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说人话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敬酒不吃

  老城厢估衣街住着位华爷恼朱味,祖上是大盐商恼朱味,有的是大洋恼朱味,所以他嘛也不会干恼朱味,只会玩鸟恼朱味,还养出了一只会说话的鹩哥恼朱味,教嘛说嘛恼朱味,倍儿绝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华爷在洋行上班的儿子突然失踪了究渐座。全家找了一天也没见着人影儿恼朱味,只好去警局报案究渐座。谁知恼朱味,三天过去了恼朱味,警局也没任何信儿究渐座。

  华爷着急得火上房恼朱味,听人说恼朱味,儿子十有八九被道上的绑了票恼朱味,立马托人带着银票去见锅伙团头儿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团头儿动用了锅伙的全部眼线恼朱味,找了三天恼朱味,儿子还是杳无音信究渐座。

  这天早上恼朱味,华爷起床后恼朱味,发了半天愣恼朱味,想起好几天没去遛鹩哥了恼朱味,就提溜着鸟笼来到了不远处的小树林究渐座。遛完鹩哥后恼朱味,华爷正往家走恼朱味,半道上忽然冒出仨青皮混混儿恼朱味,拦住了他的路究渐座。

  打头的疤脸双手一拱恼朱味,十分客气地说:“华爷请留步究渐座。”华爷停住脚步恼朱味,问:“您有嘛事啊?”

  疤脸回答说:“袁三爷请你过去谈件大事儿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小轿车究渐座。

  华爷心中一愣恼朱味,袁三爷是汉奸组织普济会的头儿恼朱味,原来是个大混混恼朱味,自诩天为大地为二他为三恼朱味,改名袁三恼朱味,眼下抱上了日本人的大腿恼朱味,抖了起来究渐座。华爷心想恼朱味,自个儿和他是八竿子也够不着恼朱味,谈嘛大事儿啊?

  想到这里恼朱味,华爷也客客气气对疤脸说:“实不相瞒恼朱味,最近家里出了档麻烦事儿恼朱味,实在脱不开身究渐座。请您转告三爷恼朱味,等事儿了了后恼朱味,我一定亲自登门去拜访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疤脸却说了一句:“今儿你要是不去见三爷恼朱味,日后可甭后悔啊!”

  华爷听他话里有话恼朱味,禁不住问:“您这话是嘛意思啊?”疤脸“嘿嘿”一笑:“见了三爷恼朱味,你就知道了究渐座。”

  俗话说恼朱味,宁可得罪君子恼朱味,也不得罪小人究渐座。华爷琢磨了片刻恼朱味,答应了:“行恼朱味,我先把鹩哥送回家恼朱味,然后就过去究渐座。”不料恼朱味,疤脸却抽冷子伸手抓住鸟笼钩儿:“甭来回折腾了恼朱味,带着鹩哥走吧究渐座。三爷正想见识见识这玩意儿呢!”

  坐在车上恼朱味,华爷心里有些不安起来恼朱味,袁三和自个儿谈嘛大事儿啊?

  谁知恼朱味,见到袁三后恼朱味,袁三却嘛事儿也不提恼朱味,而是盯着鸟笼里的鹩哥问:“听说这玩意儿会说不少人话?”华爷点了点头恼朱味,顺手从口袋里摸出几颗瓜子儿恼朱味,冲着鹩哥说:“您好!”

  鹩哥斜眼瞅了一眼袁三恼朱味,盯着华爷手里的瓜子儿恼朱味,开口说话了:“您好恼朱味,您吃了吗?”

  这话把袁三给逗乐了:“果然是津腔津味儿恼朱味,不愧为津门一绝啊!”他又仔细问了问华爷是怎么教鹩哥说人话的事儿后恼朱味,突然话题一转恼朱味,“华爷恼朱味,听说你儿子失踪了恼朱味,找到了吗?”

  华爷叹了口气恼朱味,摇了摇头究渐座。袁三“哦”了一声:“我听说宪兵队前几天抓了不少反日分子恼朱味,你儿子不会是……”一听这话恼朱味,华爷急了:“三爷恼朱味,我儿子可是个规矩人恼朱味,不会干出格的事!”

  袁三听后恼朱味,“嗯”了一声:“明儿我去趟宪兵队恼朱味,要是有信儿恼朱味,立马派人告诉您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到时候你得帮我办件大事儿!”

  就坡下驴

  华爷是个明白人恼朱味,慌忙掏出一张银票恼朱味,放在茶几上:“三爷恼朱味,这点钱您先拿着打点一下恼朱味,回头我打发人再送过来究渐座。您说恼朱味,有嘛事儿要我办恼朱味,我一准儿尽心尽力!”不料恼朱味,袁三却“呵呵”一笑:“甭着急恼朱味,等有了准信儿再说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就把华爷给打发出来了究渐座。

  这袁三说话还真算数恼朱味,第二天上午就派人送来信儿恼朱味,说华爷的儿子就在宪兵队究渐座。华爷一听着了急恼朱味,急忙来见袁三恼朱味,又拿出两张银票恼朱味,请他想想辙恼朱味,把儿子从里面捞出来恼朱味,袁三答应了究渐座。

  当天晚半晌儿恼朱味,华爷刚吃完晚饭恼朱味,疤脸忽然登门而来:“华爷恼朱味,那边三爷已经打点好了恼朱味,三天后的这个点儿就放人究渐座。”华爷又惊又喜恼朱味,儿子有救了!只听疤脸继续说:“三爷说恼朱味,这会儿请您带着鸟笼去一趟究渐座。”华爷愣了一下:“这么晚了恼朱味,带着鹩哥干吗啊?”疤脸却说不知道究渐座。华爷“嗯”了一声恼朱味,心想恼朱味,袁三今晚一准儿要提那件大事儿了恼朱味,十有八九跟自个儿的鹩哥有关究渐座。来到袁宅后恼朱味,华爷双手一拱恼朱味,答谢说:“三爷恼朱味,犬子的事让您费心了究渐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究渐座。您说吧恼朱味,要我办嘛事儿啊?”

  袁三打了个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究渐座。打今儿起恼朱味,你这只鹩哥归我了恼朱味,然后呢恼朱味,你再替我教鹩哥多说几句人话究渐座。”

  华爷虽然一百个不乐意恼朱味,但想到儿子还在日本人手里恼朱味,只能靠袁三恼朱味,只好点头说:“既然三爷喜欢恼朱味,那您就留下玩儿吧究渐座。您想让我教鹩哥说嘛人话啊?”

  袁三把嘴凑到华爷耳朵边恼朱味,说:“下个月月底恼朱味,宪兵队的时苗过五十岁大寿恼朱味,华北屯军的司令山本要来祝贺恼朱味,到时候我想把鹩哥带过去乐呵乐呵究渐座。你就教鹩哥说……”

  华爷听后惊呆了恼朱味,难怪袁三对他儿子的事这么上心恼朱味,合着是奔着鹩哥来的恼朱味,想拿去巴结日本人!

  袁三见华爷不吱声儿恼朱味,问:“怎么恼朱味,不乐意啊?你儿子……”华爷连忙摇头恼朱味,答应在一个月里练好鹩哥恼朱味,便提溜起鳥笼离开了袁宅究渐座。谁知上车后恼朱味,疤脸却把他拉到了一个独门独院恼朱味,还撂下话:“打今儿起恼朱味,就在这里好好教鹩哥究渐座。等事儿完了恼朱味,你才能回家!”临走时恼朱味,疤脸还留了俩混混儿看着华爷究渐座。

  到了第三天恼朱味,华爷不放心恼朱味,让疤脸捎话给袁三恼朱味,他想瞅一眼儿子恼朱味,才能安下心来教鹩哥究渐座。当天夜里恼朱味,疤脸就把华爷的儿子送了过来究渐座。华爷见儿子全须全尾的恼朱味,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究渐座。临走时恼朱味,儿子忽然把一个纸团塞进华爷手中究渐座。华爷打开一瞅恼朱味,啐了一声恼朱味,随后摸了摸鹩哥恼朱味,说:“我的好鸟儿恼朱味,这下可全靠你了究渐座。”

  半个月后恼朱味,袁三特意来看鹩哥恼朱味,见鹩哥在华爷的调教下恼朱味,人话说得倍儿溜恼朱味,十分高兴究渐座。临走时恼朱味,他叮嘱华爷要把鹩哥教得好上加好究渐座。华爷笑眯眯地说:“您放心恼朱味,一准儿包您满意!”

  鹩哥学舌

  眨眼间恼朱味,明儿就是时苗的生日了究渐座。晚上恼朱味,袁三听鹩哥说完那几句人话后恼朱味,突然说:“明天你跟着我恼朱味,让鹩哥好好露几手!”华爷一听:“三爷恼朱味,我不能去啊!”袁三脸色一变:“你不怕宪兵队再把你儿子抓进去吗?”华爷没了辙恼朱味,只好答应了究渐座。

  第二天大清早恼朱味,袁三穿戴一新恼朱味,带着厚礼来到了宪兵队究渐座。等山本到场讲完话后恼朱味,时苗把袁三引荐给了山本恼朱味,袁三哈着腰说:“山本司令恼朱味,鄙人特意请来一位教鹩哥说话的高人恼朱味,给您解解闷儿!”

  说着恼朱味,袁三手一招恼朱味,华爷提着笼子过来恼朱味,喂了鹩哥一颗瓜子儿恼朱味,说:“给山本司令问个好究渐座。”鹩哥开口就说:“山本司令您好恼朱味,您吃了吗?”山本听后恼朱味,十分惊喜究渐座。

  参加寿宴的日本人和汉奸一下子全围了过来究渐座。袁三一脸的得意恼朱味,吩咐华爷:“再给时苗队长来句喜庆话!”华爷捏了颗瓜子儿恼朱味,引鹩哥说:“祝时苗队长——”

  鹩哥俩眼盯着瓜子儿恼朱味,说:“祝时苗队长福如东海恼朱味,寿比南山!”时苗听得心花怒放恼朱味,连声说“吆西”究渐座。袁三越发来劲儿了:“各位太君和同仁——”他话还没说完恼朱味,鹩哥忽然张嘴来了句:“嘛太君啊?就是小日本鬼子恼朱味,麻利儿滚出中国去!”在场的人全傻了眼究渐座。

  山本抬手就给了时苗一个大耳刮子恼朱味,离座而去究渐座。时苗也火了:“袁桑恼朱味,这就是你让山本司令听的人话吗?”谁知恼朱味,鹩哥听到“袁桑”后恼朱味,冷不丁叫起来:“袁三儿恼朱味,狗汉奸!打倒狗汉奸恼朱味,打倒小日本!”

  袁三吓坏了恼朱味,指着华爷磕巴着说:“這全……是他教的……不关我的事!”只听到华爷一声大笑:“没错儿恼朱味,这话就是爷教的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那天华爷的儿子在递给他的纸条上说恼朱味,是普济会的人绑了自己恼朱味,主谋就是袁三!那时恼朱味,华爷才想起一件事儿来究渐座。儿子失踪前恼朱味,有个闲人找上门来恼朱味,说受人委托恼朱味,想高价买走鹩哥恼朱味,当时被他回绝了究渐座。这人一准儿就是袁三恼朱味,他见软的不成恼朱味,就来硬的恼朱味,对华爷儿子下了黑手恼朱味,一步步引诱华爷着了他的道究渐座。

  华爷转向袁三厉声说:“好你个狗汉奸恼朱味,爷现在就让你听一回正儿八经的人话恼朱味,你听到了吗?”随后又清了清嗓子恼朱味,对时苗说恼朱味,“听好了恼朱味,这才是咱天津卫人人都想说的人话恼朱味,打倒小日本鬼子!”话音刚落恼朱味,时苗手中的枪响了恼朱味,华爷倒在了血泊之中究渐座。

  时苗转身冲着鹩哥又是一枪恼朱味,却打在了鸟笼门上究渐座。受惊的鹩哥扑扇着翅膀恼朱味,立马从笼门飞了出来恼朱味,边飞还边叫:“打倒小日本鬼子!”等时苗抬手打第二枪时恼朱味,鹩哥已经从窗户飞走了究渐座。时苗气急败坏恼朱味,狠狠地踹了一脚袁三:“还不给我去追!”

  第二天恼朱味,海光寺附近的人惊讶地发现恼朱味,有只鹩哥在沿街的树上飞来飞去恼朱味,不停地叫着:“打倒小日本鬼子!打倒小日本鬼子!”它愣是叫了大半天恼朱味,最后啼血而死究渐座。

  天津卫的老少爷们得知事情的真相后恼朱味,把华爷和鹩哥合葬在了一起恼朱味,并立了块墓碑恼朱味,上面写着四个大字:鸟爷之墓究渐座。

Tags: 失踪 人话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9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