲升究渐座。店里的伙计说恼朱味,李莲升一早就出门了恼朱味,说是他老娘病重回家看望老娘了究渐座。其实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恼朱味,他这是畏罪潜逃了究渐座。刑部画了李莲升的头像恼朱味,张贴在各处恼朱味,并派出好几队衙役进行搜捕恼朱味,可哪里还有李莲升的影儿啊究渐座。那些花了高价却吃到假御膳的富商豪绅们恼朱味,无不跺着脚骂李莲升不得好死究渐座。

  谁知恼朱味,就在刑部派人四处追捕李莲升恼朱味,人们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时恼朱味,他却回来了恼朱味,而且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刑部大堂究渐座。刑部堂官见李莲升竟然自投罗网恼朱味,大喜过望恼朱味,立刻命令衙役给李莲升戴上枷锁恼朱味,重打五十大板究渐座。衙役们怒喝一声正要向前恼朱味,却见李莲升举起手中的一个纸盒恼朱味,朗声说道:“太后老佛爷在此恼朱味,我看你们谁敢造次!”众衙役一听恼朱味,全都停住了脚步究渐座。

  李莲升昂首挺胸地走到桌案前恼朱味,冲堂官指了指自己的胸襟究渐座。堂官会意恼朱味,赶紧屏退众衙役究渐座。李莲升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他恼朱味,说道:“大人恼朱味,小民没有别的请求恼朱味,只求大人能从中成全恼朱味,让小民见见当今太后老佛爷恼朱味,即便被杀恼朱味,小民也就瞑目了!”堂官收起银票恼朱味,想了想说道:“你放心恼朱味,本官将尽最大努力把你的请求转告给太后老佛爷!”说完恼朱味,冲外面喊道恼朱味,“来呀恼朱味,把李莲升暂时收监恼朱味,听候处理!”慈禧对李莲升虽然恨之入骨恼朱味,但也想见见他长什么样子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就答应了李莲升的请求究渐座。

  进宫见到慈禧恼朱味,李莲升行了三跪九叩大礼恼朱味,趴在地上等候慈禧问话究渐座。慈禧慢条斯理地说:“你就是李莲升啊?你也没长三头六臂啊恼朱味,难道就不怕掉脑袋?”李莲升俯伏着说:“回太后老佛爷恼朱味,草民这么做实在是无奈之举究渐座。”“无奈之举?难道有人逼迫你这样做不成?”慈禧好奇地问究渐座。“没有人逼迫草民恼朱味,是草民自己逼迫自己究渐座。”李莲升回答恼朱味,“草民虽然只是一个小饭庄的掌柜恼朱味,但对太后老佛爷无比敬仰究渐座。于是恼朱味,草民就想出了卖假御膳这个主意恼朱味,主要是想从那些富商豪绅那里榨点钱恼朱味,为老佛爷办两件大事究渐座。”“哪两件大事?说来听听究渐座。”慈禧太后越听越觉得惊奇究渐座。“第一件大事恼朱味,很快就是您老人家的六十三岁寿诞恼朱味,草民想为您老人家塑一个金身恼朱味,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将手中用红绸包着的盒子举过头顶恼朱味,“请太后老佛爷过目!”慈禧只看了一眼恼朱味,就乐得心花怒放究渐座。原来恼朱味,那尊塑像与慈禧简直一模一样究渐座。

  李莲升磕了个头恼朱味,又说道:“这第二件大事嘛恼朱味,朝廷里刚刚闹了维新派恼朱味,虽然太后老佛爷杀了几个为首的恼朱味,可还有一些漏网之鱼究渐座。草民就想雇些人恼朱味,四处打探这些人的消息恼朱味,好让朝廷早日将他们斩草除根究渐座。可雇人得花钱啊恼朱味,于是草民就想通过卖假御膳多挣点钱恼朱味,为老佛爷分忧究渐座。”

  李莲升话音刚落恼朱味,慈禧叹了口气恼朱味,说道:“可惜啊恼朱味,满朝的文武大臣恼朱味,没一个像你这样忠心耿耿的究渐座。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恼朱味,你若想出来做官恼朱味,哀家就在朝廷里给你安排个差事恼朱味,如何?”李莲升听罢恼朱味,赶紧磕头恼朱味,说道:“回老佛爷恼朱味,草民天生愚钝恼朱味,不适合做官究渐座。若老佛爷真想抬举草民恼朱味,还让草民回去开饭庄恼朱味,只求老佛爷能把每天吃剩下的御膳赏给草民几碟恼朱味,让草民多挣几两银子恼朱味,也好继续追查那些漏网之鱼!”

  慈禧听了恼朱味,沉思了一会儿恼朱味,点点头说:“既然你有这份孝心恼朱味,哀家也就破一破例吧究渐座。”说完转过头对李莲英说:“小李子恼朱味,从今儿个起恼朱味,哀家每天吃剩下的晚膳恼朱味,你挑几碟派人给李莲升送去恼朱味,他这么做恼朱味,也是为了咱大清的江山社稷啊!”李莲英赶紧点头应承究渐座。

  从此恼朱味,李莲升的聚贤楼光明正大地卖起了御膳恼朱味,一时间恼朱味,聚贤楼成了京城里人气最旺的饭庄究渐座。其实恼朱味,李莲升本名并不叫李莲升恼朱味,而是叫张洪川恼朱味,是兴中会会员究渐座。他本是一名教书先生恼朱味,家境相当贫寒究渐座。当时兴中会刚成立没多久恼朱味,急缺经费究渐座。张洪川看在眼里恼朱味,急在心里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他就突发奇想——去京城开家饭庄卖假御膳恼朱味,也许能大赚一笔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张洪川就化名李莲升恼朱味,给外界造成一种和李莲英有亲属关系的假想恼朱味,然后高薪聘请了两名曾经在宫里做过御膳的厨子恼朱味,每天按照御膳的口味做四碟菜恼朱味,冒充慈禧吃剩下的御膳进行拍卖恼朱味,没想到还真赚了一大笔究渐座。

  后来东窗事发恼朱味,张洪川得到消息提前逃走了究渐座。可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如此赚钱的买卖恼朱味,就找个作坊按照慈禧的画像为她塑了一尊金像究渐座。当然恼朱味,说是金像恼朱味,其实并不是纯金的恼朱味,然后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回来“自投罗网”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张洪川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恼朱味,竟然把慈禧说得信以为真恼朱味,不但没治他的罪恼朱味,甚至还为他破了宫里的规矩究渐座。

  张洪川的聚贤楼卖御膳一直卖到慈禧去世的前一天恼朱味,为兴中会以及后来的同盟会提供了大量经费究渐座。慈禧到死都不会知道恼朱味,大清王朝被推翻恼朱味,她吃剩下的御膳恼朱味,也发挥了“功不可没”的作用究渐座。

Tags: 饭庄 剩宴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2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