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异性兄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无端遭抢

  民国年间恼朱味,军阀混战恼朱味,山海关附近有个小镇叫牛头岭恼朱味,有火车通往关外恼朱味,算是咽喉要道恼朱味,因此恼朱味,镇上驻扎着直系的军队究渐座。

  镇上有个烧饼铺恼朱味,主人叫韩大富恼朱味,是个四十多岁的单身汉究渐座。名字虽叫“大富”恼朱味,可实际上他连小富都谈不上恼朱味,在那个民不聊生的年代里恼朱味,充其量勉强解决了温饱问题究渐座。

  这天傍晚恼朱味,韩大富刚要入睡恼朱味,响起了敲门声恼朱味,外面人说恼朱味,想预订两百个烧饼恼朱味,先来交订金究渐座。韩大富一听生意上门恼朱味,赶紧穿鞋下地去开门究渐座。哪承想门一开恼朱味,“呼啦”从外面闯进来三个蒙面汉子恼朱味,人人手里握着一把黑亮的驳壳枪究渐座。韩大富还算镇定恼朱味,知道是遇到歹人了恼朱味,赶紧作揖求饶:“几位好汉恼朱味,我就是个卖烧饼的恼朱味,你们抢错人啦!”

  没想到其中一个汉子瓮声瓮气地说:“跟你明说吧恼朱味,你得罪人了恼朱味,限你明日太阳落山之前离开此地恼朱味,否则要你的小命究渐座。”说罢恼朱味,另两人在屋里倒腾起来恼朱味,其中一人竟轻车熟路地从炕边抠下两块砖来恼朱味,手伸进去拿出个罐子恼朱味,用力一晃恼朱味,里面“哗啦哗啦”直响究渐座。韩大富头上顿时冒出汗珠子来恼朱味,那里面是他攒了十多年的血汗钱恼朱味,本打算过几年回老家买地盖房恼朱味,可现在……韩大富想冲过去恼朱味,无奈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的头恼朱味,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究渐座。等三个歹人走了恼朱味,韩大富忍不住抱头痛哭究渐座。

  韩家遭了劫难恼朱味,第二天左邻右舍都知道了究渐座。大伙儿不明白的是恼朱味,韩大富老实忠厚恼朱味,怎会有仇家?韩大富想破脑袋恼朱味,也没想起自己得罪过什么人究渐座。

  眼看太阳快落山了恼朱味,韩大富想起那三个歹人的威胁之言恼朱味,只得含泪把行李扛在肩上恼朱味,踏上了回乡的路究渐座。韩大富的老家离这三十多里地恼朱味,叫三岔口恼朱味,那里有他的亲二哥究渐座。看来恼朱味,只有投奔二哥这条路了究渐座。

  走着走着恼朱味,韩大富忽然觉得这事很是蹊跷恼朱味,三个歹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藏钱的地方?怎么一下子就能找见?蓦地恼朱味,他想起一个人来究渐座。谁?是韩大富去年春天救的一个小伙恼朱味,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恼朱味,两人还拜了把子……

  救人一命

  这事说来话长恼朱味,去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恼朱味,韩大富正沿街吆喝:“又香又酥的芝麻烧饼恼朱味,好吃不贵……”当他走到一户富贵人家门口时恼朱味,恰巧遇见几个仆人拖拽着一个小伙出来究渐座。仆人把小伙绑在门外一棵大柳树上恼朱味,不停地抽打他究渐座。接着恼朱味,院门里出来一个财主恼朱味,手拿文明棍恼朱味,指着小伙叫骂道:“小贼想在我这里找便宜恼朱味,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很快恼朱味,四周聚拢了一群看热闹的人究渐座。小伙哭叫道:“我不是贼呀……”从哭诉声中恼朱味,围观的人听明白了恼朱味,这个小伙头一次来牛头岭恼朱味,误入了盛家大院究渐座。

  小伙很可怜恼朱味,但没人敢替他说情究渐座。盛财主是镇上首富恼朱味,有个儿子是直系军队里的团长恼朱味,掌握着这一方的生杀大权恼朱味,无人敢惹究渐座。

  眼看小伙头上淌出血来恼朱味,再打下去要出人命恼朱味,韩大富急急地跑到盛老爷面前恼朱味,“扑通”往地上一跪恼朱味,急切地说:“大老爷恼朱味,您开开恩恼朱味,饶了我外甥……”盛老爷扭头一瞧恼朱味,说:“老憨恼朱味,是你呀恼朱味,这是你外甥?”

  老憨是韩大富的绰号恼朱味,本地话“傻子”的意思究渐座。韩大富点头说:“回老爷恼朱味,真是我外甥恼朱味,乡下人不懂事恼朱味,大老爷饶他一条狗命吧!”

  盛老爷一脸狐疑:“老憨恼朱味,这小子手上有老茧恼朱味,肩上有扛过枪的印迹恼朱味,可能当过兵恼朱味,你还敢替他担保?”韩大富赶紧说:“回老爷恼朱味,我外甥确实当过兵恼朱味,怕死才逃回来的恼朱味,求老爷开恩放过他吧!”

  盛老爷听罢点点头恼朱味,说:“好恼朱味,你是个老实人恼朱味,我信你一次究渐座。本来恼朱味,我想这人不是山贼就是奉军的探子恼朱味,宁可错杀一千恼朱味,不可放走一人究渐座。既然现在说是你老憨的外甥恼朱味,老爷我就饶了他究渐座。”说罢恼朱味,他一挥手恼朱味,叫人给小伙松了绑究渐座。韩大富道谢后赶紧过去把那小伙搀扶起来恼朱味,弄回家去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韩大富根本不认识这个小伙恼朱味,他见小伙可怜恼朱味,就冒认了他恼朱味,要不恼朱味,咋说他憨呢!

  小伙在韩家养了三个多月伤恼朱味,总算把伤养好了恼朱味,但那条断腿没接好恼朱味,落下了病根恼朱味,走路有点瘸究渐座。小伙告诉韩大富恼朱味,自己叫铁柱恼朱味,是黑龙江人恼朱味,一直在外闯荡究渐座。这次听说镇上有一种会吐白烟的铁头车恼朱味,可以在两根铁条上跑恼朱味,他就趁没活干来镇上看西洋景恼朱味,后来误入那位大老爷家恼朱味,差点惹来杀身之祸究渐座。

  铁柱跟着韩大富学做烧饼恼朱味,他机灵勤快恼朱味,天天起早贪黑恼朱味,从不偷懒究渐座。日子一长恼朱味,两人拜了把子恼朱味,韩大富年长恼朱味,自然是大哥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铁柱在韩大富家住了半年究渐座。临走那天恼朱味,铁柱双眼含泪恼朱味,双手抱拳恼朱味,说:“大哥恼朱味,青山不改恼朱味,绿水长流恼朱味,我不会忘记你……”

  用心良苦

  此时此刻恼朱味,韩大富为何想起铁柱?因为当夜抢自己的那三个歹人之中恼朱味,有个人的身形费锐耕、步态和铁柱很像恼朱味,而且藏钱的地方除了自己恼朱味,只有这个和自己有八拜之交的异姓兄弟知道究渐座。唉恼朱味,自己真是瞎了眼恼朱味,救了一个恩将仇报的**!他想不明白恼朱味,如果真是铁柱领人抢了自己恼朱味,干吗还要把自己从镇上撵走?韩大富越想越伤心恼朱味,再加上饿了一天恼朱味,等他刚敲开二哥的家门恼朱味,就觉得天旋地转恼朱味,眼前一黑恼朱味,一头栽倒在地究渐座。

  韩大富在二哥家的火炕上躺了三天三夜恼朱味,总算清醒过来究渐座。他把这事跟二哥讲了一遍恼朱味,没想到二哥却说:“老三恼朱味,你不知道呀恼朱味,你其实是死里逃生啊!”

  韩大富一听恼朱味,蒙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从二哥的诉说中恼朱味,韩大富才知道恼朱味,自己回到老家当晚恼朱味,直系军队和奉系军队在牛头岭爆发了一场大战恼朱味,那仗惨烈极了恼朱味,双方开枪打炮恼朱味,老百姓也跟着遭了殃恼朱味,死的死恼朱味,伤的伤究渐座。

  这天下午恼朱味,韩大富扛着锄头刚从二哥家往地里走恼朱味,村南面忽然跑来一匹快马恼朱味,马上有一个穿军装费锐耕、背包裹的汉子究渐座。

  那汉子骑着马直奔而来恼朱味,到了近前恼朱味,汉子翻身下马恼朱味,见了韩大富就叫“大哥”究渐座。韩大富上下打量面前这穿军装的汉子恼朱味,觉得很面生究渐座。那汉子从背上解下包裹恼朱味,双手捧到韩大富面前恼朱味,说道:“大哥恼朱味,这是你的东西恼朱味,现在完璧归赵了究渐座。”

  韩大富更诧异了恼朱味,迟疑着接过来恼朱味,说:“这位军爷恼朱味,你是认错人了吧?”那汉子却说:“没错恼朱味,我认得大哥恼朱味,你打开看看吧!”

  韩大富解开包裹一看恼朱味,竟是自己藏钱的罐子恼朱味,打开罐子恼朱味,钱全在恼朱味,他吃惊地问:“这费锐耕、这是——”

  汉子让韩大富别着急恼朱味,听他慢慢说究渐座。汉子叫赵龙恼朱味,和铁柱同是奉军的探子究渐座。前几日恼朱味,正是铁柱领着赵龙劫了韩大富恼朱味,为的是逼走大哥恼朱味,因为奉军的先头部队要攻打牛头岭了究渐座。铁柱知道这是场恶仗恼朱味,为了让大哥逃难恼朱味,又不能泄露军情恼朱味,才出此下策究渐座。赵龙还说恼朱味,铁柱那次冒险去盛老爷家恼朱味,其实是想偷取直系部队的布防图!

  韩大富忙问:“铁柱兄弟呢?”

  赵龙低下了头恼朱味,半晌恼朱味,才说:“铁柱他……阵亡了究渐座。开战前恼朱味,我们几个把兄弟发誓恼朱味,无论谁活下来恼朱味,都要把‘钱罐子’还给韩大哥恼朱味,铁柱说过恼朱味,你老家是这三岔口的恼朱味,我等战事稍平就找来了!”

  韩大富一听恼朱味,哭了究渐座。

  赵龙翻身上马恼朱味,说了句“大哥保重”恼朱味,就疾驰而去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韩大富用这笔钱买了几亩地恼朱味,盖了三间房恼朱味,又娶了一位从关里逃难出来的女子究渐座。转年恼朱味,这女子给韩大富生了一儿一女究渐座。赵龙再也没来过三岔口恼朱味,也不知是死是活究渐座。

  时不时恼朱味,韩大富会跟孩子们提起那段往事恼朱味,他总是叮嘱道:“为人处世恼朱味,都要把善心好意放在前头究渐座。比如我恼朱味,若是没有那拜把子兄弟恼朱味,可能早死在战乱之中了……”

Tags: 异性 兄弟

本文网址:/gushihui/15480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