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你有发财的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有个叫孙五毛的小商贩恼朱味,十四岁就辍学开始做小买卖恼朱味,他养过猪羊开过屠场恼朱味,卖过茄子贩过香肠恼朱味,挖过人参搞过食堂恼朱味,炒过股票办过煤矿……凡是赚钱的门路恼朱味,他都钻研过恼朱味,可不知是时运不济恼朱味,还是阴差阳错恼朱味,孙五毛卖啥啥跌价恼朱味,做啥啥不顺恼朱味,眼见自己都四十多岁了恼朱味,依旧过着饿不死撑不着的穷日子恼朱味,眼瞅着如今的大款们开轿车费锐耕、住别墅恼朱味,一掷千金费锐耕、纸醉金迷恼朱味,孙五毛郁闷极了:自己这么努力恼朱味,怎么老天爷就不让自己发财呢?

  这年冬天恼朱味,孙五毛囤积了一批暖棚西瓜恼朱味,准备趁年关前水果走俏恼朱味,大赚一笔恼朱味,没想到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下来恼朱味,把一仓库西瓜冻成了冰坨子恼朱味,孙五毛欲哭无泪恼朱味,只得开着货车恼朱味,以赔血本的价钱把西瓜卖给了几个乡下销售点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大雪下了一整天恼朱味,孙五毛送完了货就往回赶究渐座。由于积雪路滑恼朱味,天又黑了恼朱味,车子开不快恼朱味,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恼朱味,车子突然老牛般“轰轰”了几声恼朱味,便趴窝不动了究渐座。

  孙五毛下车鼓捣了半天恼朱味,车子仍然不动恼朱味,孙五毛冻得浑身哆嗦恼朱味,只得丢下车子恼朱味,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去究渐座。谁料越走风雪越大恼朱味,雪花打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恼朱味,孙五毛急了恼朱味,突然瞅见路旁有座不知哪个年月修建的破庙恼朱味,他就一头扎了进去究渐座。

  破庙虽烂恼朱味,却也能挡风寒究渐座。孙五毛生了堆火恼朱味,烤得浑身热乎乎的恼朱味,往神案下面一钻恼朱味,便睡了过去究渐座。

  蒙中恼朱味,孙五毛好像听到耳边有人说话恼朱味,他眯缝着眼恼朱味,悄悄掀开神幔一角恼朱味,竟然发现有两个衣着怪异的老头在自己生的火堆边烤火究渐座。一个老头玉面短须恼朱味,笑容可掬恼朱味,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官袍;另一个面如重枣恼朱味,长髯飘飘恼朱味,身着绿袍恼朱味,倚着青龙偃月刀究渐座。

  孙五毛张大了嘴恼朱味,这两人怎么有些面熟呢?想了半天恼朱味,他一拍脑袋恼朱味,看他们的打扮恼朱味,不是庙里供奉的文武财神吗?

  孙五毛揉了揉眼睛恼朱味,再细瞧恼朱味,没错恼朱味,他曾多次到财神庙烧香恼朱味,财神爷的模样绝不会记错恼朱味,那穿红袍的是文财神赵公明恼朱味,穿绿袍的是武财神关云长究渐座。天哪!孙五毛惊得浑身发抖恼朱味,自己难道是在做梦?他狠狠咬了自己一口恼朱味,疼得龇牙咧嘴恼朱味,再瞧外面恼朱味,两个老头仍在烤火攀谈究渐座。

  只听赵公明说:“如今的人呀恼朱味,整天忙忙碌碌恼朱味,追名逐利恼朱味,贪金抓银恼朱味,可到头来一切成败荣辱恼朱味,不过都是过眼烟云而已究渐座。”

  关云长点头:“不错恼朱味,咱俩掌管着天下人的财运恼朱味,反正现在没事恼朱味,不如拿出‘金银录’恼朱味,瞧瞧世人的财运究渐座。”

  赵公明听罢恼朱味,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恼朱味,打开后慢慢念起来究渐座。孙五毛悄悄钻出神案恼朱味,躲在柱子后面恼朱味,竖起耳朵恼朱味,屏住呼吸恼朱味,仔细听着恼朱味,只听财神爷一个个地念着恼朱味,某某人恼朱味,什么地方人氏恼朱味,这辈子财运如何如何……突然恼朱味,孙五毛听到财神爷念到了自己的名字恼朱味,心不禁狂跳起来恼朱味,只听财神爷念道:“孙五毛恼朱味,小商人恼朱味,奔波劳碌之命恼朱味,财运二分究渐座。”

  孙五毛一听恼朱味,差点晕过去究渐座。刚才财神爷念别人的名字恼朱味,财运多则七八分恼朱味,少也有三四分恼朱味,自己才二分恼朱味,还不如隔壁修鞋的刘糊涂呢究渐座。

  赵公明念完恼朱味,旁边的关云长沉吟半晌恼朱味,说:“这孙五毛真不走运啊!今晚天寒地冻恼朱味,我们还多亏了孙五毛生的这堆火取暖恼朱味,我看恼朱味,不如把这孙五毛的财运改一下恼朱味,改为财运五分恼朱味,让他将来也能当个有钱的老板恼朱味,也算报答他生这堆火的恩情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拿起仙笔恼朱味,在孙五毛的名字下写了几个字究渐座。

  赵公明笑道:“好了恼朱味,这下孙五毛注定有发财的命了究渐座。”

  两人改完恼朱味,收了册子恼朱味,飘然而去究渐座。

  孙五毛望着两人远去恼朱味,心中又惊又喜:没想到自己无意生的一堆火恼朱味,竟然感动了财神爷究渐座。

  回家后恼朱味,孙五毛一门心思做起了发财梦恼朱味,既然连神仙都说自己能发财恼朱味,自己这辈子能不发吗?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恼朱味,过了几年恼朱味,孙五毛的状况仍旧半死不活恼朱味,赚的钱只够全家喝稀饭的究渐座。孙五毛急得整夜睡不好觉:自己的财运啥时候能来呀?

  这天恼朱味,一个生意上的朋友找到孙五毛恼朱味,说有一批过期食品想托他处理恼朱味,孙五毛正在犹豫恼朱味,突然想到恼朱味,莫非这就是自己发财的转机?既然自己注定会发财恼朱味,那就绝对不会出事恼朱味,有了这个信念垫底恼朱味,孙五毛的胆子顿时大了恼朱味,他决定做这笔生意恼朱味,便约了那个朋友喝酒究渐座。

  没想到恼朱味,孙五毛在酒场上喝多了恼朱味,很快醉得不省人事究渐座。等他醒来时恼朱味,只听全家人哭成了一团恼朱味,再一看恼朱味,自己的身体直挺挺地躺在灵柩里究渐座。

  “我怎么了?难道我死了?”孙五毛大叫起来恼朱味,可家人仿佛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恼朱味,只见他的妻子搀扶着老娘恼朱味,老娘哭成了泪人:“儿啊恼朱味,你酒精中毒走了恼朱味,留下我们可怎么办啊?”孙五毛的儿子则红着眼恼朱味,打电话让殡仪馆来拉遗体究渐座。不久恼朱味,殡仪馆的车子来了恼朱味,把孙五毛的遗体拉进了火葬场究渐座。

  孙五毛傻眼了恼朱味,他大喊大叫:“我没死恼朱味,我没死!神仙说过我能当大老板恼朱味,有发财的命恼朱味,我怎么可能死啊?”

  可喊叫也无用了恼朱味,孙五毛眼见自己七尺长的身躯恼朱味,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捧骨灰恼朱味,孙五毛呆了恼朱味,嘴里只是喃喃自语:“神仙也骗人恼朱味,神仙是骗子……”

  就在这时恼朱味,殡仪馆外突然人声喧哗恼朱味,哭声震天恼朱味,只见一大批人涌进来恼朱味,抱着孙五毛的骨灰盒就大哭究渐座。这些人女的披金挂银恼朱味,男的西装革履恼朱味,一看就是些有钱有身份的人恼朱味,只听这个哭喊:“孙总恼朱味,你走得太急了!”那个号啕:“孙老板恼朱味,你带我一起走吧!”

  孙五毛一头雾水恼朱味,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啊!这些人闹了足足有五分钟恼朱味,就见一个全身穿黑的人匆匆走进来恼朱味,大叫:“你们哭错了恼朱味,那个骨灰盒不是我爸爸的恼朱味,是重名了究渐座。”

  刚才还在号啕大哭的那些人一听恼朱味,先是一愣恼朱味,随即厌恶地丢开孙五毛的骨灰盒恼朱味,嘴里嘟囔:“搞什么嘛恼朱味,浪费感情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全身穿黑的那人另拿了一个镶金嵌玉的骨灰盒出来恼朱味,上面的名字果真也是“孙五毛”恼朱味,那些人一见恼朱味,立即扑了上去恼朱味,抱着骨灰盒再次号啕起来究渐座。

  孙五毛见此恼朱味,哭笑不得恼朱味,正在这时恼朱味,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恼朱味,孙五毛回头一看恼朱味,竟然是文财神赵公明!孙五毛大怒恼朱味,扯着财神爷说:“你不是说我这辈子有发财当大老板的命吗?我还没发财恼朱味,为啥就死了?”

  赵公明笑了:“我可没骗你啊恼朱味,你刚才不是当了一把有钱人吗?那些哭丧的人叫你孙总费锐耕、孙老板恼朱味,你可都听见了究渐座。”

  孙五毛大怒:“那是他们哭错了恼朱味,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公明指着册子说:“你本来财运只有二分恼朱味,我们给你改成了五分究渐座。刚才我让那个孙老板的儿子迟到了五分钟恼朱味,你享受了五分钟的老板待遇恼朱味,不正是‘财运五分’吗?”

  “财运五分”恼朱味,就是有“五分钟”的财运啊?孙五毛的鼻子差点气歪了恼朱味,财神爷却意味深长地说:“小子恼朱味,老板不是好当的恼朱味,钱也不是好赚的恼朱味,人生更是难琢磨啊!”说着恼朱味,只见两个小鬼跑来恼朱味,拉起孙五毛就走恼朱味,孙五毛挣扎着想跑恼朱味,却怎么都跑不了究渐座。正在纠缠之际恼朱味,忽听耳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大夫恼朱味,快来呀恼朱味,人醒过来了究渐座。”

  孙五毛睁开眼恼朱味,发现周围一片洁白恼朱味,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恼朱味,旁边是眼圈发红的妻子究渐座。原来恼朱味,那晚他睡在破庙里恼朱味,夜里被冻僵了恼朱味,幸好被过路人发现救起恼朱味,他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究渐座。

  原来是个噩梦!孙五毛怅然若失恼朱味,却又庆幸无比究渐座。康复后恼朱味,孙五毛仍旧做小生意恼朱味,买卖还是三分好七分坏恼朱味,可是他觉得自己心态好多了究渐座。

  那年春天恼朱味,孙五毛再次路过那里恼朱味,他心里一动恼朱味,就停下车子恼朱味,走了下来究渐座。由于修路恼朱味,小庙已被拆毁恼朱味,废墟边只有一块残碑斜歪地竖立着究渐座。孙五毛拂去碑上的尘土恼朱味,上面赫然有副古联:身后有余忘缩手恼朱味,眼前无路想回头究渐座。

Tags: 发财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9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