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黑道父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新市一个地下赌窝有个打杂的老头恼朱味,名叫木阿汉究渐座。别瞧木老头一副蔫头耷脑的样子恼朱味,想当年他可是私会党“龙虎山”的“五虎将”之一恼朱味,由于好赌成性恼朱味,一生除了刚结婚时规规矩矩做过几个月工外恼朱味,妻子一怀孕恼朱味,他就又上了赌桌恼朱味,赌输了为还赌债恼朱味,就去偷去抢恼朱味,大牢几乎成了他的家恼朱味,进了出费锐耕、出了进恼朱味,待到最后一次出狱恼朱味,他妻儿已经不知去了哪里究渐座。这时候他年纪也大了恼朱味,身体也不行了恼朱味,又没什么本事恼朱味,只好在赌窟里打杂究渐座。虽说工钱不多恼朱味,小费倒也不少恼朱味,而且看别人赌输赢他觉得也蛮有乐趣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赌场来了个“新雀”恼朱味,此人三十岁出头恼朱味,粗眉突眼恼朱味,神态嚣张恼朱味,上赌桌竟旁若无人似的恼朱味,一晚上输去六七千也面不改色究渐座。一连三天恼朱味,这人天天来恼朱味,天天如此恼朱味,赌客们不禁对他注意起来究渐座。第四天恼朱味,他又来了恼朱味,木老头站在他背后看着恼朱味,发现这人赌技不精恼朱味,赌注却下得很大恼朱味,好像不为赢钱恼朱味,只是在寻找刺激恼朱味,不由细细打量起他来恼朱味,这才发现他额角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究渐座。木老头心里不由一跳:难道他就是自己从小送了人的儿子木金龙?

  木老头知道恼朱味,没熟人介绍恼朱味,一般人是摸不到这儿来的恼朱味,于是就去问赌窟主持人阿四恼朱味,可阿四除了知道人家叫这人金目龙外恼朱味,也再说不上什么来究渐座。阿四拉长脸关照木老头:“来我们这里的有几个走正路?我告诉你恼朱味,捞偏门的人最忌人家探听他来路恼朱味,你给我少管闲事究渐座。”木老头虽然遭了阿四一顿抢白恼朱味,但却不死心恼朱味,猜测着:会不会是人家见他这副眼神凶恶的样子恼朱味,叫他金目龙呢?

  第四天恼朱味,这个金目龙又来了恼朱味,又是一赌就输恼朱味,一次输了八千多究渐座。木老头站在他身后恼朱味,心里急得像火烧:若是天天这样赌恼朱味,金山也会赌空究渐座。这天晚上恼朱味,木老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恼朱味,想起“五虎将”朋友中恼朱味,只有阿雄一结婚就金盆洗手恼朱味,为此还被弟兄们看不起恼朱味,可时间证明他这条路是选对了恼朱味,前些日子木老头在街上见到他时恼朱味,他都牵着孙子的小手做阿公了究渐座。木老头心里直叹息:谁让自己年轻时糊里糊涂沉溺赌场恼朱味,连亲生儿子都养不活要送人恼朱味,如今儿子都站跟前了恼朱味,却又不好意思认他究渐座。唉恼朱味,如果他事业有成恼朱味,生活幸福恼朱味,倒也罢了;如果日子过得拮据恼朱味,拖家带口的入不敷出恼朱味,自己哪怕不吃不喝也会去帮他;然而都不是恼朱味,他竟走了一条自己曾经走过的路恼朱味,居然也成了一个赌徒究渐座。木老头感到自己的心像被刀割一样疼恼朱味,疼得滴血恼朱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到第八天的时候恼朱味,金目龙运气似乎来了恼朱味,这回赢了二千多恼朱味,而且还赏给木老头五十元小费究渐座。木老头心里一阵激动恼朱味,不由对金目龙说:“谢谢头家恼朱味,其实您不用给我这么多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他嘴巴就关不住了恼朱味,忍不住问道恼朱味,“请问头家是不是姓木?”不料金目龙立刻朝木老头一瞪眼睛恼朱味,吼道:“你管我姓什么!”

  木老头原该识趣闭嘴的恼朱味,可心里的疑团逼着他不能不问下去:“头家这额头上的疤痕恼朱味,是不是六岁被狗追的时候跌倒撞伤的?都几十年了啊恼朱味,疤痕还……”金目龙一听木老头这番话恼朱味,脸色变了恼朱味,注意地看了木老头一眼恼朱味,说:“什么几十年恼朱味,既然是几十年前的事恼朱味,我怎么记得清?”

  可木老头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恼朱味,非得趁儿子今天赢了钱心情好的时候认了他恼朱味,把他从赌路上劝回来恼朱味,于是一咬牙就顾自说下去:“你老母叫阿菊对不对?她本来姓刁究渐座。你是阿龙恼朱味,木金龙恼朱味,没错吧?我是阿汉恼朱味,我就是你老爸啊!我……”可谁知木老头话没说完恼朱味,金目龙挥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恼朱味,突眼圆瞪恼朱味,恶狠狠骂道:“老子七岁死老爸恼朱味,十二岁死老母恼朱味,你这个死老头今天竟敢来占我的便宜?你要认亲恼朱味,老子这拳头可不认!”说完恼朱味,扬长而去究渐座。

  回到家里恼朱味,金目龙对他的姘头丽莎说:“今天真好笑恼朱味,半路上钻出个老不死的恼朱味,硬说我是他儿子究渐座。如果他是个百万富翁还差不多恼朱味,可一个打杂的恼朱味,能有什么花头?哼恼朱味,小时候不养我恼朱味,现在看我有钱了恼朱味,居然就想来做现成的老爸究渐座。呸恼朱味,想得美!”“不认就不认呗!”丽莎心不在焉地嘟哝了一句恼朱味,突然带着哭腔说恼朱味,“阿龙恼朱味,这生意咱们不做了吧?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恼朱味,还不都被你丢进赌场?今天又要去送货恼朱味,我越想越害怕究渐座。”

  金目龙白了丽莎一眼:“你第一次做就说怕恼朱味,可你看看恼朱味,到现在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可丽莎却直哭:“做这种事恼朱味,抓住就是死刑呀究渐座。要不恼朱味,你陪我一起去?”金目龙一听恼朱味,眼睛瞪出来了:“你要我说你多少次?做这种事恼朱味,去的人越多越误事恼朱味,多一个人就多十分风险究渐座。好了恼朱味,我不想再和你啰唆了恼朱味,快准备准备恼朱味,赶紧走吧究渐座。”丽莎被逼无奈恼朱味,只好拿上金目龙交给她的货恼朱味,走出家门究渐座。

  丽莎一走恼朱味,金目龙就拿着望远镜站在窗前望究渐座。金目龙是个批发海洛因的毒贩恼朱味,年纪不大恼朱味,却十分凶狠奸诈恼朱味,而且极有心计恼朱味,每一次毒品交易恼朱味,他都安排丽莎出面恼朱味,自己远远地监视着究渐座。丽莎是个嗜毒者恼朱味,金目龙凭着手上的毒品与她姘居鬼混恼朱味,对她既说不上有什么感情恼朱味,更不敢担保她一定对自己忠心究渐座。金目龙心里十分清楚: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相信究渐座。当然恼朱味,他最害怕的还是肃毒局的干探恼朱味,他知道恼朱味,他一旦被抓恼朱味,只有死路一条究渐座。

  从望远镜里恼朱味,金目龙看到买家“臭头”的汽车出现在了事先约定的地方恼朱味,丽莎也几乎是同时到达恼朱味,不料丽莎刚跳上臭头的车恼朱味,突然有四辆车从四个方向冲过来恼朱味,把臭头的车团团围住恼朱味,四辆车上跳下六条大汉恼朱味,分别把臭头和丽莎从车上拖下来恼朱味,给他们戴上了手铐究渐座。金目龙拿着望远镜的手抖了起来恼朱味,他认定这六条大汉是肃毒局的恼朱味,转身就从床底下拉出个箱子打开恼朱味,拿出里面的行头给自己换起装来究渐座。

  不到两分钟恼朱味,金目龙变成了一个戴鸭舌帽费锐耕、留小胡子费锐耕、架近视眼镜的斯文人究渐座。他走出这个才租住了两个星期的家门恼朱味,刚走到楼下恼朱味,就看到几个人迎面而来恼朱味,匆匆冲上楼去究渐座。那一定是去围捕自己的探员恼朱味,金目龙不由头皮发麻恼朱味,他不敢去开自己的车恼朱味,更不敢联络道上的弟兄恼朱味,便跑去人头济济的超级市场转了半天恼朱味,终于想出了个法子究渐座。

  金目龙鬼得很恼朱味,早在做贩毒生意之前恼朱味,他就研究过肃毒局每次采取行动的手段恼朱味,知道这些干探不好对付究渐座。当初他只想干二三次恼朱味,存一笔钱后就洗手恼朱味,可吃喝嫖赌他样样爱恼朱味,哪里还收得了手?现在眼看着丽莎被抓恼朱味,自己一定上了黑名单恼朱味,这里是不能待了恼朱味,得赶快走恼朱味,走得越远越好恼朱味,最好是远走异国他乡究渐座。可出去之后人生地不熟的恼朱味,没有钱怎么行?他手头还有一包价值百万元的海洛因恼朱味,他决定尽快把它换成现钱究渐座。但问题是恼朱味,他自己出面太冒险恼朱味,他脑子一转恼朱味,就想到了那个在赌场里要认他的老爸究渐座。

  再说木老头恼朱味,这天突然听到有人叫门:“阿爸!阿爸!”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恼朱味,半天没有反应恼朱味,金目龙于是就自己推门走了进去恼朱味,装出一副负疚请罪的样子恼朱味,对木老头说:“阿爸恼朱味,我真浑恼朱味,真不该那样对你究渐座。你放心恼朱味,我以后绝不会再这样了恼朱味,我现在有钱恼朱味,可以养你恼朱味,我是问了好多人才找到这儿的究渐座。我发誓恼朱味,以后一定会待你好的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还装腔作势地用手打自己的脸恼朱味,表示悔恨究渐座。

  这出戏恼朱味,金目龙真是演得太逼真了恼朱味,简直让木老头看得手足无措究渐座。他哆嗦着恼朱味,紧紧攥着金目龙的手恼朱味,老泪纵横地说:“打算什么恼朱味,对我来说恼朱味,被打就像人家放屁一样平常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才一会儿的工夫恼朱味,你怎么……就……就认我来了?”金目龙长叹一声:“唉恼朱味,阿爸恼朱味,说来话长哪!”他于是就编起故事来究渐座。

  金目龙说恼朱味,他有一个女人恼朱味,很有钱恼朱味,是专门做钻石走私生意的恼朱味,但他不想一世躲在女人的石榴裙下恼朱味,于是就偷偷吃进一批价值百万元的钻石恼朱味,准备自己干究渐座。他对木老头说:“阿爸恼朱味,你去帮我把那包钻石拿来恼朱味,就是半价脱手恼朱味,咱也能赚它一笔究渐座。有了钱恼朱味,咱就也来开一家赌馆恼朱味,由你阿爸亲自来打理……”金目龙说到开赌馆恼朱味,正投了木老头的心意恼朱味,木老头这几年觉得自己对赌有了新的领悟恼朱味,他认为只有开赌馆坐庄恼朱味,有赌才有“搏”恼朱味,所以听了金目龙的话心里真是乐不可支恼朱味,二话没说就点头究渐座。

  木老头按照金目龙说的恼朱味,找到天桥下那个写着污言秽语的桥墩恼朱味,从裤袋里掏出一把三角小铁铲就要挖究渐座。但猛一转念恼朱味,发觉不妥恼朱味,刚才好像有个黑影跟着恼朱味,他于是丢下铁铲恼朱味,在周围转了一圈恼朱味,结果差点和一个黑大汉撞个满怀究渐座。对方厉声喝道:“木老头恼朱味,你在干什么?”木老头一惊恼朱味,定睛一看恼朱味,原来是探长恼朱味,当初自己就是栽在他手里的恼朱味,木老头庆幸刚才没有盲目动手究渐座。

  木老头毕恭毕敬地向探长问好恼朱味,说:“探长先生恼朱味,我可是没做什么呀!”探长不客气地搜他的身恼朱味,没任何发现恼朱味,就说:“这么老了恼朱味,还不收山?”木老头苦着脸说:“就因为收山了恼朱味,现在没饭吃恼朱味,没地方睡究渐座。来这里恼朱味,就是想找个睡觉的地方究渐座。”探长不相信木老头的话恼朱味,警告他:“哼恼朱味,你听着恼朱味,我迟早还会捉到你!”木老头不甘示弱:“哼恼朱味,等捉到了再说吧恼朱味,现在没证没据恼朱味,你能把我怎么样?”

  探长不理木老头的茬恼朱味,走了究渐座。木老头猜想他可能会躲在附近盯着自己恼朱味,于是就真装着找地方睡觉恼朱味,蜷缩在桥墩底下究渐座。一直过了很长时间恼朱味,他见什么动静也没有恼朱味,才又空手出来恼朱味,嘴里嘀咕着:“冷啊恼朱味,太冷了恼朱味,受不了了!”还做出要离开的样子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探长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蹦了出来恼朱味,又拦住木老头搜身恼朱味,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究渐座。木老头得意极了恼朱味,故意在嘴里哼小曲儿气他恼朱味,假装扬长而去究渐座。直到确定没人跟踪后恼朱味,他才悄悄回来恼朱味,在桥墩下开始挖起来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他挖出一只上了锁的小行李箱究渐座。

  木老头兴冲冲地跑回家恼朱味,想告诉儿子自己怎样和探长斗智的经过恼朱味,可到家一看恼朱味,哪有儿子的影子究渐座。原来恼朱味,狡猾的金目龙此时正躲在街头咖啡店里恼朱味,当他肯定没人跟踪木老头恼朱味,周围也没有可疑的人出现时恼朱味,才从咖啡店里踱回来究渐座。

  金目龙笑嘻嘻地对木老头说:“阿爸恼朱味,你去帮我买包叉烧饭吧恼朱味,我饿坏了究渐座。”木老头听了一怔恼朱味,心想:他明明刚从外面回来恼朱味,既然肚子饿坏了恼朱味,他身边又不是没一点钱恼朱味,怎么不顺便自己把饭买回来恼朱味,或者干脆吃饱了再回来呢?他现在让我出去帮他买饭恼朱味,莫不是存心要支开我?看来恼朱味,这里一定有秘密究渐座。

  曾经混迹黑道几十年的木老头恼朱味,旁门左道的事儿见得多了恼朱味,他心里起了疑恼朱味,就想查个明白恼朱味,于是出门后就又悄悄回来了恼朱味,躲在门外从门缝往里看究渐座。只见金目龙在房间里打电话恼朱味,起初声音很小恼朱味,听不清恼朱味,后来大概没和对方谈拢恼朱味,嗓门越来越大:“你这个‘鳄鱼嘴’恼朱味,五十万已经是半价了恼朱味,这是我最后一宗生意……大家都是拿命在搏……你也太狠点儿了吧?好恼朱味,三十万就三十万恼朱味,我一定要现钱究渐座。九点钟来我这里恼朱味,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金目龙骂骂咧咧地放下电话恼朱味,拿出个小本子翻着恼朱味,随后又打了一个电话恼朱味,木老头竖起耳朵一听恼朱味,他好像是在联络什么人恼朱味,说今晚上十一点恼朱味,一起偷渡去印尼……

  听到这儿恼朱味,木老头差点晕倒恼朱味,在去给儿子买叉烧饭的路上恼朱味,他心里不住地想:就是走私钻石恼朱味,也用不着拿命去搏呀恼朱味,为什么要偷渡去印尼呢?那一定是犯下了什么大案……

  木老头把叉烧饭买回家恼朱味,金目龙顺手往桌上一丢恼朱味,其实他根本不想吃究渐座。木老头看了他一眼恼朱味,又望望旁边那只上了锁的小行李箱恼朱味,说:“阿龙恼朱味,你把箱子打开让我见识见识恼朱味,百万元的钻石到底是个什么样儿恼朱味,我都这把年纪了恼朱味,还没见过呢究渐座。”可是金目龙却抬腕看看手表恼朱味,说:“阿爸恼朱味,这玩意儿多半会就是人家的了恼朱味,有什么好看的?”可木老头坚持要看恼朱味,他上去要拎箱子恼朱味,金目龙粗暴地一把将他推开恼朱味,突眼里冒出两道凶光:“你找死啊?”

  木老头一看儿子这架势恼朱味,忍不住说:“干吗弄得这么神秘?我看这里面放的不像是钻石恼朱味,一定是白粉究渐座。”他两眼瞪着儿子恼朱味,“你是利用我去为你到鬼门关走一趟究渐座。哼恼朱味,刚才我居然还为你去和那个探长玩死亡游戏究渐座。我知道自己不算好人恼朱味,可我从来反对卖白粉究渐座。价值百万元的白粉会害死多少人恼朱味,你知道吗?”

  金目龙被木老头这番义正词严的话说得心里很慌恼朱味,可是看看手表恼朱味,现在还不到约定偷渡去印尼的时间究渐座。他意识到现在还不能太得罪这老头恼朱味,免得坏事恼朱味,于是就放缓口气说:“得了恼朱味,这些大道理你三十年前就应该对我讲了恼朱味,可那时你在哪儿?告诉你恼朱味,我有我的经历恼朱味,只要死的不是我恼朱味,害死多少人我都管不着!”说罢恼朱味,他忍不住又抬腕看表究渐座。

  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他忽然心里一惊:不对恼朱味,万一肃毒局的探员跟在那个鳄鱼嘴后面一起来恼朱味,我岂不是死路一条?他顿时急出一身冷汗恼朱味,粗声大嗓地对木老头说:“我出去会儿恼朱味,有人来找我恼朱味,让他等一下究渐座。”见木老头没反应恼朱味,他冷笑一声恼朱味,就走了究渐座。

  没一会儿恼朱味,果然来了个长脸大嘴巴的年轻人恼朱味,一看金目龙不在恼朱味,转身就走恼朱味,在外面大概晃了十来分钟恼朱味,才重新进屋究渐座。几乎是同时恼朱味,金目龙进屋来了恼朱味,看到他就问:“钱呢?没带钱你来做什么?”木老头一看明白了:此人就是鳄鱼嘴究渐座。

  鳄鱼嘴朝金目龙笑笑恼朱味,说:“货呢?我得先看看你的货纯不纯究渐座。钱在我车上恼朱味,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恼朱味,难不成我还要诓你不成?”金目龙不屑地瞧他一眼恼朱味,说:“三十万买一百万的货恼朱味,够便宜你的了恼朱味,还要疑神疑鬼!”鳄鱼嘴立刻回敬他道:“就因为太便宜恼朱味,我才不放心呀究渐座。”

  大概花了十来分钟恼朱味,鳄鱼嘴把金目龙那只小提箱打开恼朱味,仔仔细细地翻了一遍恼朱味,这才满意地点头究渐座。他转身要到车上拿钱恼朱味,刚跨出门恼朱味,突然又把脚缩了回来恼朱味,“砰”一声将门关上了恼朱味,朝金目龙嚷嚷:“很多人冲过来了恼朱味,完了恼朱味,我们这次死定了!”金目龙一听恼朱味,“飕”地从腰里拔出手枪恼朱味,咬牙切齿地跑到窗前恼朱味,一看恼朱味,窗外到处是人影在晃动恼朱味,房门也被“嘭嘭嘭”地敲响了究渐座。金目龙脸色铁青恼朱味,眼露凶光地说:“反正是死恼朱味,我杀他们一个够本恼朱味,杀两个还有赚!”他边说边把枪对准窗缝恼朱味,准备朝外开枪究渐座。

  看着眼前这一切恼朱味,木老头声泪俱下地朝金目龙开口道:“千万别开枪!我的儿子啊恼朱味,你不会死的恼朱味,要死阿爸替你去死恼朱味,这些人是阿爸喊来的究渐座。我这一生恼朱味,对不起父母恼朱味,对不起妻儿恼朱味,今天是给我的报应啊!你放心恼朱味,等会儿我会告诉他们恼朱味,这事儿是我干的恼朱味,你就不用死了究渐座。儿子啊恼朱味,我求你了恼朱味,以后你可再不能干这种丧良心的事了恼朱味,我那五虎将兄弟恼朱味,五个中三个都死在吸白粉上究渐座。当年我曾经发过誓恼朱味,谁卖白粉我绝不放过他究渐座。可想不到第一个绝不放过的恼朱味,竟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是恼朱味,木老头这番话还没说完恼朱味,警探们已破门而入冲进来了恼朱味,房间里的三个人全成了瓮中之鳖恼朱味,被带去肃毒局究渐座。木老头大包大揽说这是他干的事恼朱味,与两个年轻人无关恼朱味,然而探长却冷冷地回了他一句:“法律是公正的恼朱味,我们要经过调查恼朱味,让证据说话究渐座。”

  听了探长这话恼朱味,木老头两眼发黑恼朱味,瘫倒在了地上恼朱味,他老泪纵横地叫着:“完了恼朱味,儿子完了恼朱味,儿子死定了……”

Tags: 黑道 父子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1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